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熊飞骏的博客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熊飞骏
   
    因为本人不存在“受害者心理”,对西方文明国家并未怀有根深蒂固的敌意,相反一直主张中国应敞开胸怀接纳文明国家的先进成果,尤其是学习他们的法治和宪政经验,来服务于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和中华民族的文明进步事业。当美国对中国存在的“问题”说三道四时,只要他们说得有道理,不是无中生有的中伤和说谎,我并不认为对方是在干涉中国内政。因为美国人有管闲事的嗜好,小夫妻把小孩锁在家里自己跑出去玩,邻居若是发现常常会去报警,控告这对夫妻没有很好履行对自家儿女的监护义务。碰上这种情况小夫妻通常都会认错服软,丝毫也不会认为邻居是在干涉自家“内政”。美国人经常拿中国的“人权”说事说不准也和那位邻居一样的性质,并没有故意找茬让你不舒服的“恶意”;更不存在“忘我之心不死”的狼子野心。就象一个残暴的丈夫毒打自己的妻儿,我们主动冲上去干涉制止并不是干涉他家“内政”,企图与他“家”为敌一样。
    西方文明国家指责中国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虽然不存在必然的险恶用心,但他们的指责并非都是客观真实的,前不久发生的西藏骚乱,西方媒体抨击中国搞“民族歧视”就明显不是事实。

