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薛涌:房价劫持了中国的未来 ]
陈泱潮文集
·习近平中国亲美弃朝必须尽快条约化
·视频:【内幕】中共的朝鲜战争 欺骗了历史
·朝核将在金正恩政权的全力主导下如脱缰野马迅速成熟
·中国面对朝核新动向必须有的认识和应对
●朝鲜纪录片《金正恩访华》观感:中共囯因果报应或亡于朝核
·《中共囯因果报应或亡于朝核》全文目录
·毛泽东不顧道义,悍然发动抗美援朝战争,受到两大因果报应
·金正恩已经明确声称:中国是朝鲜的千年宿敌
·习金会使人想起聖經犹大国王希西家招引巴比伦灭国的故事
·四、朝鲜纪录片《金正恩访华》预兆中共囯或将因果报应亡于朝韩
·《金正恩访华》开宗明义突出金正恩荣耀登上国际舞台全赖拥有核武
·六、核武立国,是朝鲜金氏王朝赖以生存和延续命脉的根本
·七、金正恩宣称愿意“弃核”,完全是缓兵之计瞒天过海伎俩
·八、朝鲜一贯以弃核为诱饵,勒索研发升华完善核武器的经济物资保障
·九、朝鲜纪录片《金正恩访华》极其有利于巩固金氏王朝邪恶统治
·十、《金正恩访华》见证了中朝执政团队素质,中方大臣卑躬屈膝严重有辱国格
·十一、到底谁是宗主囯?誰在称臣纳贡?
·十二、民主宪政制度加基督教福音文化,使韩国人素质大为提高
·十三、文在寅等力图朝韩统一拥核雪耻,以报复千年宿敌
·十四、看了《金正恩访华》纪录片,穷凶极恶的朝鲜人会摩拳擦掌准备进山海关
·十五、亲历者指证:侵华日军的暴行,多是其中的朝鲜人所为
·十六、若容朝核成势,中国将面临被其入侵的严重现实与后果
·十七、中国人精神已经被严重奴化阉割,萎靡不振,宁做带路党,不愿当炮灰
·十八、支持金正恩巩固政权,中共囯必作茧自缚,或亡于朝核!
·十九、《金正恩访华》是诱发高丽棒子产生侵华邪念野心的《壮胆书》
·二十、金正恩不除,朝核势必成熟坐大
·二十一、金正恩项上有异乎寻常极为深刻的断头痕
·二十二、要高度警惕韩国文在寅之流为朝核保驾护航,极力掩护助朝核成功
·二十三、中共国面临在朝鲜半岛朝核问题上被边缘化,在国际社会处于被孤立状
·二十四、中共囯习近平或被金正恩继续当作牵制美国的力量来耍弄
·二十五、666与神为敌,中国国家安全处于空前的危险之中
·二十六、中国经济崛起的真正原因
·二十七、小小芯片戳穿了中共囯名副其实纸老虎之真相:慈禧太后挑战习近平
·二十八、如何逢凶化吉?习近平千万不可沦为人民及世界公敌
·二十九、习近平聖君立宪开万世太平,是建立前所未有丰功伟业之不二法门
◇◇◇◇◇
▲正本清源,不可或缺的中国民运史资料卷
●1979《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电影纪录片及其相關問題
·珍贵史料:1979民主墙发表《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电影镜头
·民主墙时期登峰造极的民主革命理论著作
·民主墙时期中外共产国家民主革命的灯塔
·《特权论》与“中国的希望”及“民主墙的复活节”
·为什么《特权论》及其作者会长期遭到活埋与封锁?
·《特权论》是民主墙唯一被专门拍摄成电影纪录片的文章
·《特权论》在民主墙发表後所产生的重大影响
·陈泱潮、魏京生、哈达、刘晓波、郭泉和中共专制(上)/王宁(图)
·总统制
●共產國際暨中共囯民主革命先驅《特權論》作者、
當代康有爲先祖父陳時銓(曉鰲)先生傳略
