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徐水良文集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通俄门和泄密门
·马列教一神教已经是强弩之末
·短评或闲聊几则
·漫谈传统文化马列教一神教全面专政和文革
·关于郭文贵问题的一点意见
·阶级、五四左倾潮流和自由主义简谈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再说第五纵队
·付振川: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
·也谈文化和文明
·现代中文词典文化定义中的错误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从郭文贵爆料和64事件看特线问题
·澄清几个问题
·杨舒平演讲事件再评论
·仲大军事件评论
· 政治正确还是政治错误?
·胡安宁问题猜测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战毛左,谈民运
·必须批评法轮功的媚共投共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关于于光远先生的部分材料
·继续回击伪轮媚共投共反科学反民主的污蔑攻击
·天方夜谭的奇谈
· 再谈郭文贵爆料问题
·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驳陈卫珍
·对刘晓波问题的另一类疑问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就是人本身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信仰可怕
·国难日、国殇日里说祖国
·八月底部分网上发言
·9月前半月部分网上发言汇编修改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近来网上发言(信仰和宗教问题)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革命改良,党主立宪问题)
·近来部分网上发言(杂论)
·什么情况下才能有一国两制
·“台湾两杆红旗”是中共在台第五纵队
·马列之罪,还是民众素质和传统文化之罪?
·近日评论:19大、郭文贵等
·近日评论:文化和信仰等
·近日评论:杂论
· 国共两党都是列宁式的党
·理解有人肩负护同伙的任务
·不要把特线问题与观点问题混为一谈
·关于伍凡问题
·必须警惕问题的另一面(对曹长青视频的批评)
·民主其实是指公权力没有自由
·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对刘军宁讲座《自由的价值》的评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2010-12-16


   
   今天部分网站有关与刘晓波的讨论。本刊选取了其中有代表性的一小部分。其中Brother和魏京生的评论,提供了一些新的视角。下面目录3-7,是胡平和云儿的讨论。胡平为刘晓波的辩护和云儿提供的事实,进一步暴露了说谎成性的刘晓波一些重要的说谎事实。
   

                 ——网路文摘编者2010-12-16
   
   
   目录:
   1、Brother:和谐不是和平——由《没有敌人》说开去
   2、魏京生:如今的诺贝尔和平奖给人们提供了什么?
   3、胡平:批评晓波莫凭想当然
   4、云儿:在这个地方不能替刘晓波辩护
   5、胡平:我觉得这事无可厚非
   6、云儿:我也觉得无可厚非
   7、云儿:和平撤离无人死亡——四君子谈天安门广场清场真相
   8、Gpib:此问答篇,看多少遍也不为过
   
   
             1、和谐不是和平
   
           ——由《没有敌人》说开去
   
             作者:Brother
   
   一,
   
   刘晓波因为签署《08宪章》被捕入狱,审判前夕,他发表了一篇《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以下简称《陈述》)的声明。批捕在押的嫌疑犯,能够享有自由发表文章的待遇,恐怕也只有晓波一个人了。而这种待遇,远远超越了《陈述》中提到的“极大的改善”的“人性化的管理”,是一种违反看守所制度的行为。这本身就是耐人寻味的。
   
   只看标题,就知道刘又开始忏悔检讨了,软骨症,老毛病了,用他自己的话说“老子这次栽了,得捞回来”。这种事前激进事后悔过的赌徒行为,晓波不是第一次了。投机,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将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作为政治赌博的工具,就是应该受到谴责的。见利的冲动,失利的悔恨,对于市井凡人是无可指责的,但是美化、神圣这种市侩庸俗,就是令人鄙夷的。一个政治投机商,被吹嘘为领袖,不仅是在侮辱民众的智力,也是在侮辱道德。刘晓波的反悔检讨早已经成了,并且正在成为独裁政府美化自己、愚昧大众的教材,这是应当警惕的。
   
   尽管一个市侩被吹嘘成领袖很让人恶心,尽管这个市侩对警察的阿谀很让人肉麻,但是,对一个身陷囹圄人的言行进行批评,似乎总是让人于心不忍。然而,不成想,这样一篇充满了胆怯、恐惧、肉麻、猥琐的《陈述》,竟然招摇过市,堂而皇之地登上了国际殿堂,被鲜花和掌声簇拥着,美之名曰“和平”!呜呼,世界俱和谐耶?!
   
