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反腐败的悖论]
李咏胜文集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第八辑:无诗时代的诗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魂断中国哭墙
·昨夜又惊魂
·自由的距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腐败的悖论

   反腐败的悖论
   
   当今的中国社会之病,不知有多少种。但在我看来,其中最为难治之病,当数官员日趋肆虐的贪污腐败之风了。因而当此之际,探索如何医治这一中国难治之病,便显得比什么都还要重要和紧迫。因为西方发达国家的进步历程告诉我:发展虽是硬道理,但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更是硬道理。倘若后者屡屡受害,前者便失去了存在的基石与依托。所以西方知识分子,总是以关注后者而赢得社会尊敬的。故而从这个意义说,当今官员的贪污腐败,已成为对社会公平和公正的最大危害之一。不反对它,民无宁日;不遇制它,国无宁日。
   
   那么当今的官员贪污腐败之风,有哪些显著特点呢?

   答案,也许是世人皆知的,也许是世人敢怒而不敢言的。那即是:官员贪污腐败的时间越来越短;人数越来越多;数额越来越大。
   何谓时间越来越短?此指当今官员贪污腐败的时间周期,在不断加快。这是由于过去的官员任期长,有的甚至是终身制,而当今官员的任期一般为四年一届,最多为八年二届。故而迫使官员不得不在任期内,只有尽快中饱私囊,及早暴富。短的,在二、三年之内。长的,则在四、五年之内。何谓人数越来越多?此指当今官员贪污腐败的人数,已由过去的一、二人,扩展到数人、数十人,甚至数百人。如最近爆出的黑龙江省绥化市原市委书记马德买官案,涉案的处级以上干部竟多达265人,仅绥化市各部门“一把手”就达50余人。而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贪污案,涉案人除区委、区政府主要官员外,还包括局、镇长十余人。难怪社会上到处流传着这样的传言:拔出萝卜带出泥;贪官是大哥,弟兄一窝窝。何谓数额越来越大?此指当今官员贪污受贿的数额,已由过去的几十万元、几百万元,扩大到数千万元、甚至数亿元之巨。这似乎又应验了二十年前那句鼓励人们积累财富的民谣:十万不算富,百万才起步。但不同之处是,当今官员的这种暴富,却是以祸国殃民为代价换取的。
   
   以上种种情形概况起来,其实仅说明了一个问题:当今中国社会官员的贪污腐败之风,委实已经发展到了肆无忌惮的猖獗程度。为了陈述其利害,姑再举一例:北方一大钢铁公司三任董事长兼总经理都由于贪污腐败而落马,其中第一任在位七年,非法敛财三亿多元;第二任在位五年,非法敛四亿多元,参与者二、三人;第三任在位三年,非法敛财六亿元,参与者七、八人。对此社会怪现象,曾听不少有见识的百姓茶余饭后感叹说,反贪官不如不反贪官划算,今天这个吃饱了的贪官走了,明天那个未吃饱的贪官又来了,准会吃得更快、更多、更狠。此意若换用通俗的话说,就叫做来了一个饿肚子的,凶过几个饱肚子的……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但它们均从社会的深层面折射出一个悖论:当今中国社会官员的腐败之风,反也难,不反也难——若反,需要社会付出滞后发展的成本;若不反,既需要社会付出贪官所需要的暴富成本,又需要社会承担由于不公平和不公正所带来的不和谐成本。且更为两难的是,在现行体制之内反腐败,往往只能使腐败者的反腐败抗体越来越强,手段越来越高明,胆子越来越大,进而使现行体制成为他们贪得无厌的温床和乐园。最终,使反腐败成为一个耗费社会成本极大的近代西西弗斯神话。
   
   当然对此困局,不少社会精英采取的价值选择无疑是维护前者而牺牲后者,这即是走东南亚发达国家之路。而东南亚发达国家的特点是什么呢?是牺牲社会公平和公正,而公开认同腐败化。众所周知多数东南亚发达国家,如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等,其实都是军人专治,官商合一的专制政体,故而官员不贪污腐败反而才是奇闻轶事了。因此重蹈东南亚发展中国家的覆撤,社会所要付出的代价无疑是异常惨重的。倘若弄得不好,社会一旦出现不和谐状态,又焉能求发展呢?由此见出,以贪污腐败去换取表面的社会发展和和谐,俨然是不可能的,甚至是荒唐可笑的。因为中国封建社会几千年的历史教训告诫我们:官员的贪污腐败是中国封建社会总是动乱不已的总根源。或者说,中国封建社会之所以总是处于无序状态,官员的贪污腐败得不到根本遏制就是最大祸根之一。因为事实上任何发达国家,都是以高度遏制官员的贪污腐败,全力维护社会公平和公正而凝结起民族向心力的。故而中国真要大发展和大和谐,唯有将官员的贪污腐败问题作为最大的硬道理——“纲”与“本”来抓,才可能走出中国社会的“百年孤独”,而坦然跃进到世界强国的行列。否则任其发展下去,菲律宾、印度尼西尼、马来西亚近年频频出现的社会动荡,就是前车之鉴,怎不值得记取。
   
   那么,随之而后的中国社会最终怎样才能遇制贪污腐败呢?
   结论,我终不能得,而只是提出一个浅见的悖论而已。
(2010/12/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