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反左与反右》]
傅申奇文汇
·《中国能否伟大?》
·《腐败、专制与民主》
·《民主时间表》
·《危机处理》
·《奥运与人权》
·《奥运新闻》
·《访民与两会》
·《公民监政》
·《选举、制衡与监督》
·《民主的胜利》
·《陈良宇的兴亡》
·《陈良宇的兴亡》
·《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
·《奥运与人权》
·《情绪与理性》
·《天灾与人祸》
·《震后的追问和反思》
·《公民意识的觉醒》
·《共产党还是共产党》
·《瓮安事件的启示》
·《警民冲突》
·《天价奥运》
·《奥运与政治》
·《表演与现实》
·《北京奥运》
·《错失良机》
·《空前绝后、无以伦比》
·《太过分了!!》
·《是灾难也是机会》
·《重要的转变》
·《三中全会》
·《当务之急》
·《中国的人权状况》
·《党权与人权》
·《和谐与冲突》
·《是改变的时候了》
·《零八宪章》
傅申奇2007年评论
·《独裁者的下场》
·《胡锦涛的黄金十年》
·《民主是个好东西》
·《民主与自由》
·《反右五十年》
·《民生问题》
·《两会与民生》
·《顺口溜》
·《永州事件》
·《香港特首选举》
·《傲慢与偏见》
·《食的恐惧》
·《中国的民主》
·《中国百态》
·《腐败与底线》
·《又逢六四》
·《民主社会主义》
·《政府在哪里?》
·《套话与谎言》
·《黑砖窑的启示》
·《制度与人》
·《真相》
·《奥运与人权》
·《沱江桥塌》
·《更上一层楼》
·《腐败与情妇》
·《预防腐败局成立》
·《缅甸与中国》
·《中共十七大》
·《十七大给人民什么?》
·《汪兆钧的信》
·《还能容忍什么?》
·《公开信时代的到来》
·《怎样才能和谐?》
·《民主与非民主之战》
·《马思聪回国》
傅申奇2006年评论
·《新年的预测》
·《以民为本》
·《驱逐张德江》
·《中国的崛起》
·《维护公民权利》
·《反腐败与言论自由》
·《两会与绝食抗议》
·《两会与花瓶》
·《骇人听闻的消息》
·《往事不应该如烟》
·《四五与六四》
·《民主与中国》
·《现代化救中国》
·《新情况老一套》
·《一个笑话》
·《无法抹去的记忆》
·《台湾丑闻的启示》
·《大陆丑闻的启示》
·《党权专制与黑社会》
·《腐败的安全系数》
·《两岸风光》
·《先进与落后》
·《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高智晟被捕》
·《百万人反贪污行动》
·《民主的例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左与反右》

   29总194

   2001年10月8日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亲爱的公民:今天我讲的题目是:《反左与反右》

   反左和反右是中共八十年历史中不断上演的闹剧,到打倒“四人帮”为止,就有过十一次反左或反右的路线斗争。文革后,中共宣称不再搞路线斗争,不再搞运动,但是反左和反右的戏还是照旧上演。对于中共来说,左和右是没有客观标准的。在毛泽东看来,刘少奇搞的“三自一包”是必须要反的右,但在邓小平看来还是太左,必须分田到户,把生产队拆了。在毛泽东眼里,搞物质刺激就是右,而到了江泽民这里,资本家能够入党才是不左不右的正确思想,是对马克思主义的重大贡献。当人们回头看看中共历史上关于反左和反右的说法,其实是那么可笑,是那么的不值一驳。

   问题的实质在于,对中共来说,谁掌控了最高权力,谁的思想就是最正确的思想。因此在权力斗争的过程中,在巩固权力的时候,反左和反右就是打击异己的棍子而已,

   至于把对手套上左还是右的帽子,则完全按情形的需要而定。说你左,右也是左,说你右,左也是右。最典型的就是对林彪的定性,起先说林彪是极左,后来觉得说起来不顺口,就一百八十度转弯,说林彪是极右。左和右的文字游戏层出不穷,令人眼花缭乱。而在反左和反右的后面是一幕幕争夺最高权力和巩固最高权力的残酷斗争。

   反左和反右,有时是夺取最高权力的手段,有时是巩固最高权力的手段。当毛泽东反右,反走资派的时候,是在巩固有点动摇的权力。而邓小平反对华国峰左倾保守时,是在夺取最高权力。江泽民的最高权力,是由于他支持邓小平,由邓小平赏赐给他的。他捧住邓小平的衣钵,维持了他的统治地位。但他的权威毕竟不如毛泽东和邓小平,当他要超越邓小平,提出“三个代表”思想的时候,就遇到了挑战。

   在中共六中全会上,通过了关于党风建设的决议,在决议中又重弹反左反右的老调。这一轮的有“左”反左,有“右”反右的论调,是江泽民镇压党内异己力量取得胜利的宣告,也是,下一论清除政敌的预告。江泽民对左和右所下的定义是:“右”主要是反对四项基本原则,即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搞资产阶级自由化。“左”主要是思想僵化,把改革开放说成是引进和发展资本主义。说穿了,这一大堆废话无非表达了一个可以随意解释的,富有弹性的标准,这个标准的解释权属于江泽民。

   今天的江泽民如果希望象毛泽东那样保持最高权力直到生命的尽头,恐怕是办不到了,他梦想的是用他的“三个代表”创新,划一条标准,尽可能排除异己,使他一旦半退或全退时,还能体会一点邓小平那样“垂廉听政”的滋味。至少能干掉几个政敌,让他稍微放心一点的人接班,或给接班人套上一圈紧箍咒。

   在毛泽东时代,上演反左反右戏的时候,中共就用运动的形式把全国人民都卷到戏里,中共的指挥棒一挥,全国人民会真的狂热地旋转和起舞。人民被愚弄到完全丧失自己思维能力的地步。到了邓小平时代,人民已经不再是那么狂热和天真了,虽然不少人还由于惯性继续旋转和起舞,而越来越多的人都成了冷静的观众。而到了江泽民时代,一本正经随着中共反左反右指挥棒旋转和起舞的人真是凤毛麟角了,不少人带着看戏的心情在观赏,而绝大多数人们连看的兴趣也没有了。有人嘲笑江泽民在国际社会上常常做演员,又是唱歌,又是跳舞,尽出洋相。其实江泽民在国内更是演员。

   毛泽东和江泽民的区别是巨大的,假如说毛泽东是全国一台戏的总编辑、总导演和总指挥,全体中国人都作了演员。那么江泽民只是自编、自导、自演小品而已,连演员和观众也寥寥无几。可叹江泽民的反左反右戏恐怕没有力量把他的心腹推上权力的宝座,甚至当他离开权力宝座后,他的“新思想”也许马上就被当作异端打入冷宫。

(2010/12/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