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道渴而求不死]
李咏胜文集
·企业家再无耻,也不能践踏孩子的纯真
·多难兴邦与《08宪章》
·寻找公民意识觉醒后的“国家”在哪里?
·直面“文怀沙事件”:李辉的文革遗风不可长!
·再直面“文怀沙事件”:知识界何时才能走出非理性的误区?
·警惕“左愤”误国:——《中国不高兴》的狭隘民族主义批判
·毛泽东也是“农民工”?
·从“孙东东事件”看北大精神的沦亡
·谭作人案忧思录:无罪之罪又重演
·请看当代“人民公敌”谭作人
·第四章:黄草无风自动
·献给比尔盖茨的英雄交响曲
·野花分外香——流亡诗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会思考的画——品评著名漫画家康笑宇的读书漫画
·石破天惊成天河——当代诗坛宿将石天河略记
·踏花归来马蹄香——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桃李无言自成诗
·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自狭窄至宽广
·在作家刘成建构的四川女性大观园里流连
·一位中国母亲的微笑
·先师丁雷三十二年祭
·念记人生的烛钟云雁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道渴而求不死

   道渴而求不死
    ——读李锐《旷日持久的煎熬》
   
   关于韩少功的新著《马桥词典》的创意权之争早已耳熟,但该著究竟“曲高”几许,我至今尚未细细静心欣赏,不敢妄加议论。但读完李锐《旷日持久的煎熬》(《读书》九七年第五期)一文之后,凡心实在被灼痛了好些天,以致耐不住想说几句并不高见的话。
   通篇读尽该文,虽说它的话语主要是就《马桥词典》而展开的,且也确实道出了许多所见不凡的新东西。尤其是他对于《马桥词典》与《哈扎尔词典》的横向比较与纵向分析之论,实可谓是慧眼独具,冷语动人,仅寥寥数笔就将众多令人惶惑不解的疑义,一下子道了个清水一边淌,浊水一边流,这严然是时下一般职业批评家们所难以企及的。原来韩少功之所以遭人非议,被人背后指指点点,是他不象那些独占风流的文学聪明家那么聪明地从别国那里窃得“酒瓶”来,实质是装自己的“水”。权反,而是傻乎乎地固守着鲁迅的旧路“从别国那里窃得火来,本意是在煮自己的肉!”因而,也就极难得到庸众的礼赞了。

   
   由此联想到当前的文化状态,真不知该说是比鲁迅时代上进了,还是后进了?记得鲁迅当年的代表作《狂人日记》问世时,并非没有人不知道他是“窃”果戈理的小说之名和文体形式的,但却没有多少高人去揭其短而毁弃之,反是尽皆冲着他所“窃”到的实与质,进行论短说长的。故此,才有了新文学运动这一奠基之作的地位。这些,《新文学史料》均有详实记录,勿需赘言。
   而我感到李锐之文最灼痛我的地方,其实也就是他一再念记的“眼光”和“尺度”话语。
   曾记得李锐和韩少功一样,都是“新时期文学大潮”中成长起来的新一代作家,都曾相继为今天的到来作过呐喊和抗争。只是近年来,由于彼此的视角和指向发生了不同的变化,而产生了不同的各自与时代的对应方式,这在韩少功方面,是变化得越来越会“窃”别国的火,煮自己的肉,以致煮活煮鲜了“马桥人”的肉。可在李锐方面,则是变化得越来越与众格格不入,与俗难于为伍了。这也即是他所自觉坦然承受着的“旷日持久的煎熬”。如换用我的话说,就是在现世世界的一片聪明取向中,唯一残留下的一丝担当苦难的勇气。事实上,当李锐咬牙提出“我们中国文学,我们中国作家,我们每一个还想从事文学的人,在当今这样一个新的世界文化格局所限定的人类处境中,到底还有没有可能深刻表达自己”这一屈原式的“天问”时,就已见出他已不仅仅是一个作家,而是一个文化的殉难者了。因为时下的大多数文学同类们,早就已经视鲁迅为老朽和迂腐之辈,而纷纷进入“后现代”的精神状态,潇洒着“现代化”的日子,又哪里有闲情别趣去空谈什么“煮自己的肉”,“旷日持久的煎熬”等等非物质主义的问题了。
   
   然而奇异的是,世间之事总是永远难尽然,有聪明家,必然就有愚蠢家。读它韩少功的《马桥词典》,我虽不敢断言说他就是鲁迅一类“窃别国的火,本意是煮自己的肉”的愚蠢家,可至少可以说他是一个从别国哪里窃得“酒瓶”来装自己“好酒”的创新者。仅此一点,我以为李锐内心板结的沉重还是可以得到些许慰籍和轻松的。这里,我想起傅雷先生有句震撼心灵的话,似乎也是就这个意义而说的:“战士啊,当你知道世界上受苦的不止你一个时,你定会减少痛楚,而你的希望也将永远在绝望中再生了吧”(《约翰•克利斯朵夫》译者献辞,最初载于商务印书馆一九三七年一月初版卷首)。故而,我们深知自己“道喝”,说明我们尚求不死和不甘于死,我们还有韩少功一类不识“后现代”的愚蠢家在,说明我们还有可望再生于绝望之中。
   至于李锐提出的屈原式的“天问”,我以为我们正设身处地的现实状态,似乎已到了“不愿做没文化的人们,起来,起来……”的时候。否则,再沿着“先锋”、“后现代”、“痞子”的聪明之道阔步前进下去,那么我们真的只有从一无所有到一无所有,而后以“未至,道渴而死”这个历史的宿命而果了。
   
   也许,我们与李锐的使命,就在于反抗这个历史的宿命。
   何以反抗呢?
   我想了许久许久,答案总是若有若无,时隐时现,使我感到自身智力的苍白和有限。或者说它实际就是我力所不能及的,而无论我怎样“鞠躬尽瘁”也是劳而无获的。
   故此,特将我的这一困惑难题道出,以就教师长友朋指引。
   总之,“道渴而求不死”,这是一个问题。
   
   1995.6.9
(2010/12/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