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中国的悲哀》]
傅申奇文汇
·《悼念华叔---告香港同胞》
·《中国在等什么?》
·《重要的历史闪光点》
·《茉莉花革命》
·《和谐与稳定》
·《吴邦国的五不搞》
·《温家宝的四个坚持》
·《关于茉莉花革命》
·《公民的权利》
·《再谈茉莉花革命》
·《包容异质思维意味着什么?》
·《两种政权》
·《革命不可避免》(一)
·《革命不可避免》(二)
·《革命不可避免》(三)
·《革命不可避免》(四)
·《革命不可避免》(五)
·《革命不可避免》(六)
·《人民的位置》
·《生命、面子和利益》
·《必须改变》
·《人民的力量》
·《选举改变中国》
·《中国的法律》
·《绝妙的讽刺》
·《乌坎的启示》
傅申奇2010年评论
·《新的起点》
·《虚弱本质》
·《色厉内荏》
·《香港公投》
·《价值取向》
·《大过年的》
·《快乐维权》
·《漫话两会》
·《路在何方?》
·《再次集结》
·《打到中共》
·《实质行动》
·《蒸锅气阀》
·《三宽部长》
·《又是严打》
·《颜色革命》
·《维权维稳》
·《独立工会》
·《美国国庆》
·《接力祷告》
·《封闭管理》
·《环境事故》
·《中国未来》
·《天灾人祸》
·《立政党法》
·《时局走势》
·《抗日游行》
·温家宝言论之假设
·《诺贝尔奖》
·《颁奖仪式》
·《和谐哀歌》
·《丢尽了脸》
·《全民维权》
·《空椅留痕》
傅申奇2009年评论
·《新年展望》
·《谁在折腾》
·《和平转移》
·《贫富差距》
·《人权状况》
·《公民监政》
·《官民冲突》
·《又开两会》
·《三个充分》
·《头等大事》
·《御用文人》
·《人权行动》
·《成龙成虫》
·《川震之痛》
·《历史遗产》
·《继往开来》
·《官民角力》
·《玉娇无罪》
·《民主中国》
·《政府何用?》
·《关闭公盟》
·《通钢事件》
·《清理门户》
·《社会乱象》
·《官员任免》
·《打黑行动》
·《六十周年》
·《历史循环》
·《一党独裁》
·《有法无天》
·《被逼打黑》
·《以言治罪》
·《官民关系》
·《零八宪章》
·《野蛮拆迁》
·《社会悲剧》
傅申奇2008年评论
·《中国能否伟大?》
·《腐败、专制与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悲哀》

   15总180

   2001年5月15日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亲爱的公民:今天我讲的题目是:《中国的悲哀》

   中国有许多的悲哀,但最揪人心肺的悲哀莫过于中国文化的荒芜和中国知识分子的集体沦陷和堕落。

   中国是一个泱泱大国,也是一个给世界贡献了孔子、孟子、庄子、老子、墨子、韩非子;贡献了李白、杜甫、白居易的文明古国。虽然,秦始皇以后的中国一直在专制的轨道上运行,中国历史上有过秦始皇的“焚书炕儒”、汉朝的“独尊儒术”;清皇朝的“文字狱”,但中国的文化血脉没有被割断,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文化的河流渊源流长,文化巨子层出不穷。即使到了四分五裂的民国时期,中国在从西方引进的许多新学科方面也有过令人骄傲的成就,有过象陈寅恪、陈垣、钱穆、冯有兰、朱光潜、马寅初那样的煌煌巨星。在文学、艺术方面有过巴金、老舍、戴望舒、徐志摩那样的明星。

   然而,在中共统治的五十年里,中国的文化遭到了空前的破坏,中国的知识分子受到了致命的摧残,以至于转眼之间,中国的人文领域一片凋零,仿佛回到了洪荒年代。中国的知识分子与列祖列宗相比,都成了侏儒,都得了软骨病。不再有骄傲、不再有激情、不再有辉煌的创造,只有自贬、自损、自辱,只有担心祸从天降的惶恐不安。

   看一看思想改造运动中知识分子的一篇篇检讨书,看一看五十年中知识分子粉饰太平、歌功颂德、拍马溜须的颂歌、演讲和作品,看一看当今知识分子在茫茫欲海中的随波逐流,我们就不得不承认,中共统治下的知识分子不仅是学术上的侏儒,更是道德上的侏儒。

   然而,要知识分子对此承担全部的责任是不公允的。真正的罪魁祸首是中共缔造的现代专制制度。现代专制制度的一个特点在于,专制的权柄深入到每一个领域,深入到人的思想深处。在思想上实行专制是共产党现代专制制度对人类犯下的最严重罪行。由于经济的全面国有化,民间社会在中国彻底消失,知识分子丧失了生存空间,不再是自由职业者,而被纳入专制制度的体系之中,衣、食、住、行都要仰赖与这个制度,成了完完全全的附庸,因此任何思想上的反抗都被瓦解,都会使反抗者身败名裂。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经济上的市场化不可逆转,民间社会悄然成长起来,作为自由职业者的文化人阶层已经出现,各门学科都得以恢复,文化艺术开始接上了历史的血脉,也连上了世界的轨道。然而,现代专制制度的巨大惯性仍在施展淫威。所以,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思想整肃运动接二连三,去年中共明文剥夺李慎之、茅于轼、刘军宁、樊钢等四君子的出版、讲学权利,今年又对何清涟、秦晖、钱理群等下了禁令。悲哀未了!

   可是,令人欣喜的是,这种封杀的力度已有所减弱,四君子还常常能在海外和民间的小报刊上发表言论。广州《羊城晚报》属下的《新闻周刊》五月二日全文刊登了何清涟的长篇专访《我的声音是独立的》。前几天,著名作家王力雄公开宣布退出中共御用的中国作家协会,这可以看作一个信号,标志着中国的知识分子有了站起来的意向和力量,治愈软骨病、告别侏儒时代的号角已经吹响。

   毫无疑问,中共不会主动放松对文化艺术和意识形态的控制,封杀、整肃、迫害和镇压还会一幕一幕地上演,但是整个社会状况发生了变化。处在全球化、现代化进程中的中国,专制制度的衰弱和民主政治的兴起是不可避免的,与此相应的中国知识分子的再度崛起和中国文化的复兴也是不可避免的。因此我们在谈论中国的悲哀时,我们也有理由开始谈论中国明天的辉煌!

(2010/12/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