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打死老師的公主獲哈佛學位,成百億富婆 =共狗死殭屍=只配地獄永火/灣月枕]
奇麗想像
·灵修指微:11,12,13/倪柝声文集
·灵修指微:14,15,16/倪柝声文集
·灵修指微:17,18,19 (完) 倪柝声文集
·倪柝声文集 第02册 十字架的道
·十字架的道/倪柝声文集
·十字架的道:十字架的使者
·十字架的道,第一课不接受基督的推辞 ...
·十字架的道1.2.3.4.5/倪柝声文集
·十字架的道 6.7.8.9.10
·十字架的道 11.12.13.14.15
·十字架的道:16.17.18.19.20
·十字架的道 21.22.23.24.25.26
·读经一年一遍-旧约、新约/书名:十字架的道
恬淡如水二十五章 春心春情
·恬淡如水_纪念25-1春心春情
·恬淡如水_蔷薇25-2南岛夜曲
·恬淡如水_沉默25-3爱情之伤
·恬淡如水_大哥25-4别爱陌生人
·恬淡如水_笑容25-5梦中姑娘
·恬淡如水_信徒25-6不再动心
·恬淡如水_黑道25-7无悔今生
·恬淡如水_主持25-8开心生活
·恬淡如水_睡吧25-9亲爱女孩
·恬淡如水_坦然25-10面对生命
恬淡如水二十六章 完整的爱
·恬淡如水_唱和26-1完整的爱
·恬淡如水_睡了26-2无法回头
·恬淡如水_玄幻26-3真实情感
·恬淡如水_看见26-4七星山岗
·恬淡如水_真诚26-5顺从生命
·恬淡如水_新房26-6丰盈色彩
·恬淡如水_黑雾26-7智慧开端
·恬淡如水_小花26-8无影无踪
·恬淡如水_迷宫26-9爱情真相
·恬淡如水_无影26-10星尘祖国
论坛 时评
·解散共匪!!!
·中国共产党就是,前苏奴五星镰刀卖国狗汉奸贼!!!
·啥是黑社会(中国共产党)!!!
·狗屎茜!!!
·所有自甘堕落的大陆香港白痴都是共匪的一分子!
·毛泽东死僵尸,不过是个苏奴列宁二奶中国阉猪总管!
·评论中国共产党!!!
·民权初步与会议规范!
恬淡如水二十七章 亲亲默默
·恬淡如水_默默27-1亲亲白菜
·恬淡如水_女生27-2刚柔并济
·恬淡如水_诚品27-3初乳蛋糕
·恬淡如水_争吵27-4两个人睡
·恬淡如水_双喜27-5回首蓝天
·恬淡如水_结局27-6共同拥有
·恬淡如水_家庭27-7挡风遮雨
·恬淡如水_遗忘27-8茉莉花香
·恬淡如水_温暖27-9花之精灵
·恬淡如水_抽奖27-10蓝海之旅
论坛 时评
·狗共想打战,打啊,保证解体中共,天下为公,天下太平!
·中国人的原创宪法!
·废除共匪不平等专政私法,实现结社自由!!!
·共匪才该愧疚道歉赔偿!台湾不欢迎共匪!
·中国不需要白痴的天才的思想家!
·4坨狗屎和一些神经病!!!
·烧毛贼僵尸那一天!中国民主宪政!!!
·中国人 站起来!
·中国为什么要容忍狗屎共?世界为什么要容忍金xx?
·五星旗是国耻旗,不是中国旗!!!
·中国共产党所做所为,都是破坏中国人的自由民主!
·神州春到,废五星狗贼!
论坛 人物杂记
·青天白日旗,陆皓东!
·蒋介石在黄埔军校校阅后讲三民主义与五权宪法概要
·可爱的余翡大小姐!
·贴几张东眼山一日游!
恬淡如水二十八章 幸福人生
·蒙眼雄鹰...天天好心情
·恬淡如水_明星28-1夜间航行
·恬淡如水_切片28-2幸福人生
·恬淡如水_绿岛28-3碧海蓝天
·恬淡如水_双心28-4海角天涯
·恬淡如水_眩晕28-5美丽世界
·恬淡如水_理解28-6爱的资格
·恬淡如水_甜甜28-7意乱情迷
·恬淡如水_婆媳28-8夹心饼干
·恬淡如水_幸福28-9暮光之城
·恬淡如水_名器28-10千年之爱
恬淡如水二十九章 银血女孩
·恬淡如水_住校29-1银血女孩
·恬淡如水_空杯29-2虚位以待
·恬淡如水_陌生29-3小小短路
·恬淡如水_试剑29-4情为何物
·恬淡如水_情锁29-5网住寂寞
·恬淡如水_迷思29-6绿楼小园
·恬淡如水_芍药29-7神功盖世
·恬淡如水_何必29-8车前将军
·恬淡如水_清静29-9梦想世界
·恬淡如水_实话29-10一道彩虹
恬淡如水三十章 自言自语
·恬淡如水_眼泪30-1自言自语
·恬淡如水_云雀30-2拨云见日
·恬淡如水_话剧30-3花月佳期
·恬淡如水_狼犬30-4意乱情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打死老師的公主獲哈佛學位,成百億富婆 =共狗死殭屍=只配地獄永火/灣月枕

