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执委陈立群女士宣读浙江的悼词]
傅申奇文汇
·《话说两会》
·《中国的统治者》
·《真相与谣言》
·《党外有党、党内有派》
·《温家宝的呼喊》
·《以党代法,必须取消》
·《人权、维权和维稳的尴尬》
·《追思王东海》
·《陈光诚抵美想到的》
·《不一样的六四》
·《公布真相,严惩凶手》
·《还冯正虎自由》
·《天怒人怨》
·《堵还是疏》
·《荒唐至极》
·《为谁长脸?》
·《维权与维稳》
·《春江水烫》
·《漫谈十八大》
·《强人与政改》
·《胡温十年》
·《薄熙来案与毛派》
·《薄熙来案与习近平上位》
·《莫言得奖》
·《大变局》
·《解读十八大》
· 《旗帜与道路》
·《反腐与制度》
·《中国的人权和民主》
·《干实事》
·《宪政民主与民主政党》
傅申奇2011年评论
·《新年瞻望》
·《悼念力虹》
·《悼念华叔---告香港同胞》
·《中国在等什么?》
·《重要的历史闪光点》
·《茉莉花革命》
·《和谐与稳定》
·《吴邦国的五不搞》
·《温家宝的四个坚持》
·《关于茉莉花革命》
·《公民的权利》
·《再谈茉莉花革命》
·《包容异质思维意味着什么?》
·《两种政权》
·《革命不可避免》(一)
·《革命不可避免》(二)
·《革命不可避免》(三)
·《革命不可避免》(四)
·《革命不可避免》(五)
·《革命不可避免》(六)
·《人民的位置》
·《生命、面子和利益》
·《必须改变》
·《人民的力量》
·《选举改变中国》
·《中国的法律》
·《绝妙的讽刺》
·《乌坎的启示》
傅申奇2010年评论
·《新的起点》
·《虚弱本质》
·《色厉内荏》
·《香港公投》
·《价值取向》
·《大过年的》
·《快乐维权》
·《漫话两会》
·《路在何方?》
·《再次集结》
·《打到中共》
·《实质行动》
·《蒸锅气阀》
·《三宽部长》
·《又是严打》
·《颜色革命》
·《维权维稳》
·《独立工会》
·《美国国庆》
·《接力祷告》
·《封闭管理》
·《环境事故》
·《中国未来》
·《天灾人祸》
·《立政党法》
·《时局走势》
·《抗日游行》
·温家宝言论之假设
·《诺贝尔奖》
·《颁奖仪式》
·《和谐哀歌》
·《丢尽了脸》
·《全民维权》
·《空椅留痕》
傅申奇2009年评论
·《新年展望》
·《谁在折腾》
·《和平转移》
·《贫富差距》
·《人权状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执委陈立群女士宣读浙江的悼词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执委陈立群女士宣读浙江的悼词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执委陈立群女士宣读浙江的悼词

   陈立群女士宣读浙江的悼词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执委陈立群女士宣读浙江的悼词

   中国民主党浙江省委员会向力虹敬献花圈

   愿殉自由死,终不甘为奴——沉痛哀悼中国民主党人力虹先生

   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

    杰出的中国民主党人和独立中文笔会会员,人权活动家、当代优秀的剧作家、诗人、政论家、著名的编辑家、独立的自由知识分子、自由宪章奖获得者力虹先生,不幸于2010年12月31日17时许病逝,享年52岁。力虹先生病逝时,还戴着“镣铐”——尚未服完他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6年刑期!

    力虹先生,本名张建红,曾用名张力,1958年3月6日出生于浙江省鄞县。

    力虹先生的一生是艰苦曲折的一生。1975年,高中毕业后作为最后一批“知识青年”被送到农村当农民。1977年,考入大学。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并开始了他的编辑生涯。1982年,任中学语文教师。1984年,入宁波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任《文学港》杂志编辑,主持“华东诗坛”栏目。1985年,参加浙江省作家协会,1987年参加中国作家协会“青春诗会”,并先后赴鲁迅文学院和北京大学作家班进修。1988年,出任宁波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兼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

    1989年5月后的8年,经历了劳教、流浪、寄人篱下的政治迫害和病贫交加的生活。1998年,力虹开始创作小说与剧本;2001年,在北京从事影视创作和图书出版工作。2004年,成为浙江文学院签约作家。2006年3月9日,《爱琴海》网站被浙江省政府新闻办公室封闭后,力虹开始为海外网站撰稿,同年6月加入独立中文笔会。

   

