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三民主义与当代中国]
傅申奇文汇
·《沱江桥塌》
·《更上一层楼》
·《腐败与情妇》
·《预防腐败局成立》
·《缅甸与中国》
·《中共十七大》
·《十七大给人民什么?》
·《汪兆钧的信》
·《还能容忍什么?》
·《公开信时代的到来》
·《怎样才能和谐?》
·《民主与非民主之战》
·《马思聪回国》
傅申奇2006年评论
·《新年的预测》
·《以民为本》
·《驱逐张德江》
·《中国的崛起》
·《维护公民权利》
·《反腐败与言论自由》
·《两会与绝食抗议》
·《两会与花瓶》
·《骇人听闻的消息》
·《往事不应该如烟》
·《四五与六四》
·《民主与中国》
·《现代化救中国》
·《新情况老一套》
·《一个笑话》
·《无法抹去的记忆》
·《台湾丑闻的启示》
·《大陆丑闻的启示》
·《党权专制与黑社会》
·《腐败的安全系数》
·《两岸风光》
·《先进与落后》
·《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高智晟被捕》
·《百万人反贪污行动》
·《民主的例外》
·《了不起的公民》
·《都是反腐,大不相同》
·《和谐社会》
·《和谐公报》
·《不同的反腐败》
·《再谈和谐社会》
·《小事与大事》
·《尚方宝剑》
·《大国崛起》
·《再谈大国崛起》
傅申奇2005年评论
·《辞旧迎新》
·《时事感叹》
·《新的高度》
·《惊人大案的背后》
·《最大的矿难》
·《亡羊补牢》
·《吃皇粮》
·《金融风险与社会风险》
·《不见不怪和见怪不怪》
·《马克思与爱因斯坦》
·《中国的民意》
·《连战与中国国民党》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一《民主与潮流》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二《民主与专制》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三《民主与和平》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四《民主与统一》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五《民主与崛起》
·《上访与公民权利》
·《评朱成虎的狂言》
·《再评朱成虎的狂言》
·《官民冲突》
·《矿难与制度》
·《呼唤民主》
·《民主的良好开端》
·《被扼杀的民主》
·《中国需要什么? 》
·《绝妙的讽刺 》
·《中国特色 》
·《纪念胡耀邦》
·《开明与民主》
·《善意的谎言》
·《台湾、香港和大陆》
·《有家不能回》
傅申奇2004年评论
·《民意与党意》
·《拖欠薪资问题》
·《宝马撞人事件》
·《朱胜文案与司法独立》
·《河北一号文件》
·《民主与爱国》
·《爱党与爱国》
·《美国的干预》
·《爱国与讲真话》
·《台湾民主的悲情》
·《爱国的问题》
·《南方都市报的悲剧》
·《人大的决定》
·《保护私有财产》
·《丧尽天良》
·《六四十五周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民主义与当代中国

   三民主义与当代中国

   

   傅申奇 2001-10-10

   

   在辛亥革命九十周年、中华民国创建九十周年之际,我们情不自禁地缅怀中国的民运之父,民主中国之国父孙中山先生,自然而然的想到孙中山先生的伟大思想,也就是引导中国结束皇权专制、建立民主共和的思想,三民主义。这就引出了三民主义与当代中国的关系这样一个问题。

   当所有历史人物都在历史的风尘中被渐渐淡忘的时候,当曾经被人们当作神敬拜的毛泽东被全体中国人唾弃和遗忘的时候,只有孙中山先生被热爱民主、自由;追求民族振兴的中国人牢牢记在心里,只有孙中山先生的光辉形象能够在两岸三地同时屹立,只有孙中山先生被全世界的华人异口同声地称为世纪伟人。甚至不少远离政治、厌恶政治的人也认为在政治家中只有孙中山是高尚的。

   当马列主义在中国声名狼藉,被中国人民憎恨的时候,当各种旧学说、新思潮都被知识分子当作学术研究的对象,或被人们当作饭后茶余的佐料的时候,为中国前途与命运而奋斗的中国人通过执著的探索和痛苦的反思后却发现:三民主义历经百年的沧桑依旧发出夺目的光芒,照亮中国人前行的脚步。

   假如我向了解中国近代历史的人提一个问题说:哪一位中国近代的历史人物,哪一种中国近代的思想理论将对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产生巨大的影响,百分子九十以上的人会给我同一个答案:那就是孙中山和他的三民主义!

   孙中山先生不是神,是有缺陷的人,但没有任何一个人象他那样提出了如此富有概括力、如此有远见的学说。他顺应世界潮流,从中国自身的实际出发,从民族、政治、社会、历史、伦理各个层面提出他的三民主义,不知激荡了多少青年的热血。

   什么是三民主义呢?三民主义就是孙中山先生洞察中外历史,吸取中西思想之精华,对错综复杂的中国问题提出的解决方案。孙中山先生自己曾简单的慨括说:三民主义就是救国主义。三民主义就是救中国出君主专制的主义;就是救中国出次殖民地的主义;就是救中国出贫穷、落后、愚昧的主义。