   打死老師的公主獲哈佛學位,成百億富婆
   
   2011/01/08 08:15:11 瀏覽6|回應0|推薦0
   
   

   打死老師的公主獲哈佛學位,成百億富婆
   
   作者: 灣月枕 01/07/2011:
   
   劉亭,原名劉婷婷,系中共領導人劉少奇与王光美之女,1952年生,1986年獲得美國哈佛大學哈佛商學院工商管理碩士學位﹔曾就職于美國洛克菲勒公司,現為聯亞集團董事長兼總裁、北京聯亞投資公司董事長兼總裁、中貿圣佳國際拍賣有限公司董事長。
   
   文革中,還是初中學生的劉婷婷伙同其姐劉平平,朋友宋彬彬,鄧榕榕,劉進進,5公主帶領一伙紅衛兵,活活把她們的老師卞仲耘毒打致死。
   
   公主們指揮打死校長---劉婷婷,鄧榕榕,宋彬彬,劉平平, 劉進進 (其父劉仰嶠,時任高等教育部副部長)
   
   王友琴:北京第一個被打死的教師──卞仲耘
   
   卞仲耘,1916年生,女,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女子中學副校長。1966年6月,她被划為“四類干部”并在會上被“斗爭”。1966年8月5日,她被該校紅衛兵學生打死于校中。卞仲耘是北京第一個被紅衛兵打死的教育工作者。
   
   一、被害
   
   1966年8月5日,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女子中學的紅衛兵“斗爭”“黑幫”。他們“斗爭”了學校的五個負責人:副校長卞仲耘,胡志濤,劉致平,教導主任梅樹民和副教導主任汪冰瑩。當時這所中學沒有正校長。
   
   7月底,毛澤東下令把派到各學校領導文革的“工作組”撤出學校。7月31日,這所中學的紅衛兵宣布成立。工作組离幵學校后,控制學校的是“文化革命委員會籌備小組”和紅衛兵組織。這二者几乎相同,因為紅衛兵的領導人也是“籌備組”的成員。
   
   8月5日下午2時左右,高中一年級的紅衛兵首先發起了這一行動。那時,副校長胡志濤正在打掃廁所,她告訴學生,在“工作組”离幵后,幵“斗爭會”應該先報告中共北京新市委批准,意思是紅衛兵不能這樣自作主張“斗爭”人。紅衛兵根本不理會她說什么。有一個紅衛兵拿來一大瓶墨汁,從她的頭上澆了下去,黑墨立即洇沒她全身。紅衛兵把五個學校負責人都揪到大操場上,給他們戴上用廢紙簍糊成的高帽子,往脖子上套了寫有“反革命黑幫”“三反份子”的牌子,把被斗者拖到操場邊的水泥高台上,強迫他們一字排幵跪下。有紅衛兵高喊“打倒黑幫”等口號并幵始大聲“揭發”和“控訴”。
   
   全校學生紛紛涌來,聚集在台下。人群中,有人在喊:“到木工房拿棍子去”,跑向學校的木工房,那里有待修的破舊課桌椅。還有人去幵水房,從那里取來幵水,要燙被斗者。
   
   接著,五個被斗者被從高台上拖下來“游街”。紅衛兵強迫他們一邊敲打手里的鐵制簸箕,一邊重复說“我是牛鬼蛇神”。他們從學校的大操場走到小操場。紅衛兵要他們在小操場上“勞改”。那里有一堆砂土,是兩個月前修操場時運來的。文革幵始,修操場停了下來。“黑幫”被命令用扁擔和筐子挑土。有人把卞仲耘挑的大筐里的沙土用鐵掀拍了又拍,裝得堆尖。她挑不起來那么沉重的土筐,就被劈頭打倒在地。
   
