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熊飞骏的博客
·毛时代中国没有腐败吗?
·加强学校治安能制止刺向儿童的尖刀吗?
·中国教育问题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文革式大民主”的实质是红太阳为人民做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熊飞骏
    百年前的辛亥革命埋葬了中国两千二百年的皇权专制。
    中国人习惯把辛亥革命归功于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
    其实辛亥革命并非孙中山和同盟会组织策划的。

    武昌起义打响了辛亥革命的第一枪,是多米诺骨牌倒下的第一块。
    武昌起义则与同盟会一点也不相干。
    武昌起义其实源于一起失控的群体性事件。
    太平天国爆乱后,满清统治集团放弃“满贵老革命”独裁的传统国策,依靠延揽曾国藩、左崇棠、李鸿章、张之洞等无“打江山背景”的汉族后起之秀,扩大专制政府的统治基础才逃过了生死一劫。随后上台执政的慈禧太后也一直延续重用汉族才俊的人事路线,依靠汉族人才的智慧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危机四伏的统治瓶颈。
    1908年慈禧太后升天后,满清权力高层犯下了一个致命的认识错误,误以为只有当初打江山出身的满贵老革命的后代——也就是“太子党”最忠诚最可靠,汉人则“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不可重用。新任摄政王载沣把清政府的中流砥柱袁世凯革职;同时把良弼等满清少壮亲贵委以重任。
    专制体制奉行劣胜优汰的逆淘汰规则,统治集团一代不如一代。慈禧太后在历史上是出了名的腐败昏庸,但和她的接班人比起来简止算得上巾帼英雄。
    慈禧太后在世时清政府就走上了“预备立宪”之路。1911年5月8日,清政府首届责任内阁诞生。13位内阁大臣中“满贵老革命后代”就占了9人,其中皇族7人;四个汉人阁员分别担任学务、外务和邮传等非枢密闲职,一看就是“装饰和陪练角色”;军事、财政、组织、司法、民政等决定国家命运的军政要职全部由“满贵太子党”把持。
    那时的中国满人只有区区几百万人,汉人则高达四个亿!“代表”的不公平程度恐怕高居世界第一。
    清政府首届责任内阁是名副其实的“太子党内阁”。
    满清权贵“聪明反被聪明误”,把本来忠于满清政府的汉族特权集团也推向了敌对力量那一边,“太子党专政”的结果是削弱自己壮大反对力量。广大汉族人民自此彻底丧失了对满清政府的幻想和耐心。
    于是巨大的不满在社会各阶层象野火一样滋长蔓延,群体性事件风起云涌。
    那时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在屡战屡败后处于革命低潮阶段。很多同盟会员对中国革命丧失了最基本的信心,认为清政府最少还有五十年以上的寿命,自己永远也看不到革命胜利那一天,于是纷纷放弃“革命理想”去国外“讨生活”“过小日子”去了。同盟会事业差不多陷入绝境。“满贵太子党”的专横弱智使同盟会绝处逢生,风起去涌的群体性事件让孙中山在绝望的深渊里看到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1903年,清政府放弃“铁路国有”政策,允许民间集资兴办铁路,就象特色中国允许民间资本经营房地产和矿山一样。
    于是拟建中的川汉、粤汉两条铁路就计划吸收民间资本。
    专制体制下的民营企业,凡是牟利空间较大的特种行业都不可避免地渗入“官僚背景”。官僚政客利用特种行业的审批、监督特权,在企业里掺入自己的股份;或者不出一分钱拥有“干股”;甚至直接投资雇佣代理人垄断某特种行业的经营权。没有官僚背景的民营特种行业你根本不可能生存或发展下去。
    特色中国的房地产商和矿老板们哪一个背后没有官僚背景?
