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当代法理论衡
[主页]->[新会员区]->[当代法理论衡]->[孔杰荣(Jerome A. Cohen):《钓鱼台是颗不定时炸弹》]
当代法理论衡
·方磊:《言论的边界》读札兼与高铭暄教授商榷
·高铭暄:所谓“因言获罪”是对刘晓波案判决的误读
·杨子立: 因言获罪是文明国家的耻辱——兼驳高铭暄
·辛 灝 年: 從林肯民權主義到孫文三民主義
·【透视中国】辛灏年谈“六四”- 从改良到革命
·辛灏年伦敦演讲 论辛亥革命之成功
·李進進:用美國標準看劉曉波案仍是因言獲罪
·江平教授评刘晓波案件:纯粹是一个言论治罪
·我看晓波获诺奖
·梁治平:这个时候法律就是一个强暴的权力
·贺卫方:上访女悲剧昭示法治困境(英文)
·江平:中国法治十年反思
·张千帆: 为什么改革会越改越糟
·刘思达: 法律职业研究的死与生
·邓正来:如何进行法学研究
·言说,倾听与对话----读昂山素姬开释后仰光演讲有感 (1)
·王军涛:《零八宪章》、诺贝尔和平奖与中国民主化
·陈子明:驳斥御用文人的“批刘”谰言
·胡平: 刘晓波为何坚守国内?
·公法评论: 也谈美国法典中的“煽动颠覆罪”(回高教授)
·贺卫方: 杰出民主人士奖答谢辞
·驳“西方阴谋论”——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民主中国: 融合左右 超越对抗---《零八宪章》的背景、现实与未来
·石鼓居士:法学界八学者的评介
·章立凡:民国思想界的历史高度
·张千帆: 中国宪政痛失身体力行的推动者
·蔡定剑: 宪法诉讼大有可为
·胡适: 1937年元旦的三个新年愿望
·梁治平:习惯法、社会与国家
·季卫东: 法制重构的新程序主义进路
·张千帆: 社会功利主义的定义及其宪法上的局限性
·熊文钊,郑毅:建设法治政府的模式与政府法治论
·言论自由案例:COHEN v. CALIFORNIA, 403 U.S. 15 (1971)
·黄永森: 读昂山素姬开释后仰光演讲有感
·2010 诺贝尔和平奖颁奖词
·在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酒会上的讲话
·米奇尼克:中共将崩溃于经济上的成就
·刘晓波获奖:人权理念与中国现实
·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
·《我的自辯》——劉曉波
·奥巴马总统: 关于向刘晓波颁发诺贝尔奖的声明(全文/En)
·达赖喇嘛: 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演讲(1989)
·陈有西律师:对李庄(律师)案的最新解读
·斯蒂芬·布雷耶:美国的司法独立
·法学演讲: 独立的司法机关--斯蒂芬·布雷耶
·《亚洲周刊》:中國法治大倒退 再現運動式執法
·法治并没有“倒退”,而是进入激动人心的节点!
·政法委存废之争
·贺卫方: 三位不一体论
·人民法院报: 法院工作指导思想理论研讨会学者发言摘要
·陈忠林:中国法治应该怎样向前走
·范亚峰: 法治与公民社会——党国逻辑与社会逻辑的互动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 和谐稳定模式和非常政治的危机
·贺卫方:无法之法——传统与司法改革
·司法改革的难题与出路--贺卫方
·《经济观察报》/贺卫方:司法改革不走回头路
·“维基揭秘”-罗伯特·麦基:美国的言论也不太自由
·北大法学院:学者建言全国人大审查拆迁条例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次意见稿全文)
·邓正来:“生存性智慧”与中国发展研究论纲
·韩大元: 中国宪法学的学术使命与功能的演变
·田飞龙:政治宪法学 评论(三篇)
·中国宪法学理论流派的形成--田飞龙
·林来梵 郑 磊: 续谈规范宪法学的方法论
·陈端洪: 宪法学的知识界碑一个政治学者和一个宪法学者关于制宪权的对话
·北大陈端洪VS.清华林来梵:宪法学界的一场激辩
·石之瑜论:台湾法治症结非贪也!奴也!
·朱敬一: 司法官政风操守 谁愿意去碰触
·朱敬一:法律不该是微分拓扑
·朱敬一: 两岸之间的政治几何学
·胡佛,周阳山:“我们只有一位‘国父’”
·陈长文: 民国百年 谈两个世代的年轻人梦想
·《联合早报网》文: 海峡两岸需要一个新共识
·黄光国:两岸智库应建构中国本土性政治理论
·周叶中 祝捷: 台湾地区“违宪审查制度”改革评析
·张彪: 台湾地区2007年宪法学发展综述
·张千帆:中国2010的立法
·张千帆:从权利保障视角看族群自治与国家统一
·[乐清事件]秋风:论习惯性负面想象
·[拆迁条例]秋风:制订一个统一的土地征收条例
·[大纪元]2010年台湾五大人权新闻回顾/【聯合報】死刑存廢問題討論
·[苹果日报] 40年回顾:保钓的昨天与今天
·[中国时报]归还冲绳文件揭密 美回避钓鱼岛 / 凤凰卫视《时事开讲》实录
·《国际先驱导报》日本公使首谈钓鱼岛争端:很在意中国的想法
·《金融时报》中日领土争议溯源
·王明: 日本国防重点转向应对中国威胁
·中美日在钓鱼岛对决背后的秘密较量
·《议报》严家祺:再评杨洁箎东海问题上的“书面答问”
·孔杰荣(Jerome A. Cohen):《钓鱼台是颗不定时炸弹》
·[胡锦涛访美(2011)]/《新美中大战略协议》
·美国智库学者:《新美中大战略协议》
·中国“歼-20” /[华盛顿时报]中国打造自己的高科技军队
·[后ECFA两岸关系]马英九:两岸走向和解新时代
·[辛亥百年研究资料-I]中国民主,统一与世界和平
·[中国近代史] 蔡伟:《甲午战争116年回顾:中国为什么会输?》
·[胡锦涛访问II] 基辛格:《避免美中冷战》/全球秩序共同理念; 中美关系(博弈vs平衡)
·[“胡奥会”/中美关系:专题III]胡锦涛访美(行程/议题)-新时期中美关系相关评论/2011年全球经济前景展望
·马丁·沃尔夫: 东西方“大趋同”/ Lex专栏:2050年的新兴市场
·《世界经济与政治》新现实主义与冷战后中美地缘竞争的分析
·季卫东: 法律解释的真谛/法治与普遍信任
·柯华庆: 实效主义法学纲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孔杰荣(Jerome A. Cohen):《钓鱼台是颗不定时炸弹》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中国时报 钓鱼岛是颗不定时炸弹星岛环球网 www.stnn.cc 2010-11-11

