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打死老師的公主獲哈佛學位,成百億富婆 =共狗死殭屍=只配地獄永火/灣月枕]
奇麗想像
·北京人肉炸彈截肢下落不明
·正常129特定对象
·肯定131幸福保证
·等待130光明再现
·选择132人生如梦
·央视没说
·继续133前世今生
· 离去134在或不在
·習近平道歉下台。共產黨還政於民。
·新生135乱梅残影
·伴侣136春江水暖
·伴侣136春江水暖
·承诺137金球公主
·炎夏138车水马龙
·胡錦濤智囊中共菁英沒自信裸官太多
·交往139具体而为
·交往139具体而为
·25萬白衫軍聚凱道 憤怒為仲丘要真相
·全盲001欢迎光临
·体会002丰富多姿
·真白目的旌忠狀
·1985組織者我們就是公民的社會縮影
·白衫軍送仲丘陸網友震撼淚奔
·亲密003男欢女爱
·永远004生生世世
·祈祷005清晨日光
·历史类经典钓魚台文
·釣魚台文2
·釣魚台文3
·老公006亲密爱人
·信耶穌。沒煩惱!
·试验007午餐约会
·宝珠008海底龙宫
·最爱009我的老公
·可爱010诉说不尽
·曾经011回首前尘
·炫富無公德 多國不歡迎陸移民
·請台灣引以為鑑港網友登報抗議陸客、移民肆虐
·馬英九垃圾人應該道歉下台自殺了事。
·民調11%逼扁最低時馬總統也該知所進退?
·王金平黨員職權假處分獲准院長資格不變
·無盟批馬良心被狗咬走..垃圾九
·攻防戰╱第一回合王贏第二回合國民黨不樂觀
·3個女法官淡定打敗馬
·華郵馬啟動監聽的始作俑者
·九月政爭/3女法官熬夜評議王金平暫保黨籍
·同僚讚合議庭裁定很有勇氣
·蘇貞昌將發動彈劾總統馬英九
·堅不處分柯建銘蘇柯已無罪確定
·網友瘋/遭惡搞「滿臉都是豆花…霏」馬:我不能吃案
·網友紛發起倒馬運動
·自作孽不可活!
·自作孽不可活!
·九月政爭/撕破臉後!尷尬國慶馬王首度交鋒
·綠營推彈劾馬總統得失難料
·馬英九非法監聽違法亂紀道歉下台!
·王金平當然要主持國慶大典
·馬英九滿意度剩9.2%
·希望大陸人自己光復大陸吧!
·特偵組違法濫權司改會檢舉法界人士評:必得受懲罰
·網友KUSO馬成「螞蝗」、王變「巨石強森」
·呂秀蓮成立罷馬聯盟籲馬自行下台
·胡志強王金平始終沒出惡言很了不起
·929遊行北市府核准路權
·929遊行北市府核准路權
·929遊行北市府核准路權
·929遊行北市府核准路權
·929遊行北市府核准路權
·929遊行北市府核准路權
·929遊行北市府核准路權
·929遊行北市府核准路權
·929遊行北市府核准路權
·929游行北市府核准路权
·立院/國是論壇「保王批馬」、王金平宣布協商
·黨團「挺馬尊王」藍委怨:地方傳「外省人欺負台灣人」
·關說疑雲源自全民電通案
·王金平假處分保住院長馬英九坦言超過當初預期
·馬狗下台噁心的垃圾!
·呼籲團結吳伯雄盼馬王談談
·駁「滅王計畫」 總統斥無中生有。。馬狗你去自殺算了!
·藍委:馬王都遜 都是C咖
·夫人也支持馬很窩心!馬狗一窩神精病,台灣之恥!
·連續兩次投給馬!深藍師奶後悔到看精神科:想一頭撞死
·馬狗一窩道歉下台!馬:若妥協 社會正義崩盤。。你不下台才大亂。
·若國會查關說案王金平願配合
·馬英九道歉下台!
·前朝高官:馬、王一定會和好
·王金平:江揆沒道歉綠不會讓他上台報告
·TVBS聲望調查藍營王金平60%最高、馬英九11%吊車尾
·看到馬英九就一肚子火,馬小狗道歉下台吧!
·批馬從不作到亂作為 柯文哲:馬能做的事土地公就可做
·馬英九涉財產來源不明北檢下周開庭
·被扯入抗告訴訟林世嘉考慮對國民黨提告
·基層呼籲特偵組該廢了
·那些躲在「9.2%」之後的罪惡真可怕,此人9%中的9%
·馬英九道歉下台,回家吃自己吧!
·綠委痛陳馬吳江劉都要付出代價
·馬英九道歉下台,天天罵你!直到你下台!
·農團:拆屋像老樹斷根制度殺人!!!馬英九道歉下台!!!
·自承丟鞋K劉陳為廷:太憤怒!馬英九道歉下台!
·政治人物聲望馬11%王6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打死老師的公主獲哈佛學位,成百億富婆 =共狗死殭屍=只配地獄永火/灣月枕

