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生存与超越
·[zt]看看香港 发生在身边的楼市崩盘(2016 06)
·[zt]“疯狂地王”正摧毁中国防范金融危机的最后努力(2016 06)
·[zt]“L型”守得住吗?——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 (2016 08)
·[zt]中国经济是怎么被玩垮的?(2016 08)
·[zt]中国上半年外资撤离触目惊心(2016 08)
·[zt]迫在眉睫,“风暴眼”临近!(2016 09)
·[zt]东北经济为什么不行(2016 08)
·[zt]别再忽悠大学生去创业了(2016 08)
·[zt]四面楚歌:中国实体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2016 08)
·[zt]有了房,却越来越不安,我想要逃离“天堂”(2016 09)
·[zt]三星王朝威权下的辉煌与昏聩(2016 09)
·[zt]中国制造的尴尬境遇纯属咎由自取(2016 09)
·[zt]一文读懂中国二线城市的经济真相(2016 09)
·[zt]去年股市危机中 有官员趁机发国难财(2016 10)
·[zt]房地产调控潮背后看不见的博弈!(2016 10)
·[zt]房地产国家牛市的八大风险(2016 10)
·[zt]“去库存”变形记:揭中国房地产疯狂内幕(2016 10)
·[zt]解决房价问题的关键在于调整住房制度(2016 10)
·[zt]走出房地產困局(201610)
·[zt]中国经济下滑是因为中央经济政策失误(2016 11)
·[zt]一个海归工程师眼中的中国制造“七宗罪” (201611)
·[zt]特朗普中国启示录:地产危局和精英的傲慢会毁了改革(201611)
·[zt]始于2012年的金融过度自由化,正面监全面高压监管(2016 12)
·[zt]风雨飘摇的2017(2016 12)
·[zt]刘煜辉:找回人民币丢失的“锚”(2017 02)
杂篇
·永别了,超验的、形而上学的哲学!(2002)
·对和谐与公正的思考(2005)
·对制度演进与多元化的思考(2005)
·涵盖价值理念与制度形式的民主(2005)
·信息技术的冲击与困境(2005)
·面对人类困境的反思(2005)
·道德的祛魅与重建——对道德的思考(2005)
·追求精神超越的途径——对宗教与信仰的思考(2005)
·对知识产权的思考——合理性、争论与重新审视(2005)
·当代中国教育机制弊端的成因与后果(2005)
·从“背唐诗”到“教育理念反思”(2005)
·对佛教在中国异化的思考(2005)
·先秦思想的源流与发展之我见(2006)
·《推背图》中与当代相关的几个卦象之解读
·对于新农村运动的思考——寄友人的一封信(2006)
·《天下无贼》中隐含的话语转换体系(2005)
·民主还是民粹?--从超级女声说开去(2007)
·如何看待叛逆的表演?--对芙蓉姐姐和木子美现象的思考(2007)
·关于中国中长期外交战略思考(2007)
·致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们是谁?我们应该怎么办?(2007)
·“考验来临”时代的抉择——2008年年终寄语(2008/11)
·[zt]中美两个父亲给子女的信(2010/12)
·[zt]你可能不认识的孔子(2011/01)
·[zt]关于电影《2012》的一篇评论(2011/07)
·[zt]威权统治之下长不大的新加坡(2015 04)
·[zt]权贵逻辑和美元逻辑为何将导致中美大对决(2016 09)
历史
·中国历史的转折--关于传统中国社会衰落的“另类”观点(2002)
·对历史的再认识(二)(2002)
·封闭与保守的千年帝国——拜占庭帝国灭亡的警示(2002)
·[转贴]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之十一——关于红军与长征(2006)
·[转贴]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之十四(节选)(2006)
·[转帖]通向毁灭的改良之路──对伊朗「白色革命」失败的反思(2008)
·[转贴]改革危局与清末新政比较(2009/01)
·[转贴]《大国崛起》批判(2009/02)
·[转贴]既得利益集团与路易十六的断头台(2009/04)
·[转帖]改革的危局——与清末新政的比较(2009/09)
·中国现代化历程的回顾与前瞻[2009/06]
·[转帖]北洋舰队覆没的历史反思(2009/11)
·第三只眼看“六四”(2010/06)
·[转贴]苏联崩溃前官员们的心态 (2010/06)
·[转贴]溫和地光榮革命還是暴虐地走向失序?(2010/06)
·[转贴]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06)
·[转贴]文革研究中的几个问题(2010/07)
·[zt]世纪大骗局之1998香港金融保卫战(2010/07)
·[zt]第聂伯帮:苏共官僚集团透视(2010/08)
·[zt]1889年日本谍报:全民腐败清国危矣!(2010/08)
·[zt]法国大革命前夕财政改革启示录(2010/09)
·[zt]后现代史学:姗姗来迟的不速之客(2010/09)
·[zt]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11)
·[zt]突尼斯总统外逃 军队维持秩序(2011/01)
·[zt]论国民党政府恶性通货膨胀的特征与成因(2011/01)
·[zt]雷颐谈晚清:改革与革命互相赛跑的悲剧(2011/04)
·[zt]不反思历史,早晚重蹈覆辙(2012/01)
·[zt]六四悲剧产生过程及人物素描
·[zt]伊斯蘭革命的反諷(201308)
·[zt]道出许多赵紫阳不为人知的秘密(2015 03)
·[zt]道路·理论·制度----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2015 08)
·[zt]日本房地产崩溃后,高位接盘的平民怎么活?
·[zt]社会控制如此严,苏联为何还解体(2016 04)
·[zt]一战前的德意志帝国——徐弃郁《德意志帝国史》观后感(2016 08)
·[zt]损失1500万亿的前一夜 日本人还在疯狂买房!(2016 10)
·[zt]百年经济危机脉络大梳理(201611)
·[zt]夷夏先后说——青铜时代世界体系中的中国
时评(中国)
·[转贴]灾难的启示(2008/02)
·[转贴]一个学教育的女留学生的回国杂感(2008/02)
·[转帖]《中国:奇迹的黄昏》(摘录)(2008/09)
·[转贴]开放与改革,请别放在一起说(2008/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 信源:秋风博客|编辑:2010-12-30| 近些年以来,“官二代”、“富二代”,以及与之对应的“穷二代”等刺眼的词汇,频繁出现在媒体上,刺激着这个社会本来就敏感的神经,让社会各群体间的紧张日趋严重。如果说20世纪之前的中国社会有什么优点的,那其中必有一条:平等。自战国时代起,封建的等级制就被打破,代之以国民在王权之下的普遍的平等。当然,在权力不受有效限制的时候,权力本身就会制造出不平等,这就是官民之不平等。不过,古代社会明智的治国者都会采取有效措施,打破可能出现的身份固化。也因此,总体上,古代中国的治世一般保持着较高的流动性。所谓“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并不是神话,而是广泛存在的社会现实。

