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赤裸人生
·我和文学的不结情缘
·囚犯作家的自白
·献给我的英雄的中国
·自由真是太昂贵了
·自由是种很奢侈的享受
·三十年磨一剑,囚犯作家庄晓斌著《赤裸人生》(全本)出版发行
·作家的内质 余辔扶桑
·《多一点宽容,少一点恶心》
·有感于余秋雨教授“教市长怎么做人”
·人性癌变:小小两垄地
·鹦鹉学舌和痴人说梦
·《赤裸人生》弟二章
·《赤裸人生》弟三章
·《赤裸人生》弟四章
·《赤裸人生》弟五章
·《赤裸人生》弟六章
·《赤裸人生》弟七章
·《赤裸人生》弟八章
·《赤裸人生》弟九章
·《赤裸人生》第十章
·《赤裸人生》第十一章
·《赤裸人生》弟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十三章
·《赤裸人生》弟十四章
·《赤裸人生》弟十五章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庄晓斌
   在社会还处在小农经济时代,农民肥田的养料就赖以人类和动物排泄的屎尿之类的物质了。虽然这种物质臭不可闻,但足以让庄稼和瓜果菜蔬茁壮地生长。因此“肥水不流外人田”这样的理念也就成了许多农民笃信不疑的信条了。听人讲过,那时候有的农民外出时,骤然来了屎尿宁可憋得大汗淋漓,也要赶快匆忙跑回到自家的厕所里便溺,以免肥水外泄,流进别人的田里去的。
   5天以前,在一位朋友的推荐下,我冒昧地撞入一个宣称是中国“政治观点”最自由的自由中国论坛网站。这块自留地业主的名字叫方应看,与其搭档的还有叫什么叫不锈钢老鼠.小乔之类名字的女士,也许是耐不住一种很能让人心旌摇曳和联想的诱惑吧,我以为敢用自由做自己自留地标签的地方一定是很开明很自由的地方,在这里爱好自由的我可以放肆地宣泄了。这些年,梦寐以求的是什么呢?不就是对话语权的渴求么,我在自己的一篇文章中曾这样写道:“‘没有文化的民族是蒙昧和悲哀的民族’。但是有了文化,却把文化当成了某些时代宠儿们的专利的民族何尝又不是蒙昧和悲哀的民族。在现实的商品社会里,垄断是获取丰厚利润的最好手段。所以,某些有垄断地位的精英就把文学也当成了自己的自留地。为了自己能在有生之年获取暴利而活得滋润,就不顾社会责任而在自己的自留地上种植鸦片以牟取高利润。于是,对话语权的垄断就是这些精神鸦片制造商的一个得天独厚的法宝了。在这样的环境中,真正鲜活的、有生命力的,有价值的文学作品是不可能诞生的。面对这样的社会环境,有品格的作家,也只好放弃文学写作,因为你不想做毒贩子,你在自留地里就没有耕耘的权利。想说话就只有唱赞歌,离经叛道者格杀无论,手无缚鸡之力的谦谦文人,又何尝敢用生命去做赌呢?”
   来到了虽则也是“自留地”,但毕竟是标签上写着“自由”两个醒目大字的“自留地”啊!这里当不会是“毒贩子”的金三角吧?开始几天里,我看到了许多我曾由衷钦佩过的人的名字,诸如刘晓波、魏京生、胡平、费良勇等人,看到了他们也在这里留下了自己的文字,虽然我对许多人的观点不是很赞同,有的甚至是相悖的。但我亦为自己能到一块"自由土壤"上耕耘感到了一种说不来的舒畅。

   然而,万万想不到的是,仅仅过了5天,我善诚的愿望就被伪自由主义者的虚伪和卑劣扫荡一光了。在这块"自由土壤"上我仅仅自由地呼吸了不到120个小时,就被“窒息”了。而且窒息我的理由比我过去际遇到的对话语权的垄断的精神鸦片制造商们更卑劣更蛮横更癫狂。他们给我的理由是无视警告,在时政评论的栏目里张贴了与时政无关的内容。
   我百惑不解,自己把玩文字几十年了,自恃所写的一点点性情使然的率真文字绝不会到令人不堪卒读的境地,在这5天里,我在那块自留地上一共帖了十来个帖子吧,究竟是那个帖子让最崇尚民主自由的自留地业主大人震怒了呢?