   该正视《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了。
   
   
   二,
   
   
   从——“因为,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直到——“与此同时,现政权又提出‘以人为本’、‘创建和谐社会’,标志着中共执政理念的进步。”这两段,是《陈述》的核心了。前段是口号总纲,后段是具体阐述。从阐述中可以看出,晓波的“没有敌人”并不空中楼阁空穴来风,而是有着很强的现实基础和针对性的。这个基础就是改革开放,针对的是“阶级斗争”“反帝反修”“斗争哲学”等“狼奶”。这些“狼奶”,其实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共的改革开放,实质就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修正和背叛,因此,晓波对中共改革以来的“进步”的肯定、讴歌,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既然刘晓波这么符合主旋律,为何中共政府还要两次判他入狱?这就不得不谈谈中国的政治了。
   
   改革开放的30年,是可以分为明显的三个阶段的:1978——1989;1989——1999;1999-2010。第一阶段是经济体制改革,是经济体制资本主义化的阶段,它最终引发了呼吁政治体制改革的学潮;第二阶段是89学潮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右的经济体制和左的政治体制的僵持;第三阶段是对传统专制的回归,将左和右都纳入了传统专制的轨道中,“三个代表”是抛弃马克思主义的声明,“和谐社会”则是赤裸的传统回归。
   
   中国共产党本是以马列主义为真理,来反帝(资本主义)反封建(传统专制)的,当它的共产主义实验失败后,当毛泽东去世后,当马克思主义被中共党人怀疑、抛弃、背叛后,他们面临着一个选择:要么向右转,走向“资产阶级自由化”,要么掉头回去,走传统的“封建主义”(中国自秦以降,并不是封建社会,封建社会是马克思主义学者的削足适履,学术上不成立的,但为了好理解,姑且使用之)。向右转,和平演变,共产党就会下台,而回归传统,中共党就会帝运长久,中共党人就可以王侯将相,世代因袭。最终,为了一党私利,中共选择了回归传统,用“小康社会”“民族复兴”取代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中共党人的“与时俱进”的,不如说是“与时俱变”:从马列主义专政转变成了“封建”专制。变的是独裁形式,不变的是独裁本质。马列专政暴烈,但是短命;中国传统专制温柔,但是长久。
   
   10年了,中共早已金蝉脱壳了,而刘晓波的大脑却仍然顽固地停留在80年代,仍然与马克主义这个空壳为敌——这让人怎么说呢?说得轻点,是思想僵化骄傲自大不善学习;说得重点,整个就一政治白痴。这种白痴弱智的程度简直让人怀疑自己的判断:当他看到学者们大讲《论语》《三字经》《弟子规》时;当他看到小学生开始读经时;当他看到小区街道墙壁上又重新画上《百孝图》时;他们难道真的不明白专制政府的用心?这些普通知识分子都懂得的东西,难道他们不懂?从《陈述》中晓波对“以人为本”“和谐社会”的由衷赞赏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他是真的不懂。就这样一个政治白痴,竟然还自诩什么“精英”?!“以人为本”是人治的另一个说法,“和谐社会”则是等级礼治的另一种说法。人家换了件衣服,你就不认得了,傻不傻啊你。
   
   中共抓捕过晓波2次,第一次是1989年,那次是真抓,因为刘晓波在学潮中推波助澜了,威胁政府安全了。并且他对马克思主义的公开批评,也是中共政府反感的,因为中共的“与时俱变”是隐晦的,是瞒天过海,是偷梁换柱,是一种做得说不得的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外衣还是要披着的,尽管主语是“中国特色”。第二次是2009年,这次是假抓,因为刘晓波早已自觉不自觉地顺应了“和谐”并成为了“和谐社会”中的中流砥柱,对维权人士等不和谐因素的道德打击是致命的,是事半功倍的,有着政府起不到的作用。近年来,刘晓波道德权威的地位受到了威胁,专制帮闲帮凶的嘴脸逐渐被揭露,需要来个苦肉计帮他镀镀金、升升位。
   
