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郭国汀评论第八十三集: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
郭国汀律师专栏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9、宋教仁遇刺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0、二次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1、袁世凯破坏共和体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2、中华革命党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3、袁世凯称帝闹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4、袁世凯众叛亲离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5、张勋复辟帝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6.孙文护宪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7.著书立说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8.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
·29.新文化及五四期间的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0.东山再起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1、孙文为何联俄容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2.孙越上海宣言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3.阴差阳错 逼上梁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4.以俄为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5.反帝遵儒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6.关税事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7.国民党一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8.三民主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9.屡战屡北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0.最后岁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1.壮志未酬身先死
·国际权威专家对孙文的客观公正评价
·辛亥革命重大历史与现实意义
***(32)《还原蒋介石》郭国汀译著
·郭国汀谈论毛泽东和蒋介石
·我为何研究孙文,蒋介石及中华民国史?
·《民族英雄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身世
·《还原蒋介石》:辛亥革命中的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二次革命
·《还原蒋介石》:中华革命党
·《还原蒋介石》:袁世凯称帝与张勋复辟
·《还原蒋介石》:军阀混战
·《还原蒋介石》:南北军政府对抗
·《还原蒋介石》:辞职将军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孝子情深
·《还原蒋介石》:情深义重
·《还原蒋介石》:远见卓识 肝胆相照
·《还原蒋介石》:壮志未酬身先死
·《还原蒋介石》:列宁的对华政策
·《还原蒋介石》:中共的由来
·《还原蒋介石》:孙中山的“联俄容共”
·《还原蒋介石》:共产党篡夺国民党的领导权
·《还原蒋介石》:篡党夺权
·《还原蒋介石》:‘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骗局
·《还原蒋介石》:蒋介石领导北伐
·《还原蒋介石》:中山舰事件真相
·《还原蒋介石》:北伐雄师所向无敌
·《还原蒋介石》:中共恶意制造南京事件
·《还原蒋介石》:共产党阴谋操控反蒋运动
·《还原蒋介石》:上海三次起义
·《还原蒋介石》:汪(精卫)陈(独秀)联合宣言
·《还原蒋介石》:四一二清党真相
·《还原蒋介石》:恢复北伐
·《还原蒋介石》:宁汉政府相争
·《民族英雄蒋介石》33、汪精卫武汉政府清共
·《民族英雄蒋介石》34、南昌暴动
·《民族英雄蒋介石》35、蒋介石辞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36、蒋介石访日
·《民族英雄蒋介石》37、蒋(介石)宋(美玲)联姻
·《民族英雄蒋介石》38、广州暴动国民党与苏联决裂
·《民族英雄蒋介石》40、济南事件
·《民族英雄蒋介石》39、北伐第二阶段
·《民族英雄蒋介石》41、浩气长存的蔡公时
·《民族英雄蒋介石》42、忍辱负重
·《民族英雄蒋介石》43、北伐最后阶段
·《民族英雄蒋介石》44、日本关东军暗杀张作霖
·《民族英雄蒋介石》45、北伐军胜利汇师北京
·《民族英雄蒋介石》46、满洲易帜归国民政府
·《民族英雄蒋介石》47、关税自治,
·《民族英雄蒋介石》48、李宗仁及冯玉祥反叛
·《民族英雄蒋介石》49、南方战云--叛乱的瘟疫
·《民族英雄蒋介石》50 、中原大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51 周恩来的灭门惨案
·《民族英雄蒋介石》52、共匪红军的兴起
·《民族英雄蒋介石》53、剿共匪--攘外必先安内
·《民族英雄蒋介石》54、55、56 “九一八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57 日本侵华与国联
·《民族英雄蒋介石》58 忍辱负重
·《民族英雄蒋介石》59、上海“一二八”抗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60、皮肉伤与心脏病
·《民族英雄蒋介石》61儒雅绅士 基督情怀
·《民族英雄蒋介石》62、国家危机和国内政治
·《民族英雄蒋介石》63、国家团结会议,蒋介石再辞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64日本攻占锦州,蒋介石复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65、国军上海一二八抗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66、伪满洲国成立
·《民族英雄蒋介石》67、心慈手软
·《民族英雄蒋介石》68、福建平叛
·《民族英雄蒋介石》69、剿匪
·《民族英雄蒋介石》70、西安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1、七七卢沟桥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2、沪淞会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3、悲壮的南京保卫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4.南京大屠杀
·《民族英雄蒋介石》75.血战台儿庄
·《民族英雄蒋介石》76 英勇的太原保卫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三集: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