·當代康有爲先祖父陳時銓(曉鰲)先生傳略 目錄
·1、陈时铨先生家世背景及其父母行状
·2、陈时铨先生的主要经历和成就
·3、陈时铨先生对宣威文化建设和民国版《宣威县志》成书的贡献
·4、在宣威经济建设方面,陈时铨先生是开创宣威火腿食品工业的真正发起人
·5、陈时铨先生墓志(1圖)
·习近平集权後,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唯一可行之路(组图)
·6、陈时铨先生後人行踪(7圖)
·陈时铨先生中举之清朝最後一科科举考试高难度试题
·陈时铨先生挽蔡锷
·关于孙中山给宣威火腿题字之由来与含义(1圖)
◇◇◇◇◇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轄管/牧養列國者
與中國民運隊伍梟雄黑道不擇手段爭名奪利山大王王倫小毛澤東之戰鬥8
▲抨擊中國民運有道不尊,整体失德卷
●中國黨國體制+隱形帝制的肇始者和
百年來梟雄黑道鼻祖孫中山之本質及其深遠的惡劣影響
·是進步還是反動?——請看被徐文立視覺立即刪除之評論
●中共國民運中的梟雄黑道表現
·新梟雄黑道刻意抹煞和掩盖中共国民主革命的理論基礎、指導思想和精神高度
·對徐文立的嚴重
·背離道義原則民運人士一錢不值
·就民运人士能不能背离道义原则答王希哲
·誰是中國最凶惡的宿敵?中國朝野不可不知!
·就克里米亚问题回应不肖毛左
·回應王希哲的謬論《略谈陈尔晋(陈泱潮)骂“毛左” 》
●回复王希哲
·一复王希哲:【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发端的事实真相
·对王希哲先生的10点答复和忠告
·▲三复王希哲:当代中国民运失败的主观因素是有道不尊,整体失德!
●2017再回击苦肉计战略特务瘋狂破壞中國民主運動的惡毒打手徐水良
·陈泱潮徐水良之争,既是观点之争,也是人格之争
·无民主墙活动,徐水良压根不是民运人!
·徐水良与范似栋联手疯狂破坏和丑化中国民主革命!
●当代最无德最无耻的剽客:【伪中国民运教父徐文立】
对《特权论》作者极其毒辣卑劣的政治谋杀
·陈泱潮与徐文立先生争论的本质和意义兼致所有网友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1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2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3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4
·徐文立必须回答恶毒造谣诽谤诬蔑陈尔晋的问题!
·未来佛弥勒之所以会遭到这么多的小人磨难
·徐文立造谣对《特权论》作者进行不见血的谋杀!
·徐文立造谣挑拨离间分裂中国民运队伍的罪孽
·吕洪来:徐文立不可告人的、卑鄙的目的
·陈忠和谈徐文立在中国民主党建党初期的错误
·到底谁才是国际共运暨中共国“首先提出了政治多元化”的人?
·曾节明:我感谢的人(一)陈泱潮老先生
·关于柏林大会,徐文立卑劣心术和手段的大暴露E
·徐文立故意篡改时间,造谣诋毁陈尔晋
·曾节明以这样的心态、品质、立场和手段反什么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薛涌:房价劫持了中国的未来

