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舊社會裡頭都沒人敢做的.萬惡共產黨如今全幹下了(四)]
奇麗想像
·死人向前进 .毛殭屍燒一燒.埋一埋啦!
·死人向前进.死列寧.毛殭屍燒一燒.埋一埋啦!
·死人螺杆.馬列奴才奢談愛國主義!
·生氣1384愛恨之間
·共產黨就是死倭狗!!!
·殺光共狗.復我華魂.全新中國!
·成親1385雪花片片
·成親1385雪花片片
·淵源1385萬念俱寂
·中華文化.自由民主.平等公義.神的大能!
·感謝神!!!
·進宮1386自由選擇
·心情1387日日歡喜
·馬凱.美國二次衰退 唯人自招
·交托1389晴空萬里
·交托1389晴空萬里
·寂寞1390今日明日
·大陸維權人士王荔蕻北京受審多國關注
·嘗試1391交換生活
·擔心1392謝謝理解
·請求1393永不分離
·清償139情場格鬥
·佳境140轉變一切
·感受1396靜默之中
·飛翔1397時間迷霧
·祝福1398依舊星光
·那些1399須要幫助
·主耶穌基督要我們成為弟兄姐妹!不再為奴!
·親親1340平靜心情
·罵人債癮.中國舉債更可怕
·台灣生育率跌破1全球最低
·台灣生育率跌破1全球最低
·共產黨就是死倭狗!!!
·未知1341皇冠郵輪
·未知1341皇冠郵輪
·白衣1342偵探遊戲
·白衣1342侦探游戏
·經驗1343明白一切
·七夕1344迷霧森林
·死人向前进.毛殭屍.請燒一燒.埋一埋!
·仙女1345親密夥伴
·女皇1405未來世界
·噴湧1406反樸歸真
·蔡英文.提名已定.難再重來
·駱家輝「平民」照 陸網轉貼4萬次
·史上最激烈 新加坡4人角逐總統
·24歲掌67
·共產黨就是死倭狗!一黨一胎賣國殺子的五星前蘇奴!
·潛能1407野狼125
·潛能1407野狼125
·湖南痞子去滿洲砸碑,全體南中國人卻支持 出處: 湖南痞子去滿洲砸碑.全體南中國人卻支持 - txkl 的部落格
·蔡英文.我沒上明星學校.我選總統
·焦慮1410未來方向
·機械1411血性男兒
·淡忘1412一朵雲彩
·改變1413親親女孩
·寂寞1414愛情之聲
·寂寞1414愛情之聲
·死人向前进.毛殭屍只配燒一燒.埋一埋!
·結婚34周年馬.下輩子嫁周美青
·回應1415吸引法則
·回應1415吸引法則
·幸福1416無限宇宙
·逃避現實.歐巴馬書單多是小說!
·蔡英文促換人執政.總統馬英九在高雄請民眾再給他四年
·明天1417瞬息萬變
·CNN.反抗軍已攻進利比亞首都
·沉默1418鳳凰花開
·殺子求富一胎化.賣國求榮共產黨!
·天燈1419成熟時節
·共產黨就是死倭狗!只配.燒一燒.埋一埋.丟進歷史焚化爐!立個恥辱碑.警示國人!
·死人向前进.狗共馬列賣國殭屍.只配進歷史焚化爐!
·情感1420點點滴滴
·天燈1419成熟時節
·大哥1421自由飛翔
·大哥1421自由飛翔
·中華文化是主耶穌基督十字架的救贖得勝釋放!我神真偉大!
·一黨一胎共產黨死倭狗!只配.燒一燒.埋一埋.丟進歷史焚化爐!立個恥辱碑.警示國人!
·廢除一黨一胎.中國才有希望!
·復建1422浴火鳳凰
·消滅馬列狗屎共產黨.共匪道歉下台.以慰華夏祖靈!!!
·審視1423珍愛一切
·习近平与李克强只配道歉下台.還政於民!
·殺光共匪五星賊.自由民主新中國!!!請加油!!!
·死共匪換個P屆.統一道歉下台.還政於民!
·簡愛1424茶園春夢
·大家上街罵共匪.消滅共匪人民責!
·簡愛1424茶園春夢
·調和1425玉米濃湯
·調和1425玉米濃湯
·踏實1426平衡狀態
·蒜頭1427山光水色
·疑問1428烏龍湯麵
·判共產黨死刑最適合中國國情!
·槍斃習近平.直選大總統!!!
·蔡英文小額募款. 與民拍照催出熱情.打造清廉政府. 總統籲公僕守分際
·蔡英文小額募款.與民拍照催出熱情.打造清廉政府.總統籲公僕守分際
·人性429刀劍相爭
·中國唯一政改道路.自由民主.直選官員.全民政府!
·馬.土地政策.維持公義~育兒津貼利多.非婚生子可請領
·死人向前进.毛殭屍只配燒一燒.埋一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舊社會裡頭都沒人敢做的.萬惡共產黨如今全幹下了(四)

