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徐水良文集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在电子邮件组中反驳胡平
·关于汉字汉语问题的辩论贴
·关于海外民运和见好就收跟贴
·胡平八字方针与老毛十六字方针对比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中国民运内部争论极端激烈的原因
·人类文明的辉煌一面
·对马列经济学问题的一些意见
·台湾九合一选举的几点教训
·春节上街闹革命
·再谈专制主义者及其走卒“反民粹”
·回洪哲胜胡平等:现在该不该讲革命?
·再谈革命和暴力等问题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对胡平”最糟的失败是把成功丢掉“等说法的批评
·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驳失败论)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张三一言:重谈暴力达到民主的老调
·本人关于圣诞节问题的部分帖子汇编
·关于花瓶特线有无组织问题答洪哲胜
·近来跟贴三则
·坚决反击神棍们对民主事业的破坏和干扰
·软骨头无间道的一个共同规律
·再驳胡平的非暴力论
2015年
2015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有关俄罗斯跟贴两则
·再谈俄罗斯
·巴黎枪击再次证明必须正视一神教问题
·国际社会必须表态反对屠杀异教徒的教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2010-12-16


   
   今天部分网站有关与刘晓波的讨论。本刊选取了其中有代表性的一小部分。其中Brother和魏京生的评论,提供了一些新的视角。下面目录3-7,是胡平和云儿的讨论。胡平为刘晓波的辩护和云儿提供的事实,进一步暴露了说谎成性的刘晓波一些重要的说谎事实。
   

                 ——网路文摘编者2010-12-16
   
   
   目录:
   1、Brother:和谐不是和平——由《没有敌人》说开去
   2、魏京生:如今的诺贝尔和平奖给人们提供了什么?
   3、胡平:批评晓波莫凭想当然
   4、云儿:在这个地方不能替刘晓波辩护
   5、胡平:我觉得这事无可厚非
   6、云儿:我也觉得无可厚非
   7、云儿:和平撤离无人死亡——四君子谈天安门广场清场真相
   8、Gpib:此问答篇,看多少遍也不为过
   
   
             1、和谐不是和平
   
           ——由《没有敌人》说开去
   
             作者:Brother
   
   一,
   
   刘晓波因为签署《08宪章》被捕入狱,审判前夕,他发表了一篇《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以下简称《陈述》)的声明。批捕在押的嫌疑犯,能够享有自由发表文章的待遇,恐怕也只有晓波一个人了。而这种待遇,远远超越了《陈述》中提到的“极大的改善”的“人性化的管理”,是一种违反看守所制度的行为。这本身就是耐人寻味的。
   
   只看标题,就知道刘又开始忏悔检讨了,软骨症,老毛病了,用他自己的话说“老子这次栽了,得捞回来”。这种事前激进事后悔过的赌徒行为,晓波不是第一次了。投机,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将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作为政治赌博的工具,就是应该受到谴责的。见利的冲动,失利的悔恨,对于市井凡人是无可指责的,但是美化、神圣这种市侩庸俗,就是令人鄙夷的。一个政治投机商,被吹嘘为领袖,不仅是在侮辱民众的智力,也是在侮辱道德。刘晓波的反悔检讨早已经成了,并且正在成为独裁政府美化自己、愚昧大众的教材,这是应当警惕的。
   
   尽管一个市侩被吹嘘成领袖很让人恶心,尽管这个市侩对警察的阿谀很让人肉麻,但是,对一个身陷囹圄人的言行进行批评,似乎总是让人于心不忍。然而,不成想,这样一篇充满了胆怯、恐惧、肉麻、猥琐的《陈述》,竟然招摇过市,堂而皇之地登上了国际殿堂,被鲜花和掌声簇拥着,美之名曰“和平”!呜呼,世界俱和谐耶?!
   
