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东海一枭(余樟法)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乡愿固可耻,轻狂亦堪嗤
·胡适的高明和肤浅
·天地有正气
·儒家宪政纲要(最新订正稿)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从张二江的幸运说起
·迷人红十字,吃人黑狮子
·汪洋不负责任,政府不务正业---关于蛋糕问题
·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论跪族社会
·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好主义与坏主义---兼论言论自由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全民性丑陋”与“满街皆圣人”
·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东海微言集(10)
·王道霸道与暴政杂谈
·儒家的道德底线,东海的基本要求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物质主义与道德主义
·东海微言集(11)
·中华奇石我为王----石王铭
·儒家信仰与良知特征—兼论忠德
·东海微言集(12)
·温家宝坐上第一把交椅也不行(东海随笔八篇)
·东海微言集(13)
·东海微博,欢迎参观、指教和争鸣
·东海“两个凡是”,讨教天下英雄
·东海微言集(23)
·为什么中国政治转型特别难?
·儒家共识和中华愿景
·东海讲儒:主题“仁者寿——关于道德与寿命之关系”
·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伟大的帝王师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君主制之思---兼论统一的模式和善恶的传染性
·秦法家的下场—兼论“恶必蠢”定律
·一生低首拜阳明
·【代发通告】“弘道基金”发起辞、章程、捐赠指南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辟毛言论小集
·人道政为大
·前辈不可见,古道邈难寻
·算历史旧帐,向日本索赔
·yyy中国的出路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双盲”龙应台
·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关于计生的思考
·反动就要挨打
·清算五四
·人性和仁爱
·知识群体要忏悔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新启蒙运动
·平民主义批判
·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说说五四吧
·善恶报应论
·道德和命运的关系
·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和仁本主义
·我是中国亡命徒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介绍周太王故事,谨供戴将军参考
·今日微博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杀人手段救人心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劣人论
·独尊儒术和言论自由
·从男尊女卑说起
·中国化就是儒家化
·两种成功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与余英时先生商榷:真理的力量和儒家的自信
·新礼制对民主制的三重超越—答刘路
·吴钩一段话三大错
·也谈儒家的认信准则
·今日微博2015。4.15
·为朱熹洗冤
·欢迎问难
·中华君子树,松柏和甘棠
·儒学让人强大
·反动就要挨打
·中国知识群体:最丑陋的时代最丑陋的人
·尊重言论权是儒家的优良传统
·知识群体要忏悔
·颂圣与颂贼
·极权政治的文化背景和社会底盘
·马唯然:一个通灵者的诗生活(附东海荐语)
·庶民有堕落的权利(微集)
·为什么好人没好报?
·三民主义批判
·今日微博:如果天祐中国,必然天祐习王
·人和制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先畏“天意”,再敬民意---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俞可平的《敬畏民意》(中国选举与治理网)一文写得不错,作为一个体制内学者,有此见识且敢于表达出来,不错。但有偏差。

   

   民意固当敬畏,天命更要敬畏。“天意”不是虚无缥缈的,它是天道、天理、良知、良能、道德、道义等等的形容,包括各种普世价值和普适价值----民主自由平等人权为普世价值,仁义礼智信五常道为普适价值。

   

   “法律要以民意为基础”,制度法律和民意更要以道德为基础。儒家尊重民意但不民意至上,而是道德至上、良知至上即“天意”至上。“天意”涵盖、包括民意而又高于民意,民意的正确性真理性有限度,“天意”则是无限、绝对的,具有比民意更高的价值。

   

   也可以说,“天意”是根本性、原则性、前瞻性的民意,是最根本的民众利益。敬畏民意不一定敬畏“天意”,敬畏“天意”则一定敬畏民意、重视“民利”。因为,政治家讲良知,首先要讲政治良知,必然体现为良制良法的追求和建设。

   

   这里说的“天意”与天命同义。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人之本性,天之所命。孔子将畏天命视为君子美德,并将之作为划分“君子”与“小人”的第一分界线。

   

   圣人之言指儒家经典,是天命的最佳表达。大人,或指有德者,《论语、季氏篇》:畏大人。注曰:大人,圣人也;或指有位者,《左传注》曰:大人,公卿大夫也。这里的大人指内圣外王德位双全者,是道德精英----真正的精英,精英中的精英----是天命的最高代表。

   

   敬畏民意,先要敬畏“天意”,这样也才更符合民众的根本利益。对民意的敬畏应该有一定限度,某些违反“天意”的、不仁不义不礼不智不信的民意,是不值得尊重也不应该尊重的。

   

   民众往往是浅见短视甚至昏庸愚昧的,尤其在普遍“不知天命而不畏,狎大人,侮圣人之言”的社会,民意与“天意”背道而驰的可能性极大,完全唯民意是从,就有可能导致恶性泛滥甚至“多数暴政”。某种意义上说,秦始皇、洪秀全、斯大林、毛泽东们,在他们那个时代,也有相当的民意基础呢。

   

   民意不可违,“天意”天道、天理良知更不可违。必要的时候,为了遵循天理良知的命令,儒者应该“虽千万人吾往矣”。

   

   执政者把民意当作工具,当然错,把民意当作唯一、最高的价值,也有误。那会流于民粹主义,实质上并不符合民众根本利益。儒家是人民利益至上而不是简单的民意至上,对于民意,既要有所尊重,更要以仁本主义的生命观、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予以引导和教化。

   

   另外,俞文开头“在民本政治下,民意只是工具;统治者重视民意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只有在民主政治下,民意才成为价值,执政者重视民意,是为了维护公民的权益。”云云,错把专制政治说成“民本政治”了。

   

   其实,不论是君主制还是党主制,都是专制,以君为本或以党为本,从未真正以民为本。民主政治才是民本原则的制度体现,才是真正的民本政治----当然,在儒家看来,仍不是最高、最好、最圆满的。王道政治才是最高、最好、最圆满的民本政治。2011-1-23东海儒者余樟法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2011/01/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