萬惡舊社會裡頭都沒人敢做的,共產黨如今全幹下了 (四)
   
   2011/01/06 10:17:14 瀏覽5|回應0|推薦0
   
   ps:無恥低級下流 萬惡的共產黨!!!

   
   販奴真相:源於政府牟利衝動 陽光下的罪惡(4)
   
   收容站將殘障人送給曾令全培訓,然後外派務工,所得收入與收容站分成。此外,收容站在接到生意但人手不夠時,也會向曾要人。
   
   陽光下的罪惡
   
   曾令全將智障人賣到外地打工,牟取暴利絕非新疆一次。記者在曾令全的殘疾人自強隊基地發現了一本通訊簿,上面記錄了分佈於四川、湖南、廣東、江蘇、北京等多地磚廠、建築工地老闆的電話號碼,在基地,記者還發現了曾令全與南通某工地的用工協議。
   
   整理/白 翔
   
   黑工廠“佳爾思”
   
   很遺憾,由於監管部門的失職,12名智障人員在新疆托克遜縣佳爾思綠色建材化工廠遭受的非人待遇,在長達數年的時間內居然沒有被制止。如果不是群眾最終難以忍受良心的煎熬,憤然向媒體舉報,這個在國道邊堂而皇之進行的罪惡恐怕還將繼續,而曾令全以及“渠縣殘疾人自強隊”的真面目恐也難以被揭穿。
   
   12名智障人員在佳爾思廠內的勞動環境讓人擔憂,接到舉報的記者趕到現場時看到,工廠內部地上的粉塵沒過腳踝,風一吹,粉塵就往鼻子、嘴巴裏鑽,但是身上落滿粉塵的工人,除了一名在鼻子上掛著一片不起任何作用的爛布外,沒有一個人戴著口罩防護。
   
   工廠的老闆李興林是一名來自四川南充的農民,40多歲,他居然理直氣壯地認為自己的用工是手續齊全的,因為他與四川省渠縣殘疾人自強隊簽訂過用工協議,他甚至認為殘疾人自強隊的負責人曾令全是在做善事,因為他組建了自強隊,讓智障人“自力更生”。
   
   2008年9月9日,李興林與曾令全簽訂了一份《勞動協議》,但這份所謂的協議只有兩人的指印,沒有任何公證機關的證明,在這份協議前,李興林已經從曾令全那裏接收了一批智障人。這份協議寫明,經甲(李興林)、乙(曾令全)雙方協商,甲方用乙方(渠縣殘疾人自強隊)第二批隊員5名。前面的人員按前面訂的協議不變,繼續實行。在簽字之日起,一次性支付5名隊員半年工資9000元,所欠工資於2008年10月15日起,每月付750元,到2009年9 月15日付完。第二批隊員5人,每月每人工資300元。第二批5名隊員,2008年9月15日至2009年9月15日期間,每人工資3600元,不論在任何情況下,不管有沒有活幹,甲方必須給乙方付清工資。
   
   這就是這些智障人的“賣身契”,他們的苦難就此開始,李興林每個月都要向曾令全支付工資,他出具的2010年11月12日的轉賬憑條表明上個月他將2520元工資通過一個名叫蔡濤的人轉入了曾令全的賬戶,不過,智障“包身工”們卻得不到一分錢。
   
   李興林又是怎樣管理這些智障人的呢?佳爾思廠不遠處的一個王姓老闆揭露,他從沒見過這樣狠心的老闆,動不動就朝工人臉上打巴掌,動不動就拿鞭子抽。一名叫“蛋蛋”的工人曾經想跑,被老闆娘發現後在老闆娘指著的位置跪下,而後臉上挨了老闆娘幾巴掌。
   
   在佳爾思廠,這些智障人員按照李興林的介紹,“從不愛洗澡,從不喜歡戴口罩”。李興林的話外音似乎自己對這些智障人已經仁至義盡,但事實揭穿了他的謊言。在這家工廠,工人們住處冰冷而簡易,褥子就是一層薄薄的床單,甚至只是舖了層硬紙殼。
   
