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雷颐:辛亥百年,变与不变]
小龙女
·写给你--------我的爱人
·思念的滋味
·我的记忆在你身边
·回忆
·坐在梦的对岸
·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
·永远 永恒
·荒诞不经的爱情如此迷人
·爱的另一极是恨吗?
·佛祖说出的爱情箴言
·不留平常心
·挣的再多还是穷人
·谁才是傻子
·想你让我心慌
·生活
·五行之道新解
·常识
·没底的杯子
·我们为什么要躲在网络后控诉、发泄和撒泼?
·一毫米的诚意
·生活是什么?
·永恒的东西只在回忆里!
·西藏行
·希望 回憶
·爱人的心
·无题
·我希望
·爱人
·佛经中的人生哲理
·什么是禅?
·懂了泪水,就懂了人生
·天空
·清茶一杯,前世因果终是了
·不留平常心
·莲语
·在路口,才发现我是你的过客
·其实
·一个可以气死日本人的北大学生
·揣摩两个皈依佛门的女子
·无声
·不是天生爱孤独
·落花飞舞
·梦里不知情无奈
·女人如画
·三十以后才明白
·无奈的国学
·落花飞舞
·等待
·堕落 北大
·爱国主义
·杂谈
·吸完二十根烟找不到离开你的理由!
·我是这么看奥运会的
·沉默也是一种抗议
·反袁支草的理由
·为何豆腐渣工程屡禁不止?
·谁能从不说错话?
·杂谈旧事
·七夕感言
·点评(非九评)
·五指争大
·哪里没有佛?
·熟视无睹、全民参与的腐败才更可怕
·来路 归路
·繁华过后是简单
·弯腰
·我们离民主有多远?
·谈谈知识分子
·由新成立的国家预防腐败局想到的
·清平乐.中秋
·眼儿媚.忆旧友
·七律.中秋
·七律.中秋
·有关中华合众国的几点疑问------请教陈泱潮先生
·决定台湾前途的究竟是谁?
·不可以原谅,更不可以忘却---纪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
·美国为什么怕伊朗拥有核技术?
·关于西藏问题和圣火传递的思考
·贺小羽文报论坛开张
·做人不应当丧尽天良
·汶川
·送给天堂的孩子
·《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为地震死去的孩子们而作
·子弟兵、白衣天使、志愿者、救援队员、炎黄子孙万岁!!!
·需要赞扬,需要质疑,需要惩处,需要批评,更需要反思
·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在哪儿?(摘自刘亚洲文)
·闲坐
·七律 端午有感
·一篇机会主义的檄文,有感于《中国过渡政府继续降半旗直至中共解体的公告》
·什么是民主?
·再谈民主
·三谈民主
·你是刁民吗?
·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
·戏说“君子不器”
·再论让百姓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十五望月
·十五感怀
·十五感怀
·学会欣赏
·中国人的矛盾历史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雷颐:辛亥百年,变与不变

雷颐:辛亥百年,变与不变
   ——共识在线第三期
   
   时间:2010-12-24 10:14 作者:雷颐 来源:共识网
   

   共识网编辑按:2010年已近年底,共识网推出【共识在线】栏目,并特别策划"年度关键词"在线交流活动。我们对2010年大家共同关心的问题,如"中日关系"、"政体改革"、"选举法修订"、"房地产调控"、"维稳"、"社会极端暴力"等,分别请关注这些领域的学者就其中的某一话题跟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共识在线"第三期于2010年12月7日举行,本期共识网邀请到中国社科院雷颐教授,就"辛亥革命"与网友进行交流。2011年是辛亥革命爆发100周年,关心、讨论辛亥革命,其意义不不止于对一个整数的纪念。
   
   雷颐,祖籍湖南长沙,1956年出生,中学毕业后下乡插队当农民数年,然后当兵,又复员当工人。1978年考入吉林大学历史系,1982年考入吉林大学研究生院历史系中国近代史专业,1985年毕业获硕士学位。同年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工作至今,现为研究员。曾任《近代史研究》副主编,现为研究员。研究方向为中国近代思想、文化史,著有《取静集》、《经典与人文》、《被延误的现代化》、《萨特》、《图中日月》、《历史的裂缝》、《李鸿章与晚清四十年》等,译有《中国现代思想中的唯科学主义》、《在传统与现代性之间》、《胡适与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的选择》等。
   
   本文为这次交流活动的最终文字整理。
   
   地点:共识网访谈室 时间:2010年12月7日下午15:00-17:00
   
   共识网:各位网友,大家好!共识在线第三期现在开始。感谢雷颐教授作客共识网,欢迎大家积极参与!
   
