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贵州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贵州公民论坛]->[卢勇祥:我被秘密绑架始末 ]
贵州公民论坛
·TF:吴玉琴——陈树庆先生何罪之有?
·TF:陈西——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TF:吴玉琴——“六.四”十七周年使我想起的……
·TF:廖双元——历史决不能倒退
·TF:方家华——中国“热”
·TF:莫建刚——当代版本的中国“文字狱”
·TF:吴玉琴——告别人治
·TF:廖双元——刑事裁定书
·TF:廖双元——荒唐至极的《刑事裁定书》后记说明
·TF:黄燕明——天安门广场撒传单“十年祭” ──兼纪念胡耀邦先生
·TF:黄燕明——贵阳文化论坛《大国崛起》讨论会发言稿
·TF:方家华——“高”字大旗___欢呼高智晟出狱
·TF:吴玉琴——“人权日”的反思
·TF: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
·TF:吴玉琴——是谁在“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
·TF:方家华——签名活动的力量
·TF:廖双元—— 赵紫阳走后的新春
·TF:廖双元——悼紫阳
·TF:吴玉琴——公祭紫阳公,民心所向!
·TF:卢勇祥——评“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TF:方家华——中国新闻媒体的人权保障
·TF:吴玉琴——既然要“构建和谐社会”,为什么要使用暴力?
·TF:莫建刚——和谐社会应具有宽容的情怀
·TF:吴玉琴——生活在夹缝中的中国知识分子
·TF:吴玉琴——记者的良知和责任
·zt康成《民主党是个什么东西》
2007年贵州民权活动
·贵阳部分民运志士、维权义工、草根学者等民间人士的年终总结\杜和平
·贵州民主沙龙团拜会(2007春节)
·陈西:贵阳民主沙龙2007年2月2日论题——绝对自由与相对自由
·TF:黄燕明—— 与斯蒂格利茨先生对话
·TF:廖双元——做一个正直的民主党人和民主党人的十大精神原则
·TF:廖双元——坚决维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
·陈西: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陈西: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温家宝撰文透视
·陈西:《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陈西:文化决定论与制度决定论之辩 【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__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
·我与共产党的成功交易_作者 : 李任科
·我们在政府的眼里不是人民!?——关于新一轮撤除贵阳市夜市的有关问题
·贵阳市民及地摊经营户联名给温家宝的公开信
·TF:陈西——贵阳见证“六 . 四”
·TF:吴玉琴——关注民生,保障穷人赖以生存的饭碗
·TF:廖双元——同心协力,走向辉煌!
·TF:陈西——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TF:吴玉琴——权大于法——刑讯逼供何时了?
·TF:陈西——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TF:吴玉琴——权大于法,中国公民何处申冤?
·TF:黄燕明——一九八九年的贵阳民运
·TF:吴玉琴——要使社会稳定,必先稳定上涨的物价!
·TF:方家华——让自由与人权成为中国的一般思想
·TF:莫建刚——专制独裁的国家主义
·TF:吴玉琴——国企职工吃不起饭,该谁来管?
·TF:廖双元——中国不是司法独立的国家
·TF:吴玉琴——群体性事件——总危机的导火索
·TF:方家华__新一年的中国民运、宪运—兼对许万平先生遭重判的呼吁、抗议、思考
·TF:莫建刚——末 日 最 疯 狂
·TF:——紧急呼吁救助西部“夜狼”(李元龙记者)
·TF:吴玉琴——官多无数,官患无穷
·TF:方家华—— 历史之罪与未来之忧
·TF:吴玉琴——维权:艰难而坎坷的路
·TF:吴玉琴——生活在风口浪尖上的人们
·TF:莫建刚——蔑视宪法的栽赃与陷害
·TF:吴玉琴——正义必将战胜邪恶
·TF:吴玉琴——飞涨的物价老百姓如何承受?
·TF:方家华—— 推进中国民主宪政运动前沿
·TF:唐元隽——贵州“人权研讨会”给人的启示
·TF:打压,只能激起人民的反抗
·TF:莫建刚——铁 蹄 下 的 民 主
·TF:莫建刚——国家主义暴政的社会恐怖
·TF:吴玉琴——“犯 人 家 属”
·TF:莫建刚—— 回击恐怖主义的邪恶行径
·TF:李元龙——在思想上加入美国国籍
·TF:李元龙—— 从百岁老朽入党说开去
·TF:李元龙——生的平凡 ,死的可悲!
·TF:李元龙——不光是涮涮八十老母去世还要继续开会的书记
·TF:关于李元龙采写报道及资助贫困生的情况简介
·就良心记者李元龙先生刑满释放 _呼吁政府释放所有政治犯
·TF:莫建刚——自由独步的高原夜狼
·TF:廖双元——李元龙先生的最后陈述
·TF:方家华——专制的邪恶
·TF:莫建刚——和平统一下的杀机
·TF:吴玉琴——中国知识分子可悲的命运
·TF:方家华——内外有别的中国司法——中共对待中国异见人士的手段与心态
·TF:黄燕明——让我们不再沉默!
·TF:全林志——人权——中国政治改革的生命线
·欢迎李元龙出狱大家合影
·TF:方家华——政治与个人生命
·TF:莫建刚——关 注 作 家 师 涛
·TF:方家华——评《民主是个好东西》
·TF:莫建刚——坚决捍卫自由与民主
·TF:吴玉琴——中共十七大——是前进还是倒退?
·TF:李元龙——侃侃杨利伟的"最高"党支部
·TF: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在贵阳民主沙龙活动上
·TF:方家华——开放民运及其朋友
·TF:吴玉琴——人性的丧失——罪恶的刑讯逼供
·TF:紫电——人权--中国人的梦
·TF:方家华——中国宪政视野中的“贵州人权研讨会”
·TF:莫建刚——国民的觉悟是建立民主宪政的基础
·TF:甘肃省民主人士王凤山先生在贵州被公安抓走
·TF:甘肃天水王凤山先生在贵州失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卢勇祥:我被秘密绑架始末