   该正视《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了。
   
   
   二,
   
   
   从——“因为,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直到——“与此同时,现政权又提出‘以人为本’、‘创建和谐社会’,标志着中共执政理念的进步。”这两段,是《陈述》的核心了。前段是口号总纲,后段是具体阐述。从阐述中可以看出,晓波的“没有敌人”并不空中楼阁空穴来风,而是有着很强的现实基础和针对性的。这个基础就是改革开放,针对的是“阶级斗争”“反帝反修”“斗争哲学”等“狼奶”。这些“狼奶”,其实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共的改革开放,实质就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修正和背叛,因此,晓波对中共改革以来的“进步”的肯定、讴歌,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既然刘晓波这么符合主旋律,为何中共政府还要两次判他入狱?这就不得不谈谈中国的政治了。
   
   改革开放的30年,是可以分为明显的三个阶段的:1978——1989;1989——1999;1999-2010。第一阶段是经济体制改革,是经济体制资本主义化的阶段,它最终引发了呼吁政治体制改革的学潮;第二阶段是89学潮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右的经济体制和左的政治体制的僵持;第三阶段是对传统专制的回归,将左和右都纳入了传统专制的轨道中,“三个代表”是抛弃马克思主义的声明,“和谐社会”则是赤裸的传统回归。
   
   中国共产党本是以马列主义为真理,来反帝(资本主义)反封建(传统专制)的,当它的共产主义实验失败后,当毛泽东去世后,当马克思主义被中共党人怀疑、抛弃、背叛后,他们面临着一个选择:要么向右转,走向“资产阶级自由化”,要么掉头回去,走传统的“封建主义”(中国自秦以降,并不是封建社会,封建社会是马克思主义学者的削足适履,学术上不成立的,但为了好理解,姑且使用之)。向右转,和平演变,共产党就会下台,而回归传统,中共党就会帝运长久,中共党人就可以王侯将相,世代因袭。最终,为了一党私利,中共选择了回归传统,用“小康社会”“民族复兴”取代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中共党人的“与时俱进”的,不如说是“与时俱变”:从马列主义专政转变成了“封建”专制。变的是独裁形式,不变的是独裁本质。马列专政暴烈,但是短命;中国传统专制温柔,但是长久。
   
   10年了,中共早已金蝉脱壳了,而刘晓波的大脑却仍然顽固地停留在80年代,仍然与马克主义这个空壳为敌——这让人怎么说呢?说得轻点,是思想僵化骄傲自大不善学习;说得重点,整个就一政治白痴。这种白痴弱智的程度简直让人怀疑自己的判断:当他看到学者们大讲《论语》《三字经》《弟子规》时;当他看到小学生开始读经时;当他看到小区街道墙壁上又重新画上《百孝图》时;他们难道真的不明白专制政府的用心?这些普通知识分子都懂得的东西,难道他们不懂?从《陈述》中晓波对“以人为本”“和谐社会”的由衷赞赏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他是真的不懂。就这样一个政治白痴,竟然还自诩什么“精英”?!“以人为本”是人治的另一个说法,“和谐社会”则是等级礼治的另一种说法。人家换了件衣服,你就不认得了,傻不傻啊你。
   
   中共抓捕过晓波2次,第一次是1989年,那次是真抓,因为刘晓波在学潮中推波助澜了,威胁政府安全了。并且他对马克思主义的公开批评,也是中共政府反感的,因为中共的“与时俱变”是隐晦的,是瞒天过海,是偷梁换柱,是一种做得说不得的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外衣还是要披着的,尽管主语是“中国特色”。第二次是2009年,这次是假抓,因为刘晓波早已自觉不自觉地顺应了“和谐”并成为了“和谐社会”中的中流砥柱,对维权人士等不和谐因素的道德打击是致命的,是事半功倍的,有着政府起不到的作用。近年来,刘晓波道德权威的地位受到了威胁,专制帮闲帮凶的嘴脸逐渐被揭露,需要来个苦肉计帮他镀镀金、升升位。
   
   “苦肉计”所以是一种计,是因为它具有欺骗性。这次苦肉计能欺骗很多人,起码有诺贝尔委员会的挪威人。欧美人不懂得真正的辩证,不懂得36计,不懂得“见几而作”——(所谓几,就是变化之细微,吉凶之端兆。动而未形,在有无之间者曰几。几者,象见而未形也。子曰:几者,动之微,吉之先见者也。研几,就是研究“几”,就是根据事物之变化细微征兆来预测事物变化的方向。研几,知几,通几,是研究《周易》的最高境界,而《周易》是中国文化的哲学总纲)……。如果懂了,他们就不是欧美人了。这是他们福气,也是中国人的悲哀。
   