    力虹的一生是被迫害的一生。大学期间,因创办大学生杂志,从此受到警方监控。1982年,大学毕业时被“惩罚性分配”到鄞县山区一中学任语文教师。1989年,参加八九民运后,被中共宁波市文联党组列为“六四专案”;8月3日,在杂志社编辑部办公室被宁波市公安局“收容审查”,同年12月以“在六四期间犯有反革命煽动罪”判处劳动教养三年。1991年2月获释,但失去公职,仍受“监视严控”。

    2006年9月6日晚,力虹在宁波家中被捕,次日被刑事拘留,10月12日被正式逮捕。2007年1月12日,宁波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开庭审理力虹案,3月19日发布判决书,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力虹在监狱医院被诊断出患有罕见的神经功能障碍疾病后,家属曾多次向浙江省司法当局申请保外就医,一直不获批准。直到2010年6月5日,力虹已全身瘫痪,不能说话和自主呼吸,在他的生命最后不到7个月的时候,当局才允许其保外就医。

   

    力虹的一生是成就的一生。80年代,他创作的诗歌先后被收入诗集《密密的小树林》(1982年)、《城之梦》(1986年)、《想象中的地铁》(1987年)、《城市四重奏》(1988年);1990年底,在劳教所中创作了长诗《悲怆四章•土豆》的初稿;1998年,在《宁波晚报》连载长篇故事《红帮传奇》,2000年改编成30集电视剧本《红帮传奇》。进入21世纪,他的代表作入选《二十世纪中国新诗选》、《二十世纪中国新诗鉴赏大系》和《二十世纪中国探索诗鉴赏辞典》。2005年,完成长诗《悲怆四章》和长篇小说《天衣差一寸》,同年8月在杭州参与创办思想人文网站《爱琴海》任总编辑,这是力虹先生一生最重要的成就之一。2006年1月,将《红帮传奇》改编成长篇小说《红衣坊》出版,与简宁、李滟真改编成同名32集电视连续剧播出;同年6月,出版《力虹世纪诗选》。在‘爱琴海’网站被关闭后,更是以‘力虹’为笔名在短短4个月里撰写了110余篇文章!

   

    力虹的一生是追求民主自由的一生。突出表现在:大学期间,创办大学生诗刊《地平线》和文学杂志《人间》;1989年5月,“八九民运”爆发,力虹先参与组织和发动宁波市文学界、新闻界声援北京大学生的游行示威活动,并赴北京参加天安门广场的抗议活动, 6月4日,听闻北京发生“六四屠杀”后,公开于所在杂志社抗议当局暴行,追悼死难学生;2006年3月9日,《爱琴海》网站被浙江省政府新闻办公室封闭,力虹先生借势掀起海内外舆论关注和抗议浪潮,使之成为一起公共事件,并组织和参与了 “中国互联网暂行规定违宪审查全球大签名”活动。

   

    力虹先生是杰出的中国民主党人。在1999年中国民主党遭到严厉镇压之时,毅然加入,并主持成立了中国民主党宁波筹备委员会。长期以来,他为中国民主党做了有效而大量的工作,比如为中国民主党机关刊物《在野党》撰稿;特别是通过“爱琴海”网站,很好的传播了本党的和平、理性、公开、合法的理念,团结了大量的自由知识分子,为本党从边缘化走向主流,立下了不朽的功勋。他站在风口浪尖,以自己的人格、毅力和勇气消解着国人对暴力统治的恐惧,为自由民主社会在中国的确立,兑现了他自己庄严的承诺“宁殉自由死,终不甘为奴”!

   

    先生走了,在21世纪第一个十年的最后一天走了!我们知道这是先生给我们全体中国民主党人的一个预言,一个告诫,一个决心。预言是:中国人面临的所有苦难,必将随先生一起归于另一个世界!告诫是:所有中国民主党人有义务、有责任继续努力,直到自由民主在中国真正实现!决心是:在中国建立权力相互制约制衡的多党竞政的宪政制度刻不容缓!

    我们今天,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的最初日子里,在为中国自由民主而献身的先烈墓前,沉痛哀悼我们的兄弟!中国民主党为中国的自由民主作出了巨大牺牲,不仅获刑千年,而且先后有数位兄弟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我们向为中国自由民主而献身的聂敏之先生致哀!(三鞠躬)

    我们向为中国自由民主而献身的力虹先生致哀!(三鞠躬)

    我们向所有为中国自由民主而献身的仁人志士致哀!(三鞠躬)

    自由必胜!民主必胜!

    先生一路好走!