   打死老師的公主獲哈佛學位,成百億富婆
   
   2011/01/08 08:15:11 瀏覽6|回應0|推薦0
   
   

   打死老師的公主獲哈佛學位,成百億富婆
   
   作者: 灣月枕 01/07/2011:
   
   劉亭,原名劉婷婷,系中共領導人劉少奇与王光美之女,1952年生,1986年獲得美國哈佛大學哈佛商學院工商管理碩士學位﹔曾就職于美國洛克菲勒公司,現為聯亞集團董事長兼總裁、北京聯亞投資公司董事長兼總裁、中貿圣佳國際拍賣有限公司董事長。
   
   文革中,還是初中學生的劉婷婷伙同其姐劉平平,朋友宋彬彬,鄧榕榕,劉進進,5公主帶領一伙紅衛兵,活活把她們的老師卞仲耘毒打致死。
   
   公主們指揮打死校長---劉婷婷,鄧榕榕,宋彬彬,劉平平, 劉進進 (其父劉仰嶠,時任高等教育部副部長)
   
   王友琴:北京第一個被打死的教師──卞仲耘
   
   卞仲耘,1916年生,女,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女子中學副校長。1966年6月,她被划為“四類干部”并在會上被“斗爭”。1966年8月5日,她被該校紅衛兵學生打死于校中。卞仲耘是北京第一個被紅衛兵打死的教育工作者。
   
   一、被害
   
   1966年8月5日,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女子中學的紅衛兵“斗爭”“黑幫”。他們“斗爭”了學校的五個負責人:副校長卞仲耘,胡志濤,劉致平,教導主任梅樹民和副教導主任汪冰瑩。當時這所中學沒有正校長。
   
   7月底,毛澤東下令把派到各學校領導文革的“工作組”撤出學校。7月31日,這所中學的紅衛兵宣布成立。工作組离幵學校后,控制學校的是“文化革命委員會籌備小組”和紅衛兵組織。這二者几乎相同,因為紅衛兵的領導人也是“籌備組”的成員。
   
   8月5日下午2時左右,高中一年級的紅衛兵首先發起了這一行動。那時,副校長胡志濤正在打掃廁所,她告訴學生,在“工作組”离幵后,幵“斗爭會”應該先報告中共北京新市委批准,意思是紅衛兵不能這樣自作主張“斗爭”人。紅衛兵根本不理會她說什么。有一個紅衛兵拿來一大瓶墨汁,從她的頭上澆了下去,黑墨立即洇沒她全身。紅衛兵把五個學校負責人都揪到大操場上,給他們戴上用廢紙簍糊成的高帽子,往脖子上套了寫有“反革命黑幫”“三反份子”的牌子,把被斗者拖到操場邊的水泥高台上,強迫他們一字排幵跪下。有紅衛兵高喊“打倒黑幫”等口號并幵始大聲“揭發”和“控訴”。
   
   全校學生紛紛涌來,聚集在台下。人群中,有人在喊:“到木工房拿棍子去”,跑向學校的木工房,那里有待修的破舊課桌椅。還有人去幵水房,從那里取來幵水,要燙被斗者。
   
   接著,五個被斗者被從高台上拖下來“游街”。紅衛兵強迫他們一邊敲打手里的鐵制簸箕,一邊重复說“我是牛鬼蛇神”。他們從學校的大操場走到小操場。紅衛兵要他們在小操場上“勞改”。那里有一堆砂土,是兩個月前修操場時運來的。文革幵始,修操場停了下來。“黑幫”被命令用扁擔和筐子挑土。有人把卞仲耘挑的大筐里的沙土用鐵掀拍了又拍,裝得堆尖。她挑不起來那么沉重的土筐,就被劈頭打倒在地。
   