   到了吃飯的時候,老闆娘將盛面的鋁鍋放在地上,一勺勺舀給工人,兩條狗不時探進鍋內舔食麵條,老闆娘舉著勺子衝狗吆喝,狗不聽,她也就不管了。這個場景被當時在場的記者拍了下來,很多人在看到這張照片後憤怒地上網譴責,然而李興林卻不以為然。
   
   在李興林的邏輯裏,他認為自己與曾令全簽訂了勞動協議就可以心安理得強迫智障人從事強體力勞動,甚至,他還認為自己是在做善事,“這些傻子在外邊得不到溫暖,在這裏有飯吃”。他甚至冷血地說,“這些人,站時是個光雞蛋,死了就是方塊塊。”怕記者不明白,他又補充:“活著的時候不值錢,死了就值錢了。”
   
   在李興林的眼裏,這些可憐的智障人完全就是工具,而不是鮮活的生命,事實上,工廠開在國道邊,群眾此前也不是沒有舉報過,庫米什鎮派出所副所長付昌民表示,派出所也曾去廠裏查看過,但廠老闆稱與四川省民政部門簽署過用工合同,就沒再過問。
   
   儘管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在做善事,李興林對自己的罪行還是心知肚明的,因此當媒體曝光後,他就立即將12名智障人帶回四川,想還給曾令全,一推了之。
   
   在新疆警方的跨省追捕下,李興林剛回到成都就落入法網。
   
   湖南命案後的遺憾
   
   曾令全並不夠狡猾,早在四年前他就露出了狐貍的尾巴,但遺憾的是,當時他並未被繩之以法,以至於在接下來的四年內,他的“事業”日益壯大,更多智障人深受其害,直至此次新疆事發。
   
   2006年5月13日,一名乞丐被抓至湖南耒陽市錫裏磚廠強迫做工,因乞丐不從,被毆打,後拋至野外死亡,耒陽市公安偵查案件時發現,錫裏磚廠內大量來自四川的工人或精神不正常或癡呆,管理人員常採用捆綁,用鐵棍、竹片和機器皮帶抽打,甚至電擊等殘忍的方式強迫殘疾人勞動,並不付工資。這批外地工人就是來自渠縣的“殘疾人自強隊”。
   
   錫裏磚廠老闆翁秀清和監工羅政交代:19名民工都是渠縣曾令全帶過來的。翁秀清和曾令全簽訂了用工合同,工錢支付給曾令全,曾令全派妹夫羅政在廠裏管理四川工人。
   
   自2005年被曾令全送到錫裏磚廠,18名智障人從沒拿過工資。其實按照翁秀清與曾令全簽訂的合同,他們每人900元一個月,其中綽號叫“成龍” 和“枴子”的工人每月300元,余小歐是450元一個月。出事的第二天,5月14日早晨,剛發了4月的工資,19個人一共11000多元。但錢卻全部由羅政領去匯給曾令全。
   
   羅政管理智障人的手段就是暴力,令人瞠目結舌的是,羅政在磚廠機房裏專門安裝了插座和電線,對不聽話不做事的人,就捆起來,然後用220伏的電擊打。工人羅小平說,羅政經常用電擊我,把我的手都燒臭了。羅政還經常威脅我說:“不聽話,就打死你!”
   
   2006年5月,錫裏磚廠業務擴大,工人不夠,翁秀清再次向曾令全要人。曾允諾後,翁秀清派翁梅龍去四川接人。可是曾令全的業務也很好,到了四川後,曾令全變卦了,只肯給四五個殘疾人。翁梅龍看了“貨”,只有兩個能勉強幹活,最後空手而歸。
   
   翁秀雄於是向翁秀清提出:他們的“癲子”也是從街上撿來的,我們何不也從耒陽城裏撿幾個“癲子”回來做事?11日晚上8點多,翁秀雄、翁梅龍喊上四川民工彭國強、付海,四人駕駛磚廠拖磚的卡車從耒陽藍天市場菜場裏逮住了一個流浪漢(死者)帶回磚廠。由於這名流浪漢精神不正常,且不聽話,不肯幹活,卻很能吃飯,從11日晚到12日晚上,他不斷遭到磚廠管理者的毆打,12日晚上6點多,翁秀雄要付海用皮帶將流浪漢雙手捆住綁在新機房的木樁上毆打,翁秀清用電源線接機房電源電擊流浪漢腳部,翁梅龍用電動機皮帶抽打其大腿處;翁秀雄又命令其他工人用攪拌機的皮帶抽打流浪漢。
   
