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王藏文集
·小王子获二零零八《自由圣火》写作奖
·让血有浓度,让泪有光泽【“2008《自由圣火》写作奖”获奖感言】
·郭國汀大律師學者師友讀《讓我們坐牢將監獄填滿擠爆》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友情转发
·转读者来信:不再是一个人的战斗!!
·转:特赦杨佳之公民建议书的第三批签名(共411公民)
·张嘉谚诗学专著《中国低诗歌》正式出版
·棵子:逆流而上的诗歌河豚 ——读张嘉谚《中国低诗歌》
·莫建刚:《诗章:弦乐四重奏》
·小王子推荐之《2008年的幸福》
·陈仲义:“崇低”与“祛魅”——中国“低诗潮”分析
·转江婴诗:榴红似火复如血〔外一篇〕
·民心不死,如火如荼,且看《新史记烈女传之邓玉娇传》
·吴玉琴:《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总结概述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
·張菁:紀念貴州民主牆運動30周年
·著名作家张林出狱:决不违背良心而苟活
·坐监22年 民主斗士秦永敏出狱引公众关注
●真相(图片上传)
·王藏与小学生在自定义的课堂上
·杨银波:杨春光资料简编
·把自己的眼睛弄瞎后,我会看到我想要的光明
·"苦难慈悲"
·乡村童年:弟弟与王藏
·"太阳,牵着我的手/我愿寂寞地跟你走"
云南王子在贵州(与贵州的公民们)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王藏与贵州友人 2010新春茶话会 留影纪念
·铁幕下的友谊 山野寻梦 11/11/2010
北漂留影
·与严正学老师
·与滕彪律师
·铁玫瑰园 与欧阳小戎兄
·铁玫瑰园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
·左起:欧阳小戎、严正学、王藏、朱春柳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朱春柳、肖国珍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王藏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与诗人凡斯(中)、诗人何路(左)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杨佳妈妈
·与钱理群教授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父与子
·近六岁的小华华(吴郁之子)写给我的信
小念慈满月(31天)
·还拍啊,宝宝有点累了
·爸爸我满月啦,不要忧伤
·哎,我也时常有诗人的忧伤
·尿布没换老爸又想上网,看来我得假哭哈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文章摘要: 一行十数人,为纪念林希翎天涯归骨与林昭78冥诞、张志新80冥诞,来《铁玫瑰园》瞻仰林昭、张志新的青铜雕像,我竟因此被带离。
   
   
   作者 : 严正学,
   

   
   發表時間:12/19/2010
   
   1993年,曾是市级人大代表的我,因起诉北京市公安局施暴“侵犯人权”,被打入大牢。羁押北大荒北京双河监狱,遭6根电警棍同时电击三小时的磔刑;此后,有关部门的《敌情动态》《黑名单》里,我始终未能名落孙山。
   
   诺奖在瑞典奥斯陆颁发,《我没有敌人!》正被唱紫,成为经典。老眼昏花意志清醒的我难得糊涂,“被敌人”“被朋友” 同出一辙,都是口是心非的术语。
   
   11月1日,我在北京圣山研究所门前,目睹李海“被敌人”; 而吴玉仁、白东平、王荔蕻和范亚峰等“被敌人”失去了自由!
   
   12月2日,将我“被敌人”,曾抓我入狱的浙江台州市公安局国保警察千里迢迢来京,对我“被朋友”时吃了我的闭门羹。但我即落入《1984》,被‘老大哥’牵挂,还时不时被秘密警察轮班值守。
   
   自动对号,深文周纳的‘老大哥’会怎样对“被敌人”的假想敌罹罪:
   
   (一)、妨碍公务罪;
   
   12月10日下午,偕妻从八达岭工作室返京,公交车没开出两站,手机响起,火眼金睛的北京公安国保,如《1984》的‘老大哥’,遥控对我盘查:“怎么又下山了,进京干什么?”“凭什么不让回京,以颠覆国家政权罹罪,判决我的实刑和剥夺政治权利的附加刑都完了。现在,我是公民,我有权监督你们执法,谁让你倒过来对我实行管制!”“都什么时候了,还出来乱窜,回家待着不许出门!”‘老大哥’撂下狠话。
   
   约过了一个时辰,手机大响,‘老大哥’大吼:“家里没人,你在哪里?”“接朋友的孩子过生日。”“过什么生日,不许去酒店!”“不去酒店,去清河西贝九十九顶毡房。”“哈萨克蒙古包也是酒店”“就几个妇女孩子过个生日,别让我败兴。”“不行!” ‘老大哥’语调变音,斩钉截铁,听得出是迸足气从牙缝里发出的。但随即变换口气说:“先回家,用宅电给我手机打电话,我们商量后再决定。”
   
   违背公安的命令会被拘传,我只得乖乖先回家……‘老大哥’认定的非常时期,妨碍公务罪一定非常。
   
   (二)、袭警罪;
   
   “袭警罪”被滥用已是不争事实。
   
   画家吴玉仁伴杨仁才去派出所报案,被以“袭警罪”逮捕审判,至今近200天仍在牢中;宋庄画家村的申云,参与通州潮白河畔《偶发艺术节》,喊着“和谐”,被河蟹进看守所,关押38天,其罪名是“袭警”;手无缚鸡之力的港人蔡淑芳和美编泰历,也被以“袭警”罪名遭起诉。
   
   人人都成了恐怖分子,警察就这么好袭!名为行为艺术家的我,决定非袭警一次不可,想着,走着就到了天慧园小区。
   
   龙园派出所的片儿警正值守在大门口,身后还站着两个盖世太保式的保安。快步回家,捷足先登的警察不请自入,还盯着我从肩上卸下的登山包。这些天,我在山上自打桌椅凳,包里放着电动工具。
   
   “鬼子进村”我喊着伸手入包,突然将冲击电钻当冲锋枪,对准警察吆喝:“不许动,缴枪不杀,八路优待俘虏!”警察没举手,耸耸肩回应:“没枪可缴!逗我玩呐。”警察忍着没发作,非常时期不好随便抓人,否则一定以袭警定罪。捧腹大笑更乐的在后边,警察反过来逗我乐:“就一根水枪,缴吧!”
   
