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別人反駁不了,張裕自我打倒]
张三一言
·李旺陽死了,李卓人“活”了
·袪除个人宽恕神宽恕外衣
·李劼:反强奸不反强奸犯的理论
·甚么是群众运动 群众运动的与对错
·平反不同翻案
·先民主还是先法治的争论
·王希哲:一个行将消失的极左影像
·一港人说:香港先有民主后有法治
·请王希哲准备为极左毛派担幡买水
·极左派看到的中国政治
·发现民主原子
·人有没有民主基因?
·胡天下薄天下即是毛左天下
·为造反正名
·是欲坐天下的野心家困扰中国几千年
·为暴力革命辩护+民主可伴隨暴力
·缺失民主文化的民主
·善恶莫言【不认同强盗是好小偷】
·中国民主,毛左无份
·薄胡两魔相争能出民主吗(加一篇)
·薄胡两魔相争能出民主吗(加一篇)
·谈毛左势力+从公民运动说到无罪推定
·魔鬼的话:不介意失去这一小撮人
·岂有此理的民主发展阶段说
·思想星点录+打天下坐天下定性研析
·思想星点录+打天下坐天下定性研析
·协商民主之我见
·论民主不打天下不坐天下
·中華民國是革命得民主還是改良得民主?
·“言論自由”糾偏
·談談“民主不是萬能”
·兩魔相鬥不出民主
·“集體無意識”睇真滴
·為何進入繁榮反而促進革命?
·“民主來了!”
·從猴王爭奪戰說到認知元民主
·“有缺失民主”選出希特勒──“民主選出希特勒”辨誣之1
·充足的民主不會選出希特勒──“民主選出希特勒”辨誣之 2
·你們的狐瘟中央和我們的毛薄領袖
·淺談平等與等級
·中國的突變、巨變和突破
·民主與人的素
·為甚麼民主派不能與共產黨共存?
·評黨官學宋圭武民不得放屁的“民主”
·基督教與民主
·笑談人與神佛仙妖鬼怪
·中华民国到了要救亡的时候──悲啊,中华岛国!
·人民没有权利要民主+他有制,我有制
·盼明君強國還是求民福民權?
·暴力革命必然建立暴政?
·托克维尔的“估错”与“判对”
·右派上臺一定比共產黨更壞?
·聽聽我講共產黨員最壞的道理
·中國“可控轉型”?
·共產黨可以改造嗎?
·不发强国梦
·只做个人幸福梦
·作惡殘民:共產黨中國夢
·
·
·
·腐長在貪永固,習魁自欺賦新詞
·請中國人走彎路走死路
·黨內民主,高山滾鼓
·王希哲的天賦反人類權利
·权力私有:极残暴的实践,极荒谬的理论
·賣國賊高唱愛國歌,愛國者被罵作賣國賊
·真“無產階級專政”時不見右派敢暴力反抗!
·民主也会反民主?
·香港民主或有希望
·一無是處的共黨說:吾黨有一是
·對敵人,一個也不寬恕!
·反正義報復的暴易暴論
·有一種正義是報復正義
·讀網隨感錄五篇
·習近平因沒有自信而禁七講
·不能以魔鬼置換維護正義的法官(+4篇)
·六四之後,唯通革命
·香港獨立和中華邦聯(+四篇)
·習近平會不會實行政改?(+3篇)
·只有獨裁才能民主
·對共產黨來說,這是一個極嚴重的警告。
·簡論論主權力和次權力制衡(四篇短文)
·陸台港三地政治演變時間表和路綫圖
·誰給民眾自由?
·從消極・積極自由說到知識
·從食狗肉說開去
·事實是:護憲政就得反憲法
·說說『日本滅亡中國』
·習共詞典中的“群眾”
·且看習近平整四風的把戲
·【政治ABC】民主管權不管錢
·謊言的道德、立場
·謊言的道德、立場
·平等新議:上位平等 知識下傳
·共反共和非共反共
·習近平半年秀出甚麼理論思想?
·習近平思想理論是甚麼貨色?
·認識兩條鬥爭路綫+批評階級民主
·沒有民主何來公民?
·習近平是第二蔣經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別人反駁不了,張裕自我打倒

   別人反駁不了,張裕自我打倒
   
   
   張三一言
   

   
     張裕寄來短E-mail:『張三先生:有人轉來以下這篇文章說是針對您批判我的駁文的,但不知您為何先不發到我這裡來,否則我告訴您批判對象搞錯了,也省得您因此被人奚落了。您如果真有興趣批判我的文字,建議您還是先看清楚作者。其實,我的相關駁文很少,不過對您至今一直熱心的“無敵論批判”早有駁文在此http://www.gongwt.com/view.php?p=81483,好像至今還沒有人反駁得了,您不妨批批看嘛!否則,還有這篇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220/2010430151836.htm,更是基本把所有“無敵論批判”的論點——包括您至今還在扯的“美共批判”部分早都駁了,這應該能幫您讀懂劉曉波,或許您更感到“不可容忍,必須批判”?』
   