南郭点评:恶法非法是从恶法诞生之日起即无效,正由于恶法非法,所以人民没有义务遵守这个恶法。所以只要保证立法者的客观公正,恶法的根源就断了。我们特别强调不能仅针对某一个具体的恶法,而不针对它的根源,如果这样仅是抓了芝麻丢了西瓜。只有彻底废除中共极权专制暴政这种罪恶政治体制,中国人才有可能摆脱恶法的蹂躏。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三集: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各位回到郭国汀评论。
   
   
   
   我们今天讨论的话题是“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这是有关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系列讲座的倒数第二讲。因为我们已经从各个角度充分论证了中共政权是个极权、专制、流氓暴政;论证了它的非法性,犯罪性,骗子性;论证了它的无法无天、司法腐败、道德堕落;论证了它的酷刑,精神病迫害;论证了它对教育、文化,自然环境生态平衡的毁灭性破坏等等。
   
   
   
   今天我们重点论证恶法的问题。中共的恶法多如牛毛。恶法如何产生?它的定义如何?哪些法律是恶法?恶法的根源何在?恶法的理论依据何在?恶法对中国社会造成什么样的严重问题?如何终结恶法?这些问题我想跟各位听众朋友讨论交流。
   
   
   
   首先,恶法的定义。法学者萧翰汉认为“恶法是违背人类的天理良心,人类社会的基本文明规则,宪政、法治的精神,但以法律的形式表现出来的,起到奴役人的自由和尊严,剥夺人的基本人权的行为规范”。我基本上赞同该恶法的定义。
   
   
   
   孙文广教授说“恶法就是侵犯人权,旨在维护专制和极权的法律”。还有人说,“恶法实际上就指邪恶的法律”,这是从字面上意义上的解释。“恶法是普通公众觉的不合理的法律,实际上是将少数人的意志强加给民众,将法律推向人民的对立面,维护专制,维护人治的法律”。
   
   
   
   恶法的定义,归纳言之有几个特点:一是违背人类的天理和良心;二则违背社会道德文明的准则,三违背宪政法治精神,四违背普通公众的意志维护专制和人治,五是邪恶。
   
   
   
   今天的论题叫作“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国民包括国家和国民,亦即暴政恶法不除,国家没有安宁日,人民更无安宁日。因此恶法问题是有关法治社会的一个核心问题。我们刚才介绍恶法的定义,接着我们来介绍一下恶法的实例,举例来印证。恶法一般来说,主要体现在社会政治法律方面,即所谓上层建筑领域体现得最为明显。
   
   
   
   在一般的刑、民事法律上,恶法体现得不那么明显,但是涉及人权,政治权利方面的法律特别明显。比如中共一夺权建政,就颁布了三个相关《镇压反革命暂行条例》《土地改革法》就是典型的恶法。
   
   
   
   它不是根据当事人的现行行为,而是根据当事人历史上的行为,或言论,或身份;不是根据行为人的现行犯罪行为来追求当事人的刑事责任定罪量刑,而是根据这个人的历史身份,比如地主,富农,或前国民党政府的党政军文教人员,就可以定为反革命罪,没收财产判处极刑。
   
   
   
   当年中共暴政在长达三年的镇压反革命和土地改革运动中,一共镇压了“反革命”至少六百万人,尽管中共仅承认杀了七十一万,实际杀人至少在三百万以上,甚至可能更多。因为当年中共以各种名义,除了所谓反革命,另有几百万国民政府原党政军文教人员,被当作土匪镇压;而土改杀害的地主、富农也高达300万至600万人。
   
