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舊社會裏頭都沒人敢做的勾當.萬惡共產黨如今全干下了(三)]
奇麗想像
·多少中国人莫名其妙死了,莫名其妙被关呢???
·中国人还是会走向民主与人权的道理!!!是共产党要觉悟而已!!!
三情人十六章 新生
·(十六)期待16-1脑波、修补
·(十六)等待16-2磁核、明天
·(十六)看见16-3出院、光明
·(十六)开学16-4依然、生活
·(十六)安然16-5喂鱼、聚会
·三情人(十六)忍耐16-6午宴、诗歌
·三情人(十六)不舍16-7感谢、住院
·三情人(十六)休养16-8安静、生活
·三情人(十六)活动16-9转组、追求
·三情人(十六)对街16-10轻舞、冷静
三情人十七章 无悔
·三情人(十七)感恩17-1同工、舅舅
·三情人(十七)谢谢17-2爬山、环保
·三情人(十七)故事17-3XBOX360
·三情人(十七)准备17-4早餐、水晶
·三情人(十七)轻吻17-5含羞、带怯
·三情人(十七)风流17-6娇美、巧笑
·三情人(十七)酸甜17-7苹果、葡萄
·三情人(十七)重复17-8自由、飞翔
·三情人(十七)生气17-9争执、意见
·三情人(十七)初夜17-10心疼、无言
三情人十八章 真情
·三情人(十八)感动18-1温暖、清晰
·三情人(十八)清晨18-2回声、娃娃
·三情人(十八)倾听18-3等待、害羞
·三情人(十八)收拾18-4休息、涵养
·三情人(十八)忍受18-5寂静、在乎
·三情人(十八)建议18-6退缩、羡慕
·三情人(十八)微笑18-7心情、回眸
·三情人(十八)心情18-8委屈、企业
·三情人(十八)谈心18-9剩下、诉说
·三情人(十八)水池18-10往事、担心
三情人十九章 温暖
·三情人(十九)沉默19-1无聊、陪陪
·三情人(十九)压力19-2付出、土豆
·三情人(十九)余韵19-3擎天、梦幻
·三情人(十九)依赖19-4光明、胡闹
·三情人(十九)聆听19-5新奇、盼望
·三情人(十九)听从19-6了解、开心
·三情人(十九)饭团19-7同心、协力
·三情人(十九)童话19-8电影、金鹅
·三情人(十九)愈合19-9心情、选择
·三情人(十九)知道19-10如何、忘记
三情人二十章 温馨
·三情人(二十)走路20-1轮椅、等待
·三情人(二十)感觉20-2爱惜、简单
·三情人(二十)愿意20-3希望、帮忙
·三情人(二十)位置20-4深情、收拾
·三情人(二十)停留20-5休息、莲花
·三情人(二十)慢慢20-6关怀、心酸
·三情人(二十)下雨20-7温馨、甜美
·三情人(二十)公平20-8保留、难过
·三情人(二十)剧本20-9打开、都好
·三情人(二十)无忧20-10喜欢、同行
三情人二十一章 希望
·三情人(二一)空闺21-1抱歉、醉酒
·三情人(二一)无奈21-2逃离、故意
·三情人(二一)失足21-3迷途、出口
·三情人(二一)同组21-4喜欢、整理
·三情人(二一)请假21-5陪伴、信任
·三情人(二一)竞赛21-6加油、祝福
·三情人(二一)希望21-7重头、害羞
·三情人(二一)心情21-8讨论、喜悦
·三情人(二一)请客21-9来迟、晚餐
·三情人(二一)动人21-10小调、甜美
三情人二十二章 相惜
·三情人(二二)春寒22-1风衣、相惜
·三情人(二二)天天22-2美梦、失眠
·三情人(二二)等待22-3独立、友谊
·三情人(二二)活着22-4心情、明白
·三情人(二二)说话22-5懦弱、真情
·三情人(二二)梅雨22-6休息、等待
·三情人(二二)单纯22-7最初、头昏
·三情人(二二)干净22-8回忆、清楚
·三情人(二二)守候22-9心声、余波
·三情人(二二)问候22-10依偎、奇怪
三情人二十三章 隐藏
·三情人(二三)天使23-1功课、不懂
·三情人(二三)隐藏23-2把握、止息
·三情人(二三)禁忌23-3心声、同情
·三情人(二三)下雨23-4绝色、真诚
·三情人(二三)伤心23-5怀乡、忘记
·三情人(二三)照顾23-6心情、难过
·三情人(二三)发泄23-7悲哀、真假
·三情人(二三)封闭23-8理解、伤害
·三情人(二三)嫉妒23-9心情、平常
·三情人(二三)答案23-10预感、落漠
三情人二十四章 缘份
·余翡的生日花语
·三情人(二四)同情24-1后悔、细微
·三情人(二四)真心24-2努力、缘份
·三情人(二四)过节24-3幸福、吃饭
·三情人(二四)混沌24-4限制、离开
·三情人(二四)心疼24-5黑洞、错过
·三情人(二四)随缘24-6宵夜、秘密
·三情人(二四)等待24-7拖延、天使
·三情人(二四)蝴蝶24-8海景、同意
·三情人(二四)停留24-9浪花、民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舊社會裏頭都沒人敢做的勾當.萬惡共產黨如今全干下了(三)

