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方鲲鹏
[主页]->[百家争鸣]->[方鲲鹏]->[无知者无畏]
方鲲鹏
·《美国打官司实录》(3) 怎么发传票
·《美国打官司实录》(4) 动议
·《美国打官司实录》(5) 论豪猪规则
·《美国打官司实录》(6) 白球统计学问题
·《美国打官司实录》(8) 法官给我上了一堂法界双重规则的入门课
·《美国打官司实录》(9) 法院提供免费口译
·《美国打官司实录》(10) 谢克特先生与总统的合照
·《美国打官司实录》(11) 从雇用到解雇总共21天
·《美国打官司实录》(12) 律师费争议案的庭审
·《美国打官司实录》(13) 写判决书的学问
·《美国打官司实录》(14) 律师费争议案的上诉
·《美国打官司实录》(15) 论双重标准与双重规则
·《美国打官司实录》(16) 一则寓言
·《美国打官司实录》(17) 并非一个笑话故事
·《美国打官司实录》(18) 孩子
·《美国打官司实录》(19) 临时禁制令TRO
·《美国打官司实录》(20) 滥用禁制令的离婚诉讼模式解析
·《美国打官司实录》(21) 美国法院体系
·《美国打官司实录》(22) 美国法官的产生
·《美国打官司实录》(23) 法规的产生
·《美国打官司实录》(24) 怎么阅读法律文件中的判例法
·《美国打官司实录》(25) 法官在看鼻子
·《美国打官司实录》(26) 电传事件
·《美国打官司实录》(27) 指鹿为马(-)
·《美国打官司实录》(28) 指鹿为马(二)
·袁腾飞在美国会如何?首席白宫记者给答案!-- 兼论言论自由
·《美国打官司实录》(29) 组合拳
·《美国打官司实录》(30) 大法无形
·晒晒Google(谷歌)臭名昭著的点击欺诈案
·想听懂广东话吗?请看这份速成资料
·谷歌CEO认为即使在限制条件下也应返回中国市场
·晒晒美国上诉庭法官的独立办案
·翟田田之案峰回路转的玄机
·论美国的国骂涉嫌强奸威胁--再评翟田田之案
·专访翟田田:留美博士生是如何被控莫须有的“恐怖威胁”
·三评翟田田之案–解说逮捕翟田田的命令
·四评翟田田之案–大陪审团的决定不出所料
·五评翟田田之案 - 荒诞走板的“骚扰大楼”案
·六评翟田田之案 – 彼得森律师10月15日的信及其他
·美国密苏里州的一起冤案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一)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二)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续)
·特工门案使美国政府难以起诉阿桑奇
·有感于史天健教授的“程序民主论”
·程序民主的怪胎 - 阻挠表决的“掠夺者”方法
·无知者无畏
·美国最高法院拒绝了高瞻的上诉申请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案及其对中国体制改革的启示(1)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2)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3)
·宾州最高法院对受害者态度前拒后恭
·美国司法缺乏自觉纠错的机制和动力
·受贿法官的认罪协议被联邦法院接受后又拒绝
·普选和司法独立不能阻止官员搞腐败
·分析美国人民很不满但社会不乱的原因
·美国政府反间谍办公室的高瞻档案
·命名“纪念埃米特•悌尔公路”的缘由
·宪法是什么意思?由最高法院说了算
·八分之七白人血统的人不是白人
·美国开国宪法定义一口黑人折算五分之三人
·华人是白人还是黑人?美国最高法院回答你
·最高法院重新释宪令种族隔离为非法
·祸害美国百年的乌鸦法
·美国有些州曾经黑兔与白兔也不能通婚
·为美国民权事业作出重要贡献的马丁•路德•金
·美国黑人争取平等选举权的历史
·美国最高法院也可以拒绝释宪
·中国人不应对中华民族产生自卑
·俞陵诉吴弘达案
·俞陵诉吴弘达案(续)
·两则经济学理论的联想
·复制美国司法运作模式必定失败(1)
·俞陵诉吴弘达案(三)
·钱力滥用取代权力滥用
·法官终身制和绝对豁免权
·法官职位很大程度上被政治庸酬左右
·司法权力不受约束可以自我膨胀
·美国陪审团审判正在消失
·美国各种监督机制在司法权面前止步
·中国的司法改革无需站在政改的大旗下
·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1)
·美国两党长期分享政府权力的奥秘
·谷歌自诩不作恶“避税”邪门赛过洗钱专家
·虽然一人一票但分量大不相同
·同性恋权利与普世价值
·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在何方
·鼓吹普世价值论对民主、自由、人权没有帮助
·普世价值幕后的故事
·阅读提示:《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
·盘点新世纪头10年美国腐败和性丑闻州长
·以美国为镜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制度
·前众院议长如此发横财是否属腐败行为?
·一位美国联邦法官断案期间吃了被告吃原告
·美国政府官员财产申报制度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一)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二)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三)
·议长丑闻下台焉知非福
·议员与助手的合伙生意模式
·(美国国会的)耳印记拨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知者无畏

