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舊社會裡頭都沒人敢做的.萬惡共產黨如今全幹下了(四)]
奇麗想像
·下雨534橘色微笑
·男女535千千心結
·支持536樂活世界
·計較537最後留言
·放下538情義相挺
·釋懷539溫柔的夜
论坛 时评
·中国人应该刑事起诉共產黨!主權在民!
·大陸不配稱有媒體.只有一群無腦的豬頭!
·今日中國唯一問題.共狗殭屍.無恥專政!!!
·共產共運.共匪下臺.全民政府.平等均富!
·共匪邪教低級落伍.共狗殭屍.反華賣國大漢奸!!!
·小小妮封筆+羽森也不會再來了!!!
·算了=氣消了=晚安吧!!!
·我現在很生氣.所以會去刪文!!!
·如果有讀者喜歡我的文.請自己去復制.因為我會慢慢刪光!
·敬答小龍女!!!
·共產黨去死光光!中國人才能活起來!
·死共匪 去死光光!!!死共匪 去死光光!!!死共匪 去死光光!!!
·愛琴海!
·中國人要有明智的選擇!
·五星俄雜不是祖國!
·死人刘宗正.你的豬頭腦才是損人利己!
·共狗殭屍非法持有美國國債!!!
·殺光共狗五星俄雜死殭屍.中國永久安定!
·反對沒人選的中共偽政權!
傻瓜五四親親女孩
·離開540親親女孩
·荒蕪541重新開始
·隔絕542最後底線
·清風544採菊
·答小龍女.黑牢543聆聽世界
·畫展545莫測高深
·談判546春暖花開
·吵架547管他去死啊
·週轉548平衡均勢
·平淡549何必計較
·第三章三個情敵來了
快樂五五清晨陽光
·熱情550清晨陽光
·快樂551慢慢釋懷
·芳香552伯樂良種
·同情553深切愛慕
·轉圜554白鳳山莊
·哈.最新寫的.互相555穿越世界!晚安!
·害怕556萬山千水
·晚霞557莫可奈何
·苦惱558回到最初
·放下559平常心情
时评
·^(雲端行者獨眼鷹)^外國白痴!!!
·死人刘宗正才是一個亂造謠的白痴!
·^(周亚辉)^五星俄雜共產黨死殭屍才是被圈養的馬列豬!
·死人刘宗正.撒但圈養與馴化的白痴!
·^(李扬)^沒人選的死共匪只是自大的馬列豬頭!不是領導!
·大家都是知識份子!當然可以批評!
·^(習近平豬頭馬列走狗鬼殭屍死儲君)^中國之恥!!!
·習近平豬頭馬列走狗鬼殭屍死儲君.中國之恥!!!
·快點廢除一黨一胎啦.還辨啥辯?
·無恥的共狗死北韓才有豬頭金殭屍殘殺同胞!!!
·清理西方馬列共狗沒人選死殭屍!!!殺光五星俄雜鐮刀死共匪!!!
·中共代表.賣國殺子五星漢奸無恥的死殭屍...中國之恥!
·死人刘宗正共狗殭屍腦西方馬列撒旦大邪教!
·共產黨賣國殺子早該下台!
·列寧二奶毛殭屍木乃伊狗塑像的下場!
·死人刘宗正是專門製造腦殘智障的白痴!
·中國人要殺光五星俄雜共匪死殭屍!!!
·毛殭屍時代餓死數千萬中國人.連死都不平等!共狗殭屍去死光光吧!
·無恥俄雜死共匪.全黨死光堪稱慶.共匪死光放光明.中國人民笑開懷!!!
·死人华龙.回去毛殭屍的鬼時代.大躍進地獄全家去餓死吧!
·赤兔之死.白癡馬!
·死人刘宗正.你就是共產黨啦!
·感謝大家對羽森的厚愛!!!哈!!!
·死人刘宗正你的馬列殭屍豬頭腦才是猥褻不堪!
·死人向前進落後十三
·死人向前進共匪狗黨的前蘇聯鬼祖國.早死光了!
·死人向前進五星俄雜旗.是中國之恥!
·死人刘宗正你的西奴馬列豬頭腦全是撒旦!
·死人刘宗正五星俄雜共狗殭屍才是蛇毒!
·死人張宗銘.共產黨一黨一胎殘殺中國人!
·死人Hugo.敗壞中華文化的五星馬列鬼奴才永遠見不到光!
·死人Hugo.馬列五星共狗殭屍才是不平等的專政死階級!
·活在西奴馬列五星共狗殭屍鐮刀國.才是黑暗和專制!!!
·雲端行者獨眼鷹.你也是外國奴啦!!!
·中共是西奴五星俄雜反華賣國大漢奸!!!
·死人向前進!毛殭屍是西奴馬列賣國賊!
·死人姜维平.請胡景濤下臺.中國直選中央政府!
·死人刘宗正你的西奴豬頭腦.才是白痴之人!
·死人天下事.李登輝是中華民國第一任民選總統!
·死人刘宗正.貶低自己第一名啦!
·死人雲端行者獨眼鷹.看啊.外國奴!
·標準列寧二奶毛殭屍木乃伊和毛賊鬼塑像的下場!
·標準列寧二奶毛殭屍木乃伊和毛賊鬼塑像的下場!
·標準列寧二奶毛賊木乃伊和鬼塑像的下場!
·害怕556萬山千水
·死人刘宗正五星豬腦簡體白癡才是雜混的神精病!!!
·但願所有的五星俄雜共狗殭屍全體覺醒!!!
·五星俄雜死共匪一黨一胎中國人怎麼都沒情緒?
·親愛的李方敏小姐.本人支持小溪先生...!
·SORRY應該是李芳敏144000!!!
·親愛的李芳敏144000.本人支持小溪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舊社會裡頭都沒人敢做的.萬惡共產黨如今全幹下了(四)

