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应对中国特色的“合法性危机”——“普世民主”姓“宪政”]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中国法槌”举高《零八宪章》大旗
·牟传珩:刘晓波很男人——转献我负枷而就的《男人之歌》
·牟传珩:重庆打黑“更大内幕没被揭露”——“律师造假门”再起悬念
·牟傳珩:二○○九年中國政壇謎局——紅牆大內鐘擺向左
·牟传珩:《新加坡宣言》争锋背后——中国会成为“新美国”吗?
·牟传珩:中国政坛两雄争锋前沿战——薄熙来、汪洋对比
·牟传珩: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
·牟传珩:为公权力枪口下的冤魂鸣笛——贵州省安顺市关岭枪杀案
·牟传珩:五毛党在行动————聚焦穿马甲的“网络地工”/
·牟传珩:阴阳李庄大吊舆论胃口——解密重庆法槌下的“最后陈述”/牟传珩
·牟传珩:北京60年:河东又河西——从“政治挂帅”到“经济至上”
·牟传珩:中国教育灵魂的堕落——“两会”在即聚焦高校腐败
·牟传珩:“用白色表达来反对黑色操作”——揭秘谭作人政治冤狱
· 牟传珩: “两会”召开拉响民怨警报——万众炮轰“退休双轨制”
·牟传珩:我有一条路——写在狱中思与诗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牟传珩:中国民众为何不信法制?——写给检察院高官的真实答案
·牟传珩:最烂春晚“亚克西”
·牟传珩:“两会”上的强军声浪 ——解放军报曲解“尊严论”
·牟傳珩 :「兩會」真假輿論對抗
·牟传珩:“非正常死亡”蔓延中国
·牟传珩:司法部为薄熙来背书——李庄案舆论交锋再起
·牟传珩:阉割科学本质的“科学发展观”——胡锦涛逆“五四精神”而行
·牟传珩:刺向公权力的剔骨刀 ——辽宁拆迁血案再启示
·牟传珩:温家宝三哭胡耀邦
·牟传珩:杨佳血案诠释温家宝“尊严论”
·牟传珩:反普世价值声浪又起——红墙大内精神再分裂
·牟传珩:太子党、共青派与《零八宪章》——中共“十八大”前价值观对决
·牟傳珩:中南海已陷入「維穩怪圈」─世博會一片風聲鶴唳
·牟传珩:上海灯火辉煌下的污垢
· 牟传珩:红色文化桎梏下的官场生态——习近平用党八股批党八股
·牟传珩:红色文化桎梏下的官场生态——习近平用党八股批党八股
·牟传珩:世博上访到校园血案
·牟传珩:司法刑讯逼供黑幕——“后李庄时代”律师大阉割
·牟传珩:烽火环围紫禁城——“收入分配改革”冲击波
·“牟传珩:北京模式”走到了尽头——中国工潮蔓延催生独立工会
·牟传珩:中南海“维稳”在破局——恶性事件天天都有新纪录
·牟传珩:在逆境中升华的燕鹏——用信赖与支持为你喝彩
·牟传珩:“七、一”到来风云突变——紫禁城里烽烟再起
·牟传珩:又一个“中国特色”的牺牲品——刘贤斌被捕案件再启示
·牟传珩:苏州群体事件向政府要说法——“乘凉式散步”维权新模式
·牟传珩:中国的现代化转型困境——北京发展模式错在哪里?
·牟传珩:北京政治中心大纹裂——多元化发声常态化
·牟传珩:北京政治中心大纹裂——多元化发声常态化
· 牟传珩:政治改革不能继续延误—— 政府尊重人权一刻不能懈怠
·牟传珩:城市“局外人”的尴尬境地——谁剥夺了农民工的文化权利
·牟传珩:谢韬老撒手人寰——留下“民主社会主义”冲击波
· 牟傳珩:温家宝「南巡」背後玄機
·牟传珩:破译共产文化分裂人性,控制精神魔咒——“党性”、“阶级性”、“被代表”与“被解放”批判
·牟传珩:李长春呼应薄熙来——重庆“唱红”文革主旋律
