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徐水良文集
·奇哉,怪事!
·关于上届民联换届选举问题的说明
·共产党垮了,由谁来领导
·我们当前文化方面的任务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关于和理非问题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关于上访问题
·评胡锦涛
·中共及其走卒自打嘴巴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本文暂未找到待恢复)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就大陆成立国民党问题说一点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此文暂未找到)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为颜钧先生呼吁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本文暂时没有找到)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与中共进行沟通或妥协必须遵循的原则
·反对派与中共交往的五项原则
·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
·对俄国保持必要的警惕
·必须十分重视教育和人的精神素质
·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马英九胜选的意义和我们的希望
·制止中共用核大战毁灭人类
·政教分离的“政”指的是国家,政权和政府,不是指政治
·告别革命派是共产党的镜像孪生复制品
·必须为共产“革命”正名
·什么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兼与洪哲胜先生商榷
·当代的战争根源究竟在哪里?
·反对把责任推给老百姓
·古谜脸皮是否厚了点?立档以存照
·再谈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评马英九谈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普通政治不可能和意识形态分离
·忍不住讲一点——答张三一言先生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关于自由主义问题的一些看法
·努力分清盲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界线
·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两极策略和三步大棋
·批评绥靖思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徐水良


   

2010-12-9日


   

   
   我不赞成方绍伟先生“物品按照排他性和争夺性分成私有品、专有品、公有品和公共品等四种”的说法。而不管这个说法是他自己首创的,还是权威经济学家分类。并且为了击破方绍伟先生只是用许多经济学专业术语和概念来唬人,吓唬糊弄没有学过经济学的普通人。所以,我特别根据客观实际情况,使用常识性词汇,来论述常识性问题。
   
   民主国家受民主制度约束的国家政权,政治权力和其他一些公共权力,当然是公有品。但方绍伟先生说一党专制国家的国家政权是专有品,他只讲对了一半。一党专制的国家政权,是专制政党的“专有公有品”,这才是正确的表述。至于“专有公有品”的含义,请见下文论述。
   
   公有品并不必然导致“公地悲剧”,只有政权成为一党专制的特权集团的专有“公有品”,才必然导致“公地悲剧”。
   
   公有品,只有在本利不对称的基础上,再加上权利义务的不对称,即没有制约本利不对称的权利义务制度,两者双重作用,才会产生“公地悲剧”。
   
   我已经说过,比“公地悲剧”更好的例子,是环境保护。但我们这里仍然沿用“公地悲剧”的习惯概念。
   
   民主制度的国家政权,当然是公有品,但它有严格的权利义务制度,所以不会产生“公地悲剧”。成熟的民主国家,不存在“公地悲剧”。只有民主制度尚未成熟,权利义务制度有缺失的地方,例如民主制度初期民主制度不完善的国家,如独联体国家,如台湾的部分情况,才会产生特定的“公地悲剧”现象。但在民主制度下,很快会纠正制度缺失,纠正权利义务不对称的情况,所以,即使不成熟的民主国家,一般也不存在制度性的、类似一党专制国家那样无法纠正的“公地悲剧”。
   
   一党专制国家,国家政权当然是党的专有品,这一点方绍伟没有说错。不过,这个党的专有品,实际上是特权集团的专有品。但在名义上,这个专有品属于党,而不是属于私人。而党,又实行所谓的“民主集中制”,声称实行“集体领导”。所以,至少在名义上,这个专有品属于党的集体所有,党内公有。而且,每个级别的党委,都规定集体领导。因此,至少在制度上,这个政权属于党,属于全党公有。当然,实际上,这个政权属于权贵寡头集团所有,是他们的公有品。普通党员并不享有政权,只有党的领导成员,才按自己的级别和相应的职务,掌握相应的政府权力。所以,政权名义上是全党的公有品,甚至是欺骗人民,说它又是全民公有品,但实际制度和传统惯例规定,政权实际上只是领导成员的公有品。
   
   正因为在一党专制条件下,政权是这个党的领导成员的公有品。所以每个领导成员,人人都千方百计想掠夺利用公有品,而只尽有限的义务。而在一党专制条件下,又不可能建立起严格的问责制度。在这种情况下,制度规定,使政治权力、公共权力成为特权集团的“专有公有品”,又没有权利义务制度来制约,本利非常不对称,权利义务也非常不对称,在这种情况下,必然产生制度性、必然性的,并且无法克服的公地悲剧现象。
   
   因此,一党专制的国家,公地悲剧是制度性悲剧。
   
   方绍伟先生说一党专制国家不存在“公地悲剧”,相反多党民主制国家必然产生公地悲剧,那完全是颠倒黑白。
   
   我不得不花时间详细谈论这些简单的常识,完全出于我的意料之外。希望这能够打破方绍伟使用专门术语糊弄一般人的招数,希望一般人都能够读懂。
   
   
   附:
   
   方绍伟:民主政权是公有品,一党政权是专有品
   
   物品按照排他性和争夺性分成私有品、专有品、公有品和公共品等四种,民主政权是公有品,一党政权是专有品。
   
   公共草地和公共政权之间没有类比关系,“公地悲剧”是由“稀缺争夺”和“自由进入”的特性所决定的。
(2010/12/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