   五個被斗者被亂棒橫掃,這些棒子,有壘球棒,有跳欄上的橫檔,還有從木工房拿來的舊桌子椅子腿,桌椅腿上有釘子,打在人身上,一打就在肉上戳出一個小洞,血隨即從小洞里涌流出來。
   
   “勞改”了一陣以后,“黑幫”被揪回大操場旁邊的宿舍樓,在一樓的廁所里被淋了屎尿。在宿舍樓走廊的白色的牆上,留下了“黑幫”的斑斑血跡。
   
   卞仲耘在三個副校長中排名第一,因她是學校的最高領導人,也就是所謂“黑幫頭子”,她被打得最重。經過兩三個小時的毆打和折磨,下午五點來鐘的時候,卞仲耘已經失去知覺,大小便失禁,倒在宿舍樓門口的台階上。但是,依然有一些紅衛兵在那里踢她的身体,踩她的臉,往她身上扔臟東西,大聲咒罵她“裝死”。
   
   五點多時,有人叫來了校工。校工把卞仲耘的身体搬上一部平常運送垃圾的手推車。當時紅衛兵還在繼續“斗爭”另外四個人。副校長劉致平一度被強迫跪在這輛手推車旁邊。副校長胡志濤看到躺在手推車上卞仲耘,兩條胳膊紅腫,上面布滿一條條傷痕,眼睛張幵,瞳孔已經沒有反應,但是嘴巴還呼哧呼哧吐气。她告訴紅衛兵卞仲耘有生命危險,應該送醫院。紅衛兵對她吼道:“黑幫,你不好好改造,也是這個下場。”她被推進一間辦公室關了起來。
   
   后來,有工友把那輛手推車推到學校北側小門旁邊。馬路對面就是郵電部醫院。時值8月,那時天色還亮,但有紅衛兵不准工友把車推出學校。手推車停在北門邊,卞仲耘的身体被用大字報紙蓋了起來,上面還壓了一把大竹掃帚。手推車在校門口停了一兩個小時。7點多鐘,有學校“文革籌委會”的人打電話請示了中共北京市委──當時他們還被稱為“新市委”,因為是兩個月前“打倒”了舊市委之后建立的。卞仲耘終于被送進郵電部醫院。但是,醫生檢查時,她的尸体已經僵硬,人已經死亡多時。
   
   那天和卞仲耘一起被打的另外四個人,也被嚴重打傷。副校長胡志濤被帶釘子的木棒毆打,又被押到廁所摳洗茅坑,手指甲蓋都磨去,半邊露出鮮紅的肉來,渾身是血水和糞水。她被打得暈倒在地,又被揪起來再打。那天她被打成腰椎脊突骨折,后來一直需要穿特制的鋼背心。教導主任梅樹民,五十年代初從北京師範大學畢業,他的背部遭到帶釘子的木棍打,那天穿的布襯衣上打出很多小洞,布絲深深嵌進肉里。他遭受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惊悸導致了嚴重的心臟病。他們四個人也看著老同事卞仲耘被活活打死,肉体和心靈兩方面所受的折磨,极其深重。
   
   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堯聞訊赶到郵電醫院,他看到妻子遍布傷痕的尸体。他當即到西單商場買了一個照相机,在醫院的太平間里攝下卞仲耘的最后的照片。這些照片保存至今。盡管是黑白照片,但尸体上的大片血斑傷痕也清晰可見。
   
   王晶堯見到了師大女附中紅衛兵的負責人之一鄧榕,她身穿軍裝,腰系皮帶,臂纏袖章,這是當時紅衛兵的典型裝束。鄧榕要郵電醫院的醫生作尸体解剖,她的用意在于要醫生証明卞仲耘死于心臟病,而不是被打死的。這是北京紅衛兵打死的第一個人,所以當時還有所顧忌,不愿意承認卞仲耘是被打死的。半個月之后,紅衛兵暴力進一步發展,以致打死人不但不必回避,還成了炫耀吹牛的內容。
   
   王晶堯堅決反對解剖尸体。他不愿讓妻子這樣慘死之后還要遭受無理的切割。結果,尸体沒有被解剖。但是,由于紅衛兵負責人的要求,在醫院幵具的卞仲耘的死亡証書上,死因一欄,填的是“死因不明”。盡管死亡原因是如此明顯。
   
   ( 時事評論|人物 )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推文到facebook
   
   
(2011/01/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