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文集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人命天公犯愁,忍难收。
    上访无门却被、车碾休.

   
    社会黑,黑社会,无处投。
    官腔日日雷人,掩泪眸。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网文:上访村长被碾死疑为精心策划 网友吁独立调查
    12月25日,浙江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53岁的前任村长钱云会惨死在了本村村口的公路边。惨不忍睹的场景刺痛了人们的神经,而点燃愤怒的是钱云会之死背后的原因。
    虽然官方两次发布消息称钱云会是死于交通事故,但人们的怀疑都指向,钱云会是因为上访反映“强占农用地”而被害。
    昨天下午4时30分,乐清市政府就浙江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钱云会之死一事召开了半个小时新闻发布会,会上,乐清官方向媒体披露了事故细节。但官方的解释再次遭遇了网友的炮轰和质疑。专家和部分网友呼吁对此事进行独立调查。
    ■事件回放“上访村长”村口离奇死亡
    钱云会死得很离奇。12月25日,乐清市最低气温接近零度。上午9时25分,天空下起了小雨,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53岁的前任村长钱云会出门之后,被发现死在了本村村口的公路边。
    他横躺在路中间,被一辆巨大的工程车压在左前轮下,脸向下贴着马路,双手手肘弯曲,一手往前伸,像是在呼喊,粗重车轮嵌在颈部,头颅差不多已经脱离了身体,现场惨不忍睹。而此时肇事司机已不见踪影。
    乐清市官方认定此事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12月26日,当地新闻门户网站上刊发了官方消息:“12月25日上午9时许,乐清市蒲岐镇发生一起交通事故,导致1人死亡。”
    疑点重重
    “交通肇事”系精心策划?
    在网络全民关注之下,越来越多的细节被披露。钱云会的大女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事发当天父亲是被蒲岐镇一副镇长的电话叫走。
    寨桥村村民说,钱云会当时在路边站着,几个保安将他按倒在地,旁边一个人挥了挥手,对面一辆工程车就开了过来,从他身上碾压了过去。村民说,有个叫钱成伟的村民目睹了这一幕,但现在人已经被抓了。据了解,被抓的还有钱云会的女儿和女婿,钱云会的大女儿在接受完采访后亦被拘留。
    而根据现场照片,网友们分析也得出钱云会并非死于交通事故。一位网友分析,“现场尸体横卧翘臀曲腿。如被车撞倒尸体方向应与车保持统一,故排除一般交通事故的可能。”还有网友分析,“如果是交通事故,肇事重型卡车即使第一时间察觉撞人而刹车,由于其巨大惯性,前轮必然越过被撞者。而图上刚好将死者碾于轮下,显系低速下精心制造的碾轧效果”。
    一位自称从事20多年运输业的网友分析,从现场图片看,驾驶员没有采取任何刹车措施,前轮下的擦痕是因轮胎被尸体卡住,推碾造成;事发时车辆车速不会超过30公里/小时,速度高了,尸体就会被碾压过去;车辆前保险杠以及发动机油底护梁完好无损,甚至连泥灰都未曾刮碰到,因此事发时钱村长非站立状态。
    对此,在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乐清市交警大队发言人称,工程车左侧档板有撞击痕迹,车祸时如何撞击,死者为何有此死状,是无逻辑可寻的。
    视频监控被拆除
    钱云会惨死的那天早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原本安装在路口的摄像头能够记录下一切。但有网友指出,就在钱云会被轧死的头一天,该路段的视频监控被拆除。
    在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移动乐清分公司的代表表示,现场的监控设备于21日开始安装,24日开始调试设备,由于视频监控系统识别码未分配,事发当天的监控设备只能浏览但无法存储数据。村民们还透露,村里只有一个村民在现场目击了整个过程,但那人现在还被警方控制着。昨天下午,乐清警方表示,他们在现场抓的那人是名吸毒人员。
    不断上访激怒镇政府?
    相信钱云会被谋杀的村民认为,一方面,是钱云会不断地上访,激怒了出卖村里土地并截留补偿款的镇政府;另一方面,村委会选举在即,除了钱云会,村民们不会投其他任何候选人的票,这样的结果,也是蒲岐镇政府不愿意看到的。
    在钱云会倒下的路口,正好有一个监控摄像头对着事发地。但这个摄像头却失效了,村民们认为是提前被人做了手脚。
    网上“乐清寨桥千古奇冤”的帖子甚至点名道姓地指出,是蒲岐镇副镇长谢祥忠指使一帮人将钱云会压死在工程车下。
    专家网友呼吁独立调查
    在官方未能给出令人信服的说法之前,网友的愤怒和质疑不能停止。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杨伟东教授认为,在此案中,在民怨当前,乐清市相关部门在真相还没明确之时,不应该仓促向媒体以及公众发布“此案为意外交通事故”的消息。
    在各执一词之时,有网友理性呼吁对此事进行独立调查,“建议公安部以专案组接管此案,同时由全国人大组织包括律师记者在内的独立调查团,并开放媒体报道,以显示国家之公正无所偏私”。
    杨伟东教授认为,“在这类重大公共事件中,应该最大限度规避利益相关部门,毕竟自己调查自己很难消除民愤。”他表示,在此案中,如果说是像村民、网友等所怀疑的那样,整个事件涉及到相关政府部门,就应该回避此事件中的利益相关部门,组成独立调查小组。
    他分析说,此案因为影响比较重大,如果构成刑事案件的话,应由其上级政府部门牵头,公安部门、国土部门等成立调查小组。
    杨伟东教授指出,目前,我国的相关法律中,没有明文规定此类重大公共事件是否应成立专门机构进行独立调查。“但在现实操作中,我们有避开利益相关者进行调查这类重大事件的举措,比如由当地部门的上级部门调查此事,或者与当地部门同级的异地部门调查此事。”
(2011/01/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