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舊社會裏頭都沒人敢做的勾當.萬惡共產黨如今全干下了 (一)]
奇麗想像
论坛 时评
·共狗殭屍.才有接班問題.快下台啦.政於民中國解放!
·腐败博物馆.人民大會堂.就有一個腐敗殭屍!
·活捉陳雲林!!!自由民主重回神州大陸!!!
·狗屎共馬列殭屍流氓快點道歉下台啦!!!
·不用拜.可悲.好笑.史達林的二奶毛妓!
·毛殭屍.人民大災星!
·中華民國憲法才是中國人的憲法!!!
·任何人有任何主張都是自由人權!
·中共有個p機可乘!
·西方走狗共產黨去死光光
·共產黨自殺死光光當烈士吧!!!
·共狗殭屍.全該死刑.道歉下台.自由民主.全國解放!!!
·爬上天安門燒掉毛狗頭插起自由民主公義旗!
·民主加油!!!
·讓我們大家高喊.中共去死吧.中國人解放吧!!!
·中共不好.中共很爛.中共若還有點天良就馬上下台
·殺光俄雜殭屍死中共給中國人自己看吧!!!
·人民須要恢復人民的自由!!!(2张图)
·人民須要恢復人民的自由!
·中國共產黨一黨一胎無恥專政就是中國的問題!!!
·無恥的官僚思考!去殺共狗殭屍幕後黑道!
·中國人零八憲章:馬克思和恩格斯共產黨宣言!
·殺光馬列狗屎外國賊吧!共狗殭屍去死光光!
·共產黨自己煙鬼最最多!!!
·中國「裸官」現象 反映中美社會制度優劣
·敬答眼力不济先生!
·
·东方狗党你算个p!
·
·
·殺光共狗法西斯!!!
·中國人有權發表零八憲章!!!
·人民想要什麼.問一問自己.想一想別人
·共產黨就是大笑話!!!
·中國共產黨就是中國的鬧劇!加油吧.廢除共產黨不平等專政!
·中國共產黨就是中國的鬧劇!
·中華民國加油!!!五星俄雜殭屍共產黨去死光光!!!
·中國共產黨一黨p政就是中國的鬧劇
·中國共產黨就是中國的鬧劇
·中國共產黨就是中國的鬧劇
·中国共产党就是中国的闹剧!!!
·共產黨只配懲罰共產黨自己.自殺死光光了事!!!
·西方馬列奴才的走狗殭屍死毛共!
·狗ppp不通毛澤
·十萬文章一句話.就要共狗給說法.自由民主廢專政.自由選舉人民權!
·^(郭知熠)^叫狗屎共去超幸福當烈士死光光最最幸福!!!
·名花傾國.青衫葛衣!!!
·周恩來.有啊有啊史達林二奶.馬列娼妓!!!
·總統加油!!!
·中國共產黨不平等專政就是中國唯一危機與唯一問題!
·反共独!!!共產黨886.中國人民超幸福!!!
·中國人100%不自由.連拜祖先的自由都沒有!
·台灣.是和平締造者 !!!
縱橫四海三四章心心念念
·領悟340斷了音訊
·天平341生生不息
·距離342平安之夜
·緣份343形影不離
·承受344選擇遺忘
·舞會345靈異世界
·鬼魂346永不放棄
·午夜347鐘聲響起
·回魂348死亡之後
·暗靈349亡魂之路
论坛 时评
·聚散有時!!!
·統你個PPP神!!!
·植樹節(國父逝世紀念日)
·五星紅旗是中國人的恥辱!!!
·個人的力量或許微小但是也不能縱容共產黨公開為惡!
·不要臉的共產黨就是會造謠做假!!!
·共產黨就是卖国贼!!!
·共產黨這樣沒人選的濫政府早就該下臺!!!
縱橫四海三五章起初的你
·過去350新年希望
·同埋351舊景餘夢
·尋聲352萬代芳縱
·一半353如日
·永遠354起初的你
·銀光355閉月之心
·真實356無盡旅程
·心扉357彩虹盡頭
·翡翠358城堡公主
·禁止359花樣年華
论坛 时评
·請多寫文少來廢話連篇!!!
·殭屍之氣!!!
·烏克蘭可選總統.大陸為何不行!?
·中國人請加油!廢除共產黨無恥專政!
·中國人不要推卸責任!!!
·共產黨就是死愛錢.死貪權.死不要臉!!!
·中國人應該好好反省一下!
·
·笑死人的
·
·中國人活過來吧!!!
·聲援林肯先生!!!
縱橫四海三六章一往情深
·回報360活出感覺
·退讓361一往情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舊社會裏頭都沒人敢做的勾當.萬惡共產黨如今全干下了 (一)