   奇怪的是,自20世纪中叶以来,尽管意识形态突出平等的价值,但人与人的不平等却被空前地法律化,其中就包括今天人们所看到的社会结构固化的主要原因:户籍的城乡分割制度。

   按照上世纪50年代建立起来的户籍制度,任何人在地域上都是不可自由流动的,农民不可能自由流入城镇。这一制度制造了大规模的身份固化,这就是农民和农民工目前所面临的困境。农民从一生下来,与城镇人口相比,几乎注定了将是“穷二代”。

   农民工亦然。上世纪90年代以来,农民确实可以流入城镇了。但他们只是作为劳动力,而不是作为完整的人流动的。因此,流入城镇后,他们并不能享有完整的公民权利,更不能享有市民权。权利的匮乏导致农民流入城镇,必然处于社会最底层。而且,几乎没有任何改变的可能。从一生下来,他们几乎就被注定了将是“穷二代”。

   官民身份也在进行内部再生产。这种再生产的制度根源仍然在于身份制。在中国,干部不是一种职业,而是一种身份。干部职位终身制虽然在上世纪80年代被废除了,但干部身份终身制并未被废除。一个人一旦担任官员,就将终身享有官员身份及相应的福利待遇。

   而另一方面,中国现在的官员很难说是公务员。他们不像其他国家的公务员那样,按部就班地处理政府公务,向民众提供公共服务。在中国,公务员与政务官员之间没有任何区隔,更由于政府权力未受到有效限制和约束,一些公务员都享有巨大的自由裁量权。一些官员们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福利,可以滥用权力寻租,可以授予自己家人以豁免法律追究及参与商业活动的特权。

   这样的权力之含金量异乎寻常的高。一些官员们不仅自己贪恋权力,也通过各种途径实现权力的世袭。“接班”这个概念已经赋予这种做法以一定正当性,而凭借着不受限制的权力,一些官员也可以轻易让自己的子女进入权力机构。那些高喊着“我爸是李刚”的人,最终将会变成李刚。权力含金量越高,权力世袭就会越明显,而那些缺乏这种背景的人则会发现,进入权力机构的机会日趋减少。

   在中国,穷富地位也在极少数人群内部自我循环,而这样的自我循环同样是权力深度介入商业过程的结果。人们可以合理地假定,具备企业家才能的人,在人口中的分布是相当均匀的,那些中等以下人家的子弟,完全可以凭借着自己特出的企业家精神,抓住珍贵的机会拓展出空间。古人所谓“富不过三代”,就是对这一自然趋势的生动描述。但是,一旦权力充斥商业过程,企业家精神也就无用武之地,贫穷人家子弟也就难以仅仅凭借天赋改变自己的命运。

   由此可以看出,当下中国社会结构之固化,完全是政府权力未受有效控制、约束的产物。要打破官民、贫富地位的再生产循环,打破社会结构固化,就必须通过制度变革,让权力受到有效控制、约束。

   然则,变革的动力何在?那些被剥夺了机会的无权者、贫困者的抗争,当然会把社会推到不得不变革的地步。今天的中国,其实有迈入这种状态的严重危险。那些丧失了希望的人们,已经通过各种方式发出了抗议。但是,良性的重大变革似乎并没有明显发生。

   这样的变革之发生,还需要另外一个因素,那就是已经处于官、富地位的既得利益者的明智。这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但是,明智之所以被古往今来的政治哲学家视为最高的美德之一,大约也就是因为它是难得的,而对于一个社会的优良治理秩序之构造和维系而言,它又是必不可少的。

   对于既得利益者----或者换一个更好听的词,对于精英来说,所谓明智就意味着,当自己享受着利益的时候,不会放纵欲望----明智本身就意味着节制。这样的节制会减轻那些处于底层的人的嫉妒和愤怒。

   更进一步,明智还意味着承担责任----不是对底层承担责任,而是首先对自己。再无限的权力,再丰裕的财富,在底层的愤怒失去控制的时候,都是十分脆弱的。中国历史上就出现过多次玉石俱焚的结局。而要避免这样的结局,精英就必须在享受权力和财富的时候节制一些,对底层承担一定责任,包括把一些机会让给底层,让他们看到希望。

   希望是一个社会保持其秩序的终极依据。一个社会,如果相当数量的人,尤其是年轻人,也就是二代们,因为系统的歧视性制度,因为权力对所有机会的垄断,而看不到希望乃至于绝望,则这个社会的治理秩序也就陷入难以自拔的危机了。

(2010/12/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