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从几个消息谈起》]
傅申奇文汇
·《北京到底准备怎么样?》
·《另一种富豪》
·《人命和人权》
·《再谈人命和人权》
·《再谈走向共和》
·《周正毅与郑恩宠》
·《腐败与反腐败》
·《新圈地运动》
·《三中全会》
·《神州五号与中国前途》
·《胡锦涛与政治改革》
·《向何德甫致敬》
·《衡阳大火》
·《香港的地方选举》
·《声援王炳章》
·《香港的政治改革》
傅申奇2002年评论
·《新年展望》
·《王策的关与放》
·《公民意识的觉醒》
·《魏泉宝回到纽约》
·《节日的感叹》
·《江泽民的退与不退》
·《民权的兴起》
·《掌声的启示》
·《贫富差距》
·《中国的工人运动》
·《政治与经济》
·《希望工程也成了腐败工程》
·《胡锦涛访美》
·《民主与中国》
·《胡锦涛与李登辉》
·《历史的伤口》
·《江泽民的五三一讲话》
·《胡文海案件》
·《防民之口》
·《欺骗与抗争》
·《专制改良》
·《王炳章失踪》
·《民主与统一》
·《人权与法治》
·《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封锁信息和镇压》
·《北京当局持续践踏人权》
·《中国特色》
·《共产党的下台与垮台》
·《权力与制衡》
·《话说十六大》
·《共产党代表谁?》
·《专制的延续》
·《难产的新闻法》
·《新的政治迫害》
·《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
傅申奇2001年评论
·《新年贺词》
·《新年贺词》
·《也谈“天安门文件”》
·《拾起旧梦》
·《也谈自焚》
·《欲加之罪》
·《法制的笑话》
·《国际人权公约与中国》
·《政协会议上的掌声》
·《危险的信号》
·《铺路石子》
·《人心的向背》
·《撞机事件》
·《中国的民主》
·《钱冠林免职所想到的》
·《严打与法律》
·《中国的悲哀》
·《“六四”十二年》
·《中共内部报告》
·《中共八十年》
·《江泽民的创新》
·《奥运与中国》
·《中国人的耻辱》
·《危言耸听》
·《中共向何处去?》
·《苏共解体十年祭》
·《毛泽东二十五周年忌辰》
·《世贸中心的倒塌》
·《小议六中全会》
·《反左与反右》
·《祝贺[黄花岗]杂志的出版》
·《道德与政治》
·(旧文重读)中共给世界的圣诞礼物
·《中国加入世贸》
·《挑战与机遇》
·《白莲湖村的冲突》
·《农村的出路》
·《湛江、江门爆炸案》
傅申奇2000年评论
·《新年新世纪的展望》
·《葛玛巴活佛出走》
·《读报感叹!》
·《第一案评析》
·《民主、选举与拉选票》
·《民主化与皇帝梦》
·《中国文化复兴运动》
·《西部开发之我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几个消息谈起》

   X总78

   1999年1月17日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亲爱的公民:今天我讲的题目是《从几个消息谈起》

   一则消息说:湖南长沙市郊宁乡县道林乡农民由於不满税收过重及摊派太多,再加上官员贪污腐化,约一百名农民在去年年底成立了「减税救国会」。

   今年一月八日,宁乡县的公安欲取缔这个组织及逮捕数名组织者,该乡三千农民闻讯後迅速聚集,以阻止公安采取行动。也从其他地方抽调大批公安增援,人数多达一千人。下午五时,公安开始镇压行动,发射大量「催泪弹」,并挥舞警棍向农民进攻。其中一颗「催泪弹」落在清水村一名村民身上,将他炸得皮开肉绽,最後因流血过多死亡。另外有许多农民被打伤,超过一百人被捕。

   一月九日,大批村民再次聚集,当局从长沙市调派五百名解放军协助镇压。其後一星期,约两百名村民代表三次前往湖南省政府请愿,要求惩办凶手。

   至昨日为止,当局只是赔偿给死亡农民的家属六万元人民币,释放了八十名被拘捕的农民,但仍有近三十人尚未释放。至於受伤的农民,大部份已经出院,部分仍在长沙湘雅医院医治。

   另一个消息是:陕西省大荔县范家乡雷北村最近举行村委改选,由於村民怀疑有关选举被乡领导操纵,当选的村长在选票统计上做手脚,因此两次去乡政府示威,要求重选。本月十一日,当村民准备再去乡政府请愿时,大荔县调派了二十辆警车,近一百名公安到场戒备,但公安反被上千名愤怒的村民包围,其间村民将

   六辆警车推翻;公安後来拘捕了一名为首的村民,目前仍有公安在村内驻守以防农民再次发动示威活动。

   还有一个消息说:江苏省徐州市丰县范楼乡果园村一百名村民因不满沉重的摊派及苛捐杂税,本月四日在徐州市政府大楼内示威,结果全部被拘捕,其中三十多人被打伤。虽然事後大部分村民已经获释,但迄今尚有十人被公安拘留,估计其中四人会被正式起诉。

   农民曾经是中共改革政策的最早得益者。但时过境迁,今天的农民与中共政权发生了尖锐的对抗。这几个传到海外的消息恐怕是冰山一角。但从中可以得到如下的一些信息:

   一、农民已不再是愚不可及,农民对自己的选举权利很重视,对操纵民意,玩弄民意的做法敢于表示自己的不满,甚至以集体的力量来表示。

   二、农民对压迫自己的行为已不再俯首帖耳,而是组织起来进行抗争。当局试图逮捕组织者时,农民则试图以集体的力量来保护组织者。

   三、农民的不满已不是针对个别领导或某一级干部,而是针对政府本身。所以当局已不指望由更高层、更有威望的领导出面来疏导、化解矛盾,干脆动用专政工具进行弹压。农民群众与中共政权已处于直接对峙的状态。

   在我看来,这些信息所宣示的含义是:原有社会系统的正统价值观念已经失去了正面的、受尊重的地位。原有的统治方式已不再适合新的社会状况,改革已迫在眉睫。令人担忧的是:江泽民等中共领导人没有意识到波涛已开始汹涌,不思更新适应之道,而是一味加强镇压力量,要把一切抵触现存统治的力量和企图摧毁在萌芽之中。殊不知这镇压力量也是民众的一部分组成的,当统治者道义丧尽时,这镇压力量就可能成为摧毁统治者的力量。既然农民的权利意识也已经如此浓烈,各阶层民众的意识程度就可想而知了,中共现在不进行政治改革更待何时?

(2011/01/0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