   刘晓波因为08宪章被捕了,被判刑11年,所以要奖给他“和平奖”。欧美人重逻辑和实证是好的,这是科学必需的。然而在政治上,就显得机械缺乏预见性了。政治博弈,欧美人从来不是中国人的对手。这种思维的机械性还带来一个副产品:功利性,这种只承认眼前事实的功利性,原来就屡屡伤害上进的中国人的心,并因此影响了中国的历史进程。现在,这种功利性,再次伤害着中国人:诺贝尔和平奖奖给刘晓波,对中国广大的维权人士是一个大大的伤害,因为刘晓波是中国维权人士的头号敌人。并且,这种伤害,今后还会发生。所以,中国在后共时代,也将是和欧美对抗的,这种对抗将是长久的,这是文明间的冲突。
   
   和谐,是中国传统的核心价值观之一。和谐,包括着和平,更包括着人治和等级,只是不包括平等、人权、民主、自由。而西方的和平,其背景则是平等、人权、民主、自由。从刘晓波这些年的实际行为,尤其是他对维权人士的打击,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口头标榜民主,实际大搞党同伐异一言堂的人,实际维护专制的人,他是一个穿着西服留着辫子的传统中国文人,他是和谐的,而不是和平的。2010年的和平奖奖给刘晓波,本身也是一个文明间的博弈,结果是“和平”被“和谐”同化了。中国又赢了(晓波一定会再次打着响指得意叫嚣“老子又赢了”)。如果挪威人固执地认为“和谐”=“和平”,那么2010年的诺奖应该奖给胡锦涛,胡锦涛“同志”在促使六方会谈,维护东北亚的和平方面,能力是力挽狂澜的,功劳则是盖世无双的。胡锦涛“同志”是和谐皇帝,而刘晓波“同志”只是一个和谐大使。
   
   和谐就是“没有敌人”,敌人是平等的,而“和谐”中恰恰没有平等。“和谐”是等级礼制,主子打我,是管教,我不配做主子的敌人;我打奴才,是惩罚,奴才不配做我的敌人。所以,中共打击刘,刘打击同僚下属,都不是敌人。——“没有敌人”,对于被刘打击过的人来说,简直是人格侮辱。
   
   世界的本质是不和谐的,这来源于灵与肉的冲突,上帝和魔鬼时刻在争夺人的灵魂。人类社会正是在灵的道轨和肉的火车的紧张中前进的。世界是两极的,两极是敌对的。民主国家是有敌人的,任何独裁政府都是民主国家的敌人。民主思想是有敌人的,任何不平等的思想都是民主思想的敌人。
   
   没有敌人的和谐价值观,其哲学基础:人性本善,正是中国3000年专制的根基。刘晓波这个传统的封建文人,是不配标榜民主自由的。
   
   三,
   
   晓波在《陈述》中,用了极大的篇幅,陈述了看守所的“进步”“温馨”“人性化”“柔性化”“温暖”“尊严”,陈述了4位警官3位检察官2位法官的“平和”“理性”“善意”。这不仅仅只是源于胆怯恐惧的摇尾乞怜,刘对中共监狱的种种进步和狱警的种种人道的描述,是满怀感激、温情脉脉、声情并茂的,这里有一种真实的爱,但是这种爱是一种病: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奇怪的,但却是确确实实存在的。这种病的病理来源于人性中固有的相对主义:只看到事物相对的变化,而想不到绝对的存在。显着的例子,就是“棍棒出孝子”,这的确是一个客观事实:从小对孩子严苛,给他一个很低的底线,然后在其成长过程中,略施好处,就会感恩戴德,孝顺有加。还有毛氏中国及朝鲜,人民逾是受虐,反而愈心怀感激。
   
   这种病症,也可简称为奴性或贱。这种病症的特征是感性、相对、女性化,而这些,无不中国传统文化的本质特征。所以,中国人的集体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源远流长,马克思主义集中营中的病人和中国国民相比,小巫见大巫。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