萬惡舊社會裡頭都沒人敢做的,共產黨如今全幹下了 (四)
   
   2011/01/06 10:17:14 瀏覽5|回應0|推薦0
   
   ps:無恥低級下流 萬惡的共產黨!!!

   
   販奴真相:源於政府牟利衝動 陽光下的罪惡(4)
   
   收容站將殘障人送給曾令全培訓,然後外派務工,所得收入與收容站分成。此外,收容站在接到生意但人手不夠時,也會向曾要人。
   
   陽光下的罪惡
   
   曾令全將智障人賣到外地打工,牟取暴利絕非新疆一次。記者在曾令全的殘疾人自強隊基地發現了一本通訊簿,上面記錄了分佈於四川、湖南、廣東、江蘇、北京等多地磚廠、建築工地老闆的電話號碼,在基地,記者還發現了曾令全與南通某工地的用工協議。
   
   整理/白 翔
   
   黑工廠“佳爾思”
   
   很遺憾,由於監管部門的失職,12名智障人員在新疆托克遜縣佳爾思綠色建材化工廠遭受的非人待遇,在長達數年的時間內居然沒有被制止。如果不是群眾最終難以忍受良心的煎熬,憤然向媒體舉報,這個在國道邊堂而皇之進行的罪惡恐怕還將繼續,而曾令全以及“渠縣殘疾人自強隊”的真面目恐也難以被揭穿。
   
   12名智障人員在佳爾思廠內的勞動環境讓人擔憂,接到舉報的記者趕到現場時看到,工廠內部地上的粉塵沒過腳踝,風一吹,粉塵就往鼻子、嘴巴裏鑽,但是身上落滿粉塵的工人,除了一名在鼻子上掛著一片不起任何作用的爛布外,沒有一個人戴著口罩防護。
   
   工廠的老闆李興林是一名來自四川南充的農民,40多歲,他居然理直氣壯地認為自己的用工是手續齊全的,因為他與四川省渠縣殘疾人自強隊簽訂過用工協議,他甚至認為殘疾人自強隊的負責人曾令全是在做善事,因為他組建了自強隊,讓智障人“自力更生”。
   
   2008年9月9日,李興林與曾令全簽訂了一份《勞動協議》,但這份所謂的協議只有兩人的指印,沒有任何公證機關的證明,在這份協議前,李興林已經從曾令全那裏接收了一批智障人。這份協議寫明,經甲(李興林)、乙(曾令全)雙方協商,甲方用乙方(渠縣殘疾人自強隊)第二批隊員5名。前面的人員按前面訂的協議不變,繼續實行。在簽字之日起,一次性支付5名隊員半年工資9000元,所欠工資於2008年10月15日起,每月付750元,到2009年9 月15日付完。第二批隊員5人,每月每人工資300元。第二批5名隊員,2008年9月15日至2009年9月15日期間,每人工資3600元,不論在任何情況下,不管有沒有活幹,甲方必須給乙方付清工資。
   
   這就是這些智障人的“賣身契”,他們的苦難就此開始,李興林每個月都要向曾令全支付工資,他出具的2010年11月12日的轉賬憑條表明上個月他將2520元工資通過一個名叫蔡濤的人轉入了曾令全的賬戶,不過,智障“包身工”們卻得不到一分錢。
   
