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高洪明
[主页]->[百家争鸣]->[高洪明]->[儿歌谎言: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高洪明
·耶稣基督来到中国引领我们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1)
·我和胡石根、贾建英一起学《圣经》
·家庭教会上的胡石根
· 中国自由不难,民主不难,转型不难!
·给中国海内外法轮功学员拜年啦!
·就安乐死问题致今年全国人大提案书
· 质疑: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
· 质疑: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
·要求北京市党政领导人为我主持公道
·胡石根:致香港特区政府和警方的公开信
·要求罢免鄂省李鸿忠的党政民职务书
·《国保重点监控人高洪明监控方案》大曝光
· 大家都去上海世博会,看世界好热闹!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 有感 诗二首
· 反对世博会,它限制了我人身自由
·我只能为六.四事件平反昭雪鼓与呼!
·京警告诫:不要让高洪明去上海世博会
·中国互联网状况:有无言论自由之解读
·足球颂:献给第十九届世界杯足球赛
·罢工浪潮迭起,中央应检讨劳资立场
·维权律师是中国正义底线的捍卫者
·支持新疆自治,维护祖国统一
·关于四川当局逮捕刘贤斌先生的声明
·中国网民万岁!万岁!!万万岁!!!
·取消义务兵役制,建设职业化军队
·向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先生致敬!
·美韩黄海军演-公海自由-中美关系
·《宗教蓝皮书》瞒报宗教信仰不自由
·中国何时能够哀悼死于人祸的人们?
·全人类的北极不能属于任何国家所有
·深圳特区香港化才是中国政改的春天
·中国捍卫并行使钓鱼岛主权,是时候啦!
·五星红旗遮不住的另册真实的中国
·就修改中国国籍法问题致信吴邦国
·儿歌谎言: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中美:愿景互不为敌,竞赛直到永远
·圆梦中国-为了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
·人权高于主权从来是伪命题
·中国要积极主动地行使我钓鱼岛主权!
·爱国,理性与血性哪个更重要?
·关于中国民间保钓反日活动之我见
·中日两国和平友好的前提条件是什么?
·中国保卫钓鱼岛主权非诉诸武力不可
· 保卫钓鱼岛主权PK保卫十八大安全
·实录:中国最牛的导游之导游词
·藏人为何自焚?中央应检讨藏区政策
·美国是个什么东西?
·中国反腐问计专家不如实行民主宪政
·批判《人民日报》的中国第一人
·"让“字改变中国,信不信由你!
·中国访民状况见闻报告
·老毛拉登谁厉害?谁厉害我他妈纹谁!
·中国政治反动派—我的原则立场
·给十二届全国人大全体代表提几个要求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自序
·中国民主党河北党部副主席刘金辞世!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
·也把中共及其特权关进宪法的笼子
· 要求中国最高法院公审薄熙来案并旁听
·今日博讯网,店大欺客也!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一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三
·给十二届全国人大全体代表拍拍砖灌灌水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四
·中国不可对朝鲜核试验采取绥靖政策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五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六
·党国体制反对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党国体制反对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中央七常委敢于面对胡星斗的文章吗?
·中国最没文化的博物馆:青海省博物馆
·合法不存,非法不在:为公民街头自由辩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七
·提醒法国总统:访华不要见利忘义!
·五一随想:民生总是政治正确的关切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九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八
·抗议逮铺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3公民!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一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二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三
·危险!无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
·中国新疆状况之我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四
·一张壹圆人民币纸币:法轮功宣传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五
·从许志永案看宪法虚设自由实为禁区
·莫管日本修宪,只管光复中国钓鱼岛
·党指挥枪与军队国家化不应成为禁区
·习总海洋新方针自相矛盾误国误民
·美国政界对中国人权状况判断不正确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六
·从8.15日本投降纪念日想到的
·高洪明朝阳出入境接待大厅“碰壁”记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七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儿歌谎言: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高洪明
   闲来无事,我颇有些怀旧感。我登陆了酷6视频网站,听了几首邓丽君的歌曲,很是惬意;继而我又听了几首旧时的少儿歌曲,让我大有回归童真之感。《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这首儿歌,我听了两遍,让我久久萦怀的不是它的优美旋律,不是它的动人抒情,也不是它的融融情景,而是它的几句失真歌词。我认为歌词作者管桦先生有几句歌词是不真实的,说严重点就是谎言。
   这几句歌词摘录如下:
   冬天的风雪狼一样嚎叫,

   妈妈却穿着破烂的单衣裳。
   她去给地主缝一件狐皮长袍,
   又冷又饿跌倒在雪地上。
   为什么我说这几句歌词是谎言呢?试分析如下:
   一、儿歌里的主人公妈妈,是个种地的雇农,生活贫苦,但没有专门缝纫的手艺
   儿歌里唱到:“那时候妈妈没有土地,全部生活都在两只手上。汗水流在地主火热的田野里,妈妈却吃着野菜和谷糠。”这一段歌词说明并证实了我对主人公妈妈的定位判断。
   二、儿歌里的地主是穿得起狐皮长袍的大财主
   儿歌里唱到:“她(妈妈)去给地主缝一件狐皮长袍。”这一句歌词对这个地主做了他是个大财主的定位判断。
   三、地主不会让一个没有专门缝纫手艺的农妇来为自己缝制一件狐皮长袍
   一般说来地主是有点文化的,也是有点社会阅历和生活常识的。
   地主怎么会让一个“冬天的风雪狼一样嚎叫,妈妈却穿着破烂的单衣裳”的农妇,去为自己缝制一件农妇从未缝制过或从未见过的狐皮长袍呢?
   难道地主不怕农妇糟蹋了贵重的狐皮吗?难道地主非要在严冬季节缝制狐皮长袍不成吗?难道地主存心制造“缝制坏了狐皮长袍”这个借口而霸占这个农妇不成吗?
   这个事情,是一般百姓的生活常识所不能解释的,也是令人无法理解的。
   如果非要解释和理解的话,那么这个地主不是白痴,就是管桦先生编造谎言。
   四、管桦先生因文艺为政治服务而编造了儿歌谎言
   当年1963年,管桦先生写作《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这首儿歌的时候,正是中共已故党首毛泽东大力提倡并鼓吹阶级斗争的时候。我记得那时我看了几本小册子都是描写地主残酷压迫和剥削贫苦农民的;今天看来,十之七、八是胡编乱造的。
   我个人认为:管桦先生当时作为北京市文联驻会作家,一定是紧跟形势,进行写作,胡编乱造出了一个挨冻受饿还要去给地主缝制一件狐皮长袍的故事。我还认为:根据管桦先生的社会阅历和生活常识,他是没有见过或听说过这个故事的。
   管桦先生早已过世,他为政治服务而编造了儿歌谎言,我们后人能够理解他原谅他;我愿他的在天之灵能够安息,我们后人不再打扰他。
   五、毛泽东关于文艺为政治服务的的理论与政策制造了不少的文学艺术谎言
   我对于几十年来中国文学艺术的历史和现状是个外行,但我可以肯定的说,毛泽东时期中国文学艺术的各个门类都或多或少地、或自愿或被迫地胡编乱造了不少文学艺术谎言。我们后人应当上网搜一搜,看一看,听一听,还有哪些所谓“红色经典”、“怀旧经典”胡编乱造了形形色色的谎言,用来欺骗蒙蔽人民。只有这样,中国人民才能从“红色谎言”、“怀旧谎言”中走出来,建设走向世界的中华新文化!
    高洪明(北京)
    手机:13522267658
    2010年12月26日
   
   
   
(2010/12/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