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徐水良文集
·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独派问题和反共民主力量的战略选择
·本人在世贸中心倒坍后一小时内发出的声明和随后两篇文章
·驳赵岩刘刚曾节明
· 网上文章:清华大学教授的研究发现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中国人要自信自豪、没必要自卑自贱
·邓及邓后的社会腐败远超毛时代的原因
·诗三首
·中共特线没有人性的禽兽化本质
·大家都来骂中共特线是畜生是禽兽
·要着重揭露中共破坏民运和反对派的总体策略
·启 事
· 说说相关原则和策略问题
·十月一日国难日感言
·关于启蒙问题
·旧诗两首:读“精英”奇文有感
·中国巨变之后转型道路的分析预估
·邓小平家族是最无耻的中国头号贪腐家族
·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的研讨会
·谈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
·中国民权同盟(筹)关于支持退伍老兵维权抗争的声明
·关于王炳章问题的再辩论
·关于基本事实
·政治人物必须勇于承担历史责任
·转告国内朋友,千万不要上当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关于魏京生等问题驳曾节明等人
·也谈非暴力非组织问题
·评点和随感
·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与媒体制造的情况差距极大
·再驳一神教的素质论和信主才有民主论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关于信仰问题
· 本人关于美国大选的部分意见和评论
·再评美国大选
·三评美国大选
·四评美国大选
·关于美国宪法的几个问题
·学习美国的同时防止照搬美国弊端
·张三老说法完全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辩论他们吹捧习近平的问题
·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谈些基本知识
·驳张小鼐
· 驳茅于轼文章《重温洛克名言“财产不可公有”》
· 驳王希哲等没有任何党可以代替共产党等谬论
·再驳设立国教等陈旧烂货
·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再笑造谣撒谎的刘刚附带蠢人顾晓军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林先生的说法和观点都很错误
·社会转型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我的意见
·揭露曾节明企图误导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阴谋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对几个问题的评论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2017年
2017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徐水良


   

2010-12-17日


   

   
   大家搞实证,只有方绍伟先生自己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方先生说他自己是讲实证,指责别人是搞“规范冲动”。其实恰恰相反。大家都讲实证,而方先生却用独特逻辑规范构筑幻想的理论。
   
   这些天大家讨论中提到规范,都只是当作实证的一部分。例如,根据实证,公地如果有合适的管理规范,就不会产生悲剧,就没有公地悲剧。这就是实证。
   
   只有方先生,根据“公地悲剧”的经济学概念,根据他自己的独特的、违反正常一般逻辑的逻辑规范,而不是根据实证,而且与人类历史的实证恰恰相反,根据自己的想当然的逻辑规范和理论幻想,说公地悲剧适用于多党民主制,不适用于一党专制,因此多党民主制是坏东西,一党专制是好东西。与全世界的历史实证恰恰完全相反。
   
   并且,搞“规范冲动”的,也正是方先生自己,幻想建立“问责制度”,(制度是一种普适性规范),来解决一党专制的致命弱点。
   
   顺便说,方绍伟先生说的多党民主制是坏东西,一党专制是好东西这类说法,也完全不是实证,而是价值判断。而且两者都是对普遍性的规范——不同制度的价值性评价和判断。逻辑、思维和语言规则,科学和学术规则,道德,风俗,群体习惯,规章,制度等等,都是某种范围内的普遍性规范。
   
   这里没有一个人有方先生指责的“规范冲动”,没有一个人不是谈论实证,却企图用幻想中的规范,来解决实际问题。只有方先生自己,企图用幻想中的理论和规范,大搞“规范冲动”,企图幻想建立一党专制下不可能建立的“问责制度”,建立所谓的“一党立宪”制度,来解决一党专制的“本利不对称”、“公地悲剧”和腐败等等根本问题。
   
   这种依靠幻想中的“问责制度”,来建立所谓的“一党立宪”的一党专制制度的幻想,才纯粹是一种“规范冲动”的幻想,目的是企图以此来实现他自己一再鼓吹的“独裁政府长命百岁”,一党专制永世长存。
   
   别人只是根据历史实证,清楚解释了公地悲剧不适用于具有严格制度的多元多党民主制,但恰恰适用于一党专制。他就完全不顾实证,不顾别人讲的是实证,反而说别人是“规范冲动”。
   
   别人搞实证,论证“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他却说别人是“把你的规范定义强加于人”。
   
   其实别人根本没有讨论具体规范,而只是把规范当作客观存在的事实,与其它实证合并一起,来说明问题,说明方先生的理论完全违背了实证。
   
   这“规范冲动”概念本身,也是没有实证的,只是方先生在幻想理论中生造出来或者从哪个不知名的理论家那里搬来唬人的。通过这个生造出来的或者搬来的唬人的概念,方先生就按照他独特的辩论方法和逻辑规范,“把自己的规范定义强加于人”,把大家引入非实证的纯幻想的争论之中。
   
   再举一个小例子,方先生根据自己的独特逻辑规范和幻想,说公地悲剧的必要条件是“自由进入”,也完全违背实证。“自由进入”根本不是产生“公地悲剧”的必要条件,公地即使不允许“自由进入”,只要允许相当数量的人进入,没有规范,就有可能产生“公地悲剧”。这是方先生违反实证,从幻想的逻辑规范中任意捏造必要条件的又一个小例子。
   
   方先生的辩论规范,也是从一个个被驳倒的论点或概念,转到另外一个又一个新搬来的或者生造的概念和术语中,而不回答问题。这恰恰正是方先生说的非常典型的“把你的规范定义强加于人”。或许这也是方先生一种独特的辩论规范的“规范冲动”吧。
   
   因此,我前几天说,方先生的实证是没有实证的。
   
   其实,他的实证不仅没有实证,恰恰是违反历史实证,反实证的。
   
   方先生搞的是反实证,以及幻想性规范的“规范冲动”。
   
   最后说一句,方先生企图用经济学来取代政治学,从而取消政治学的努力,许多人做过,都失败了。他不过是比较狂的一个。但是,几乎刚刚开始,刚拿到这里讨论,就已经差不多失败了。

此文于2010年12月1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