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家需要有组织]
东海一枭(余樟法)
·《论语点睛》:澹台灭明的君子风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今日微言(反孔是知识分子最大的蠢,反儒是政治势力最大的恶)
·微论美国、朝鲜并微答秋风们的批评
·继续微论美国及朝鲜(微言集)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诗九首)
·受侮挨打必有内因
·把权力推到礼台上---关于民权维护和元首推选(微集)
·五四微论
·相国和相企(微论)
·今日微言(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最高标准)
·中兴、中美微论
·今日微言(当代儒家当务之急)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善极不会返恶,圣佛不会堕落
·今日微言(洞察魏晋下流,警惕邪径依赖)
·对待夷狄的正确态度
·天机(组诗)
·今日微言(一个企业都能以言治罪)
·今日微言(习君功不可没,毛氏罪恶滔天)
·儒生的天职(微集)
·写在五四这一天(微集)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 今日微言(真理与谬论、正义与邪恶不容混淆)
·戊子杂诗(七绝)
·栽赃儒家何时休
·今日微言(体制内可分为五股势力)
·伊朗的政体
·差等和平等
·圣贤君子不敢那样解脱
·今日微言(反孔崇马,双重恶双重不幸)
·马帮教育的两大特色
·关于私有财产,儒马观点迥异
·王船山对杂家的严厉批判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组诗)
·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
·《论语点睛》:有功不居真厚德
·绝无反圣的君子,绝无批儒的儒家
·两个不明历史真相的伪问题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大圣人的德用和神通
·今日微言(改邪归正、弃马归儒是马党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尽人事而听天命,致良知以爱中华)
·中华赤子,民族忠臣
·陈寅恪的浅陋
·关于杂家
·《论语点睛》:祝鮀之佞和宋朝之美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文天祥当然是中华民族英雄
·以盲导盲,何以觉人?--霍韬晦先生致韦政通先生书函点评
·今日微言(正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
·马门杂家张申府
·今日微言(若是王道政府,必将大开义战)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微言集)
·鲁迅批判(微言集)
·《论语点睛》:走路就要走大路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今日微言(顺儒者兴,尊儒者昌,反儒者亡)
·新十恶不赦
·今日微言(感谢特朗普总统为中国人民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预测:金朝灭亡为期不远
·今日微言(儒化是中国最好的出路,中共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希望金氏改恶从善,深愿自己判断失误)
·大一统与通三统简析
·《论语点睛》之:罔之生也幸而免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进化论、进步论与历史螺旋上升论
·请勿苟誉梁漱溟
·陶扬鸿上书请罢马列,尊孔孟(附东海荐语)
·儒学不是人文主义
·事师之原则
·儒家天本位就是仁本位
·该批就批,该赞就赞
·一元与多元
·马师非师
·今日微言(厉,害了我的国)
·萧瑶诗词选
·今日微言(天下第一大恶帮)
·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今日微言(反华祸汉三大机构,古往今来最劣一族)
·今日微言(拜魔最容易被魔鬼欺辱,帮凶最容易被凶手危害)
·正确对待美国
·树立正确的美国观
·《论语点睛》之:为学的三个层次
·“乐行忧违”释
·今日微言(邪恶之徒的三大共同点)
·莫元明:《药神》(东海附言)
·野蛮焉能胜文明
·今日微言(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人民的敌人)
·报告公安部,提醒党中央
·只有改旗易帜,才能救民救国
·今日微言(我方如石,一切恶人恶势力仿佛鸡蛋)
·仁心经
·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禁恶贵在絶源
·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今日微言(要将个人崇拜与圣贤崇拜、圣王崇拜区别开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家需要有组织

   儒家“維心亨”,需要有组织

   东海在《中华大宪章(征求意见稿)》中提出成立儒家组织“中华儒学会”的设想和建议,有人引经据典振振有词地反对曰:

   “儒家‘維心亨’,无需组织。《中庸》說:“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險以徼幸”;孔子说“君子群而不黨,小人黨而不群。”成立儒家组织,有‘行險以徼幸’之嫌,是结党,非君子所为。儒家的傳承,也不是靠組織形式而流傳至今的。”(注:该反对意见或引自赵宗来先生的文章《儒教“維心亨”:儒教无需组织》。)