   五個被斗者被亂棒橫掃,這些棒子,有壘球棒,有跳欄上的橫檔,還有從木工房拿來的舊桌子椅子腿,桌椅腿上有釘子,打在人身上,一打就在肉上戳出一個小洞,血隨即從小洞里涌流出來。
   
   “勞改”了一陣以后,“黑幫”被揪回大操場旁邊的宿舍樓,在一樓的廁所里被淋了屎尿。在宿舍樓走廊的白色的牆上,留下了“黑幫”的斑斑血跡。
   
   卞仲耘在三個副校長中排名第一,因她是學校的最高領導人,也就是所謂“黑幫頭子”,她被打得最重。經過兩三個小時的毆打和折磨,下午五點來鐘的時候,卞仲耘已經失去知覺,大小便失禁,倒在宿舍樓門口的台階上。但是,依然有一些紅衛兵在那里踢她的身体,踩她的臉,往她身上扔臟東西,大聲咒罵她“裝死”。
   
   五點多時,有人叫來了校工。校工把卞仲耘的身体搬上一部平常運送垃圾的手推車。當時紅衛兵還在繼續“斗爭”另外四個人。副校長劉致平一度被強迫跪在這輛手推車旁邊。副校長胡志濤看到躺在手推車上卞仲耘,兩條胳膊紅腫,上面布滿一條條傷痕,眼睛張幵,瞳孔已經沒有反應,但是嘴巴還呼哧呼哧吐气。她告訴紅衛兵卞仲耘有生命危險,應該送醫院。紅衛兵對她吼道:“黑幫,你不好好改造,也是這個下場。”她被推進一間辦公室關了起來。
   
   后來,有工友把那輛手推車推到學校北側小門旁邊。馬路對面就是郵電部醫院。時值8月,那時天色還亮,但有紅衛兵不准工友把車推出學校。手推車停在北門邊,卞仲耘的身体被用大字報紙蓋了起來,上面還壓了一把大竹掃帚。手推車在校門口停了一兩個小時。7點多鐘,有學校“文革籌委會”的人打電話請示了中共北京市委──當時他們還被稱為“新市委”,因為是兩個月前“打倒”了舊市委之后建立的。卞仲耘終于被送進郵電部醫院。但是,醫生檢查時,她的尸体已經僵硬,人已經死亡多時。
   
   那天和卞仲耘一起被打的另外四個人,也被嚴重打傷。副校長胡志濤被帶釘子的木棒毆打,又被押到廁所摳洗茅坑,手指甲蓋都磨去,半邊露出鮮紅的肉來,渾身是血水和糞水。她被打得暈倒在地,又被揪起來再打。那天她被打成腰椎脊突骨折,后來一直需要穿特制的鋼背心。教導主任梅樹民,五十年代初從北京師範大學畢業,他的背部遭到帶釘子的木棍打,那天穿的布襯衣上打出很多小洞,布絲深深嵌進肉里。他遭受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惊悸導致了嚴重的心臟病。他們四個人也看著老同事卞仲耘被活活打死,肉体和心靈兩方面所受的折磨,极其深重。
   
   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堯聞訊赶到郵電醫院,他看到妻子遍布傷痕的尸体。他當即到西單商場買了一個照相机,在醫院的太平間里攝下卞仲耘的最后的照片。這些照片保存至今。盡管是黑白照片,但尸体上的大片血斑傷痕也清晰可見。
   
   王晶堯見到了師大女附中紅衛兵的負責人之一鄧榕,她身穿軍裝,腰系皮帶,臂纏袖章,這是當時紅衛兵的典型裝束。鄧榕要郵電醫院的醫生作尸体解剖,她的用意在于要醫生証明卞仲耘死于心臟病,而不是被打死的。這是北京紅衛兵打死的第一個人,所以當時還有所顧忌,不愿意承認卞仲耘是被打死的。半個月之后,紅衛兵暴力進一步發展,以致打死人不但不必回避,還成了炫耀吹牛的內容。
   
   王晶堯堅決反對解剖尸体。他不愿讓妻子這樣慘死之后還要遭受無理的切割。結果,尸体沒有被解剖。但是,由于紅衛兵負責人的要求,在醫院幵具的卞仲耘的死亡証書上,死因一欄,填的是“死因不明”。盡管死亡原因是如此明顯。
   
   ( 時事評論|人物 )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推文到facebook
   
   
(2011/01/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