   雷颐:各位网友大家好。
   
   立宪何以输给革命:统治者缺乏妥协精神
   
   共识网:现在我们就网友的提问请雷教授现场解答。我们的网友小烨和sixun,他们提的问题类似。网友小烨:请问雷老师:当时君主立宪失败是否是辛亥革命的主因?君主立宪失败的内因和外因有哪些?网友sixun提的是:大清的改革失败原因是改的太晚,还是改革步骤出现问题呢?个人觉得还是后者多些吧?请问雷教授怎么认为?
   
   雷颐:这两个问题基本类似,我们在一起答,从辛亥革命胜利这个意义上说,有人说是辛亥革命打断了立宪,甚至有惋惜,我们可以赞同,或者赞美,但是我觉得你的价值判断是一回事,首先我要分析的是,他搞的立宪为什么会失败,为什么会被辛亥革命打断。实际上我觉得也就是这个后面的问题是两个问题,因为我们看清政府搞这个立宪,他搞的改革实际上是太晚了,由于太晚就很局促,这样就有很多事情来不及做,当时的形势已经没有这么从容可以改革了。我首先想说一句,李鸿章在一八七几年的时候说,当形势好的时候没有必要改,当形势很危急的时候,没有条件不可能改,实际上清政府从近代以来一直是这样,当比较宽松的时候,形势比较好的时候,由他从容进行改革的时候他不主张改革。
   
   当时碰到一些重大危机,这时候他觉得在这种危机时刻就不可能变革了,李鸿章谈起清朝,他说这些年一直碰到这些问题,实际上到后来君主立宪的时候,他觉得没必要改,也没有压力就没有必要改,他觉得最后压力很大了,他才想改。这样可控的空间就非常小了,所以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清政府的改革一直是被动的。
   
   我就举一个例子,比如说像这种改革立宪,涉及到政治体制改革,对一个王朝、政府是好还是不好,恐怕是很间接的,有一定的远见才能判断出这个对我好还是不好,有些具体的事情,明明白白是对他好的,在他有条件的时候就不做。比如说要架接电线,设电报局,你首先要有通讯,这个是李鸿章提出来的,当时政府不主张。朝廷就认为这种东西是外国人用的,我们就不能用。
   
   他们不信祖宗,他们信基督耶稣,我们相信的是祖宗崇拜,当时是电线,要从地下通过,这样会惊动祖坟,这样你就是不孝,不孝就是不忠。但实际上这些对清政府都有直接好处,经过了将近十一二年,才发现这个有直观好处。包括像建铁路也是有好处的,经过十七年讨论才落实下来的。更何况像政治体制改革需要一个很间接的过程呈现出来的东西?
   
   比如说当时中国传统就没有现代海军,只有用木船,一些水师,主要是地方管理,打水上的一些盗贼,现在都是从海上侵略出来,一些官员想办法建立起现代化舰队,但是管理体制还是由地方官来管,他们觉得你有海军就要一个海军司令部,清政府不要像从前一样统一来管。你们要有一个组织机构,用现代话讲就是全盘西化了,政府就不同意。
   
   我举这个例子就说明,清政府任何的变动,从来没有主动说我有海军了,我就应该有一个海军司令部,李鸿章还举了日本的例子,也被他否定了,总要一个舰队被打沉了,吃亏了才会变动。
   
   比如说海军司令部,他是勉强成立的,我们传统有六个部,我们学外国人成立了一个海军衙门他觉得很丢人。必须专职的,不能是兼职的,外国都是专职的,但是我是兼职的,他连这种事情这是对他的好处,比如你要有海军就要有海军司令部,这种有直观好处的事情他都不要做,你像这种都是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他才做的。
   
   我觉得一个重要的比如说,1898年我们不评论具体的步骤,是维新运动,维新实际上是好的机会,由于种种原因,具体过程我不说了,他已经镇压了重要的体制改革。他这个立宪是在几次讨论之后才确定。后来在日俄打仗的时候,中国出现了几种力量,在预测战争谁胜谁输,这次很多人认为是俄国胜,由于说俄国是君主专制,当时流亡在国外的梁启超他们是主张君主立宪,就觉得是日本会胜,因为日本实行了君主立宪,它的体制比俄国优秀。
   
   结果预测之后,开始我觉得预测都有点大胆,战争谁说的准,但最后是日本胜了。日本胜这就是近代以来第一次黄种人战胜了白种人,这不是人种问题,是一个制度问题,一个优胜的制度,一个好的制度打败一个相对比较落后的制度。
   
   当然中国人恰恰是从救国的这个角度,使国家强盛的角度,绝大多数人不是从君主立宪,从限制政府,我们是天赋人权,事实使中国人觉得立宪能使国家强大,这是日俄战争的第一个后果。
   