   第二,恶法的实例。在文化大革命中,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了一个《公安六条》,全称是《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加强公安工作的若干规定》,直到一九七九年二月才被撤消。
   
   
   
   这个《公安六条》,就是个标准的恶法。其第二条规定,“凡是投寄反革命匿名信、秘密或公开张贴、散发反革命传单、写反革命标语、喊反革命口号,攻击污蔑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副主席的都是现行反革命行为,应当依法惩办”。第四条还规定“地、富、反、坏、右份子等二十一种人”的黑名单。过去一直是黑五类,文革中增加至黑九类,而实际上文革中剧增至黑二十一类,也就是全中国有二十一种人属于中共镇压迫害的对象。甚至胡氏专权时仍有所谓“四种人”属于打击迫害目标。
   
   
   
   正因为这个臭名昭着的公安六条,导致文化大革命中,全中国人被中共屠杀,被迫自杀、被武斗打死,以及被群体灭绝的总数高达二千万人,而受株连的人数超过一亿。公安六条直接导致一九六八年北京大兴县大屠杀,湖南道县和绍阳县大屠杀,江西瑞金和兴国县大屠杀,以及广西省十馀个县活吃三千多名“阶级敌人”等重大恶性事件,实际上都起源于该公安六条。
   
   
   
   第三例,就是现行刑法第一百零五条“颠复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以及刑法一百零一条一直到一百零八条,都是标准的恶法。此外还有一九五七年为了反右,由国务院炮制的“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也就是关于劳教的行政规章,也是标准的恶法,到今天仍未废除。
   
   
   
   还有一九八二年国务院颁布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的遣送办法”,就是导致孙志刚在广州收容所被打死的恶法,这条恶法现在已经被取消。还有许许多多的,比如强制拆迁的法律,有关批准宗教信仰的规定,有关思想信仰言论结社出版自由方面的行政规章等都是恶法。
   
   
   
   中共暴政几乎在所有的领域制定的所有的法规,存在着大量恶法,通过恶法的实例,使我们对恶法能够有一个概况了解。为什么说中共恶法远远超过历朝历代,超过全世界所有国家的恶法总合还更邪恶。我们举个简单的例子。
   
   
   
   希特勒是全世界公认的恶魔,因为他用“最后解决方案”残忍地屠杀了六百万犹太人,把在西欧各国的犹太人押送到在波兰专门建造的五个大型毒气室,其中的奥斯维辛毒气集中营,就屠杀了几百万人,所以希特勒是全球公认的恶魔。
   
   
   
   但是在希特勒统治期间他的法律明文规定,“凡是污辱元首的,处两个星期的拘禁”。这个条款跟中共的公安六条一比较,可见公安六条是比希特勒这个恶魔的法律要残暴上万倍。
   
   
   
   在中共暴政下,不要说污蔑污辱毛泽东,根本没有达到污辱程度,只不过是喊了句“打倒毛泽东!”这种口号,就有可能被枪毙。因为按照公安六条这个行为是现行反革命,而现行反革命,根据公安六条第六条,最高刑就是枪决。
   
   
   
   事实上,文革期间二千万中国人被中共暴政屠杀,其中至少几十万人。我在大陆的时曾看过中共的一个内部文件,列举文革期间以反革命罪被枪决的人数,至少三十六万人;这个所谓内部文件,是不是真实的呢?它是不是真的把所有被枪决的反革命罪都列清楚了呢?我认为很可能还是隐瞒的数字。
   
   
   
   第三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恶法产生的根源何在?恶法要是不铲除其根源,恶法会源源不断地炮制出来。恶法的根源首先是立法不公。立法者决定谁来立法?如果立法者不公不义,那么立法者天天都在制定法律,每日每时都可能炮制出大量恶法。
   
