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纳粹、民粹与国粹]
东海一枭(余樟法)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纳粹、民粹与国粹

   纳粹、民粹与国粹

   一儒家反对“纳粹”。

   纳粹,意译为“民族社会主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希特勒等人提出的政治主张,其基本理论包括:宣扬种族优秀论,认为“优等种族”有权奴役甚至消灭“劣等种族”;强调一切领域的“领袖”原则,宣称“领袖”是国家整体意志的代表,国家权力应由其一人掌握;鼓吹社会达尔文主义,力主以战争为手段夺取生存空间,建立世界霸权等等。

   纳粹主义是一种特殊的民族主义(种族主义)、专制主义(极权主义)和霸权主义的集合体。尽管在理论上纳粹对马克思主义思想和所谓的社会主义制度持反对态度,但在极端专制方面,两者却异曲同工不谋而合。因此,纳粹可以视为现代专制政治的代名词。

   儒家曾经拥护君主制,是因为在一定的历史阶段,开明君主制有其历史的合理性。但儒家强调“民重君轻”,道高于势,主张“以道制势”,即以道统制约政统,以道义制约权力。儒家反对法家式“一君独大”的君主专制,也必然反对马列式和希特勒式的“一党独大”的党主专制,反对各种形式的纳粹主义。

   二儒家也反对民粹。

   民粹主义又可译为平民主义,其基本主张包括:极端强调平民群众的价值和理想,把平民化和大众化作为所有政治运动和政治制度合法性的最终来源,在各种政治、经济、社会等问题上诉诸平民群众的常识;依靠平民大众对社会进行激进改革,并把普通群众当作政治改革的唯一决定性力量等。用别尔嘉耶夫的话说:“把人民看作真理的支柱,这种信念一直是民粹主义的基础。”

   儒家主张“民为重”,以民众利益为重,尊重民意民权,追求民主(以儒家为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的民主),但反对民意至上和民粹主义,认为民众有赖于道德教化,民意有赖于文化引导。例如,民众和民意很容易被功利主义实用主义拜金主义物质主义利己主义享乐主义等等思潮俘虏,这就需要仁本主义的深入教化和正确指导。(当然,道德教化必须文化人和政治家以身作则,文化引导必须在尊重言论自由等基本权利的前提下进行。)

   民意(包括平民群众的意愿、价值、理想和常识等等)不一定正确,不一定代表真理,某些时候甚至会失常和反常。群众的眼睛并不都是明亮的,有时候也很盲目。尤其是在社会整体文化道德水平低下的情况下,民众出错的“机会”、民意反常(反文明反道德反常识)的概率都会特别大。

   我说过,真理与人头多寡没有必然的关系。很多时候,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毒死苏格拉底、烧死布鲁诺、选举希特勒上台、参加文化大革命的,都曾经是“大多数人”。因此,“在各种政治、经济、社会等问题上诉诸平民群众的常识,依靠平民大众对社会进行激进改革”,表面上或许符合平民群众的意愿,实质上却很可能与民众的根本利益南辕北辙。有时候,“虽千万人吾往矣”比迎合他们更有利于他们的利益,更有助于实现他们的价值和理想。

   另外,民意还有可能或很容易被某些野心家阴谋家及不良势力所利用和操纵,成为他们谋取私利的工具,民意又会在恶性操纵和“引导”下趋向极端、激烈、危险乃至疯狂,希特勒时期的德国和文革时期的中国就是典型的例子。民粹和纳粹,貌似截然相反,实可曲径暗通。希特勒纳粹和马列纳粹的成功都离不开民粹主义的有力“配合”。

   儒家对民意与对“君意”一样,既要原则上予以尊重又要保持一定的警惕,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区别对待。如果说,君主时代儒家的重要政治意图之一为“正君心”(朱熹语),那么,民主时代儒家的重要文化工作之一就是“正民意”。拿什么来“正民意”呢?当然是以儒家经典为标准的儒家学说,是中庸之道、仁本主义和良知原则,是仁义礼智信。

   诗词书法京剧中医中国画烹饪围棋象棋属于“技”和“术”,儒家文化则是“道”与“术”的合一,是国学中的国学,国粹中的国粹,是国学之宗、国粹之王。近现代以来,某些于儒家一知半解的学者甚至反儒派也被称为国学大师,实在是笑话闹大了。

   三历史证明,凡是遵循儒家文化指导的王朝(都是相对而言,因为秦汉以后从没有完全遵循儒家文化指导的王朝,而尧舜禹汤文武周公作为儒家圣王是孔子追认的。)都比较文明进步;偏离儒家严重的政权,都比较野蛮落后;至于完全违背、彻底打倒儒家的时代就更不用说了,必定是野蛮落后到极点。

   好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完全违背、彻底打倒儒家的时代毕竟寥寥,绝大多数政权都能够不同程度的尊孔尊儒,中华文明曾经遥遥领先于世界,根本原因在此。文明的领先,源于制度的领先,科技的领先,更源于思想的领先,文化的领先。归根结底,都是拜儒家这一国粹之赐。

   明清是严重偏离儒家的政权,但终究比完全违背彻底打倒儒家的政权好得多。如果清朝未期能够沿着康有为谭嗣同的改良路线成功转型,中国的近现代史就要重写了。康有为谭嗣同的道路在当时颇有进步意义,至今也不乏某些镜借价值。其后,以章太炎、刘师培、邓实、黄节、陈去病、黄侃、马叙伦等为主要代表人物的清末国粹主义的主张和精神,亦值得当代儒者学习。

   我们也应该坚持国粹主义,以复兴儒学,弘扬国粹为宗旨。我们“信而好古”,但不是泥古不化和复古主义,而是反本开新,固本迎新,把发扬传统文化与吸收西方精粹结合起来。“礼以义起”、“礼,时为大”,在制度建设上合乎时宜、与时偕进,正是礼的精神所在。所以,我们承认自由主义有其优点,有值得学习和汲取的地方,但反对妄自菲薄,反对“全盘西化”和西方中心主义。

   另复须知,儒家这一中国国粹不仅最适合中国,原则上也适合全世界。因为儒家对人性的认知最为深刻而全面,儒家的人生观、生命观、世界观、政治观各种价值观的正确性、普适性特别高,在古今中外所有思想文化体系中都是最高的,它既可以为每一个体提供安身立命的栖居,又可以为每一社会和国家建设长治久安的道路。2011-1-15东海儒者余樟法于南宁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1/01/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