   事情的起因是我对自留地业主随意地移动自己栽在这块"自由土壤"上的几株小菜产生歧义引起的。
   我在曹长青先生的网站上看到了他的写的一篇文章《献给我的英雄的美国》,性情使然我便也写了一篇《献给我的英雄的中国》的另类文章。我对曹长青先生的文章已经不是第一次用相对尖刻的笔调来质疑了。说实在话,我和曹先生并无个人的恩怨,只是某些观点相悖,所以就看不惯的地方给他浇点冷水罢了,我也不是对曹先生所有的文章都持质疑态度,他正确的好的文字我也是非常欣赏的。我并没有把曹先生当成自己不共戴天的敌人,当然了,我改不了的坏毛病是言辞尖刻,在文章中无所顾忌的嘲讽是不少的,但这和辱骂也是贴不上边的,起码曹长青先生就没有这样认为过,他不仅没有对我进行针锋相对的反驳,我的东北老乡的雅量我是由衷钦佩的。事情并不是因为我和曹先生在对美国或者是对中国彼此认识上的歧义诱发的,而是因为我所写的文章《献给我的英雄的中国》在这块自留地里受到了不公正的移帖而诱发的。因为是初来乍到,不懂规矩,我把《献给我的英雄的中国》一文写完后随手就贴到这块自留地人气最旺的时政评论栏目上了,不庸置疑,我当然是希望更多的人看到自己的文章,但是不到一天,我就发现我的这个帖子和另外的两个帖子被方应看业主以与“时政无关”的理由执行移动操作移到可信度差一个等级的参考消息栏目里了。我当时心里虽然很不爽,但还是没有太多的愤慨,因为毕竟是人家的自留地么,给你个边角旮旯就不错了,还计较什么呢?还好,这更刺激了我的灵感,便又相继写了《从与“时政无关”说开去》和《再从与时政有关的话题说开去》两个帖子,这次我很懂规矩的,自动帖到了边角旮旯的地方了。真正让我产生了愤慨的是在一月四日,我到这个论坛的精华区去浏览,竟赫然发现曹长青先生的《献给我的英雄的美国》一文不仅贴在顶条,而且被不锈钢的老鼠力荐为大大的与“时政有关”精华贴了。目睹这样的现实,我的愤慨之情油然而生。于是有了我质问的帖子“请问方站长,这里究竟是自由中国论坛,还是自由美国论坛?”我在帖子里这样写道:“难道水货美国人写的一篇<献给我的英雄的美国>就与时政有关,而且还是精华,而原装的黄皮肤的中国人庄晓斌写的一篇<献给我的英雄的中国>就是与时政无关的垃圾,而应该执行移动操作到可信度查的参考消息里.我有点搞不明白了,这里究竟是自由中国论坛,还是自由美国论坛啊!”
   丑陋的中国人身上的陋习是很多的,好较真也许就是这样的一种陋习吧。起码受了山姆大叔文化熏陶的曹先生就没有和我一般见识的较真。也许在方应看和不锈钢老鼠眼里,只有献给英雄的美国才与时政有关,才是精华,而献给我的英雄的中国怎么可能与时政有关呢?中国已经没有了可关注的时政了,那么,写什么<献给我的英雄的中国>的人和文章就注定是垃圾无疑了。也许我的文章真的无法和曹先生的文章相比,文字粗俗不堪,文采也是靠像月亮折射别人的光偷来的一样。这都可以不论,但有一点我是一定要辩清楚的。中国就等于中共么?是那一个混蛋小子把中国等同于中共了呢?我在<献给我的英雄的中国>里写到“铭刻在我血脉里的中国,既不是号称是解放全人类的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不是表面上已经充分地享受着民主和自由的中华民国。我的祖国是给了我生命,并世世代代养育了我的同胞的那一方让我牵挂的热土,我的爱恨都在那里,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那里有我的祖坟,有我的亲人,有我的根!
