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舊社會裏頭都沒人敢做的勾當.萬惡共產黨如今全干下了 (一)]
奇麗想像
·沒人選共匪殭屍狗官.快下台吧!
·百善孝為先.本來就該先謝父母!
·胡景濤不想當主席就辭職下台.還政於民.四年一任.自由選舉!
·說真話.做實事.共匪集體自殺以謝國人!
·共匪死光光最最好!!!
·每天都不能忘記共產黨賣國殺子民族血恨!
·大陸人請用選票終結共產黨非法血腥暴力恐怖統治!!!
·誓与中华共存亡.殺光共匪.誓復國魂!!!
·廢除一國兩制.實施自由民主全民政治全民公投!
·共產黨也只有向中國人道歉下台請罪!!!
·共狗沒人選憑啥當省長!道歉下台.讓湖北人直選省長
·民國三十六年抗戰勝利後就該直選省縣長直選總統!
·讓人民當家做主直選公僕!
·請大陸人也給自己的原創祖國國民黨一次機會吧!
·只有老毛賊燒一燒老毛像拿下來中國人才能真正解放!
·自由民主光復大陸!!!
·錢包要管好.官員也要選好!
·不抱共匪的女人.該抱誰的呢!!!
·中國如何十五
·程恩富請先自殺謝國.中國也不需要縮減人口到五
·中共不死中國不活.中共只剩如何道歉下台!!!
·中國人請加油!!!
·共狗回家吃自己吧!
·大陸人幹麻容忍馬列五星的長期蹂躪!
·中国人民的希望在哪里.在中國人民自己身上!
·共匪監守自盜哪來監察部!!!
·革命民權.永不放棄!
·共狗馬列不適合中國人!!!
·中國加油!!!
縱橫四海四一章再好一點
·陪你410再好一點
·包容411愛到深處
·明白412覆水難收
·面對413無可奈何
·元宵414火樹銀花
·不哭415今生承諾
·破碎416任性而為
·謎團417往事如煙
·崩潰419春分時節
论坛 时评
·為什麼中華民國在大陸會失敗呢!!!
·精英治ppp國!
·共匪是中華民族的敵人!
·Hugo無聊的共匪白癡!!!
·共產黨特務.斷子絕孫.地獄火湖.全家死光!
·毛殭屍就是外來馬列雜種更不好!!!
·哪裡開明!共匪人渣罪該萬死!
·頭殼壞去的大豬頭^(亦忱)^!!!!
·^^^(((北京)))^^^被沙塵暴給蓋起來吧!!!
·放棄中共鬼憲法.中國才有尊嚴!
·沒有選舉就不會進步^^^(((韓寒)))^^^!!!
·沒有選舉就不會進步^^^(((韓寒)))^^^
·沒有選舉就不會進步!
·共匪不可能放弃中国这块肥肉!!!
·毛泽东殭屍中的死殭屍一黨一胎大閹雞!
·只有共匪是敵人!!!
·共匪一定要下台死後重生!!!
·天滅共匪.中國解放.慰天祭祖.天下太平!!!
·淨化華人社會!!!
·中國人請加油請長進!!!
·共匪不下台中國不富又不強!!!
·中共下台中國解放.中國不過是特權沙漠!!!
·死共匪氣數已盡.拖不過民國一百年!
·共產黨下台.中國人解放!!!
·台灣人就是討厭共產黨!!!
·薄熙来只配道歉下台就算一件好事!
·共狗殭屍精英專政才是自殺行為!!!
·《毛泽东是鬼》馬列二奶雞姦雜種殭屍魔鬼!!!
·炸掉共產黨比較快!!!
·胡祈随想.周亚辉.向前进.死NONO!!!
·無恥的共狗殭屍憲法可以燒一燒了!!!
·韓正沒人選不配當市長!!!
·不要臉的死中共才仇視中國人!!!
·
金玉四二平安吉祥
·可憫420空谷幽蘭
·印章421永結同心
·調音422琴瑟和鳴
·求婚423最後歸宿
·打折424開始對話
·回頭425似曾相識
·隱藏426野溪溫泉
·陪你427魔镜梦游
·乱弹428保守我心
·傷痕429遙遠年代
關心四三花開富貴
·關心430花開富貴
·石兽431青玉灯笼
·大會432訓龍高手
·聯繫433實習生活
·心跳434無邊無際
·蘑菇435給愛麗絲
·牽手436鑚石天使
·玫瑰437誰來晚餐
·等待438事過境遷
·婉兒439情何以堪
论坛 时评
·親愛的大陸同胞要有自信直選總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舊社會裏頭都沒人敢做的勾當.萬惡共產黨如今全干下了 (一)