   李興林又是怎樣管理這些智障人的呢?佳爾思廠不遠處的一個王姓老闆揭露,他從沒見過這樣狠心的老闆,動不動就朝工人臉上打巴掌,動不動就拿鞭子抽。一名叫“蛋蛋”的工人曾經想跑,被老闆娘發現後在老闆娘指著的位置跪下,而後臉上挨了老闆娘幾巴掌。
   
   在佳爾思廠,這些智障人員按照李興林的介紹,“從不愛洗澡,從不喜歡戴口罩”。李興林的話外音似乎自己對這些智障人已經仁至義盡,但事實揭穿了他的謊言。在這家工廠,工人們住處冰冷而簡易,褥子就是一層薄薄的床單,甚至只是舖了層硬紙殼。
   
   到了吃飯的時候,老闆娘將盛面的鋁鍋放在地上,一勺勺舀給工人,兩條狗不時探進鍋內舔食麵條,老闆娘舉著勺子衝狗吆喝,狗不聽,她也就不管了。這個場景被當時在場的記者拍了下來,很多人在看到這張照片後憤怒地上網譴責,然而李興林卻不以為然。
   
   在李興林的邏輯裏,他認為自己與曾令全簽訂了勞動協議就可以心安理得強迫智障人從事強體力勞動,甚至,他還認為自己是在做善事,“這些傻子在外邊得不到溫暖,在這裏有飯吃”。他甚至冷血地說,“這些人,站時是個光雞蛋,死了就是方塊塊。”怕記者不明白,他又補充:“活著的時候不值錢,死了就值錢了。”
   
   在李興林的眼裏,這些可憐的智障人完全就是工具,而不是鮮活的生命,事實上,工廠開在國道邊,群眾此前也不是沒有舉報過,庫米什鎮派出所副所長付昌民表示,派出所也曾去廠裏查看過,但廠老闆稱與四川省民政部門簽署過用工合同,就沒再過問。
   
   儘管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在做善事,李興林對自己的罪行還是心知肚明的,因此當媒體曝光後,他就立即將12名智障人帶回四川,想還給曾令全,一推了之。
   
   在新疆警方的跨省追捕下,李興林剛回到成都就落入法網。
   
   湖南命案後的遺憾
   
   曾令全並不夠狡猾,早在四年前他就露出了狐貍的尾巴,但遺憾的是,當時他並未被繩之以法,以至於在接下來的四年內,他的“事業”日益壯大,更多智障人深受其害,直至此次新疆事發。
   
   2006年5月13日,一名乞丐被抓至湖南耒陽市錫裏磚廠強迫做工,因乞丐不從,被毆打,後拋至野外死亡,耒陽市公安偵查案件時發現,錫裏磚廠內大量來自四川的工人或精神不正常或癡呆,管理人員常採用捆綁,用鐵棍、竹片和機器皮帶抽打,甚至電擊等殘忍的方式強迫殘疾人勞動,並不付工資。這批外地工人就是來自渠縣的“殘疾人自強隊”。
   
   錫裏磚廠老闆翁秀清和監工羅政交代:19名民工都是渠縣曾令全帶過來的。翁秀清和曾令全簽訂了用工合同,工錢支付給曾令全,曾令全派妹夫羅政在廠裏管理四川工人。
   
   自2005年被曾令全送到錫裏磚廠,18名智障人從沒拿過工資。其實按照翁秀清與曾令全簽訂的合同,他們每人900元一個月,其中綽號叫“成龍” 和“枴子”的工人每月300元,余小歐是450元一個月。出事的第二天,5月14日早晨,剛發了4月的工資,19個人一共11000多元。但錢卻全部由羅政領去匯給曾令全。
   
   羅政管理智障人的手段就是暴力,令人瞠目結舌的是,羅政在磚廠機房裏專門安裝了插座和電線,對不聽話不做事的人,就捆起來,然後用220伏的電擊打。工人羅小平說,羅政經常用電擊我,把我的手都燒臭了。羅政還經常威脅我說:“不聽話,就打死你!”
   
   2006年5月,錫裏磚廠業務擴大,工人不夠,翁秀清再次向曾令全要人。曾允諾後,翁秀清派翁梅龍去四川接人。可是曾令全的業務也很好,到了四川後,曾令全變卦了,只肯給四五個殘疾人。翁梅龍看了“貨”,只有兩個能勉強幹活,最後空手而歸。
   