   炎黄子孙对中国的爱,既不是对土地的爱(哪里都有美丽的山河),也不是对血缘的爱(哪个人种都有俊男美女);既不是对民族的爱(哪个民族都有自己骄傲的特色),更不是对国家的爱(独裁者的天下总有最大的爱国理由)。炎黄子孙热爱中国,是人性之爱!人就这样奇怪,他出生在这方热土上,就对这方热土有了一种特殊的感情,就像孩子对于母亲,尽管我的妈妈很贫穷,相貌也很丑陋,但我不会为了贪羡别人的妈妈富有而美丽去认别人做自己的母亲。对母亲的爱是没有什么物质和精神的原因可以交换和改变的。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下决心为了母亲的富庶和自由而终生奋斗,我才关怀在这片热土上生活的同胞的困苦和忧患,希望这片热土早日真正强盛起来,让我的亲人和同胞,也早日呼吸到自由和民主的空气,过上真正富庶的幸福生活。人们对自由的富庶的幸福生活的爱和追求,是人性的本质。人的这种本质永不疲倦、永无尽头!
   我的说法绝不是牵强,来到这个论坛里的数以万计的网友,甚至也包括曹长青先生。都是因为挚爱我英雄的中国才来到这里表达自己最真实的声音的。你们为什么关怀在那片热土上生活的同胞的困苦和忧患,为什么希望那片热土早日真正强盛起来,让亲人和同胞,也早日呼吸到自由和民主的空气,就是因为那里有我们的祖坟,有我们的亲人,有我们的根!诅咒也好,憎恶也罢,这种诅咒和憎恶都是置根在一种永远也割舍不掉的挚爱情怀里,这就是我说的“即罢是咬牙切齿,这恨也是挚爱”的道理。
   中国不是中共的,13亿同胞绝大多数不是许多伪自由主义者们抨击的什么五毛和愤青。正是这样的信念,我们才在一片阴霾中看到了希望,有了继续奋斗的勇气和力量。我说过这样的话,“虚伪的自由比残暴的专制更令人作呕。”其实方应看,不锈钢老鼠.小乔等几位先生女士,您们如果真是崇尚民主自由的斗士,您们大可不必动不动就用什么删帖禁言的方法对待表达不同意见,发表不同观点的人。既是自由论坛,请尊重网友的鉴别能力,垄断话语权,想封住别人的嘴巴,这正是残暴的专制者惯用的伎俩。用刺刀,监狱,坦克尚且封不住人的嘴巴,您们手中的鼠标能做得到么?我早就说过,当今世界上荒芜着的土地多的是,你们的一小块自留地容不得另类的几棵白菜罗卜,可以铲除它,可在其他的土壤上,白菜罗卜照样茁壮地生长,这是因为人类需要这些蔬菜的缘故。
   奉劝您们也学学曹长青先生的肚量吧,他在《献给我的英雄的美国》一文里写得就非常精辟,他说“身心健康的人,不会因为有人批评几句就发神经,就歇斯底里。那些最得罪不起的人和群体是最虚弱的。美国是全世界最得罪得起的国家,任人痛骂;美国人是全世界最得罪得起的人,被痛骂以后只会耸耸肩。”
   是的,身心健康的人,是不会用封别人的嘴巴来证明自己有理的,只有虚弱的龌龊的人才害怕理辩,真理也是越辩越明的。
   用国内最有智慧的青年作家韩寒的一句话“|什么圈到后来都是花圈,什么坛到后来都是祭坛”来结束我的唠叨吧,我相信,方应看,不锈钢老鼠.小乔等几位先生女士是绝不希望“自由中国论坛变成自由中国祭坛”吧?况且,有什么人到您们的自留地里来拉屎撒尿,你们绝对是占了便宜的,这肥了你们的自留地啊!不是么?傻瓜!……
(2010/12/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