萬惡舊社會裏頭都沒人敢做的勾當,共產黨如今全干下了 (三)
   
   舊社會裏頭都沒人敢做的勾當.萬惡共產黨如今全干下了(三)

   
   2011/01/06 10:21:15 瀏覽2|回應0|推薦0

   
   販奴真相:源於政府牟利衝動 陽光下的罪惡(3)
   
   收容站將殘障人送給曾令全培訓,然後外派務工,所得收入與收容站分成。此外,收容站在接到生意但人手不夠時,也會向曾要人。
   
   渠縣官辦“奴工基地”揭秘
   
   村民們說,這裏比曾令全的“培訓基地”要黑百倍,因為在曾令全的基地內,智障人員至少還能吃飽,但在太平寨,被強制奴役的流浪人員吃的是紅薯稀 飯,甚至是菜葉煮稀粥,食不果腹,難見腥葷。因為實在太饑餓了,“奴工”們出外勞作時常忍不住偷吃,甚至看到生肉,不管衛生與否塞到嘴裏就吞。
   
   首席記者/楊 江
   
   求助人員淪為奴工
   
   曾令全奴役智障人,觸犯眾怒,但他並不是最黑的,在渠縣有一個比曾令全及其“殘疾人自強隊”更黑的“奴工基地”,其管理手段、剝削模式與曾令全極其相似,且手段更為殘忍,性質更為惡劣--這個“奴工基地”是官方背景的。
   
   如同曾令全的勾當在三星村是一個公開的秘密,在渠縣水口鄉坪花村三組的太平寨,也有一個多年的公開秘密--建在此地的渠縣救助站太平寨救助基地簡直就是一個魔窟。
   
   渠縣救助站太平寨救助基地距離渠縣縣城約40多公里,山路崎嶇,相當偏僻,記者在這個基地看到,此處地勢險要,東、南、北三面是最高處達60多米 的懸崖,西面是一面3米高600多米長的石牆。它的前身是渠縣麻風病院,隨著麻風病人治愈或死亡,麻風病院逐漸廢棄,直至?年前被當時的渠縣收容遣送站租 用為收容教育基地。
   
   不過,這個被高牆、懸崖與外界阻隔的收容教育基地被村民們指責為從創辦第一天起就強迫被收容人員勞動,不給報酬。收容遣送制度在2003年因為孫 志剛事件被廢除後,收容遣送站變身為救助站,根據知情人士的透露,收容遣送制度廢除後,太平寨曾停用二?多天,但此後很快又重新開張。
   
   太平寨救助基地自成立以來,負責人就一直是渠縣救助站的護送股股長楊軍義,曾令全的弟弟曾國華向記者反映,曾令全與楊軍義之間有秘密的用工協議, 楊軍義曾經以每月1000元的價格“購買”了曾令全“收留”的三名智障人。曾國華還揭露,渠縣救助站站長劉定明以前跟曾令全的關係很好,“他經常把收容站 的人送到這邊來,後來他跟我哥要錢太多,最後鬧翻臉了。後來自己搞了一個收容站,自己做起了生意。”曾國華反覆說,在曾家的智障人很多是劉定明送來的,而 且是以私人名義送來,然後收錢。
   
   記者曾就此向渠縣救助站站長劉定明求證,他矢口否認。但當記者來到水口鄉,很多村民都表示,他們對上述情況早有耳聞,更為驚人的是,村民們表示, 他們親眼目睹了那些原本到救助站求助的流浪人員被送到太平寨救助基地,管理者牽著狼狗、帶著警棍暴力脅迫“被救助人員”勞動,遇有不從,抄起板凳扁擔就 打。
   