   
    上海的世博正在轰轰烈烈举行时, “逃离北上广”正暗潮汹涌。高房价使年轻一代无法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中心城市立足,纷纷作逃离的打算。不少人对这一趋势表示欢迎。他们认为,大城市目前已经不堪重压,年轻人不宜眼界太高。大学毕业与其在“北上广”当“蚁族”,不如退居二线城市发展。这也是市场对人力资源的健康调节。
   
    市场调节真这么灵验吗?笔者一贯认为,市场上的高房价会降低城市人口素质、伤害中国的竞争力。“逃离北上广”的潮流显示出:中国的未来已经被房价所劫持。
   

    首先,我们不妨先看看“北上广”的性质。
   
    “北上广”被称为“一线城市”。所谓“一线城市”,是指中国的国际性大都市:不仅人口规模最大,其经济也和世界经济高度整合。除了“北上广”外,深圳、天津、重庆等大都市也可勉强算入“一线”之列。
   
    这些“一线城市”,构成了中国经济的神经指挥系统,具有非凡的战略意义。近三十多年中国经济的辉煌成就,基于两大动力:一是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一是从“自力更生”式的封闭社会,走向与西方所领导的世界秩序的整合。中国在这一时期是外资、发达国家的企业“外包”的主要目的地。外贸出口也一直是中国经济的引擎。这种“外来影响”遍布中国各地。特别是沿海地区,哪怕中小城镇的经济也瞄准着国际市场。但是,内地和沿海中小城市的经济,离开了“一线城市”的服务则很难运作。
   
    国与发达国家之间,实际上形成了一种“二元经济”的结构。在1980年代以前,双方长期“老死不相往来”,在发展水平、生活方式、政治文化等方面,有着巨大的鸿沟,彼此并非一夜之间就能“接轨”。“一线城市”的关键性国际功能也正是在这里显示出来。因为“一线城市”多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人才集中,资讯发达,且最先与外面的世界接触,进而在这种二元结构之间充当起桥梁。
   
    城市高房价剔除社会创造力
   
    这从“北上广”的社会现实中就能看得清清楚楚:一方面,这些城市的金融贸易中心,与纽约、东京、伦敦、巴黎几乎在一个平面运行,国际商业巨头在这些城市间的穿梭活动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另一方面,“北上广”居民从内地雇佣的保姆,有不少还不理解擦桌子和擦地的抹布为什么需要分开使用。比尔•盖茨、巴菲特到了“北上广”,和这些乡下人的物理距离也许就在咫尺之间。更不用说,这些保姆家乡邻居家聪明的孩子,可能已经在美国的名校毕业,并在华尔街工作有日,目前衣锦还乡,正以其跨越两个世界的丰富经验,在“北上广”扮演着整合二元经济结构的关键性角色。这也难怪,“一线城市”常常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生产城市,服务业在其经济中的比重,比起二、三线城市来要高得多。没有“北上广”的中介,中国内地经济就会和世界市场脱节。
   
    在一个昨天还不懂得擦桌子和擦地的抹布需要分开、今天就要生产iPhone、明天就要为世界创造绿色能源的时代,“一线城市”最需要的是能够适应变化、跟得上日新月异的经济与技术转型、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劳动力。比尔•盖茨创建微软时年方20、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创建Facebook时还不足20。在硅谷年过40就“老了”。可见,即使在美国这种成熟的经济中,年轻人也最具创新的能力。中国则属于崛起经济,变化比美国剧烈得多。跟上、适应、并最终领导这种变化,则非要依靠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不可。想想看,比尔•盖茨对世界贡献最大的时候恐怕还是在他创业阶段,而不是功成名就、获得了巨大财富之际。财富和名望反映的是过去的业绩,而非进行时态中的现在。用房价门槛把创业期和创业准备期的年轻人驱除出“北上广”,实际上就等于把最有创造力的一部分人从经济的神经系统中清除。
   
    西方素来有“旧财富”(Old Money)与“新财富”(New Money)之分。所谓“旧财富”,是指继承财富,许多有闲阶层可以靠着这笔财富而不必工作,在家养尊处优。“新财富”则往往是自己创造的财富。创造者们经常是出身寒微的“自我造就的人”,并且一直拼命工作。也正是由于这种不同,“旧财富”与“新财富”拥有者甚至选择的居住地点都有所不同。比如美国康涅狄格州的格林威治,纽约长岛的黄金海岸、纽约曼哈顿上城东区、波士顿的貝肯山(Beacon Hill)等,都是这些“旧财富”拥有者的聚居地。而硅谷、曼哈顿下城区等,则为“新财富”所主宰。这种“新财富”一直是驱动经济发展的主动力,从来不会被“旧财富”所边缘化。美国社会崇拜的,还是“自我造就的人”,乃至在日常生活中,你会看到有钱的绅士淑女对餐馆里端盘子的年轻人十分尊重。中国刚刚经济起飞,就要用房价作为“一线城市”的准入门槛,使那些有智力资源而暂无经济资源的年轻一代不得其门而入。如此一来,“北上广”就会迅速沦落为“旧财富”的城市,使之从中国经济的引擎蜕化为寄生阶层的堡垒。“逃离北上广”所说明的,是社会流动的停滞、中国正在迅速地化石化。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网(http://www.aisixiang.com ) ,栏目:天益评论 > 经济评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3954.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联合早报,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2011/01/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