    中华民族的主要矛盾从来都是“官民矛盾”;而不是“民族矛盾”!
    今天的中国也许存在严重的腐败和不公正;但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不存在“民族歧视”问题!
    中国不但不存在汉族欺凌少数民族问题,相反少数民族还享有远远超过汉族的优惠政策。在少数民族聚居的新疆、西藏等地,甚至于存在“逆向民族歧视”,也就是藏族、维吾尔族对汉族的歧视?当藏民或维民与汉人发生冲突时,无论是藏族、维族仲裁者还是汉族仲裁者,大多会做出不利于汉人的判决?
    我这人酷爱旅行探险,近几年走遍了西藏、新疆的绝大多数城市,对藏民、维民作为一个整体受到的优待有很深的印象;同时也对少数民族聚居地汉人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愤愤不平,一再撰文呼吁这些地方的权力人物不要搞针对构成中华民族主体汉族的“民族歧视”行为。我经川藏线上青藏高原时发现一个怪现象:汉人司机碰上藏民拦车时多半会停下来,只要车上有坐位就不会拒载,并且藏民不用掏一分钱;而碰上汉人拦车则很少停下来,即使停下来让你上车也要收一笔超过公交票价的车费……
    在西藏和维族聚居的新疆喀什、和田地区,藏民和维民欺凌汉人的事件时有发生;而汉人欺凌藏民、维民的事件则很少发生,如果不巧发生了,汉人又不是什么权力人物时,肇事的汉人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
    这些年我的亲眼所见,和我实地采访调查的资料显示,中国不存在针对少数民族的“民族歧视”问题。如果在某些地方确然存在“民族歧视”的话,对象也是汉族而不是少数民族。
    中国既然不存在歧视少数民族问题,甚至于存在反客为主的“汉族被歧视现象”,少数民族应该对政府感恩戴德,发自内心地效忠我们的国家才对呀,何以会发生藏族暴力骚乱那样的悲剧呢?
    难道中国的少数民族真的被宠坏了吗?
    中国不存在歧视少数民族问题;但并不等于我们的民族政策没有问题。
    我们的民族政策问题一样是出现在“体制”上!
    政府这些年给了少数民族群体远远超过汉族的优惠政策,按理绝大多数成员应该比汉族更热爱我们的国家。
    如果在某些少数民族聚居地情况不是这样,优惠政策买来的不是效忠而是多数人背叛,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呢?难道仅仅是境外敌对势力和他们培植的代理人在作祟吗?美国也是一个多民族国家,政府也很少出台针对哪一个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为什么“敌对势力”从来没有成功地煽动哪个民族闹分裂呢?
    极端民族主义者煽动暴力分裂大中国的企图通常是不得人心的,如果他们能够在国家权力机器的眼皮底下居然盅惑了相当多的人心,说明有相当多的少数民族成员没有平等地享受到优惠政策的福荫,从而给极端民族主义者留下了契入的缺口。
    针对一个群体的优惠政策,在执行过程中通常会出现两种情况:即多数人分享还是少数人独享的问题。
    我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取得了举世瞩目的经济成就,但经济高速发展的成果绝大部分被特权集团攫取,占人口绝大多数的普通公民没有平等地分享到改革开放的成果。
    针对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是否也存在类似情况呢?
    在某些民族自治地区,这种情况确然存在。
    中国绝大多数普通公民没有平等地分享到改革开放的成果是“体制”的原因;绝大多数少数民族成员没有平等地分享到优惠政策果实也一样是“体制”的原因。
    三十年改革开放成果绝大多数被特权集团攫取是因为我们的体制是“官僚体制”,该体制的主要特征是各级官僚垄断对公共资源和利益的分配权力。因为没有有效的民主机构来监督制约这一权力,特权阶层就能不受限制地利用职权在“公共蛋糕”上为自己切取尽可能大的一份……
    我国的少数民族自治地区也一样奉行“官僚体制”,少数民族官员在辖地拥有不加限制的绝对权力,有充分的条件利用这一绝对权力来侵吞“公共蛋糕”。
    政府对少数民族群体的优惠政策无疑是一块每个少数民族成员都可平等分享的“公共蛋糕”;但少数民族特权阶层利用职权把“公共蛋糕”的绝大部分据为己有。
    结果少数民族的大部分成员没有充分感受到国家对他们的“关爱”。
    “官僚体制”反映在“人事”上的特征是“任人唯亲”、“论资排辈”;并最终达到“劣胜优汰”、“奖恶惩善”的整体效果。只对上负责不对下负责的“官吏单向负责制”,决定了走上领导岗位的少数民族权力人物要想保住自己的职位并获得升迁,就只能以权谋私贪污受贿强奸民意,同时糟蹋纳税人的钱制造劳民伤财的“政绩工程”。“官吏单向负责制”有效地阻止了有过人能力和高尚品格的志士仁人走上领导岗位,在仕途上春风得意者多半是有能力“创收”孝敬上司有心机弄权说谎虚报政绩的势利政客……
    当民族自治区的各级官僚多半是无视民生疾苦只知弄权受贿的势利政客时,就必然对民族多数成员造成“权力伤害”,这个民族的群体不满情绪就会滋长蔓延。因为少数民族在人数占绝对优势的汉族汪洋大海中有一种“民族弱势心态”,容易滋长极端民族主义情绪。当民族政客挑起民众的不满情绪时,民族成员容易不自觉地把不满的矛头对准国家政府,误认为国家政府是他们不幸的直接根源;尽管伤害他们的人也许是他们本民族的官僚政客。
    当极端民族主义情绪在本民族滋长蔓延时,通过不尊严手段走上权力岗位的民族势利政客一无能力二无责任心三无必要的威信来化解调和各阶层的矛盾和不满,不能行使国家政府赋予他们的职位责任,于是不该发生的悲剧发生了。
    综上所述,如果说我们的民族政策存在问题,那也一定是“体制”的问题,落后过时的“官僚体制”腐蚀了国家对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
    美国也是一个多民族国家,白宫也很少对某个少数民族群体制定特殊的优惠政策,因为那会威胁到真正的“民族平等”理念,但美国好象从来就不存在“民族分裂问题”。因为美国实行的民主政体是为绝大多数公民谋福利的体制,官吏没有任何职务特权,公民的权利受到充分的尊重,各民族都从民主政体充分受益。尽管国家政府没有为哪个少数民族拔钱送物,但绝大多数民族成员都能感受到民主政治的恩惠,并对行使民主政治的国家自然效忠。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前苏联政府曾对各民族加盟共和国给予了大量的慷慨援助,但因为在加盟国强制推行的极权专制体制窒息了社会生机,造成了加盟国的普遍贫困落后和腐败不公正,落后体制造成的负面效应远远超过经济援助的正面效应,最终造成各民族加盟共和国的普遍离心倾向。
    我的家乡因为曾是红色苏区的缘故,国家每年对家乡县的照顾曾一再让周边县市眼红,享受的特殊待遇差不多和中国少数民族同一个档次。但家乡县的普通公民并没有享受到国家的“照顾”,其贫困程度超过周边任何一个兄弟县市。原因就在于家乡县的腐败程度超过任何一个兄弟县市,国家“援助扶贫”的大笔资金大部被各级官吏腐败掉了。家乡的“人才”也因为受到层层压制,没有机会为家乡的富强贡献自己的能力智慧,“体制”的弱点远远抵销了“政策”的优势。这是又一个国家的“爱心”被“官僚体制”腐蚀的又一生动例证。
   
   
   二OO八年四月十二日
(2010/12/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