    所以象矿井和房地产等特种行业也许打着民营招牌;但实质上都是“官营”的,民营业主只是官僚的经营代理人,官僚政客则是特种行业的最大“红利受益人”。
    这种有深厚“官僚背景”的民营企业在万恶的旧社会称为“官僚资本”;特色中国则晋升为“明星企业”。
    兴建铁路无疑属特种行业,自然是官僚政客充当“领导人”。特种行业无论是民营还是国营,“领导人”都是肥差。
    武昌起义的主要“导火线人物”满贵太子党端方就通过跑关系谋到了“督办粤汉、川汉铁路大臣”这一肥差。
    在官僚专制体制下,一旦是官僚政客充当企业领导人,就不可避免感染腐败病菌,就算挂着“民营”招牌也不例外。
    首先吸收民间资本的股份公司,民众是否入股应该是完全自愿的,可川汉铁路公司的“领导人”却利用职权把自愿变成强制,把铁路捐款摊派在7000万四川人的农税里强行征收“铁路股金”,就象特色中国的某些地方政府强行摊派若干年后才“有可能”偿还的大桥捐公路捐一样。这样铁路股金的相当大一部分就来自平民的强制性集资。
    其次是股份公司的管理权和决策权应该由股东大会来决定,每个股东的话语权取决于出资的多少。川汉铁路公司的管理权、决策权却集中在“领导人”手中,哪怕领导人自己没出一分钱股金也一样。
    再次公司的财务收支应该完全透明,防范大股东利用资本优势侵犯小股民的利益。可川汉铁路公司却奉行官场通行的暗箱作业,“领导人”随意挥霍、挪用甚至侵吞股民的资产。
    在这种“官僚背景”下,川汉铁路公司的管理不善和资金流失也就在所难免。
    川汉铁路公司驻上海经理施典章就曾挪用铁路集资款300万两白银到上海钱庄去做投机生意,结果全部亏空……
    对于巨额资金流失问题,川汉铁路公司的官僚采取官场传统的封锁消息办法。但纸是长久包不住火的,官僚挥霍、挪用、侵吞巨额铁路集资款的小道消息不断传出来,在广大铁路股民心中激起了强烈的不安和不满。
    专制清政府允许私人开办银行。银行一样是特种行业,在专制体制下一样必须有深厚的“官僚背景”才能生存和发展;因此一样是隐性“官僚资本”,一样存在腐败和管理不善问题。1911年川汉铁路集资款存放的私人营行倒闭,再度使路款损失惨重。出了这样大的事件,封锁消息这个损招自然失灵了。在新闻不自由的背景下,真相通常以十倍放大的谣言方式传出来,百万股民群情激奋,纷纷要求连本带息退还筑路集资款,在正当要求被拒绝后就形成了一个前赴后继的上访潮。地方官僚害怕丑闻败露影响仕途就四处围堵,结果酿成一个又一个的群体性事件。
    如果清政府是一个精明负责任的政府,面对这样的事件就应该采用行政司法手段追究相关责任官僚及其代理人等腐败集团的责任,追回流失的铁路资金;同时对相关责任人给予毫不留情的膺惩。官僚权贵大都富敌百家千家,从他们身上追回损失不但容易阻力很小,而且因“讨公道”能赢得大多数国民的拥护。既能挽回损失又能赢得民心,能大幅提升政府的声望和民意基础。“社会公平”是稳定的根本,只有公平社会才会长治久安。
    可自作聪明的太子党内阁就是不肯走正点,习惯用和稀泥与火上浇油的方式去处理上访和群体性事件。对待群体性事件首先是不分清红皂白地打压,当打压不能起作用时就“和稀泥”,待事态平息后再秋后算帐,前提是“不追究腐败官僚的责任”,不惜“拿江山做代价”来保护特权集团的利益。
    近百万股民的上访和群体性事件仅靠打压是无法起作用的,于是太子党内阁再度乞灵于“和稀泥”策略,由“国家”认下亏损,“国家”出面来补偿股民的损失,说白了就是让全国无辜纳税人来给腐败渎职的地方官买单。
    因为民众痛恨的责任权贵得不到应有的惩处,股民就算经济上没吃亏心里依旧很不爽;那些无缘无故当了冤大头的全国纳税人就更不爽了。