   打了十多分鐘,流浪漢慘叫不斷。羅政要流浪漢幹活,流浪漢還是不願幹活。毆打再次開始,直打到流浪漢垂下了頭。晚上9點多鐘,翁秀雄覺得流浪漢做不了事,決定放他走,便將其扔到市委後山一工地。當夜,流浪漢死亡。
   
   這起案件發生後,耒陽公安曾赴渠縣抓捕曾令全,但曾已逃跑。羅政當時交代,曾令全收養殘疾人做工已有10年左右,渠縣民政部門委託曾令全收留殘疾人,能幹活的,讓他們幹活,曾令全把他們帶到村子的一個大房子裏,然後要他們干農活,教他們搬運、挑擔。
   
   47歲的王川元是渠縣岩豐區漢碑鄉玉青村8組的村民,他是錫裏磚廠川籍民工中僅有幾個頭腦正常的民工之一。2005年10月,曾令全來到王川元家喊他出來打工,說是給30元錢一天,每月5日發工資,王川元就跟他來了。但到了這裏後,從來沒有提過工錢的事。王川元說:“連做事吃飯都要挨打,還有哪個敢問工錢?”
   
   被強迫打人的付海來自四川儀隴,他最初在渠縣收垃圾。2005年的一天,他被曾令全逮住。曾令全說他經過中殘聯批准有權收流浪者,將付海的身份證和賣垃圾的1900多元錢收走。付海被強迫搞基建一個多月,後被曾送到東莞、深圳搞建築,兩個多月後,又被曾令全送到了耒陽錫裏磚廠。
   
   四年前的這起案件第一次曝光了曾令全以及“渠縣殘疾人自強隊”通過暴力控制智障人,強迫勞動,剝削的黑幕。但是,羅政認為,他們是合法的用工模式,是當地相關政府部門認可的。羅政承認工錢沒發給工人,而是曾令全和政府部門分成。
   
   令警方意外的是,翁秀清等人的親屬在案發後居然到檢察院控告警方,理由是:他們的用工得到了政府的許可和表彰。警方的調查辦案干擾和破壞了他們的“慈善事業”。
   
   當年,耒陽市公安局曾向渠縣警方發出通告,請他們協查曾令全,但一直杳無音訊。此間曾令全的“殘疾人自強隊”規模進一步擴大,甚至受到渠縣相關部門的表彰,並成為渠縣政協委員、工商聯執委。
   
   這是一件多麼令人憤懣的事情,由於地方公安、勞動、民政部門的失職,導致曾令全逍遙法外,更多智障人落入他的魔掌。
   
   這是陽光下的罪惡,更是文明社會的悲哀。
   
   黑色救助站的幕後有什麼
   
   我們很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能讓一些政府工作人員,冒天下之大不韙,干出這樣喪天害理的惡事呢?
   
   撰稿/張 鳴
   
   在調查新疆使用智障人做奴工的案件中,查出了一個四川渠縣的黑奴工基地,一個叫曾令全的人,十幾年來一直以“自強隊”的名義,在周邊地區和城市強行“徵集”智障人,然後把他們賣出做奴工牟利。這種傷天害理的行為,在當地居然屢次得到民政部門的表彰。當人們指責渠縣政府比較官僚,比較不負責之時,記者深入調查,發現這個縣民政局所屬的救助站和救助基地,居然干的事跟曾令全一模一樣,也是強行收集智障人,然後把他們賣出去做奴工牟利。由於有官方的背景,這裏的智障人待遇更差,逃跑者受到的懲罰更加嚴酷。現在,這個救助站和救助基地的負責人已經被刑拘。
   
   顯然,這是1949年以來,全國第一起由官方民政機構插手的惡性枴賣人口的事件。事件的惡劣程度,無論怎樣形容,都不過分。客觀地說,即使對我這樣一個經常接觸社會黑暗面,神經足夠堅強的人來說,這個案件的黑惡程度,已經超出了我的想象。政府主導的強拆致人自焚,已經夠可怕的了,但畢竟還要打著公共利益的招牌,而且還只是間接加害於人,而這種黑奴工的販賣,無論怎麼說,都屬於赤裸裸的黑社會行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