   “苦肉计”所以是一种计,是因为它具有欺骗性。这次苦肉计能欺骗很多人,起码有诺贝尔委员会的挪威人。欧美人不懂得真正的辩证,不懂得36计,不懂得“见几而作”——(所谓几,就是变化之细微,吉凶之端兆。动而未形,在有无之间者曰几。几者,象见而未形也。子曰:几者,动之微,吉之先见者也。研几,就是研究“几”,就是根据事物之变化细微征兆来预测事物变化的方向。研几,知几,通几,是研究《周易》的最高境界,而《周易》是中国文化的哲学总纲)……。如果懂了,他们就不是欧美人了。这是他们福气,也是中国人的悲哀。
   
   刘晓波因为08宪章被捕了,被判刑11年,所以要奖给他“和平奖”。欧美人重逻辑和实证是好的,这是科学必需的。然而在政治上,就显得机械缺乏预见性了。政治博弈,欧美人从来不是中国人的对手。这种思维的机械性还带来一个副产品:功利性,这种只承认眼前事实的功利性,原来就屡屡伤害上进的中国人的心,并因此影响了中国的历史进程。现在,这种功利性,再次伤害着中国人:诺贝尔和平奖奖给刘晓波,对中国广大的维权人士是一个大大的伤害,因为刘晓波是中国维权人士的头号敌人。并且,这种伤害,今后还会发生。所以,中国在后共时代,也将是和欧美对抗的,这种对抗将是长久的,这是文明间的冲突。
   
   和谐,是中国传统的核心价值观之一。和谐,包括着和平,更包括着人治和等级,只是不包括平等、人权、民主、自由。而西方的和平,其背景则是平等、人权、民主、自由。从刘晓波这些年的实际行为,尤其是他对维权人士的打击,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口头标榜民主,实际大搞党同伐异一言堂的人,实际维护专制的人,他是一个穿着西服留着辫子的传统中国文人,他是和谐的,而不是和平的。2010年的和平奖奖给刘晓波,本身也是一个文明间的博弈,结果是“和平”被“和谐”同化了。中国又赢了(晓波一定会再次打着响指得意叫嚣“老子又赢了”)。如果挪威人固执地认为“和谐”=“和平”,那么2010年的诺奖应该奖给胡锦涛,胡锦涛“同志”在促使六方会谈,维护东北亚的和平方面,能力是力挽狂澜的,功劳则是盖世无双的。胡锦涛“同志”是和谐皇帝,而刘晓波“同志”只是一个和谐大使。
   
   和谐就是“没有敌人”,敌人是平等的,而“和谐”中恰恰没有平等。“和谐”是等级礼制,主子打我,是管教,我不配做主子的敌人;我打奴才,是惩罚,奴才不配做我的敌人。所以,中共打击刘,刘打击同僚下属,都不是敌人。——“没有敌人”,对于被刘打击过的人来说,简直是人格侮辱。
   
   世界的本质是不和谐的,这来源于灵与肉的冲突,上帝和魔鬼时刻在争夺人的灵魂。人类社会正是在灵的道轨和肉的火车的紧张中前进的。世界是两极的,两极是敌对的。民主国家是有敌人的,任何独裁政府都是民主国家的敌人。民主思想是有敌人的,任何不平等的思想都是民主思想的敌人。
   
   没有敌人的和谐价值观,其哲学基础:人性本善,正是中国3000年专制的根基。刘晓波这个传统的封建文人,是不配标榜民主自由的。
   
   三,
   
   晓波在《陈述》中,用了极大的篇幅,陈述了看守所的“进步”“温馨”“人性化”“柔性化”“温暖”“尊严”,陈述了4位警官3位检察官2位法官的“平和”“理性”“善意”。这不仅仅只是源于胆怯恐惧的摇尾乞怜,刘对中共监狱的种种进步和狱警的种种人道的描述,是满怀感激、温情脉脉、声情并茂的,这里有一种真实的爱,但是这种爱是一种病: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奇怪的,但却是确确实实存在的。这种病的病理来源于人性中固有的相对主义:只看到事物相对的变化,而想不到绝对的存在。显着的例子,就是“棍棒出孝子”,这的确是一个客观事实:从小对孩子严苛,给他一个很低的底线,然后在其成长过程中,略施好处,就会感恩戴德,孝顺有加。还有毛氏中国及朝鲜,人民逾是受虐,反而愈心怀感激。
   
   这种病症,也可简称为奴性或贱。这种病症的特征是感性、相对、女性化,而这些,无不中国传统文化的本质特征。所以,中国人的集体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源远流长,马克思主义集中营中的病人和中国国民相比,小巫见大巫。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