     張三老眼昏花粗心大意裕冠樸戴,被人奚落;張裕在奚落之上再奚落,活該。
   
     奚落之後,張裕提出了“好像至今還沒有人反駁得了”而且還“基本把所有“無敵論批判”的論點——包括您至今還在扯的‘美共批判’部分早都駁了”的兩篇大文向我示威,口氣之大,一時無兩;有點像廣東話說的“撩交嗌”(挑引吵架)架勢。這兩篇大文是:《刘晓波说“我没有敌人”有违事实吗?——与刘国凯先生等“客观事实论”者商榷》http://www.gongwt.com/view.php?p=81483、《为被缺席审判的刘晓波辩护》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220/2010430151836.htm。在張裕強架勢示威之下,我誠惶誠恐地拜讀這兩篇大作(只讀了幾百字),不過沒有示弱。
   
     如果張裕想寫出“沒有人反駁得了”的文章,首先文章本身要能自恰,不可以自己駁倒自己;可惜,張裕自認為沒有可以駁倒的大文給他自己打倒了。其次,所持判定是非對錯標準不能是手電筒式──只用諸於別人不用諸於自己;而應該是燈火式──即可以評判別人也可以評判自己。否則的話,人們拿你所說的道理和判定是非對錯準則反向推敲還諸於你,你就狼狽不堪了;因為人們很容易從你文章中指出你信口開河語無倫次的地方。我寫的這篇小文就是給張裕來個反向推敲,讓人們看看他怎麼樣信口開河語無倫次自己打倒自己。
   
     言歸正話。
   
     張裕說『…這兩種審判當然有很大的不同——前者以剝奪人身自由的國家暴力來強制被告出庭受審,後者只是在被告失去辯護自由時使用語言暴力的缺席審判,不過兩者也很有幾點類似之處:都是“以言論罪”,都是“疑罪從有”,都是“攻其一點不及其餘”,都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張三問你張裕:引號內你的話與你所指的是不是“語言暴力”?你判定“批評劉曉波的言論”是“語言暴力”本身是不是語言暴力?如果你認為不是,有何區別?
   
     請問張裕,別人批評劉曉波用的是言論還是子彈?你維護劉曉波是用言論,別人批劉曉波用的也是言論。為甚麼別人批評了劉曉波(例如我批評劉曉波的美共論),就是“以言論罪”;是不是凡是批評別人觀點就等同共產黨的以言入罪?那今後是不是不容許有自由的觀點交鋒了?你批評別人批劉觀點,認定別人是“以言論罪”是不是以言論罪?
   
     別人一開口批劉曉波,你就疑其犯了語言暴力罪,是不是“疑罪從有”?
   
     看來,你那麼輕易地給與你不同觀點的人加諸罪名,倒是給“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立了個範例。
   
     張三再問張裕:如果你的“言論暴力論”可以成立的話,這個世界除了你和與你觀點同者的言論霸權外,別人還有甚麼言論自由可言?這個世界還有言論自由這回事嗎?
   
     張裕不會不明白,言論自由具體用到劉曉波身上,就是人們有擁劉護劉的言論自由權利,也有評劉批劉的言論自由權利。兩者是平等的,是等價的。現在單單從張裕這兩篇文章表現就可以看到:擁劉護劉容不下評劉批劉的言論;總是千方百計想消除它,總是想營造一個只有你們一個觀點一把聲音的境界。這種思想,是派性作怪。劉曉波和劉派派性一向表現熾烈,自由中國打高事件,呼籲信刪名事件,余杰假借天主名義炮製的“排郭門”,筆會開除高寒,筆會非经会员大会票决撤销会员选举的副会长盛雪,是這些派性的具體表現。劉曉波及其一派之所以樹敵眾、犯眾憎,原因就在此。
   
     張裕批評曹長青『使用了簡單化“二分法”概括相關爭議:“支持者認為,劉曉波高風亮節,甚至有宗教情懷的‘大愛’,是一種非常高的精神境界。但批評者認為,劉曉波混淆了‘人與人’和‘人民與獨裁政府’之間的區別。”事實上,有關“劉陳述”的爭議觀點多種多樣,“二分法”所歸納的兩種觀點遠不足以說明爭議各方的主要意見。』
   
     張三評論。
   
     這又是信口開河自打嘴巴。你張裕在《為被缺席審判的劉曉波辯護——兼駁曹長青〈劉曉波最後陳述的爭議〉》一文中,開宗明義就是兩分法。一分是一大批國際著名作家、人權活動家和政治家的廣泛推崇;另一分是一些自稱“關心中國民主”的海外華人開設“道德法庭”的審判,對劉曉波一審辯護時提交給法庭的《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以下簡稱“劉陳述”)口誅筆伐。在你的這個兩分法中,『有關“劉陳述”的爭議觀點多種多樣』哪裡去了?你的二分法所歸納的兩種觀點足以說明爭議各方的主要意見了嗎?
   
     你這種五百字裡頭有口說人無口說己、自己打倒自己的文字遊戲,都幾得人驚。
   
     張裕先生,你向我示威的兩篇文章洋洋灑灑一萬三千多字,我只看了你駁曹那一篇開頭的五六百字,隨手寫下以上約兩千字。如果我繼續看下去,又繼續順筆走之,可能要寫上幾萬字,只好就此打住。其實,我也目不忍睹──因為我相信再讀下去也都是像前面那樣全是信口開河、自相矛盾,經不起推敲的東西,浪費我的時間。
   
   張三一言 20101226 香港
(2010/12/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