   太平寨救助基地佔地140多畝,寨內種有100多畝農田、果園,並在後面的麻風病房養豬牛羊等牲口,按照村民們的表述,被奴役的這些流浪人員除了 要負責寨內的勞作,還被強行派出去為周邊的農民收穀子、到建築工地做苦工,他們每天的工錢只有三五?元,但就這一點工資也全被太平寨救助基地的負責人拿 走。
   
   有知情人士披露,楊軍義甚至在太平寨附近的鄉鎮承包一個磚廠長達兩年,其間,楊軍義強迫?多名智障流浪人員在磚廠幹活,但工資分文不付。
   
   曾令全奴役智障人事發後,楊軍義突然消失在公眾視野,而太平寨救助基地的牌子也被摘走。知情人士透露,寨內的?多個智障人員已經被秘密轉移。
   
   目前的太平寨救助基地是大門緊鎖,狼狗守院。
   
   住地下室,食不果腹
   
   楊軍義假借“救助”名義奴役流浪人員尤其是智障人的巔峰是在2005年,按照知情人士的說法,其日常控制的求助人員多達六七?人,但凡到渠縣救助站求助的人都會被拉到太平寨基地,在暴力的脅迫下強制勞動。
   
   在這個煉獄一般的地方,被奴役的流浪人員生活慘淡,遠不及曾令全的培訓基地,太平寨救助基地有一棟兩層的樓房,分成9間客房,其中5個標間、4個 單間,基本都帶有獨立的衛生間,隔壁相連的平房中設有廚房和餐廳,可供50人進餐。在一間標間裏,記者看到貼有一份關於“太平寨桃花農莊”的簡介,這份標 注為2003年5月1日的簡介表明,這裏是一個遊客休閒、度假、避暑、觀光、娛樂的“最佳去處”,但這只是其光鮮的外表,記者發現無論是樓上還是樓下,甚 至院前都設有一些自動麻將桌,絲毫沒有救助基地的影子。
   
   基地的奧秘在地下,穿過餐廳有水泥樓梯通往地下,那裏陰暗的水泥地下室是奴工們的住所。奴工們住在潮濕陰冷的地下室,水泥墩上舖一層稻草就是一張床,楊軍義將民政局接受的社會捐贈的床褥拿來給奴工們蓋。
   
   村民們說,這裏比曾令全的“培訓基地”要黑百倍,因為在曾令全的基地內,智障人員至少還能吃飽,但在太平寨,被強制奴役的流浪人員吃的是紅薯稀 飯,甚至是菜葉煮稀粥,食不果腹,難見腥葷。因為實在太饑餓了,“奴工”們出外勞作時常忍不住偷吃,甚至看到生肉,不管衛生與否塞到嘴裏就吞。
   
   幾個月前,一名50多歲,編號“3號”的智障人在被弄到太平寨救助基地幾年後,偷吃生肉發病而亡。
   
   這一切的始作俑者被村民們公認為是楊軍義,2006年,楊軍義在太平寨辦農家樂,發生命案,後楊軍義將救助基地承包出去,根據記者調查,前後有近 10個老闆承包過太平寨。辦酒廠、豬場、果園,用工全為被囚禁在此的流浪求助人員,楊軍義與曾令全一樣將這些流浪人員當成了私人財產,承包價格很低,每年 只有2萬元,而這些錢全都進了楊軍義的腰包。
   
   渠縣塗溪鎮梅灣村黨支部書記何明與李明華是太平寨救助基地目前的承包者,李明華承認,所有的承包款都給了楊軍義,但楊並未出具任何票據。多年來, 楊軍義與承包商合作,持續將求助人員送至太平寨強制勞役,以李明華為例,其承包了其他農戶20多畝耕地,一直讓楊軍義控制的智障人耕種,記者採訪時,發現 了一名智障老人正在李明華的地裏勞作。
   
   這名智障老人自稱王福能,60多歲,已經在李明華這裏做了很久的勞工。根據周邊村民的介紹,太平寨內的奴工們“吃的是牲口飯、做的是牲口活”,三伏天,從上午干到下午一兩點才能吃飯,連草帽都沒有。晚上10點多才能收工。
   