     台湾《中国时报》11月11日发表评论,题为《钓鱼台是颗不定时炸弹》,作者孔杰荣 (Jerome A. Cohen) 。文章摘编如下:

     2010年9月,日本在钓鱼台列屿附近的12海里领海内逮捕了一名中国渔船船长,此事再度使得两个东亚巨头之间的关系陷入紧张。钓鱼台列屿位于台湾东北方向,地处偏远,由五个渺小的小岛和三块寸草不生的岩礁组成,土地面积不到7平方公里,已被证实无法维持人类居住。除了能激起民族主义情绪外,本身没有多少重要性。但是,由于日本控制了这片群岛,且坚称这片群岛不仅应当享有领海,同时也享有广大的专属经济区以及相邻大陆架的一部分,这使得群岛的主权问题,牵涉到如何在东中国海上公平划界这一重大挑战。

     中国对这片群岛的主权主张是基于对无主领土的“发现”,此一“发现”可以追溯到1372年,并由数百年来中国政府与该群岛的接触和相关官方文献中推知。日本的主张亦基于“发现”其所谓的无主领土,尽管一系列的日本明治时代官方文件显示(其中数份文件是由台湾学者邵汉仪爬梳寻得),日本政府在1885年欲将该群岛编入领土时,已深知中国对该群岛在历史上的权利与主张。往后十年中,明治政府不仅未完成必要的实地调查,以确认群岛是否为无主地,并认知此事“与清国不无关系”且牵涉“与清国之交涉”,这与日本现今的口径完全相反。明治政府当初为避免中国起疑,刻意选择隐瞒其占领群岛的意图,“待他日之机会”再采取行动。那时机在1895年一月来临,当时日本即将于“甲午战争”击败中国,日本内阁选择在那时通过决议,宣称群岛为日本领土。但即便是这项内阁决议,也一直等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才被公诸于世!