萬惡舊社會裏頭都沒人敢做的勾當,共產黨如今全干下了 (一)
   2011/01/06 10:34:40 瀏覽3|回應0|推薦1
   新民週刊販奴真相:源於政府牟利衝動 陽光下的罪惡(1)=舊社會裏頭都沒人敢做的勾當.萬惡共產黨如今全干下了 (一)
   
   共產黨才是 萬惡的五星俄雜馬列死殭屍!!!

   
   舊社會裏頭都沒人敢做的勾當.萬惡共產黨如今全干下了 (一)

   新民週刊封面稿:販奴真相。
   
   黃奴之殤
   
   自由的日子過久了,容易浮雲起來,一直浮到一天突然問自己:不好意思,現在這個社會是怎麼啦?
   
   事出四川渠縣“蓄奴”,正常人當然要怒發衝冠,聽說過黑奴、聽說過白奴、聽說過混血奴,但聽說過“黃奴”嗎?這不是一個新名詞的誕生,而是一記結結實實的拷問:現在這個社會是什麼社會?!
   
   因為恍惚中又要記得初中時的課本,人類社會五種形態,曰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社會主義社會,我們現在所處的正是人類迄今最高級的社會--社會主義社會(雖然還是初級的),怎麼忽然倒退到殷商“婦好墓中人”了呢。
   
   這個地方真是?分的奇怪,一會兒“坐三望二”,一會兒“湯姆小屋”,弄得你也智障了,又要欠揍地問:今夕到底何夕!
   
   消息稱四川渠縣官方救助站經營的“奴工基地”,從2000年成立的首日起,就在鐵棒皮鞭的高壓下強迫“被救助”的智障人員和其他流浪者從事驚人的 體力勞動,與豬狗同食同榻之餘還對外販奴,遠到新疆,近到渠縣各鄉鎮的制磚、農田、建築工地,被打死、餓死、凍死、病死者,大有人在,所得血汗利潤全部納 入承包人囊中。
   
   如果你氣壞了,我勸你息怒,因為有渠縣這樣的“蓄奴”地方,產生這樣的“殘疾人自強隊”難道令你意外嗎?
   
   值得圍觀的是,目前渠縣政府正在“自查”。讓蓄奴的有機會否認蓄奴。一如責令偷漢的自查床上用品,你能責怪我等“向來不憚以最壞的惡意揣測中國人” 嗎?
   
   在中國,換掉一茬蓄奴的地方官員為什麼如此困難?
   
   曾令全與他的智障人培訓基地
   
   三星村的村民們也時常會聽到基地內傳出的智障人被打的“呼天叫娘”聲。有村民說,“有時候半夜裏聽到隔壁在打癲子,聽得人都不敢睡覺。”
   
   是“慈善家”還是“鐵公雞”?
   
   逃跑就遭毒打、幹活如牛如馬、吃飯與狗同鍋、工錢三四年一分都領不到……12名智障“包身工”在新疆吐魯番地區托克遜縣庫米什鎮佳爾思綠色建材化 工廠遭受的非人待遇經媒體曝光後人神共憤,但消息傳到四川省渠縣渠江鎮三星村並未激起太大的波瀾,村民們基於這?多年來對同村的曾令全以及他後來創辦的所 謂“渠縣渠江鎮殘疾人自強隊”的了解,認為曾令全將12名智障人“賣”到新疆做“包身工”不足為奇。
   
   曾令全以及“渠縣渠江鎮殘疾人自強隊”多年來打著慈善旗號所干的迫害、剝削智障人的勾當在三星村乃至整個渠縣早已是一個公開的秘密。讓村民們覺得有些意外的是,這個早已被當地老百姓背地裏咒罵過千百回的曾令全,這次似乎真的要被繩之以法了。
   
   “會不會又被放出來哦?”三星村的很多村民並不敢公開接受記者的採訪,他們圍在已經被取締了的渠江鎮殘疾人自強隊的“培訓基地”門口看熱鬧,回避採訪,但是當暮色降臨,記者逐戶單獨採訪時,村民們紛紛怒罵曾令全“喪天良”。
   
   曾令全是一個怎樣的人?由於12名智障人在新疆黑工廠遭受非人待遇曝光,曾令全以涉嫌非法經營罪被渠縣警方刑拘,這之後,曾令全的父母、弟弟、弟 媳以及其他一些親戚聚集在培訓基地內,冒充群眾的身份不斷向記者們“感歎”曾令全的心地善良、“譴責”當地政府的“背信棄義”。在“群眾”身份被揭穿後, 曾令全的家人仍不斷抱怨:“曾令全是一個好人,明明做的善事,怎麼現在成了壞事?!”
   
