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熊飞骏的博客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从政务官的职能看中美官员的差别
·妥协和共识是通向阳光未来的阶梯
·腐败容忍——一种可怕的时代瘟疫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奥运光环笼罩的不和谐插曲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中国应该说“不”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金家王朝!
·从瑞士的幼儿园制度看民族胸怀
·能够避免的“血淋淋原始积累”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中国教育问题之四(公民教育缺失)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我们的教育如何腐蚀“共和国的朝阳”
· 教育改革提案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通钢事件”令不想说的话如梗在喉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熊飞骏
    今天的中国无奇不有,最奇的恐怕要数普通国民是非颠倒黑白混淆的价值取向;当然还有部分国民俗不可耐的人生品味。
    一个民族的价值取向往往由这个民族的女人来决定的,女人的心灵偶像最能反映一个民族的群体价值取向。
    今天中国女人的心灵偶像是什么?

    说出来让人毛骨悚然:是武则天???一个疯狂、嗜血、颠倒人伦、灭绝人性的邪恶女人!!!
    武则天干了些什么?
    亲手扼死了还在襁褓中的亲生女儿;
    逼死了自己英伟的大儿子;
    毒死了自己能干的二儿子;
    把有个性的三儿子流放到穷山恶水的房州十多年;
    把聪明的四儿子“修理”成虽不能坏事但也绝不能成事总之当不了皇帝的“老实人”;
    武则天总共就只有这么几个儿子。
    亲手鞭死了活泼可爱的小孙儿。
    …………
    就是这么一个无耻变态、丧尽天良的迫害狂,我们的多数女同胞为何要狂热地崇拜她?
    因为武则天当了皇帝,中国唯一的女皇帝!
    因为武则天颠倒了男人和女人的角色,像男人玩弄女人一样搞“一妻多夫”。
    问题是这样的“崇拜”究竟有多少“理性”成分?没有理性的崇拜本质上是被愚弄后的痴狂。
    中国男人“成者英雄败者贼”的赤裸裸“功利主义哲学”,不知从何时起让女人也沾染上了?
    这是中华民族的真正悲哀所在。
    中国历史上,难道没有比武则天更伟大更值得今天的女同胞崇敬的女人吗?
    非也,鉴湖女侠秋瑾就是最杰出的一位。本人在《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一文中有较为详尽的论述。
    如果说女侠秋瑾是一个失败的女英雄,无法引起浸染“功利主义”毒汁的中华女同胞的注目。那么历史上还有一个比武则天伟大百倍的成功女人。
    她就是千古一后——长孙皇后。
    长孙皇后就是千古一帝李世民的妻子。
    李世民则缔造了中国历史上唯一没有贪污的贞观王朝。那时的中国就象今天的美国一样成功地把“公权”装进了笼子,跃升为世界上无与伦比的文明中心,各项文明指标在这个星球上遥遥领先。世界各地的杰才俊士就像百川归海一样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往中国跑(请参阅拙作《中国的黄金时代》)。
    人们常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往往有个好女人”;其实这只是人们的一种美好愿望,多数情况是“一个好男人背后往往有个坏女人;一个好女人背后往往有个坏男人”。当然也有少数例外,李世民夫妇就是例外中最杰出的一对。
    李世民的英雄事迹不用在此赘述,多数中国人在影视剧里已经领略到了。
    但长孙皇后无与伦比的智慧和美德则没有引起普通国民尤其是女同胞的关注。她们的注意力全被武则天那个冷血魔女收割了。
    长孙皇后的超群出众之处,我们从下面的几则小故事中可见一癍。
    下面的一则故事脍炙人口:
    魏征是李世民政府勇于说真话的英雄男人。李世民也以罕见的胸怀和智慧来容纳那些逆耳真言,给予魏征极大的荣誉和礼敬。但基于人性根深蒂固的弱点,魏征在大庭广众之下“泼帝王面子”的真话偶尔也超出了李世民的容忍底线,在瞬间产生出强烈的对抗情绪。
    有一天朝会散后,李世民怒气冲冲地回宫,对前来迎接的长孙皇后劈头抛下一句狠话:
    “总有一天要杀掉这个乡下佬!”
    “谁招惹皇上生这么大气?”
    “还不是那个魏征,他总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泼我的面子,总显得处处比我高明!”