   翁秀雄於是向翁秀清提出:他們的“癲子”也是從街上撿來的,我們何不也從耒陽城裏撿幾個“癲子”回來做事?11日晚上8點多,翁秀雄、翁梅龍喊上四川民工彭國強、付海,四人駕駛磚廠拖磚的卡車從耒陽藍天市場菜場裏逮住了一個流浪漢(死者)帶回磚廠。由於這名流浪漢精神不正常,且不聽話,不肯幹活,卻很能吃飯,從11日晚到12日晚上,他不斷遭到磚廠管理者的毆打,12日晚上6點多,翁秀雄要付海用皮帶將流浪漢雙手捆住綁在新機房的木樁上毆打,翁秀清用電源線接機房電源電擊流浪漢腳部,翁梅龍用電動機皮帶抽打其大腿處;翁秀雄又命令其他工人用攪拌機的皮帶抽打流浪漢。
   
   打了十多分鐘,流浪漢慘叫不斷。羅政要流浪漢幹活,流浪漢還是不願幹活。毆打再次開始,直打到流浪漢垂下了頭。晚上9點多鐘,翁秀雄覺得流浪漢做不了事,決定放他走,便將其扔到市委後山一工地。當夜,流浪漢死亡。
   
   這起案件發生後,耒陽公安曾赴渠縣抓捕曾令全,但曾已逃跑。羅政當時交代,曾令全收養殘疾人做工已有10年左右,渠縣民政部門委託曾令全收留殘疾人,能幹活的,讓他們幹活,曾令全把他們帶到村子的一個大房子裏,然後要他們干農活,教他們搬運、挑擔。
   
   47歲的王川元是渠縣岩豐區漢碑鄉玉青村8組的村民,他是錫裏磚廠川籍民工中僅有幾個頭腦正常的民工之一。2005年10月,曾令全來到王川元家喊他出來打工,說是給30元錢一天,每月5日發工資,王川元就跟他來了。但到了這裏後,從來沒有提過工錢的事。王川元說:“連做事吃飯都要挨打,還有哪個敢問工錢?”
   
   被強迫打人的付海來自四川儀隴,他最初在渠縣收垃圾。2005年的一天,他被曾令全逮住。曾令全說他經過中殘聯批准有權收流浪者,將付海的身份證和賣垃圾的1900多元錢收走。付海被強迫搞基建一個多月,後被曾送到東莞、深圳搞建築,兩個多月後,又被曾令全送到了耒陽錫裏磚廠。
   
   四年前的這起案件第一次曝光了曾令全以及“渠縣殘疾人自強隊”通過暴力控制智障人,強迫勞動,剝削的黑幕。但是,羅政認為,他們是合法的用工模式,是當地相關政府部門認可的。羅政承認工錢沒發給工人,而是曾令全和政府部門分成。
   
   令警方意外的是,翁秀清等人的親屬在案發後居然到檢察院控告警方,理由是:他們的用工得到了政府的許可和表彰。警方的調查辦案干擾和破壞了他們的“慈善事業”。
   
   當年,耒陽市公安局曾向渠縣警方發出通告,請他們協查曾令全,但一直杳無音訊。此間曾令全的“殘疾人自強隊”規模進一步擴大,甚至受到渠縣相關部門的表彰,並成為渠縣政協委員、工商聯執委。
   
   這是一件多麼令人憤懣的事情,由於地方公安、勞動、民政部門的失職,導致曾令全逍遙法外,更多智障人落入他的魔掌。
   
   這是陽光下的罪惡,更是文明社會的悲哀。
   
   黑色救助站的幕後有什麼
   
   我們很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能讓一些政府工作人員,冒天下之大不韙,干出這樣喪天害理的惡事呢?
   
   撰稿/張 鳴
   
   在調查新疆使用智障人做奴工的案件中,查出了一個四川渠縣的黑奴工基地,一個叫曾令全的人,十幾年來一直以“自強隊”的名義,在周邊地區和城市強行“徵集”智障人,然後把他們賣出做奴工牟利。這種傷天害理的行為,在當地居然屢次得到民政部門的表彰。當人們指責渠縣政府比較官僚,比較不負責之時,記者深入調查,發現這個縣民政局所屬的救助站和救助基地,居然干的事跟曾令全一模一樣,也是強行收集智障人,然後把他們賣出去做奴工牟利。由於有官方的背景,這裏的智障人待遇更差,逃跑者受到的懲罰更加嚴酷。現在,這個救助站和救助基地的負責人已經被刑拘。
   
   顯然,這是1949年以來,全國第一起由官方民政機構插手的惡性枴賣人口的事件。事件的惡劣程度,無論怎樣形容,都不過分。客觀地說,即使對我這樣一個經常接觸社會黑暗面,神經足夠堅強的人來說,這個案件的黑惡程度,已經超出了我的想象。政府主導的強拆致人自焚,已經夠可怕的了,但畢竟還要打著公共利益的招牌,而且還只是間接加害於人,而這種黑奴工的販賣,無論怎麼說,都屬於赤裸裸的黑社會行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