·牟传珩:胡锦涛温家宝对比阅读——两个“重要讲话”分歧在那里?
·牟传珩:镣铐哗啦中秋难——中国异见人士没有“团圆节”
·牟传珩:温家宝“政改”呐喊舆论冲击波
·牟傳珩:民怨擊鼓中南海——重慶刑訊逼供震驚中國
·牟传珩:中共给刘晓波获诺奖投了关键一票
·牟传珩:世界为中国异议人士喝彩——呼吁团结在诺贝尔和平奖的旗帜下
·牟传珩:刘晓波获诺奖令中国当局失措
·牟传珩:亮出旗帜:时不我待勇者胜——致温家宝总理的民间谏言书
·牟传珩:谁策划了拒绝政改“宣言书”?——党喉舌蓄意反击温家宝
·牟传珩:谁在抢夺舆论发球权——《人民日报》异声突起为哪般?
·牟传珩:薄熙來挑戰國家立法權威——重慶欲設「袭警罪
· 牟传珩:反“政改”声浪为何戛然而止
·牟传珩:阉割“自由思想”的杀手在哪里?——反思中国文化专制的苦难历程
· 牟传珩:寻找宪政共识的“刘晓波代价” ——诺奖为《零八宪章》群体塑雕揭幕
·牟传珩:中国制度内维权死路——公权力遭遇公民剔骨刀
·牟传珩:意识形态烟雾掩护下的权力世袭 —— “红二代”重庆聚首唱红中国
·牟传珩:诺奖折射北京立场的龌龊表达——人权日国内大规模侵犯人权
·牟传珩:应对中国特色的“合法性危机”——“普世民主”姓“宪政”
·牟傳珩:中南海「政改」泡沫破滅──「胡温新政」概念股無人再炒
·牟传珩:沉积成苔藓的囚徒故事——写在狱中的散文诗
·牟传珩:谁锁上了总理发声频道?——温家宝“两会”能否最后一搏
·牟传珩:失去正义阳光的国家——“全民弱势时代”呼唤公民社会
·牟传珩:中国特色一大怪:越反腐败越腐败——“美丽屁股”打败“绝对领导”
·牟传珩:《让子弹飞》冲击“主旋律”——恶搞“红色记忆”为谁献礼
·牟传珩:温家宝接见访民掌掴谁?——这样的“作秀”多多益善
·牟传珩:中南海舆论管控新动向——北京进入权力密室交易期
·牟传珩:世界“让茉莉花飞”——中国“央视”谎言还能维系多久
·牟传珩:我的《 “让茉莉花飞”》文章被封杀了!
·牟传珩:薄熙来“唱红”给谁听
· 牟传珩:在黑暗中寻找正义的阳光——迫害陈光诚召唤“茉莉花革命”
· 牟传珩: 正当性抗争伦理——“茉莉花革命”见证公民力量
· 牟传珩: “人大”代表缺席冲击波——中国特色“代议制”从内部纹裂
· 牟传珩:“茉莉花”香开中国两会 ——党报向代表委员传递政治暗喻
·牟传珩:温家宝答记者“最大危险在腐败”——“新四个坚持”叫板“五个不搞”
·牟传珩:北京拿什么确保“核安全”——中国核电 “大跃进”之忧
·牟传珩:“中南海声音”被世界边缘化——北京踩国际联军脚后跟
·牟传珩:有道伐无道,善莫大焉——“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改善民生”面对军方压力——透视国防预算攀升背后
·“加强创新社会管理”的玄机
· 牟传珩:中国红色文化的绝唱——重庆卫视舆论叫春遭唾弃
·牟传珩:“枪杆子政权”兔死狐悲——“票箱民主”席卷全球
· 世界绽放“艾未未微笑”——“中国特色”不容“特立独行”
·李庄PK薄熙来——中国律师遭遇政治天敌/牟传珩
·牟传珩:在“法律不是挡箭牌”的中国——“我爸是李刚”让法律“飞”
· 牟传珩: 我被“以言治罪”,两次重复起诉——公检法合伙制造政治冤狱
·牟传珩:中国人权恶化令世界诟病 ——白宫点击中南海敏感神经
·牟传珩:重庆“唱红打黑”全面崩盘——中南海力挺薄熙来遭阻击
·牟传珩:国内食品安全失控——中南海执政能力见底
· 牟传珩: 中国人权恶化令世界诟病——白宫点击中南海敏感神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应对中国特色的“合法性危机”——“普世民主”姓“宪政”