   作者: 方鲲鹏

   我写博文的方式比较守旧,喜欢抽丝剥茧,娓娓道来,因此博文比较长。这种风格在“5分钟给思想加油”的时代,自知十分之落伍。于是近日试写了一篇短文,介绍美国参议院阻扰表决的Filibuster方法。Filibuster这个词来自荷兰语,字面意思是“掠夺者”。当年设计Filibuster规则的初衷有其合理之处,但近十几年来已经沦落为单纯的民主和共和两党间的党派争斗工具,所以我的介绍文章取名为《程序民主的怪胎 - 阻挠表决的“掠夺者”方法》。

   博文在一个法律网站上贴出后,有一位网友跟贴了一长篇批评。我一般不回应读者没看懂就发表的批评,不过这次破例回了一贴,因为该位网友还蛮有礼貌,用“呵呵”的语气词开始:“呵呵,这怎么可能?如果是这样,只要参议院有几个议员坚决反对,先用‘掠夺者’方法来阻止议案表决,再用‘掠夺者’方法来阻止‘掠夺者’方法被废掉,那几个议员就可以永远阻止议案通过。这纯属想象。”

   我向他解释,原文中已说明,需要至少41名参议员构成了反对派后,才能使用“掠夺者”方法,所以不是几个议员。顺带我建议他查阅一下美国参院Filibuster规则,查阅一下美国参院修改规则的程序。

   他回复道:“呵呵,关于规则,我没有去查阅,凭常识就可以知道。”虽然这位网友是第一次听说Filibuster规则,更没有读过这个规则的具体内容,但立刻用 “事实上”这种金字招牌作凿凿之言:“事实上,废除‘掠夺者’方法的表决,是特别程序,‘程序的程序’,不可以无休无止地辩论,不可能再用‘掠夺者’方法来阻止‘掠夺者’方法被废掉。如同计算机程序,解决问题的程序本身不能包含要解决的问题,否则就会进入‘循环怪圈’,根本不能解决问题。”

   他不查阅一下美国参院修改规则的程序(当然很可能是没有英语能力),却铁口直断不可能,还自作聪明地把“想当然”称作为“事实上”。从他对计算机程序 “循环怪圈”不知所云的叙述可知,这是一位十足的计算机门外汉,不过这对于他不是个困难,一切可以用想当然来解决。这位“凭常识就可以知道”网友刚从我的文章里知道“掠夺者”这个名词就反客为主了:“民主程序是精致复杂的,不要把一时不能理解的情况视为‘怪胎’。成熟的民主程序,必然都具备有效的缓冲机制,避免简单的多数同意导致激烈的政治冲突,从而引发危机。比如所谓的‘掠夺者’方法,其实质是什么?其实质是参议院议案的通过有两个标准:基础标准是简单多数,过半数,51票,相对通过。补充标准是3/5多数,60票,绝对通过。在51票相对通过与60票绝对通过之间,则是一个缓冲区域。这种缓冲机制,类似电脑的“缓存”,包括“二级缓存”、“三级缓存”,把一时处理不了的问题缓解处理。否则,就会造成体系崩溃甚至硬件损伤。”

   真是无知者无畏,刚刚从一篇文章中听说了Filibuster方法,刚刚自说自话地认定“这纯属想象”,一转身又向文章的作者滔滔训导起这个他显然没看得懂的方法的实质是什么,还敢冒充内行用计算机“缓存”作比喻。稍懂计算机结构和原理的人都知道,计算机设置“缓存” (Cache Memory),是为了增强处理器的处理效率,加快数据的读取速度。“缓存”在计算机工作时享有极高的优先权,中央处理器找数据时最先访问的就是“缓存”。显然“缓存”这个不是很贴切的中文译名,忽悠了这位“凭常识就可以知道”网友,使他望字生义,闹出计算机“二级缓存、三级缓存,把一时处理不了的问题缓解处理”这种谬之千里的笑话。

   我的那篇关于Filibuster规则的文章,虽然含有一些幽默和揶揄,但性质上属于单纯作介绍。而“凭常识就可以知道”网友以为作者写文章就得表达观点,他接连加了好几贴,长度超过了我的原文,要同我辩论,还莫名其妙地提出,“把不满的情绪发泄在议会里,是否比发泄在游行示威、上访闹访要好得多?”我没有犯第二次错误,即没有再回应,不过由于好奇心,去他的博客看了一下,原来在那个律师们聚集的网站上他相当活跃,受过的教育似乎也不低。需要说明,本文意图描述一种网络现象,并非针对某一个人,因此在发表前已将此人的跟贴作备份后屏蔽了,也没有披露他的网名。

   无知者无畏是网络上的一道奇观,这些勇士们所向披靡,我对他们敬而远之,退避三舍。最近两个月,看到有三、四篇文章指名道姓向我叫阵,拜读之后发现是属于无知者无畏一类,所以决定遵循古训:“可与其言之而不言之,失人;不可与其言之而言之,失言。”不答一个字,不理那个茬。

(2011/01/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