    “国家”不能无休止做冤大头,为了防范类似的悲剧再度重演,太子党内阁开始寻找悲剧的根源,并制定相应的预防措施。
    晚清的民营企业在国民经济中所占的比重是逐年上升的。铁路股金流失事件本来不是民营企业的过错,而是落后的专制体制干扰了民营企业的正常运转造成的。太子党内阁当然不会认为自己的统治方式有什么过错,于是把所有的过错全算在民营企业头上。既然问题的根源在“民营”,太子党内阁就来个“国进民退”,实行“铁路国有”政策,取消民间资本经营铁路的权利。
    在专制体制上,“国有”实质上就是“官有”。在特种行业领域,先前是官僚依靠代理人捞钱玩享受;现在则由官僚直接出面捞钱玩享受。
    当官僚直接出面经营管理特种行业时,官僚代理人就下岗了,心中的失落与不满是可以理解的。为了发泄不满情绪,很多代理人加入到群体性事件队列,由革命对象成为革命者,甚至成为革命领导人。
    四川保路运动领导人蒲殿俊就是由官僚代理人变成革命领导人的典型。
    蒲殿俊在做代理人时一样仰仗官威贪污铁路款,如果当时清政府主持公道追究他的贪贿罪就会成为四川的过街老鼠,很可能被愤怒的四川人民抄家杀头,没想到官僚机器袒服他让他逍遥法外,结果造就出了自己的掘墓人,摇身一变成为四川人民反抗官僚政客的革命领袖。
    历史有时就是这么滑稽!
    铁路国有化政策一出台,等于是给群体性事件火上浇油,群体性事件因此升级,分散的上访闹事集结成大规模有组织的“保路运动”。
    四川的铁路股民最多,是铁路国有化政策的最大受害者,自然成为保路运动的中心。
    保路民众早期采取静坐、请愿等和平守法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合理诉求,可四川总督赵尔丰却采取“枪打出头鸟”的传统损招,把保路运动的组织嫌疑人全部抓起来投入监狱,罪名是“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闹事,搞打砸抢”?
    赵尔丰再度火上浇油,终于把忍无可忍的保路民众逼上梁山,纷纷走上以牙还牙的暴力反抗之路。成都的保路民众甚至成立了自己的武装保路同志军,一度攻占了成都近郊的龙泉驿和双流两县,把县官捉起来杀掉。
    四川的局势终于乱到了不可收拾那一步。
    太子党内阁决定从外省派军入川平乱,授权岑春煊统率川省新旧各军及各路援军。
    如果清政府坚持信任重用岑春煊,四川的保路运动就不致成为辛亥革命的导火线,太子党内阁的寿命就要长得多。
    可太子党内阁不可能信任岑春煊,因为岑春煊不是满贵太子党。
    岑春煊是晚清少见的清醒智慧官僚,坚持解决四川事件的两个首要条件:
    一, 不主办首要;
    二, 商股非还给十足现银不可。
    岑春煊的过人智慧在劣胜优汰的逆淘汰官场没有几个官僚政客能够理解。太子党出身的湖广总督瑞瀓上奏朝廷,攻击岑春煊是“平乱不足,反以长川人之骄……”
    太子党内阁自然倾向于相信自己的“同志”,及时解除对岑春煊的任命,另派太子党出身的端方统兵入川严惩“黑恶势力”。
    乱象终于酿成不可收拾之势。
    四川的群体性事件在太子党的一再“资助”下终于蔓延成全国性的大革命。
    守卫武昌的军队踏上了入川平叛之路,武昌防卫空虚。
    太子党内阁为了维护满贵的专制统治,采取笼络军队策略,不惜滥用纳税人的血汗钱给军人一再加薪。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