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道德与政治》]
傅申奇文汇
·《都是反腐,大不相同》
·《和谐社会》
·《和谐公报》
·《不同的反腐败》
·《再谈和谐社会》
·《小事与大事》
·《尚方宝剑》
·《大国崛起》
·《再谈大国崛起》
傅申奇2005年评论
·《辞旧迎新》
·《时事感叹》
·《新的高度》
·《惊人大案的背后》
·《最大的矿难》
·《亡羊补牢》
·《吃皇粮》
·《金融风险与社会风险》
·《不见不怪和见怪不怪》
·《马克思与爱因斯坦》
·《中国的民意》
·《连战与中国国民党》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一《民主与潮流》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二《民主与专制》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三《民主与和平》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四《民主与统一》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五《民主与崛起》
·《上访与公民权利》
·《评朱成虎的狂言》
·《再评朱成虎的狂言》
·《官民冲突》
·《矿难与制度》
·《呼唤民主》
·《民主的良好开端》
·《被扼杀的民主》
·《中国需要什么? 》
·《绝妙的讽刺 》
·《中国特色 》
·《纪念胡耀邦》
·《开明与民主》
·《善意的谎言》
·《台湾、香港和大陆》
·《有家不能回》
傅申奇2004年评论
·《民意与党意》
·《拖欠薪资问题》
·《宝马撞人事件》
·《朱胜文案与司法独立》
·《河北一号文件》
·《民主与爱国》
·《爱党与爱国》
·《美国的干预》
·《爱国与讲真话》
·《台湾民主的悲情》
·《爱国的问题》
·《南方都市报的悲剧》
·《人大的决定》
·《保护私有财产》
·《丧尽天良》
·《六四十五周年》
·《皇权与党权》
·《评一、二、三工程》
·《触目惊心》
·《国家恐怖主义》
·《中国的崛起》
·《国家秘密》
·《强烈的反差》
·《邓小平一百年》
·《上访和执政能力》
·《沉重的心》
·《胡江没有实质区别》
·《新闻自由》
·《令人发指、发人深省》
·《令人心寒》
·《重庆事件的启示》
·《面对揭竿而起》
·《天下会不会大乱?》
·《制度不改、矿难未已》
·《未来中国》
·《钳制言论》
傅申奇2003年评论
·《释放王炳章》
·《声援刘荻》
·《灰色恐怖》
·《民主党派》
·《荒唐可笑的审判》
·《一盘下不完的棋》
·《党章与宪法》
·《东施效颦》
·《尘埃落定》
·《新闻控制》
·《走向共和》
·《专制官僚综合症》
·《非典与政治》
·《非典与改革》
·《孙志刚之死》
·《谈选举》
·《六四与平反》
·《周正毅案》
·《香港大游行》
·《民意的胜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道德与政治》

   31总196

   2001年11月5日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亲爱的公民:今天我讲的题目是:《道德与政治》

   最近,中共印发了一份《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纲要承认:现在的中国道德失范,是非善恶美丑界限混淆,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滋长,见利忘义、损公肥私行为时有发生,不讲信用、欺骗欺诈成为社会公害,以权谋私、腐化堕落现象严重。中共中央紧接着发出《关于加强思想道德建设的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把公民道德建设放在突出的位置来抓”,并决定由中宣部和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组织实施《纲要》,这就是说,在今冬明春将要展开一场道德重建运动。

   传统的中国没有公民,只有“臣民”,只有“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三纲五常的臣民道德,根本没有“公民道德”。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建立了民国,就开始了国民道德的建设。然而,民国一开始就深受内忧外患的搅扰,没有一天安宁过,国民道德建设成效甚微。在毛泽东时代,只有“人民”,并且人民被说成是国家的主人。可是实际上所谓的人民连皇帝的臣民都不如,人民最重要的道德就是服从共产党和对毛泽东的无限忠于。甚至人民的范围也是由共产党和毛泽东随意规定的,一不小心被划为资本家、地、富、反、坏、右、走资派,那就人民也做不成了,就成了敌人。那时,道德问题就是政治问题,谁要是盗窃或乱搞男女关系,那是政治问题,就可能被当作阶级敌人游街批斗。改革开放以后,道德问题与政治问题逐步脱钩,毛泽东时代的政治道德规范被抛弃。但是,中共的一党专政制度至今还在妨碍公民社会的存在和成长,公民的地位和公民意识在中国仍然没有立足之地。既然没有公民,公民的道德建设从何谈起呢?因此,旧道德虽然已经气息奄奄,但新道德却没有站立的基点,也没有依附的框架。中共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只是“摸着石子过河”,并没有改革的蓝图,没有明确的目标和方法,因此改革是没有灵魂的。而没有灵魂的改革其结果就是物欲横流、人欲横流,就是道德沦丧。

   中国确实面临道德重建的历史课题。中国目前的腐败和道德沦丧是制度性的腐败和制度性的道德沦丧,制度性的问题靠中共的道德运动是无济于事的,而必须要靠制度的改革来解决,首先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中国的道德重建,不可能回归到传统的臣民道德,也不可能再造毛泽东那种政治道德,而只能建造适合市场经济的,符合现代社会需要的公民道德。我无意于把一般的道德问题都说成是由政治制度决定的,但中国要建设公民道德,就要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必须确立公民在政治上的地位,并产生明确的公民意识。在这个意义上我可以说,政治制度的改革是中国公民道德建设的先决条件。否则的话,中共将要搞的道德运动只能是一场变相的政治运动,只能是一场江泽民用来增加自己在理论上主动性的宣传攻势而已,只会使道德变得更加苍白无力,使道德的败坏更加严重!

(2010/12/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