     中国坚持,这片群岛不是因为日本单方、秘密的内阁决议而归属日本,而是和台湾以及其它一些没有提到的附属岛屿一道,在1895年5月签订的中日《马关条约》中割让给日本。因此,中国主张,这些小岛也应当与台湾和其它附属岛屿一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一并归还给中国,而不是同琉球群岛,一起落入美国政府的临时行政管辖。

     日本则指出,群岛在战后被置于美国行政管辖之下,不管是蒋介石的中华民国政府,还是毛泽东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此都未提出抗议,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确实曾拒绝接受战后所有的和解条约,因为这些条约当时都将它排除在外。

     1968年,联合国经调查,称这片群岛附近区域可能藏有大量石油与天然气。此后,当时相互竞争的两个中国政府,都开始对美国计划在1972年将群岛归还于日本管辖表示抗议,尽管美国当时对这片群岛的最终主权归属不持任何立场。如今,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崛起”,而这些小岛的法律地位尚未解决,这项悬而未决之领土争议不仅开始阻碍这个地区石油和渔业资源的开发,同时也威胁到和平与安全。

     美国最近尝试提出针对此争议“主持”一次讨论,但中日两国无一接受该提议。中国希望美国不要插手任何有关中国的海界问题,并且已经在有关南中国海的讨论中表明这一立场。对于中国来说,美国介入东中国海争端显得更为不宜,因为虽然美国公开表示对领土问题保持中立,但却重申这片群岛目前在日本管辖之下,且受到1960年《美日安保条约》的保护,这一点大大激怒了中国。

     尽管日本通常重视美国给予的支持,以平衡中国日益壮大的势力,但也不欢迎美国提议介入这场争议,因为日本根本荒唐地否认任何争议的存在。此外,假如美国真要成为一个公正的调解者,它就不得不注意到,日本对这片群岛的主权主张是建立在对十九世纪晚期历史的扭曲之上,这在国际社会中完全站不住脚。

     如同中国屡次提及的,一个调解者也会提醒日本,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121条第三款的规定、国际法院相关判决以及国际实践,这些渺小、无人居住且不能维持本身经济生活的海中零星土地,不能和真正的“岛屿”一样享有二百海里专属经济区,也不能享有相邻大陆架的资源。

     该是日本重新检视其国际海洋法观点的时候了。那些明显不负责任的观点,只会使另外那些本应被认真考虑的观点也丧失可信性。对于国际社会来说,或许最具侮辱性的,是日本主张,构成其最南部“陆地”的一块叫做“冲之鸟岛”(中国称冲鸟礁)的岩礁也享有专属经济区及大陆架,而这个暗礁系,涨潮时露出海面的部分,还没有一个加宽双人床大。

     如果日本想要和平解决和中国之间有关东中国海的海界纠纷,它还必须抛弃那毫无说服力的主张,即钓鱼台有权享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这样一来,该群岛的所有权就会变得不那么重要,争议也就可以暂时搁置。之后,就东中国海的划界问题,虽然中国主张要控制其广大大陆架的经济资源,日本则拥护在相邻海岸间划分等距离的专属经济区界限这个盛行的原则,但双方可以继续磋商,以求达成妥协。即便是在敲定边界协议的复杂细节之前,他们也可以实施其长期搁置的计划——共同开发争议区域内的石油资源。

     为避免在未来就钓鱼台再起冲突,争议双方应当建立一些协调机制,包括开设一条“(领导人)热线”,就像中国向越南建议的那样。尽管中日两国都不热衷于国际裁判,但为将国内民族主义激情导入建设性管道,双方应对其所持法律立场展现足够的自信,不惮将领土主权争议提交国际法院、国际海洋法法庭或是双方同意的仲裁机构。更多的犹疑不定既危险又徒劳。

    注:作者孔杰荣 Jerome A. Cohen,纽约大学法学院亚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纽约外交关系协会兼任资深研究员。

(2011/01/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