萬惡舊社會裏頭都沒人敢做的勾當,共產黨如今全干下了 (一)
   2011/01/06 10:34:40 瀏覽3|回應0|推薦1
   新民週刊販奴真相:源於政府牟利衝動 陽光下的罪惡(1)=舊社會裏頭都沒人敢做的勾當.萬惡共產黨如今全干下了 (一)
   
   共產黨才是 萬惡的五星俄雜馬列死殭屍!!!

   
   舊社會裏頭都沒人敢做的勾當.萬惡共產黨如今全干下了 (一)

   新民週刊封面稿:販奴真相。
   
   黃奴之殤
   
   自由的日子過久了,容易浮雲起來,一直浮到一天突然問自己:不好意思,現在這個社會是怎麼啦?
   
   事出四川渠縣“蓄奴”,正常人當然要怒發衝冠,聽說過黑奴、聽說過白奴、聽說過混血奴,但聽說過“黃奴”嗎?這不是一個新名詞的誕生,而是一記結結實實的拷問:現在這個社會是什麼社會?!
   
   因為恍惚中又要記得初中時的課本,人類社會五種形態,曰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社會主義社會,我們現在所處的正是人類迄今最高級的社會--社會主義社會(雖然還是初級的),怎麼忽然倒退到殷商“婦好墓中人”了呢。
   
   這個地方真是?分的奇怪,一會兒“坐三望二”,一會兒“湯姆小屋”,弄得你也智障了,又要欠揍地問:今夕到底何夕!
   
   消息稱四川渠縣官方救助站經營的“奴工基地”,從2000年成立的首日起,就在鐵棒皮鞭的高壓下強迫“被救助”的智障人員和其他流浪者從事驚人的 體力勞動,與豬狗同食同榻之餘還對外販奴,遠到新疆,近到渠縣各鄉鎮的制磚、農田、建築工地,被打死、餓死、凍死、病死者,大有人在,所得血汗利潤全部納 入承包人囊中。
   
   如果你氣壞了,我勸你息怒,因為有渠縣這樣的“蓄奴”地方,產生這樣的“殘疾人自強隊”難道令你意外嗎?
   
   值得圍觀的是,目前渠縣政府正在“自查”。讓蓄奴的有機會否認蓄奴。一如責令偷漢的自查床上用品,你能責怪我等“向來不憚以最壞的惡意揣測中國人” 嗎?
   
   在中國,換掉一茬蓄奴的地方官員為什麼如此困難?
   
   曾令全與他的智障人培訓基地
   
   三星村的村民們也時常會聽到基地內傳出的智障人被打的“呼天叫娘”聲。有村民說,“有時候半夜裏聽到隔壁在打癲子,聽得人都不敢睡覺。”
   
   是“慈善家”還是“鐵公雞”?
   
   逃跑就遭毒打、幹活如牛如馬、吃飯與狗同鍋、工錢三四年一分都領不到……12名智障“包身工”在新疆吐魯番地區托克遜縣庫米什鎮佳爾思綠色建材化 工廠遭受的非人待遇經媒體曝光後人神共憤,但消息傳到四川省渠縣渠江鎮三星村並未激起太大的波瀾,村民們基於這?多年來對同村的曾令全以及他後來創辦的所 謂“渠縣渠江鎮殘疾人自強隊”的了解,認為曾令全將12名智障人“賣”到新疆做“包身工”不足為奇。
   
   曾令全以及“渠縣渠江鎮殘疾人自強隊”多年來打著慈善旗號所干的迫害、剝削智障人的勾當在三星村乃至整個渠縣早已是一個公開的秘密。讓村民們覺得有些意外的是,這個早已被當地老百姓背地裏咒罵過千百回的曾令全,這次似乎真的要被繩之以法了。
   
   “會不會又被放出來哦?”三星村的很多村民並不敢公開接受記者的採訪,他們圍在已經被取締了的渠江鎮殘疾人自強隊的“培訓基地”門口看熱鬧,回避採訪,但是當暮色降臨,記者逐戶單獨採訪時,村民們紛紛怒罵曾令全“喪天良”。
   
   曾令全是一個怎樣的人?由於12名智障人在新疆黑工廠遭受非人待遇曝光,曾令全以涉嫌非法經營罪被渠縣警方刑拘,這之後,曾令全的父母、弟弟、弟 媳以及其他一些親戚聚集在培訓基地內,冒充群眾的身份不斷向記者們“感歎”曾令全的心地善良、“譴責”當地政府的“背信棄義”。在“群眾”身份被揭穿後, 曾令全的家人仍不斷抱怨:“曾令全是一個好人,明明做的善事,怎麼現在成了壞事?!”
   
