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后马时代]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君子和君子群(微言集)
·给旧雨新朋和儒学爱好者的一封公开信
·最好和唯一,不是一回事---儒家的一元化和多元化之一
·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关于假疫苗(微言七则)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今日微言(不仅要一查到底,更应该一查到顶)
·今日微言(建议第一条:请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二)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穷理尽性无止境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批判
·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关于自由
·神道佛道天道人道
·关于汉唐宋元明清和民国的品质和性质
·两种极权两种暴政
·从假疫苗说起:手援和道援
·罔民之术何高明
·今日微言(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九条建议救吾民
·怎样对待坏人倡儒
·关于江西“殡葬改革”
·马毒
·马学的作用
·救人民也救佛道,救中国也救西方
·今日微言(真正以民为本,必须以儒立国)
·乡村重建之我见(微言集)
·关于儒家复兴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儒家主张零关税
·王道仁政微论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春秋大义之一:贵信贱诈
·关于独尊和教条(微论)
·今日微言(什么叫文化自信、道德自信和道路自信)
·今日微言(除了独善其身,还是独善其身)
·争鸣无碍尊重,批评正是尊重---答xx先生
·王道政治民为本
·慎于求助慎受恩
·儒家四大界碑
·儒家四大界碑
·天道不可空谈
·极权主义人格
·关于君子和教育(微言集)
·今日微言(恶鬼不能侵正人,邪术不能害君子)
·对姚中秋一文的认同和不认同
·关于儒家的本体论和个体性
·儒家的道德分级
·误判微论
·儒宪微论之三:不要自由主义,要自由
·儒宪微论之二:把权力尊上大礼台
·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微论之一
·主战容易主和难
·微论天地之性及气质之性
·利益奖励很有必要
·微论“辩论”
·今日微言(化解各种宗教隐患和冲突的最好法门)
·圣王之治之我见
·儒宪微论
·善良,别忘了带上剑和鞭
·秦汉制度大不同
·王心必行王道,王道非礼不行
·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异化微论
·《论语点睛》之:仁者和智者
·民国的自由要不得
·位卑言高岂是罪
·今日微言(因果论是儒佛道一大共识)
·关于耶教和自由主义
·读书知人
·秩序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位卑言高易获罪罪(微论)
·当仁不让的五大责任
·给梁启超先生指瑕
·今日微言(桓魋其如予何,匡人其如予何)
·中国第一,华人优先
·正当防卫微论
·君子三明
·共识微论:驱除马列,再造中华
·师生微论
·孝道微论
·石破天惊传共识,海上诸儒胆太肥
·绝望非君子,痛苦多蠢材
·关于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马害之群(辟马微论)
·止谤的两种办法
·以礼制自由超越法治自由
·关于中华大礼堂浮雕三组人物的拟议
·《论语点睛》:君子不是好欺的
·唯君子不受人惑
·从预言贴说起(微论)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后马时代

   后马时代儒者在过去君主时代有机会得君行道,在未来民主社会也有机会得民行道,唯独在马家之国,根本没有行道的可能,连传道的自由也难以保障,儒者所能够做到的只能是守死善道。

   马列之国,号称共和,其实是极权体制,比君主制更为专制,领导人不称君主帝王,却比有史以来所有君主帝王拥有更大的特权,更暴更昏,经过唯物主义洗脑的知识分子和民众则比君主制下更愚昧。上上下下不仅普遍缺德,而且普遍缺智,愚民政策在弱智化民众的同时也会弱智化特权群体。

   到了后马列、后极权(威权)时代,情况会有所好转,但比起古代的开明专制来仍然大为不如。后马家时期,马家似被架空被虚置,实际上仍然拥有宪法和意识形态地位,唯物主义仍然是政治、社会层面的指导性思想,领导层的人性观、生命观、世界观、政治观等依然是唯物主义的。(后马时代,唯物主义很容易庸俗化,丧失原来表层的伪理想色彩,蜕化成赤裸裸的物质主义及特权主义实用主义----这是唯物主义的必然趋势----但本质无异。)

   鉴于原意识形态在全球范围的丑化烂化,当局迫不得已给儒家和孔子一点点尊重,却完全是形式化、装饰性的,叶公好龙式的。真正的儒家和孔子,真正的经典精神《春秋》大义,仍然遭到严厉的排斥、高度的防范和肆无忌惮的歪曲阉割。(这些工作离不开某些学者乃至所谓的儒家的帮忙。)明乎此,当前的诸多相互矛盾的现象就不难理解了,例如,祭孔,却不去开展儒家经典教育;树孔子像,却不许有全国性的儒家组织;将孔子学院几乎办遍全世界,国内却一所也没有……

   当局的尊儒,真诚度显然为负,不仅难以望汉唐宋之尘,比起满清来也差之千里。与其说是尊重,不如说是利用,而且是最恶性的利用,是实质的侮辱。在这样的情况下,别说行道兼善,即使孔孟重来,恐怕连“传道授业解惑”的自由也无法保证,如果他们不肯受唯物主义思想指导,不肯向中华文明的乱臣贼子称臣的话----他们当然不肯,否则就不成其为孔孟矣。2011-1-19东海儒者余樟法

(2011/01/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