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六四”十二年》]
傅申奇文汇
·《民主与爱国》
·《爱党与爱国》
·《美国的干预》
·《爱国与讲真话》
·《台湾民主的悲情》
·《爱国的问题》
·《南方都市报的悲剧》
·《人大的决定》
·《保护私有财产》
·《丧尽天良》
·《六四十五周年》
·《皇权与党权》
·《评一、二、三工程》
·《触目惊心》
·《国家恐怖主义》
·《中国的崛起》
·《国家秘密》
·《强烈的反差》
·《邓小平一百年》
·《上访和执政能力》
·《沉重的心》
·《胡江没有实质区别》
·《新闻自由》
·《令人发指、发人深省》
·《令人心寒》
·《重庆事件的启示》
·《面对揭竿而起》
·《天下会不会大乱?》
·《制度不改、矿难未已》
·《未来中国》
·《钳制言论》
傅申奇2003年评论
·《释放王炳章》
·《声援刘荻》
·《灰色恐怖》
·《民主党派》
·《荒唐可笑的审判》
·《一盘下不完的棋》
·《党章与宪法》
·《东施效颦》
·《尘埃落定》
·《新闻控制》
·《走向共和》
·《专制官僚综合症》
·《非典与政治》
·《非典与改革》
·《孙志刚之死》
·《谈选举》
·《六四与平反》
·《周正毅案》
·《香港大游行》
·《民意的胜利》
·《北京到底准备怎么样?》
·《另一种富豪》
·《人命和人权》
·《再谈人命和人权》
·《再谈走向共和》
·《周正毅与郑恩宠》
·《腐败与反腐败》
·《新圈地运动》
·《三中全会》
·《神州五号与中国前途》
·《胡锦涛与政治改革》
·《向何德甫致敬》
·《衡阳大火》
·《香港的地方选举》
·《声援王炳章》
·《香港的政治改革》
傅申奇2002年评论
·《新年展望》
·《王策的关与放》
·《公民意识的觉醒》
·《魏泉宝回到纽约》
·《节日的感叹》
·《江泽民的退与不退》
·《民权的兴起》
·《掌声的启示》
·《贫富差距》
·《中国的工人运动》
·《政治与经济》
·《希望工程也成了腐败工程》
·《胡锦涛访美》
·《民主与中国》
·《胡锦涛与李登辉》
·《历史的伤口》
·《江泽民的五三一讲话》
·《胡文海案件》
·《防民之口》
·《欺骗与抗争》
·《专制改良》
·《王炳章失踪》
·《民主与统一》
·《人权与法治》
·《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封锁信息和镇压》
·《北京当局持续践踏人权》
·《中国特色》
·《共产党的下台与垮台》
·《权力与制衡》
·《话说十六大》
·《共产党代表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十二年》

   16总181

   2001年6月4日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亲爱的公民:今天我讲的题目是:《“六四”十二年》

   悲剧性的“六四”过去了十二年。在这十二年中,许许多多的人们以种种方式向中共最高层呼吁:平反“六四”,或重新评价“六四”。而中共最高层对此作出的回答是;“四六”永远不能翻案。

   在历史上,中共常常作出“永远不准翻案”的决定,也常常是时隔不久,便天翻地覆黑白颠倒过来,其中最著名的是中共中央决定,把大叛徒、大工贼、大内奸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然而十年后,中共中央又作出决定,为刘少奇平反,恢复名誉。

   据此,有人认为中共关于“六四永远不能翻案”的决定也是不长久的,并乐观地推论,中共迟早也要推翻自己的决定,为“六四”平反。

   对于这样的议论我无法苟同,我认为有两个问题要加以讨论。一、“六四”需不需要中共来平反?二、中共会不会平反“六四”?

   “六四”是广大学生和市民对社会腐败现象表达愤怒的抗议运动,也是广大学生和市民争取自己基本民主权利的伟大的民主运动。而中共对这场运动的镇压是野蛮的、血腥的、荒唐的。历史已经对这一基本事实作了定论,无论中共怎样论断“六四”都不能改变这一历史事实。并且,严格地说,中共既没有资格评价“六四”,也没有资格来平反“六四”,因为中共是犯下严重罪行的罪犯,只是在等待历史的审判和清算。

   当年被希特勒血腥屠杀的犹太人和其他各民族的被害者不需要希特勒为他们平反,同样“六四”的受难者也不需要中共为他们平反。受害者需要的是伸张正义和对罪犯的审判!

   当然,如果中共对“六四”重新评价,并表示为“六四”平反,这肯定是值得欢迎的。但是,这只是表明中共有了悔罪的表示,能够得到一定程度的宽恕和较轻的处罚,但并不能洗刷中共的罪行。

   那么,中共是否会有朝一日改变“六四永远不能翻案”的决定,为“六四”平反呢?

   我认为,中共讲过的许多“永远”都变成了笑话,但关于“六四”的这个“永远”可能真正坚持到底。

   中共曾经对被镇压的“四五”运动平反,因为“四五”可以被解释为支持邓小平,并且找到了“四人帮”这个替罪羊。因此平反“四五”不会动摇一党专政的根基。

   而“六四”不同,“六四”无论如何不能解释为对赵紫阳的支持,即使中共把李鹏抛出来做替罪羊,也不能洗刷邓小平和共产党一党专政制度的罪行。因此,中共平反“六四”意味着中共承认自己的罪行,意味着中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准备放弃一党专政的地位。也正因为此,中共要死死的守住这条底线,决不后退。

   正因为中共为“六四”平反将动摇中共一党专政的根基,所以说,只要中共不准备真正启动政治制度的改革,不准备开放党禁,中共就不可能为“六四”平反。反过来说,如果中共为“六四”平反了,那就是中国自上而下启动民主化进程的信号,对这样的前景我至今还不是太乐观。

   我始终认为,祈求、等待党内改革派来完成中国的制度转型是一种幻想,同样,期待中共平反“六四”也是一种幻想。中国的政治制度改革取决于各阶层中国公民的公民意识的增强,和争取自身公民权利的决心和努力。

   毫无疑问,在中国公民争取和维护自身公民权利,推动中国政治制度改革的过程中,要求平反“六四”是很好的策略选择,但这只是向党内顽固派施加压力,迫使中共走上政治改革道路的手段而已。但愿要求平反“六四”的人们能够明白这个道理。

(2010/12/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