   ——世界人权日及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前后的遭遇
   
   
    文章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2010年12月8日晚上9点左右,我从黔灵山公园出来后准备回家,正走着,路上突然跳出七八个精壮青年将我围住,其中一个声称是公安局的。
   
   我问他们:“你们这是干什么?”
   
   他回答说:“闲话少说,跟我们走一趟。”
   
   我理直气壮地说:“凭什么要我跟你们走?我犯法了吗?”
   
   他说:“叫你走你就走,少罗嗦,否则对你不利。”说着就上前扭住我的胳膊。
   
   我大声抗议:“请你们出具有关法律手续,没有法律手续你们无权带我走。”
   
   但是,公安局的便衣警察不容许我申辩,强行将我绑架到公园派出所。
   
   公园派出所的办公室里早已坐着几个身着警服的人,见我被带进来,既不问话,也不答理,仿佛什么事情也未发生。
   
   我大声抗议:“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就随便抓人是违法的。你们这是侵犯人权。你们将我绑架到派出所的行为严重侵犯了我的正当权利!”
   
   办公室所有的人——穿警察制服的人、穿便衣的人全都默不作声,仿佛全是哑巴。
   
   我继续抗议:“你们的行为是公然践踏人权,同时,也是公然践踏你们制定的法律。”我起身准备离开派出所,这时两个一直阴沉着脸的人粗暴地将我按住。
   
   我再次强烈抗议:“公安局凭什么抓我,你们没有法律手续,也得有个说法呀!”
   
   然而,我所面对的人似乎都是阎王殿上的泥塑,没有一个人回答我的质问,他们甚至不敢看我一眼。
   
   我走到电话机旁,准备打电话通知我的家人。但是,我被粗暴地阻止。
   
   “公安局要抓我走,总得通知我的家人吧?”我说。
   
   然而,回答我的仍然是强行禁止,仍然是无声的高压。
   
   20分钟后,我被强行架上一辆面包车,在通往金阳新区的公路上行驶10分钟后,我被押送到金鸭派出所。一个便衣警察对我强行搜身,我立即抗议:“没有检察机关签发的命令,你们无权对我进行搜查。你们的这种做法是对我人格的无端侮辱,是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
   
   尽管我十分愤慨,语气也非常严厉,便衣警察仍然强行搜查我的全身,包括下身和屁股。当他什么也没有搜查到时,便问我:“你把手机藏在什么地方?”
   
   我说:“我有权利拒绝回答你提出的任何问题。”
   
   那便衣警察恼羞成怒,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又重新用手摸我身体的所有部位。我感到是在承受极大的凌辱,我感到我的尊严受到无端侵犯。然而,在四五个年轻警察的包围中,除了大声抗议外,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搜完身后,几个警察把我推上一辆面包车。几分钟后,我发现自己被押送到一个名叫潮汕酒家的小旅社顶楼一间不足10平米的房间里。
   
   我又大声抗议:“你们这是干什么?秘密绑架吗?秘密囚禁吗?你们这是非法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是严重违法行为!”
   