   
    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闭幕以来,中国意识形态再一次高调亮相“坚持中国特色主义”与“两个绝不”立场。中宣部直接控制的《光明日报》更以《两种不同性质的民主不可混淆》为题发表文章,声称要分清“社会主义民主与资本主义民主的界限”,解决“由谁统治的问题”,并明火执仗地重燃一场有关民主姓“资”姓“社”争论的狼烟。于是,当今中国有关“民主姓什么”的争论,自上而下地波及开来。
   
    民主是一种方式、方法和制度
   

    民主是一种世界性进程和世界潮流,民主政府已被视为当今世界普遍可被接受的合法政权形式。但是,民主的含义及其引伸与扩大,却一直在理论与实践上引发了种种争论。此外,学术界还为众多的民主模式提供了不同的分类标准如,直接参与的民主、代议制民主、绝对民主、有限民主、人民民主、精英民主、政治民主、经济民主、社会民主等等。但只有在荒唐绝伦的共产意识形态中,才会出现所谓民主姓“资”姓“社”的争论。
   
    其实,民主的最基本含义只是一种方式、方法和制度。正如美国政治学家和经济学家熊彼特所指出的,“民主方法是为了达到政治决定的一种制度上的安排,在这种安排中,某些人通过竞争人们的选票而得到作出决定的权力”。根据普世的民主理论,民主由“对民众的保护”即保护人民免于独裁暴政和“民众的权力”即实行“民众的统治”两部分构成。民主的这种本质属性,决定了它只能是超文化的、超国界的、超意识形态的,并且在一切现代社会管理环境中都是“可移植的”。民主作为一种“政府的形式”,它所关注的并不是“由谁来统治”的问题,而是“行使权力的形式”。因此,它只有是与不是、是的程度和方式上的不同,而没有姓社姓资的阶级差别。
   
    在1974年,当一群葡萄牙人于4月25日发动政变,无意中演绎成为一次世界性民主化运动的开端。此后的20多年里,世界上大约有120多个国家走向普选。在这个时期,世界上所有的国家无不受到民主化潮流的冲击。当列宁的塑像在前苏联红场上被推翻后,各国的文明进程就是以普世民主的价值准据来加以衡量的。民主的价值体系已经成为当今世界政治发展的主流。在被美国著名政治学家S.亨廷顿称之为“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与不同国家文化氛围的胶合中,突飞猛进地生成了新的变异——在很大程度上西方的传统民主价值观是在被修正后,才装进了非西方的民族性政治夹层里得以认同的。世界性的民主发生,已波及了各种文化形态,无论是基督教文化、儒教文化、伊比利亚文化,还是伊斯兰教文化、黑非洲文化等都无一例外囊括其中;从经济发展水平上看,它既包括了作为超级大国的前苏联和东欧各国以及实现了经济腾飞的亚洲四小龙,也将不少最不发达的非洲国家裹挟在内。民主在世界范围内的扩张实际上已经“创造”了各种各样的民主形式,像“东亚式民主”、“南亚式民主”、“伊斯兰民主”、“非洲民主”等地域性的民主模式,并以民主政治文化的迅猛发育为特征。
   
    民主作为一种世界性潮流,已经成为民众普遍接受的有关政府构成方式的唯一合理的解释,无论何种意识形态都不可能找到遏制和抗拒它的理由与方法。
   
    普世民主是宪政民主
   
    现代民主,必须是宪政的才是真实的,即必须通过宪法和法律对社会政治行为和政府活动实施有效控制,以保障公民权利的民主,才是合理的。民主与宪政之间存在差异:民主涉及的是权力的归属,宪政涉及的是对权力的限制,二者的根本差异在于“有限政府”的概念。宪政是专制的天敌,但民主则可能被权力歪曲、利用。中国自从“十月革命一声炮响”,引来了所谓姓“社”的“更高、更广泛、更理想”的“社会主义的民主”。中共以此理念建立起一个完全排除宪政,以"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空头支票支撑起的党垄断一切国家权力的所谓“民主”。近一个世纪的实践证明,特别是中国人民亲身经历着一再被欺骗、被愚弄,并被以自己的名义绑架、剥权的苦难证明,世界上所有追求“更高、更广泛、更理想”的所谓“人民民主”,和对“以自由主义为基石的宪政民主”的所谓“超越”,都不过是对民主的摧残与扼杀。
   
    由此可见,民主的缺陷只有通过宪政才能得到医治,民主必须是宪政的,才能避免堕落为“民主的专制”的可能。宪政民主的主要的特性就是:(1)权力限制;(2)分权制衡;(3)人民主权和民选政府;(4)保障个人权利与自由。由此四大屏障,才能真正保障普世民主的实现。
   
    追求宪政民主,是中华民族的百年一梦。然而,中国至今也没有 "宪政" 意义上的突破。这便注定了今日中国的所谓改革,非但没有克服新旧矛盾迭起造成的社会危机,相反还使危机进一步加深。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中共推动经济发展或体制改革的出发点是强化其执政地位,而不愿接受现代权力分离与制衡体制,这就为官商集团的联姻和腐化提供了无法铲除的土壤。
   
    变革要求来自“合法性危机”
   
    民主最初都是从挑战专制权力开始。公民为了保障自己的权利,要求用民主的方式授权政府管理社会。现代社会的政治伦理已经确立:政府之正当权力,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产生的。于是,“人民同意”便成为解释国家政治正当性的基石。当政治正当性得到了“人民同意原则”的政治伦理证明时,对政治统治的遵从就获得了正当性;当政治正当性被“人民同意原则”的政治伦理否定时,要求变革政治统治就获得了正当性。由此可见,民主变革的要求,来自执政权力的合法性危机。民主实践告诉我们,民主作为一种方式、方法和制度安排得以应用,完全是因为社会统治权威的合法性受到质疑,即面临所谓的“合法性危机”时,民主变革的要求就会提上日程。
   