   曾令全的妻子李素瓊在被刑拘前告訴記者,上世紀 90年代初,夫妻倆外出打工多年後決定回家創業,他們首先想到的是在村裏養豬。當上豬倌後,曾令全 經常到渠縣縣城農貿市場收攤販們丟掉的骨頭回來餵豬。1993年正月,曾令全在農貿市場看到一個30多歲的男子蓬頭垢面,便問對方願不願意跟他回去養豬, 對方回答“要得!”,曾令全便將他領回了家,這是曾令全領回來的第一個殘疾人,名叫李兵。3年後,曾令全又在農貿市場看到身材瘦小、滿臉污垢的流浪人員李 小平,這一年除了將李小平領回家,曾令全還帶回了時年23歲、大腦異常的朱國慶。
   
   李素瓊回憶,三個流浪漢被曾令全收養的故事當時在渠縣引起轟動,渠縣官員短短數月先後七次來考察。1996年11月15日,時任渠縣縣委書記張家 林在區委書記熊忠華及民政局局長劉福全的陪同下親赴曾家。張家林興奮不已,盛讚“我們國家官員想不到也做不到的事情,小曾做到了!”並在渠縣黨員大會上號 召向曾令全學習。自此,渠縣開始宣傳曾令全的事蹟。曾令全的村子位於幸福壩,因為“一個豬倌和三個乞丐”的故事,曾令全家當時被當地媒體稱為“幸福壩中的 ‘幸福院’”。曾令全因此還獲得了渠縣政府部門撥發的15000元“愛心款”用來壯大其事業。
   
   不過,李素瓊所說的這個曾令全收養智障流浪人員的善意動機,在三星村尤其一些與曾令全平素走動較多的村民看來純屬曾令全往自己臉上貼金。村民王華 (化名)說,他與曾令全平時關係甚好,“他一開始就動了歪腦筋,把癲子(當地人對智障人的稱呼)帶回來幫自己養豬,不要付工錢,只要管飯即可。”王華說, 曾令全的腦子很靈活,“典型的小聰明。他能說會道,明明是利用癲子,卻被他說成做善事。”
   
   讓村民們更為不滿的是,三星村籌資修路,每戶每人要掏80元,但曾令全非但一分不肯掏,還向現任村幹部追要1000元的吃喝費,說是前任村幹部在 他家吃飯欠下的。村幹部讓曾令全拿出憑證,曾令全拿不出,但就是對村幹部糾纏不清,無奈之下,村委會非但沒能從曾令全那裏拿到一分錢的修路費,反倒倒貼了 幾百元給曾令全。
   
   “那時候曾令全已經靠剝削癲子發家致富了,修路費其實一共只有2萬多元,在其他村,富了的老闆壓根就不用老百姓掏這個錢。”有村民抱怨。“你說,這樣一個公認的鐵公雞會像他自己說的那樣倒貼錢來做善事?!”王華覺得很滑稽。
   
   曾令全一直謀劃讓自己的殘疾人自強隊取得合法身份,2006年,他給渠縣政府遞交了成立“殘疾人自強隊”的申請,曾令全表示從2003年到2006年初以來,他先後收養了137名殘疾人,自貼資金20多萬元。
   
   “簡直就是扯淡,曾令全利用癲子賺了多少錢?!三星村沒人不知道。”王華很憤慨。
   
   “勞務輸出”
   
   現年46歲的曾令全從1993年至今到底“收養”了多少智障人,目前又有多少智障人被他以所謂“勞務輸出”的形式賣到外地做“包身工”,這些“包 身工”又分佈在哪些地區,由於官方的調查仍在進行,目前這些還是一個謎。知情村民王華透露,曾令全最初只是在渠縣範圍內尋找智障人員,他常騎著一輛刷有 “自強”和“救助”字樣的摩托車去各村搜尋,找到後就以打工為名或騙或強行拉到培教基地,後來,拉人到了瘋狂的程度,擴展至周邊縣市,“只要穿著破爛就可 能被他強行拉上車帶回家”。
   