   (三)危害公共安全罪;
   
   对我的惩罚,是不让我出门。警察在门口值守,《铁玫瑰园》前有巡视的保安。晚饭后,我袖手捂肚龟缩着混出大门,冲进马路对面等候的轿车,急驰而去。
   
   手机尖叫,拒接;持续扰人,按下接听,‘老大哥’吼着:“怎么又出去了?”“卡啦OK!”“卡什么OK呀,回家。你去任何地方,人多起哄,就是个大事。” “我成了害群之马,那怕以危害公共安全罪刑拘,我还是要去!”
   
   轿车后跟着的警车,还算客气,没有阻拦……
   
   到了人声鼎沸的OK厅,保安贴身跟踪,跟不进包厢,被撂在门外。‘老大哥’仍不断遥控追问,短信答复:“放心,给孩子过生日唱首歌,不骗你,也骗不了你!警察、便衣正在门外徘徊……”
   
   (四)、军火交易、私藏枪支弹药罪
   
   12月11日晨,派出所所长和两个警察登门,要我闲待家中。门口停着两辆警用轿车,也是闲着还是闲着。我提出看病要警察送去北郊医院门诊,后又让警察陪我去拉画框,体验了一回刘晓波所说“警察的人性化管理”。
   
   12月12日,警察仍值守,我让他将我和画框拉去八达岭工作室。警察带一个保安同行,进我的画室时,警察宣布不让我回京。心里发怵,警察无权让保安执法监视我。为示抗议,当晚即乘车返回北京,才走了几步,‘老大哥’就打来手机问罪。我回答:“回家取药,终生服用的药忘带了。”
   
   12月13日清晨,迎寒风外出至小区门口,被警察挡道。返回家上网,看到“11日起,北京被值守的都撤了警察”,惶惑的我,赶紧全面清理了住宅。一封恐吓信和一粒子弹被我搁在桌上。
   八时正,‘老大哥’来电话要亲自登门。还说2006年,被我闯关甩掉尾巴的国保,因失职被调离。
   
   警察看得紧,我行我素去冲大门,警察拦截,双方争执。人不能不吃饭,我购早点,警察只好跟着。买来牛奶,迎面而来的是两公安国保大队长。到《铁玫瑰园》,进了屋。
   我出示一封画有匕首的《恐吓信》。是好心业主提醒我注意安全,因为保安扬言要宰我。逐抗议警察延长执法权,竟带保安到我的八达岭工作室。
   
   然后交上子弹,‘老大哥’问:“哪来的?”“创作林昭雕像,为枪毙林昭收取五分钱子弹费做水晶的十字架,我从泮家园地摊上买来这颗子弹。”“那个时候,枪毙人都收子弹费。”‘老大哥’实话实说,令我动容。于是我也实话实说:“2006年10月,台州市公安局国保,地毯式抄家,搜出海外中国人权主席刘青、中国民主党党魁徐文立、王希哲为我办绿卡所写的三张证明,要将我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所以,怕你们再次来抄家,先自我凊理,交上这颗能获重罪的真子弹,免得被以‘军火交易、私藏枪支弹药’问罪”。
   
   (五)原罪——启蒙民主。
   
   今天,警察反其道而行,不准我待在家里。
   
   坐上警车拉出家门,途中‘老大哥’问话:“林昭、张志新青铜塑像,什么时候能流通掉?”问得太专业、太现代,我成了丈二和尚,心中明白,两青铜雕像启蒙民主是原罪。“什么叫流通掉?” “雕塑林昭、张志新,浇铸两青铜塑像,不就是为了进入艺术市场,快将两雕卖到北京以外的地方去,别愣在这里,给我们添乱。”“《铁玫瑰园》入口的墙上,蓝底白字用中英文向世界告白:林昭、张志新青铜雕像将无偿奉献她们的母校——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这是我偕妻朱春柳在创作两雕时的承诺。”“北大、人大敢要吗?”“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才应是自由的象微,民主的摇篮。北大、人大不敢收,只能陈列在《铁玫瑰图》启蒙民主自由。”
   
   原来,今天林希翎儿媳楼信达、张迪夫妇,偕北大‘五一九’故旧钱理群教授、王书瑶先生、王国乡教授,林希翎挚友、五一九巾帼燕遯符女士,北大新秀俞梅荪先生、前炎黄春秋总编辑烘炉先生,林希翎的五七难友任重先生,以及海豚天天等一行十数人,为纪念林希翎天涯归骨与林昭78冥诞、张志新80冥诞,来《铁玫瑰园》瞻仰林昭、张志新的青铜雕像,我竟因此被带离。
   五一九精神代代传人!
   
   此刻,悲壮的人权和灵魂歌哭在《铁玫瑰园》里交响着、共鸣着……
   
   2010/12/18
(2010/12/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