   

    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2011-01-08

   

    挽连

   

    宁殉自由死

    终不甘为奴

   

    沉痛哀悼力虹先生

   

   (附件)朱虞夫的悼文

   力虹走了。山河肃穆,神人同悲,江海呜喑,大地缟素。

   力虹走了,中华顿失英才。我们再也看不到你那刺 暴刺孽的健笔奋飞;我们再也听不到你那嬉笑怒骂的口才横溢。剑指邪恶,怜悯贫弱,你那无法掩饰的激情何等可贵;歌颂光明,向往民主,你那烈火一般的追求何 等强烈。“一寸自由一寸血”,你身体力行:凭你的才华,你可以“精英”、可以“小资”、可以“中产”,但是,你选择了一条荆棘之路;凭你的努力,你可以 “攀升”、可以“高就”、可以“权贵”,但是,你选择了一个追梦之旅。呜呼力虹!舍家抛雏,你匹马冲阵,民族以君为脊梁,捐一腔之热血,消堂堂中国空无人之讥;身陷黑狱,仍不屈不挠,恶警视你成畏途,以一己之被害,除茫茫神州皆铜臭之诮。

   呜呼力虹,“我在西湖畔,君羁临平山”,你给我的手泽犹存,如今竟天人永隔。手奉宝函,感慨万千,字里行间你那乐观的情绪溢于言表。追忆当年,你在青春监狱医院身受严酷迫害,当局并不提供对你的任何治疗,当严正学转来那里,你幸遇知己而与之倾谈,感到莫大愉悦时,当局立即将你们隔离。可是他们无法改变你的心境,虽然你看不到西湖,但你的心里装着西湖之美,而且比西湖更美上千万倍。虽然他们剥夺了你与亲友的交往,但是你的精神世界依然丰富而踏实,你在深心依然与大家不断地神交。狱友转告说:你并不在意自己的臭皮囊而宁愿活在历史中,于是我知道,你已经选择了不朽。我知道,你的心境是平和的,平静如爱琴海的波底;你的心境是澄澈的,澄澈如海天一色。

   你的家人无法接受这样的现状: 一个好端端的人被抓走了,居然在非人对待的看守所仅仅二个多月就被折腾罹患了如此不治的绝症。你柔弱善良的夫人每个月面对病情不断加重的你,忧心如焚。于是她一次又一次地向当局申请为你办理保外就医,可是每次都是石沉大海。她不知道的是,当局何等的怕你,他们怕你的嘴会说,他们怕你的手会写,他们怕你的人格感召力会唤醒越来越多的人的良知,他们决意要将你的肉体虐杀。

   呜呼力虹,当你奄奄一息时,监狱将你丢给你的家人,你在重症监护室走完了人生的最后阶段。那天我去看你,你骨瘦如柴,气若游丝。我俯身向你,轻轻地说:“力虹,我是朱虞夫,我来看看你。”你无神的眼睛顿时闪烁光彩,你使劲地点点头——虽然只是微弱的动作,我看到了你对战友的深情厚谊。哦,力虹,为了把宝贵的探视时间留给你的夫人和姐姐,我匆匆地走开了,可是我一直站在你的附近,看着你,看着你的家人忙碌地为你檫身、按摩、换衣,他满噙热泪:我知道,你的来日不多,赶快偷偷地拍了几张照片作为永久的纪念。

   呜呼力虹,此刻,正如你在诗作《大地》中所说的,你在“感受土壤中的气息,聆听大地深处春天迅猛来临的呼啸”。我们与你同感。此刻,我们面对你的遗像,胸臆充满勃郁之气:你那能洞穿灵魂的明眸在诉说你的期待,期待我们继承你的未竟之业;你那紧抿的嘴唇在递送着你的坚毅,告诉我们民主之路仍充满艰辛。你是自信 的,坚信民主中国一定会来到;你是乐观的,相信这一天已经不会太远。今天,我们在你面前审视我们自己,面对你的勤奋,我们做的还远远不够;面对你的付出, 我们有什么不能舍弃?力虹,你的精神不死,你的道德感召力依然存在,我们会在你的精神激励下更加团结,更加努力,以告慰你,告慰林昭、遇罗克,告慰一切为中国的民主事业捐躯的先烈。力虹,你安息吧!

   哀哉力虹,壮哉力虹。

   生为豪杰,死为鬼雄。

   磨而不磷,泰岳高耸。

   椽笔如刀,世人赞颂。

   华夏壮丽,赖有诸公。

   我辈谨记,圭臬是奉。

   春天不远,岂畏严冬。

   千秋万代,气贯长虹!

    2011年元月7日(力虹头七)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执委陈立群女士宣读浙江的悼词

(2011/01/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