   曾令全的妻子李素瓊在被刑拘前告訴記者,上世紀 90年代初,夫妻倆外出打工多年後決定回家創業,他們首先想到的是在村裏養豬。當上豬倌後,曾令全 經常到渠縣縣城農貿市場收攤販們丟掉的骨頭回來餵豬。1993年正月,曾令全在農貿市場看到一個30多歲的男子蓬頭垢面,便問對方願不願意跟他回去養豬, 對方回答“要得!”,曾令全便將他領回了家,這是曾令全領回來的第一個殘疾人,名叫李兵。3年後,曾令全又在農貿市場看到身材瘦小、滿臉污垢的流浪人員李 小平,這一年除了將李小平領回家,曾令全還帶回了時年23歲、大腦異常的朱國慶。
   
   李素瓊回憶,三個流浪漢被曾令全收養的故事當時在渠縣引起轟動,渠縣官員短短數月先後七次來考察。1996年11月15日,時任渠縣縣委書記張家 林在區委書記熊忠華及民政局局長劉福全的陪同下親赴曾家。張家林興奮不已,盛讚“我們國家官員想不到也做不到的事情,小曾做到了!”並在渠縣黨員大會上號 召向曾令全學習。自此,渠縣開始宣傳曾令全的事蹟。曾令全的村子位於幸福壩,因為“一個豬倌和三個乞丐”的故事,曾令全家當時被當地媒體稱為“幸福壩中的 ‘幸福院’”。曾令全因此還獲得了渠縣政府部門撥發的15000元“愛心款”用來壯大其事業。
   
   不過,李素瓊所說的這個曾令全收養智障流浪人員的善意動機,在三星村尤其一些與曾令全平素走動較多的村民看來純屬曾令全往自己臉上貼金。村民王華 (化名)說,他與曾令全平時關係甚好,“他一開始就動了歪腦筋,把癲子(當地人對智障人的稱呼)帶回來幫自己養豬,不要付工錢,只要管飯即可。”王華說, 曾令全的腦子很靈活,“典型的小聰明。他能說會道,明明是利用癲子,卻被他說成做善事。”
   
   讓村民們更為不滿的是,三星村籌資修路,每戶每人要掏80元,但曾令全非但一分不肯掏,還向現任村幹部追要1000元的吃喝費,說是前任村幹部在 他家吃飯欠下的。村幹部讓曾令全拿出憑證,曾令全拿不出,但就是對村幹部糾纏不清,無奈之下,村委會非但沒能從曾令全那裏拿到一分錢的修路費,反倒倒貼了 幾百元給曾令全。
   
   “那時候曾令全已經靠剝削癲子發家致富了,修路費其實一共只有2萬多元,在其他村,富了的老闆壓根就不用老百姓掏這個錢。”有村民抱怨。“你說,這樣一個公認的鐵公雞會像他自己說的那樣倒貼錢來做善事?!”王華覺得很滑稽。
   
   曾令全一直謀劃讓自己的殘疾人自強隊取得合法身份,2006年,他給渠縣政府遞交了成立“殘疾人自強隊”的申請,曾令全表示從2003年到2006年初以來,他先後收養了137名殘疾人,自貼資金20多萬元。
   
   “簡直就是扯淡,曾令全利用癲子賺了多少錢?!三星村沒人不知道。”王華很憤慨。
   
   “勞務輸出”
   
   現年46歲的曾令全從1993年至今到底“收養”了多少智障人,目前又有多少智障人被他以所謂“勞務輸出”的形式賣到外地做“包身工”,這些“包 身工”又分佈在哪些地區,由於官方的調查仍在進行,目前這些還是一個謎。知情村民王華透露,曾令全最初只是在渠縣範圍內尋找智障人員,他常騎著一輛刷有 “自強”和“救助”字樣的摩托車去各村搜尋,找到後就以打工為名或騙或強行拉到培教基地,後來,拉人到了瘋狂的程度,擴展至周邊縣市,“只要穿著破爛就可 能被他強行拉上車帶回家”。
   