   楊軍義還與曾令全一樣曾將智障人送往外地打工,2007年,此人曾安排一個名叫燕桂芬的人帶著數名智障人到新疆打工,但從此消息全無。
   
   曾令全的妹夫羅政2006年在湖南因為通過鞭打、電擊等暴力手段強迫智障人為黑磚廠打工被判刑8年,其當時交代,所有智障人的工資都被匯給曾令全,由曾令全與渠縣民政局領導分成。
   
   由於官方拒絕接受採訪,目前不知道羅政所說的“領導”是楊軍義還是劉定明。
   
   逃跑者被打死
   
   從曾令全的救助基地被解救出的智障人反映他們逃跑一旦被抓就會遭受毒打,而在太平寨救助基地,這樣的情況更為令人發指。太平寨救助基地的高牆上插 滿了玻璃碎片,但仍舊有不堪忍受暴力奴役的智力正常的求助人員奮力逃跑。2005年的一個深夜,村民王某和父親就救助了一名逃跑者,王某當時因為建房子, 將磚塊堆積在太平寨圍牆下,逃跑的奴工因此從高牆跳下,借助磚堆逃脫,他向王某討要了一隻手電,喝了一碗稀飯,拒絕了王某父親給他的錢,順著坡逃走了。
   
   並不是每一個逃跑者都有這樣的幸運,水口鄉坪花村三組的村民目睹了其中一名逃跑者被抓回來後,用繩子捆起弔著毆打,後墜入懸崖。崖下的村民報案, 救助基地又將屍體搬回去秘密埋葬,村民們義憤填膺,組織人員找到了埋屍地點。村民們至今提起當時的情形仍難抑憤怒,大罵不已。對於救助基地內這些慘無人道 的行為,村民們曾多次到縣、市集體上訪,但卻失望而歸。
   
   麻風病院的醫生雍朝彬還透露,一些被遺棄的嬰兒送到太平寨救助基地,因為得不到很好的照顧,“只有養死的,沒有養活的”。
   
   楊軍義以及太平寨救助基地內的這些黑幕,讓人難以置信,這居然發生在當今的中國。太平寨內的智障人目前已經被“及時轉移”,不過,從寨內剛翻耕的 農地、待餵養的牛羊,還有那個孤零零站在山坡上放牛的智障人,人們還是可以看出端倪。這名智障人的編號是“5號”,他被關在太平寨已有5年。
   
   “5號”是目前基地唯一剩下的智障人,他在救助基地的任務是養豬養牛,由於很多智障人不知道自己的姓名,基地的管理者平時就以編號呼喚他們,久而久之,“5號”就成了這名少年的名字。
   
   基地樓上的標間空著,但5年來,“5號”卻只能睡在地下室。他的房間房門是道鐵柵欄,上面掛著一張破布,屋內,一個水泥墩子就是床,墩子上擺著破得露出彈簧的床墊,床的周邊牆角是一圈小便槽,直接通向室外。
   
   不過這已經是整理過的,村民們說,平時床其實只是稻草舖就,“5號”平時吃飯的廚房在地下一樓的一間廚房,骯髒的大鍋里正在煮著一鍋帶葉蘿蔔。“5號”說這是給豬吃的,而他自己則指著旁邊一堆用來燒豬食的生蘿蔔說這就是他的食物。
   
   “對太平寨以及楊軍義的情況,我一概不知情。”渠縣救助站站長劉定明扔下這句話後再也不肯回應。
   
   謊言終究是要被揭穿的,2010年12月21日,渠縣連續發出兩次通告,經調查楊軍義在被指派為渠縣救助安置基地負責人期間,私下以個人名義與 “渠縣殘疾人自強隊”曾令全曾簽有智障人員用工協議。該縣事件責任調查組決定對楊軍義納入曾令全案一並偵查;當日下午,該縣公安局對楊軍義刑事拘留。同 時,渠縣救助站站長劉定明已被渠縣民政局宣佈停職,接受紀檢監察部門調查。
   
   由渠縣紀委監察局牽頭對曾令全一案涉及的部門監管、民政救助、殘疾人權益保護等方面展開全面深入的責任調查,對有違法違紀、失職瀆職行為的部門及相關責任人將嚴肅處理。
   
   發人深省的是,本應對流浪人員施行救助的救助站最終何以淪為“奴工基地”?
   
   (本文來源:新民週刊 作者:胡展奮 楊 江)
   ( 時事評論|社會 )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