   在我义正词严的抗议面前,一个警察终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我们也没有办法,这是上面的命令,希望你能够配合。”
   
   “我为什么要配合你们无缘无故地抓我,你说是上面的命令,上面的命令比法律更具有权威性吗?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要依法办案吗?不是口口声声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吗?为什么现在却要违背法律规定而秘密囚禁我呢?难道上面的命令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吗?难道国家制定的法律可以肆意侮辱和践踏吗?”
   
   可是,我所有的抗议和斥责都毫无作用。就这样,我被秘密囚禁在所谓潮汕酒店长达5天之久。八九个20岁左右的便衣警察对我实行全天候严密监视,24小时寸步不离。房间里的电视机整天播放抗美援朝及解放战争的电视片,让人得不到片刻安宁。我要求到外面活动一下也被粗暴拒绝。虽然表面上我是住在旅社,而实际上我的处境同监狱中的独拘室没什么两样。由于我的神经受到极大摧残,由于缺少活动,致使我的血糖升高,内伤复发,病情加重。
   
   我今年64岁了,患糖尿病已有16个年头,每天必须注射两次胰岛素才能维持体内代谢平衡。加上2009年11月16日遭遇了一场车祸,10条肋骨断裂,头部严重创伤,肺叶被断骨刺穿后形成气胸。住了4个多月的医院后,虽然伤势有所减轻,却留下永远无法痊愈的后遗症。伤病的长期困扰使得我的身体十分虚弱,似乎随时都有下地狱的可能。因此,当5天的囚禁生活结束后,我感到头重脚轻,天旋地转,视线模糊,走在大街上就仿佛走在黑暗的地狱里一样。
   
   谁知,更让我感到愤怒的事情却发生在我亲人的身上。在我被秘密囚禁期间,公安局居然派人骚扰和威胁我的前妻、女友和我租房子的房东,甚至还派人到我女儿的住处施加压力和进行恐吓。他们在打给房东的电话中把我描绘成一个十恶不赦的犯罪分子,要房东不要把房子租给我住,最后还威胁说:“如果你还继续把房子租给这个人,以后你就必须承担法律责任,弄不好还会有坐牢的危险。”
   
   公安局的人还对我女友说了许多挑拨离间的话,他们说:“这个人身体不好,又没有钱财,你最好不要再同他来往。再说,他是个随时都有可能进监狱的危险分子,你跟他成一家会受到牵连,甚至会影响你的儿孙,以后你孙子读书、工作、参军、升职都会困难重重。”
   
   我万万没有想到,共产党的专政机关竟然会使出如此卑劣如此卑贱的手段,这是黑社会的小混混才会做得出来的事情啊!
   
   为了追求年轻时就认定的伟大理念,为了自己的人生价值,为了让生命显得更灿烂些更恢宏些,我毅然投身终止一党专制、推动民主进程的社会活动中。不为当官,不为发财,只希望中华民族能够尽快站立在世界先进民主之列,只希望中国人能够象民主国家的公民那样生活在文明繁荣的地球村中。我坚信我的选择是光明磊落的,是光荣而又有深刻意义的。所以,关押、坐牢、受尽凌辱、遭受摧残我都毫无怨言。但是,当局株连九族、残害亲人的做法实在令人无法容忍。手握现代化武器和高科技监控设备的中国公安机关,却用黑社会的手段恐吓和威逼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小女人算什么?算英雄好汉吗?算强大吗?他们破坏我们的手机、电脑、住处的水电设施,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监控,甚至任意绑架和秘密囚禁。如果觉得还不解恨的话,还可以制造车祸,或者干脆命令特种部队的神枪手消灭我们的肉体,我都能从容面对。专制政权嘛,凶残点,恶毒点是可以理解的,干没有人性的活本来就是他们的本职工作。可是,对弱小女人的恐吓和威逼我就不敢恭维了。我原想写文章对当局的卑鄙做法表示愤慨和谴责,转念一想,我这样做不就玷污“愤慨”和“谴责”这两个词汇了吗。于是,我现在只想对当局的恶劣做法表示鄙视。
   
   附带一句话:由于我使用的电脑和家中的供电系统被破坏,所以迟至今日才在朋友家完成此文,希望读者体谅。
   
   
   
   2010年12月15日
   
   
(2010/12/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