   王華介紹:“他發展了一個拉人的網絡,只要幫他拉來一名流浪漢,就會得到最少100元的好處費,好處費的多少取決於癲子的身體狀況與運送癲子的路 途遠近。”不過,女的流浪人員以及明顯沒有勞動能力的流浪人員曾令全並不收養,“這就足以說明他動機不純,壓根就不是為了做慈善”。
   
   在三星村周邊做煤炭生意的曾建國被村民們斥為替曾令全找“癲子”的“拉人隊長”,村民們說,他每幫曾令全拉來一個“癲子”就會得到幾百元。對此曾 建國大喊冤枉,他說曾令全曾經找他,表明收“癲子”是得到渠縣政府同意的,但是規模要做大,包括衛生員、培訓隊長都要有,希望曾建國支持他。曾建國的老婆 後來發現曾建國的照片被曾令全貼在培訓基地牆上,委派的職務是隊長,“我們就問他做隊長要負什麼責任,拿多少工資。曾令全說這完全是做好事,連他自己都是 倒貼錢,因此沒有工資”。曾建國因此要求將自己的名字和照片除去,“沒錢,我做什麼隊長?”他強調沒有幫曾令全拉過人,只是有兩次看到街上有流浪漢,打電 話讓曾令全來拉人,但他的話還沒說完就受到了老婆的責備:是一個!哪來兩個?!
   
   “收養”的智障人多了,曾令全開始謀劃搞一個基地,2007年,由於三星村的小學廢棄,曾令全花費4.5萬元將校舍購買下來,又花了幾萬元整改、裝修,建成了一個培訓基地,對外,曾令全把這個基地稱作“乞丐收容所”或者“渠縣殘疾人自強隊培訓基地”。
   
   但這個所謂的乞丐收容所卻被三星村的村民們私下裏稱為“監獄”、被關在裏面的智障人被村民們形容為“犯人”。
   
   曾令全的家人說,智障人到了“培訓基地”就結束了流浪,他們首先被安排理髮、洗澡、看病;吃得也很好,早餐是包子、饅頭,午餐還有肉,晚餐有時是麵條、有時候是米飯;衣著不再破破爛爛,而是統一發放了迷彩服、鞋子。
   
   曾令全將村小學改建為2層的培訓基地,一樓是辦公室、衛生室、食堂、活動室,二樓是智障人的臥室。圍牆隔壁就是曾令全的小洋樓,雖算不上豪華,但在三星村也是首屈一指了,村民們說,以前他們並不能隨便跨過圍牆、鐵門進入培訓基地。
   
   王華進去過多次,他說,辦公室擺著麻將桌,更像曾令全的活動室,衛生室形同虛設,曾令全的父親是一名退休教師,曾做過赤腳醫生,“癲子生病都是靠 這個赤腳醫生配藥。”至於伙食,王華說,“不能說差,甚至比村裏一些老人吃得好,不過也不是曾家說的那樣頓頓有肉,一般癲子們做苦活時,菜裏會有一些油 水。曾令全一家平時也並不與癲子們吃同一鍋飯。”
   
   在二樓臥室內,智障人平時就寢的?幾張床舖顯然在曾令全被刑拘後,已經被曾家人煞費苦心地重新佈置過。曾家人換上的是統一的綠色被褥、墊被,這些 被褥很單薄,不到2厘米厚,在濕冷的山區,村民們的秋被都比這些被子厚。細聞,這些被褥壓根就沒有人睡過的氣息,知情人士指著屋角的一堆被褥說,那才是 “癲子”們平時睡的。翻開屋角堆積的被褥,一股刺鼻的霉味撲鼻而來,一樣的單薄,不一樣的卻是被褥、棉胎已經黑得發亮。
   
   村民們說,他們之所以將“乞丐收留所”稱為監獄,是因為智障人一旦進入這裏就沒有了自由。“說是培訓,其實就是給癲子上規矩,講道理是沒有用的,不聽話就打!”
   
   曾令全曾宣稱他摸索了一套對殘障尤其是智障人的科學管理培訓體系,包括思想教育、軍訓、跑步、幹活等。但曾妹夫羅政的父親羅天漢卻揭露,所謂的體系核心只有一條: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