    长孙皇后的反应是一言不发进了内室,十分钟后穿着一套漂亮的朝服出现在丈夫面前,向皇上深深鞠了一躬。
    “妾听说‘君贤臣直’,朝中有魏征这样的大臣,足以证明我夫是一个贤明的君王。”
    在如此智慧的贤妻面前,李世民郁闷的心情豁然开朗,不但感觉自己很有“面子”;对魏征的反感霎时云散雾收。
    假设长孙皇后没有过人的胸怀和智慧,以别出心裁的方式给李世民“消火”,就算英明的李世民不会真的炮制一个“莫须有”罪名杀了魏征,对魏征也会长久耿耿于怀。心中一旦“烦”某人,就不容易听进此人的逆耳忠言。听不进不顺耳的真话,最大的受害者不是魏征,而是李世民家族自己。长孙皇后这具“智能灭火器”不但救了魏征,也给国家和自己的家族种下久远的福荫。
   
    下面的几则故事则鲜为人知,一样折射出长孙皇后无人能及的修养、德行、才情、气度和智慧。
    长孙无忌是李世民打天下的第一谋臣。李世民得天下后自然决定封他做宰相那样的大官。
    因为长孙无忌的妹妹就是长孙皇后,他的任命竟然出了偏差?
    长孙皇后自幼在舅父高士廉的指导下熟读经史,深知外戚擅权不但会给国家酿成巨大的灾难;也会给外戚家族自已带来灭族的飞来横祸。汉帝国绝大多数擅权的外戚家族被屠灭就是前车之鉴。
    当李世民准备擢升长孙无忌为宰相的时候,长孙皇后极力劝阻:
    “妾既托身紫宫,尊贵已极,实不愿兄弟子侄布列朝廷。汉之吕、霍可为切骨之诫,特愿圣朝勿以妾兄为宰执。”
    李世民对皇后的谏阻不以为然,执意任命长孙无忌为尚书右仆射、兼吏部尚书、左武候大将军。
    长孙皇后不是那种欲迎还拒、故作谦让的“做秀”之人,在丈夫处的努力失败后,她私下里立刻去找他的兄长,向兄长剖陈厉害,坚决反对他接受任命。长孙无忌没法,只好向李世民诚恳请辞,一次不行来第二次、第三次……最后搞得李世民也很无奈,只好改授他为“开府仪同三司’的荣誉衔。
    长孙皇后终于如释重负。
    如果说长孙皇后阻挠亲兄当大官的行为有缺少“人情味”之赚;那么她对自己的同父异母哥哥长孙安业的庇护则是极谙人情世故的大义和远见。
    长孙安业是一个嗜酒无度恃强凌弱不知“责任”为何物的卑污男人,年龄也比长孙兄妹大很多。在父亲长孙晟亡故后,年幼的长孙兄妹就被狠毒的长兄赶出了家门。无家可归的两兄妹只好投奔舅父高士廉过寄人篱下的生活。
    天意从来高难问,不幸的身世把这对苦难兄妹磨炼成了人中龙凤,恰好又赶上了社会急需人才的“群雄逐鹿时代”,两兄妹的绝顶才华有了施展的平台,双双很快飞黄腾达。一个成为帝国的宰相;一个成为天下第一女性公民。
    长孙安业一时间悔青了肠子,不是后悔当初把两兄妹赶出家门,而是后悔怎么没设法把两兄妹弄死。手脚做得不干净授人以柄,现在小命快玩完了。就凭当初他对长孙兄妹的所作所为,就算后者不要他的脑袋,也注定要在监狱度过剩下的后半生。他的猪狗不如恶行远近皆知,也许还不等长孙兄妹把他投进大牢,平时恼恨他的霸道又急于邀宠的村民也会墙倒众人推,锁上他见官去。
    长孙皇后的心胸是长孙安业这等人永远也理解不了的,她对长孙安业的最大报复竟然是说服丈夫皇帝对他“厚加恩礼”,最后还让他当上了京城的监门将军。就他那“一肚子稻草”,这可是能勉强应付的最大官职。
    可长孙安业的智商也实在低得有点过份,对妹妹的“以德报怨”不但不知“感恩”,相反“以怨报德”,居然丧心病狂到参与一次未遂政变,企图利用手中掌握的禁军发动政变帮八杆子够不着的利州都督义安王李孝常夺取妹夫的皇位。所幸上天有眼,这伙人滓还未及行动就阴谋败露,包括长孙安业在内的所有投机分子被一网打进。
    长孙安业再次把自己推向了毁灭的边缘。所有的阳光道都被他堵死,等待他的只剩下地狱之门了。
    象长孙安业这号人是不可能知道“反省”和“感恩”的!悲哀的是这号人在今天的中国大有人在。
    长孙皇后心灵深层对长兄的厌恶反感不言自明,她对长兄的提携可以说是仁至义尽。现在长兄自寻死路,她可以顺水推舟略畅胸怀了。
    但长孙皇后深明大义富有远见的大智慧再次闪烁耀眼的光芒。
    她居然再次以德报怨,尽其所能挽救长孙安业的性命。她之这样做绝不是简单地出于“妇人之仁”,而是有着更深层的考虑。
    她流着眼泪向李世民求情:“安业之罪,诚当万死!但是天下人都知道,他曾经对臣妾做过绝情之事,如今一旦将他处以极刑,天下人必然认为是臣妾想报复他,这对于朝廷的名誉恐怕会有损害。”
    这是何等地智慧!一种深谙人情世故后的顾全大局不仅仅是善良能够概括的大智慧!