   东海答:这种说法,让我想起“儒家唯道德,无需制度法律”的观点。两者可谓异曲同工,都是未能圆满把握乾元本体和良知本性的奥妙、未能全面理解“体用不二”的原则所致。

   有体必然有用,全体必然大用,立己必然立人,成己必然成物,通天必然通人,内圣必然外王。良法良制及各种良好组织机构,都是良知在政治、社会层面的作用和体现,同时,良法良制及各种良好组织,可以让儒家的力量、良知的力量得到更集中更完善的传达,故有助于良知的圆满光明。

   《習坎》卦辭說“習坎,維心亨,行有尚。”。“亨”是通达、通畅之意。維心亨者,注重良知的剛中通达也(剛中:阳剛中正)。良知通达可以有许多不同的表现和形式,在不同领域则需要借助不同的手段。良好的制度法律和组织,是让良知通达于政治、社会领域至关重要的渠道,这也是尽心尽性、成人成物、“修己以安百姓”至关重要的方式。

   《習坎》《象傳》說“水洊(洊音荐)至,習坎。君子以常德行習教事。”德行以成己立己,教事以成人成物利益世人。德行不常则大道难入,难以成就自己,教事不习则世人不悟,难以教育他人教化社会。而一定的组织,可以更好地开展文化教育道德教化,求之不得,何乐不为?

   至于成立儒家组织的时机、条件是否成熟,当局允不允许,什么时候成立才恰到好处才不会有风险,是另一个问题----那不是需不需要的问题。例如东海设想的“中华儒学会”,恐怕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就没有成立的条件,不仅没有相应的人才,政治环境也不允许。

   必须指出的是,即使某些儒者在时机尚未成熟时有所尝试和努力,也不能斥之为小人。为了公益事业为了儒家的振兴民众的福祉“行險以徼幸”,纵嫌不智,也值得敬佩。正义、进步的事业总是难免风险的。儒家从来不怕“行險”,只是要求“行險而不失其信”,行險而不失其正。儒家明哲保身,是为了更好地传道行道卫道或守死善道。儒家更有以身殉道、成仁取义的圣贤教导和道德要求。“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險以徼幸”这句话应该结合上下文看。《中庸》曰:

   “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锹,行乎夷锹。素患难,行乎患难。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上不怨天,下不尤人。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徼幸。子曰:‘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

   很显然,小人行险以徼幸,是为了一己私利,是因为不甘于贫贱,与儒者甘愿为国为民为道而奉献而牺牲的精神完全是两回事。

   另外,不仅私塾、書院、學會、網站之類,各种形式的儒家组织,包括东海建议成立的中华儒学会乃至未来儒家的政党,与孔子所说君子不黨的“党”,都有本质性的区别。古代地方组织,五百家为一党。后指为了共同利益而结成的集团,在古代一般多用于贬义,所谓“尚黑为党”。而儒家的任何组织团体,都应该是“因志同道合而形成的君子群體”。

   儒家强调无偏无党、君子不党、群而不党等,是强调儒家不许结党营私,不能结为“由私人利害关系结成的团体”,不能成为利益集团,但从来没有哪个圣贤大儒说过儒者不许“团”结、不许结“社”、不许成“群”(指各种文艺、学术、兴趣、道义乃至政治组织等)。现代文明政党,其实也就是政治性的社团群体。

   连最不重视形式的、作为出世法的佛道两家包括禅宗,自古以来都有各自的组织形式,有的组织还相当庞大或严密,何况强调入世强调干政强调“以道制势”的儒家?何必自我局限呢。

   当然,具体到儒者个人,完全可以不去成立或参与任何儒家组织----这是个人的自由和权利,象东海就一向独来独往惯了,不喜欢任何组织性拘束。但作为儒者,不能通过曲解经典得出“儒家无须组织”的误导性论断,故有必要予以严肃的批评纠正。2010,1,2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1/01/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