   王華介紹:“他發展了一個拉人的網絡,只要幫他拉來一名流浪漢,就會得到最少100元的好處費,好處費的多少取決於癲子的身體狀況與運送癲子的路 途遠近。”不過,女的流浪人員以及明顯沒有勞動能力的流浪人員曾令全並不收養,“這就足以說明他動機不純,壓根就不是為了做慈善”。
   
   在三星村周邊做煤炭生意的曾建國被村民們斥為替曾令全找“癲子”的“拉人隊長”,村民們說,他每幫曾令全拉來一個“癲子”就會得到幾百元。對此曾 建國大喊冤枉,他說曾令全曾經找他,表明收“癲子”是得到渠縣政府同意的,但是規模要做大,包括衛生員、培訓隊長都要有,希望曾建國支持他。曾建國的老婆 後來發現曾建國的照片被曾令全貼在培訓基地牆上,委派的職務是隊長,“我們就問他做隊長要負什麼責任,拿多少工資。曾令全說這完全是做好事,連他自己都是 倒貼錢,因此沒有工資”。曾建國因此要求將自己的名字和照片除去,“沒錢,我做什麼隊長?”他強調沒有幫曾令全拉過人,只是有兩次看到街上有流浪漢,打電 話讓曾令全來拉人,但他的話還沒說完就受到了老婆的責備:是一個!哪來兩個?!
   
   “收養”的智障人多了,曾令全開始謀劃搞一個基地,2007年,由於三星村的小學廢棄,曾令全花費4.5萬元將校舍購買下來,又花了幾萬元整改、裝修,建成了一個培訓基地,對外,曾令全把這個基地稱作“乞丐收容所”或者“渠縣殘疾人自強隊培訓基地”。
   
   但這個所謂的乞丐收容所卻被三星村的村民們私下裏稱為“監獄”、被關在裏面的智障人被村民們形容為“犯人”。
   
   曾令全的家人說,智障人到了“培訓基地”就結束了流浪,他們首先被安排理髮、洗澡、看病;吃得也很好,早餐是包子、饅頭,午餐還有肉,晚餐有時是麵條、有時候是米飯;衣著不再破破爛爛,而是統一發放了迷彩服、鞋子。
   
   曾令全將村小學改建為2層的培訓基地,一樓是辦公室、衛生室、食堂、活動室,二樓是智障人的臥室。圍牆隔壁就是曾令全的小洋樓,雖算不上豪華,但在三星村也是首屈一指了,村民們說,以前他們並不能隨便跨過圍牆、鐵門進入培訓基地。
   
   王華進去過多次,他說,辦公室擺著麻將桌,更像曾令全的活動室,衛生室形同虛設,曾令全的父親是一名退休教師,曾做過赤腳醫生,“癲子生病都是靠 這個赤腳醫生配藥。”至於伙食,王華說,“不能說差,甚至比村裏一些老人吃得好,不過也不是曾家說的那樣頓頓有肉,一般癲子們做苦活時,菜裏會有一些油 水。曾令全一家平時也並不與癲子們吃同一鍋飯。”
   
   在二樓臥室內,智障人平時就寢的?幾張床舖顯然在曾令全被刑拘後,已經被曾家人煞費苦心地重新佈置過。曾家人換上的是統一的綠色被褥、墊被,這些 被褥很單薄,不到2厘米厚,在濕冷的山區,村民們的秋被都比這些被子厚。細聞,這些被褥壓根就沒有人睡過的氣息,知情人士指著屋角的一堆被褥說,那才是 “癲子”們平時睡的。翻開屋角堆積的被褥,一股刺鼻的霉味撲鼻而來,一樣的單薄,不一樣的卻是被褥、棉胎已經黑得發亮。
   
   村民們說,他們之所以將“乞丐收留所”稱為監獄,是因為智障人一旦進入這裏就沒有了自由。“說是培訓,其實就是給癲子上規矩,講道理是沒有用的,不聽話就打!”
   
   曾令全曾宣稱他摸索了一套對殘障尤其是智障人的科學管理培訓體系,包括思想教育、軍訓、跑步、幹活等。但曾妹夫羅政的父親羅天漢卻揭露,所謂的體系核心只有一條: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