   
   立法者为什么不公?立法者就是国家的上议院、下议院(参议院、众议院)的代表。当代全世界各国立法机构均由上、下两院,或参众两院组成,其代表就是立法者,如果立法者的产生不公不义的话,那么它必然成为恶法的母机。中共的立法机构理论上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实质上却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全国人大常委会又完全受中共一党操控。
   
   
   
   全国人大本身是中共一党操控,全国人大常委会更是中共一党操控,所以中国所有的恶法产生的机构,其来源根源,就是中共一党操纵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中共的人大不分上、下(参众)两院,而唯有一院,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严重违悖共和的基本原则,但是中国的全国人大代表的产生,全部是由中共包办。
   
   自中共一九四九年盗国窃政迄今,从来没有举行过任何一次合法、公平、公开的自由选举。所谓人大代表全部是中共指定,或在军警特的操控下产生的虚假的代表,纯属中共一党独裁专制的代理人。所有的代表,包括所谓工人农民士兵的代表,妇女代表,中青年的代表,少数民族的代表,无一例外都是符合中共的意志的奴仆式的人物,只有极少数个别的点缀。也就说中共的人大常委会,人民代表大会就是恶法产生的根源。
   
   
   
   第四,恶法要怎么根除呢?首先必须终结中共极权专制暴政这种罪恶的政治制度,才有可能根除恶法。如果不终结这个罪恶的政治制度,中国人民的抗争,为废除恶法所进行的具体的每一项呼吁抗争,仅起到微不足道的作用。因为即使经过长期艰苦的抗争,废除了一个恶法,中共立马就能炮制出一百个恶法来,所以恶法的根源一定要铲除,才有可能根除恶法,也才有可能使国民无宁日这种现状得到彻底纠正。
   
   
   
   根据政治学原理,一个国家如果立法机构的上下两院的代表,超过比如五百人以后,它就会效率低下,若超过一千人,立法机构的上下两院代表就会受其中一小撮人操控,而中共的人大代表超过三千人,故中共通过操纵人大常委会控制了立法机构。从政治科学代表制原理来说,它违背政治科学原理。
   
   
   
   因为全国人大代表高达三千人,根本无法操作。所以中共就玩了一个猫腻,把全国人大代表的立法权变成由人大常委会撑控立法权,全国人大常委会又把立法权按行业划分,由各行各业自己立法。比如工商管理、教育、医疗部门,人大时常将立法权放行给各行业的行政官僚自己制定法律规章。自己给自己立法的话,肯定忽视民众的利益,而重视自己这个官僚机构的利益,这样制定出来的法律,显然从一开始就是不公不义的。
   
   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法律草案以后,最后是通过全国人大每年年会表决通过,但由于代表们都是中共自已指定或操纵的代理人,故他们仅是起到像皮图章的作用,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法律十有八九都是恶法。这就是恶法产生的根源。
   
   
   
   第五,恶法的理论依据。从理论上讲,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理论,一是恶法亦法,也就是恶法也是法律;二是恶法非法理论。恶法亦法论认为,恶法也是法律。
   
   
   
   追根朔源,在古希腊时就已有恶法亦法的理论萌芽,苏格拉底主张恶法也是法律。他认为只要法律是符合法定程序制定的,不管这个法律制定得好还是坏,当事人都要无条件地服从,要执行。这是恶法亦法论的最早来源。
   
   
   
   但是苏格拉底本人并没有阐述恶法亦法的理论根据,真正创立恶法亦法理论者,是分析法学派的奥古斯丁,他是古罗马的一个法学家,他严格区分法律和道德,认为法学的任务是研究法律,而不管它的道德上的善与恶[1]。“法的存在是一个问题。法的优劣则是另外一个问题。法是否符合一个假定的标准,是一种需要研究的问题。”[2]奥斯丁主张,在法理学中必须剔除“应当存在的法”,因为那是一种道德的要求,是伦理学和立法学的任务,而不是法学或法理学的任务。“最有害的法,即便与上帝意旨矛盾,也是且继续将是司法审判机构强制实施的法。”[3]但是恶法亦法论,无论分析法学派,还是实证法学派,均强调必须按照法定程序制定法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