   第二个后果是当时在日本的留学生,他们就组织义务队,但是这种学生的爱国行为,由于他是自发的,清政府就对他们很警惕,政府对民间自发的都是抱有一种恐惧的态度。他们就不支持,反而一味镇压,使本来是爱国的学生,清政府有反感,重新风声水起,又造成另外一种现象,革命兴起。它最主要的活动力量是会党,但是他恰恰是经过1903年夏天到东京之后,突然发现整个形势变了,有些留学生都找他了,日俄战争革命也出现了,包括后来成立同盟会,这几种力量开始,包括清政府,就要求政府要变。到了1903年之后,维新派成立之后,就要求你立宪,这些立宪的步骤有人说按照他的设想固然是很好,但所谓的好坏我觉得要根据形势的变化,形势已经变化了,革命力量已经起来了,革命党已经壮大起来了。
   
   你再按照你从前的,我只是跟维新派,什么立宪几年几年,这已经不适应变化的情况了。不是君主立宪失败是它的主线,你看君主立宪每一步都很被动,包括最后立宪派要求他尽快实现开国会,所以我觉得主要他是被动,或者他失败的原因是改革的,或者换成被动是更合适一些。这是一个主因。
   
   共识网:下一个问题,网友张冠李戴提问:雷教授您好,有人认为清末士绅阶层的出走和背叛,是导致清王朝瓦解的重要原因。您赞同这一观点吗?用出走和背叛是否合适?谢谢!
   
   雷颐:我认为用出走和背叛不一定合适,谈不上双方签订一个合约,契约,我必须忠于你,我觉得不一定合适。但是我觉得这个意思我是赞同的,我知道,最后是士绅阶层也离开清政府了。其实我刚才谈到了这一点,士绅阶层本来是清政府最重要的基础,只有社会稳固了,统治政权才能稳固。士绅阶层比较重要一些,我们现在说的中产阶级是一个收入的概念,而这个士绅阶级它权力更大一些,他掌握地方,很多地方是由这个阶层来管理的。但他们都抛弃清政府了,你说这个政权还能稳固吗?仅仅得出这个结论并不很重要,我们要探讨,为什么士绅阶级他会抛弃掉清政府,这个是更深入的,我们要探讨的。
   
   立宪运动以来,虽然清政府在1898年血腥镇压,一系列的,后来慈禧的政策又导致八国联军,这是很荒谬的,给国家带来的灾难。总希望变动应该是由上而下的变动,越有钱的人越不希望有巨大的变动。这是肯定的,士绅都不希望。当形势要求清政府立宪的时候,清政府大概是在1906年宣布准备了立宪,整个士绅阶层都欢腾起来了,那种都是欢呼的,尤其张灯结彩,你看他们提的口号,你要主张立宪可以避免大流血。连士绅他们都看到必须要变,他们的欢呼雀跃不希望革命来变。但是清政府的一些所作所为,包括立宪草案、宪法草案一出来,所有人都认为是一种假立宪,因为宪法的草案一出来,皇权比天皇的权力要大,我们知道日本的都是学的德国的,但是天皇的权力比普鲁士的权力大。日本宪法的公民权利比普鲁士要少。中国清政府出来的权利,很多应该有的自由比别的国家还要少。那边革命派支持革命的人又多了。
   
   士绅阶层始终是不希望革命的,就希望由你清政府来主导,你主动开会,可士绅一次一次请愿,清政府则一次次拒绝。后来,他们发动了全国性的请愿运动,结果又镇压掉了,士绅也采取了一些激进化的手段,他们觉得这种政权不足以维持了。后来他施行的政策,比如说国有化的政策,到最后大量侵犯士绅的利益。
   
   比如说就像四川的保路运动,你看开始去领导保路运动,只是一个人民请愿,但是四川总督把上层的领导人给抓了。他们还要维护自己财产怎么办,就抓了这一批人,第二层的人充当领导。他们就会比富裕的那些人行为激进一些了,就要围绕着总督府请愿了,后来就打死了这些人。
   
   尤其最后说,我没有开国会,我可以先改革,搞内阁制,后来出的是皇族内阁,士绅也明白,所以辛亥革命期间士绅都是处于观望状态。当一个统治者,像满清统治者把他的社会基础都破坏了,最重要的统治者他的基层同志都离他而去了,他的基层就不可能是稳固的,这样就会导致他下台。
   
   人们总是说辛亥革命过激,是过激,为什么会这样?或者说过激的会胜利。士绅都有反政府意识的时候,革命党人的那些所作所为是很正常的,或者过激的力量,支持他的力量就开始变得很多了。所以我觉得确实经过士绅阶层,他不支持清政府是清朝王朝,这是非常重要的原因。与其说背叛不如说背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