    李世民觉得皇后的话有很深的道理,便赦免了长孙安业的死罪,将他流放四川西昌,一个少数民族聚居的蛮荒之地。
   
    尽管李世民是一个无与伦比的绝代英豪,但他毕竟是帝国的最高权力人物,个人智慧和空前自制力在集权专制体制的猛烈毒性面前有时也很脆弱,在心血来潮或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犯错误,甚至会犯下无法挽回的痛心错误。有人说专制体制的最大受害者是统治者自己,这话并非没有道理。
    长孙皇后则利用自己的特殊地位,把丈夫的错误减少到尽可能低的限度,努力帮丈夫皇帝矫正错误、弥补缺失。
    作为一个武功高强的沙场勇将,李世民的爱马之情是可以理解的,他对爱马“枫露紫”的感情已经远远超越了动物保护协会所追求的最高境界。有一次李世民得到了一匹骏马,喜欢得不得了,就命宫人好生饲养。没想到刚养了几天,那匹马竟然暴死?李世民勃然大怒,立刻下令把这个宫人砍头。
    李世民的暴怒长孙皇后能理解,他可能从那匹骏马身上看到了阵亡“枫露紫”的影子,骏马在他心目中已经远超出了动物的涵义。但这份情怀显然不是没有类似经历的普通人能够理解的,为了区区一匹马而杀人,这无疑有损于李世民的明君形象。为了维护丈夫的伟大形象,长孙皇后必须站出来劝谏,可一个性情中人一旦被某种特殊感情控制时往往表现得不可理愉,就算是显而易见的道理也不一定听得进去。
    从魏征事件上我们们已经领略了长孙皇后的智巧,这次劝谏手段的巧妙一样令人拍案叫绝。
    长孙皇后给李世民讲了一个故事。
    春秋时期,齐景公也因爱马死了,要杀养马人,当时的智慧老臣晏子就指着那个养马人的鼻子破口大骂:“你犯了三宗罪你知不知道?第一宗罪,好好的马被你养死了;第二宗罪,害得我们的国君为马而杀人,百姓听说了,一定骂我们的国君不仁;第三宗罪,四方诸侯知道这事,也一定会轻视我国……”等晏子骂完这些话,旁边的齐景公很快醒悟过来,一句话也没说就把那个养马人放了。
    接下来长孙皇后对李世民说:“陛下肯定从史书中读到过这个故事,莫非是把它忘了?”  
    听完这样的故事,别说是千古一帝李世民,就算是中材之主也会赦免那个宫人。
   
    还有一次,李世民一样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就会迁怒身边的人。普通人迁怒别人也许不算什么,大不了发发牢骚骂骂娘就完事,最坏的情况也就是冲上去打别人两个耳光,通常不会酿成无法挽回的恶果。可专制体制下的最高权力人物发怒就会酿成无法挽回的悲剧,动不动就会为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杀人,因为他拥有随意杀人的大权。连李世民这样绝顶英明的皇帝,这次也因为一些小事要杀身边侍候他的宫人,并且不止杀一个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