    在当代中国,共产党“绝对领导”的社会主义权力机制的建立,不是票决,而是以暴力夺取的方式实现的,因此它先天就不具有合法性。再加之中共领袖毛泽东取得权力后,以个人绝对权力凌驾于一切社会存在之上,更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这种权力延续至今,又演变成党的政治局常委的所谓集体领导,形成政党集权体制:执政党的领袖集团,始终处于至高无上的领导地位,超然公众意志之上。这种政治最本质的特点就是,一切权力,包括政治权力、经济权力、社会权力和文化权力,都压缩成一种党内的少数人垄断——中南海九常委的合伙执政。
   
    这就导致了“中国特色”的执政权力的“合法性危机”。当今中国百姓异口同声要求民主变革,正是对中南海权力来源合法性的反证。
   
    “绝对领导”等于绝对危机
   
    早在清末“君主立宪”时,中国社会改革的主题就是“限制皇权”。然而,1908 年陷于重重执政危机的满清皇权,却打着改革之名,搞出个《钦定宪法大纲》,其中君上大权竟有 14 条之多,囊括了立法、行政、司法各权,不仅确立了皇帝至高无上,永世不可撼动的地位,也确定了专制政府的属性。《钦定宪法大纲》的核心两条,可为今天的一面镜子:“1、皇帝统治大清帝国,万世一系,永永尊戴;2、君上神圣尊严,不可侵犯;”这两条就是想把皇帝的绝对尊严和地位用宪法条文确定下来,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皇室的绝对领导地位不容挑战。由此可见,满清当局所谓改革要追求的实质,仍然是绝对皇权。这种在国家权力结构中,皇权处于如此毫无制约的地位,直接破坏了宪政的分权与制衡这两大“宪政主义操作原则”,所谓 “君主立宪”,不过是借助“立法”来坚持无限皇权永世不变而已。这样以来,满清的腐败怎么可能革除,执政危机又怎么可能消除。结果要确保皇权地位永世不变的《钦定宪法大纲》墨迹未干,满清帝制便已土崩瓦解了。这个历史教训足以印证,在人类走向现代文明的过程中,“绝对领导”等于绝对危机的真理。
   
    然而,21世纪的今天,官方所谓的“政治体制改革”,却在重复百年前的历史。10月27日,中南海在人民日报发表《沿着正确政治方向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文章所言的改革,依然是不可动摇的两条:一是“社会主义国家性质”不能变;二是一党独尊 ,享有绝对领导权的地位不能变,以达“万世一系,永永尊戴”。然而,当今时代,没有那个民主国家会用宪法规定执政党永世不变的至尊地位,可以凌驾于议会与政府之上,只有中国宪法有“四项坚持”,不许改变“党对国家和人民的领导”,也就是“坚持党的绝对领导”。由此以来,如同满清一样的政治危机也就迫近中南海了。
   
    宪政变革的真正动力在民间
   
    眼下,尽管来自中共最高层姓“资”姓“社”争论已经在舆论上戛然而止,但体制内有关“政治改革”呐喊也同时噤声。中国改革30多年后的今天,中共依然垄断一切权力,制度不民主,政治不透明,政府体制缺乏制衡,且封杀异见,堵截上访,抵制舆论监督。官方一再宣示中国不会重复“苏东波”式的民主化改革,也不走普世多党竞争、三权分立的宪政道路。
   
    前一时期,围绕温家宝 “政改”呐喊引发的舆论交锋与立场对决,实质上反映了权贵利益集团恐惧其权力与利益受到制约与损害,而本能地敌视与阻挠政治改革。这种局面说明了中国阻碍改革的权贵利益集团已经强大到可以掐死任何来自内部的改革呼声。权贵利益集团现在已经挟持了官方所谓“改革”议程,一旦改革触动他们的奶洛,他们便可以阻止改革共识的形成,阻止改革转化成为有效的政策实施。
   
    由于中共“十八大”邻近,其交接班引发激烈的权力纷争纷沓而至,政治形势诡秘多变,中共党内派系、路线纷争不止,中南海只能陷入内部权力分配而无心改革。该党曾高调“制度反腐”,竟通不过一个“阳光法案”;曾空喊“政治改革”,却连“党政分开”都不敢触碰。这便导致了今天官方“政改”信誉彻底崩盘,中国特色“合法性危机”到来的现实。当此之时,中国宪政变革的真正动力只有从民间开始启动——《零八宪章》应运而生。
(2010/12/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