   三民主义有三大部分,那就是民族主义、民权主义和民生主义。

   所谓民族主义就是中华民族的民族主义,民族主义的要旨是:对内以几千年各民族融合、同化的历史事实为基础,彻底抛弃汉民族沙文主义,在尊重各少数民族自决权的前提下,继续实行民族融合与同化,和各少数民族一起缔造一个真正的中华民族,就如孙中山先生所说:“汉族当牺牲其血统,历史,与夫自尊自大之名称,而与满蒙回藏之人民,相见以诚,合为一炉而冶之,以成一中华民族之新主义。如美利坚之合黑白数十种之人民,而冶成一世界之冠之美利坚民族主义”。对外则抗强权,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用固有的道德和平做基础,广施博爱,“济弱扶倾”以达世界大同合一的目标。

   所谓民权主义就是政治主权归于全体人民的主义,就是“让四万万人民做皇帝”的主义。民权主义的目标要以选举、罢免、创制、复决四大民权的落实和对立法、司法、行政、考试、监察五大政府权的限制和完善才能完成。

   所谓民生主义就是要解决衣食住行,教育、娱乐等诸种问题的主义,就是要让各项利益由全体人民共享的主义。人民的生活、社会的生存、国民的生计、群众的生命,都是民生主义要研究和解决的课题。民生主义要达到“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的目的。欲达此目的要借助“平均地权”、“节制资本”的政策和种种实业计划。

   简单说来,三民主义就是:国家是人民所共有,政治是人民所共管,利益是人民所共享的主义。就是民有、民治、民享这六个字。

   有人说:三民主义一百岁了,太老了,已经过时了,只能放在博物馆里供人欣赏。

   我们要回答说:不!对于许多东西岁月并不能减损它们的价值,例如:葡萄酒越陈的越好,古董是越旧的越好。而人类的思想更具有这种特质,人们常常说“月亮底下无新事”,这句话用于人类的思想和智慧最为贴切。谁会不知道:亚里斯多德、苏格拉底、孔子、老子、韩非子等古代思想家的智慧和思想,是绝大多数当代人所无法攀比的?谁会不承认:唐诗、宋词,就是格律诗词无法超越的顶峰?《圣经》、卢梭的《民约论》、洛克的《政府论》、孟德斯鸠的《法的精神》都是比孙文学说陈旧得多的思想和学说,然而它们至今还是当代民主、先进国家立国的智慧、精神和思想。这难道不是众所周知的吗?

   有人说:三民主义是台湾国民党的招牌和意识形态,在台湾还能起点作用,对大陆是毫无意义的。

   我们要回答说:不!孙文是中国的骄傲,是中国人的楷模,是中华民族之民族精神的象征。孙文学说是中国人智慧的结晶,是不崇洋媚外的独立思考精神的典范,是中国人的国魂。三民主义属于全中国人民,它不仅有助于台湾的振兴,更是解决全中国问题的根本办法。

   今日的中国,民族危机深重,西藏、新疆的分离活动日益严重。其根源在于共产党与民族主义原则完全背道而驰,用“霸道”的办法压迫各少数民族,使中华民族的融合与同化过程发生障碍,使民族分裂的威胁笼罩在中国人的头上。

   今日的中国,党权坐大,共产党一党专政的残暴统治压迫着包括各少数民族在内的大陆所有民众。共产党用民主、自由的口号欺骗了中国人民;用假民主复辟了专制制度;用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扼杀了人民的主权;用党权代替了君权,中断了孙中山先生开始的民权建设,人民的民权不是徒具虚名,就是被彻底剥夺。由于大陆的可悲现实,台湾渐行渐远,少数民族地区的分裂倾向日益加强,使国家分裂的危险笼罩在中国人的头上。

   今日的中国,衣食住行、教育、娱乐等各类民生问题积重难返,危机四伏。在共产党统治的前三十年,共产党创造性地把苏联那一套政经合一的制度强加给中国,把中国和中国人民当作实验品。犯下了饿死几千万人的历史罪行。后二十年,共产党在经济崩溃、民不聊生、满目疮痍的情况下,被迫改革开放,虽然取得一点经济上的表面繁荣,却使各类深层次的民生问题日益严重。创造了拜金主义、道德败坏、贪污腐败、两极分化、生态破坏、工人失业的历史记录。问题的根本就在于共产党只有所谓的党性,而没有人性,只有一党的统治利益而没有民生的观念。

   可见,实行民族主义以解除民族危机;实行民权主义以确立人民主权;实行民生主义以解决民生问题,实在是当代中国的必由之路。而其中实行民权主义确立人民主权是解除民族危机,解决民生问题的关键所在。

   对全体中国人而言,二十世纪是国民革命兴起而又遭遇挫折和失败的历史,也是共产主义革命兴起、失败和苟延残喘的历史。二十世纪是三民主义和共产主义搏斗的世纪。在新世纪开始的时候,我们敢说,上一个世纪的历史证明:孙中山是正确的,共产主义不适合中国,共产主义是一个残害中国人民的主义。事实上,共产党自己也抛弃

   了马列主义,只是还在利用马列主义作为幌子以证明自己统治权力的合法性和合理性而已,共产党实际上已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所以,关于三民主义与当代中国的关系,我们要确定地回答说:三民主义没有过时,三民主义是当代中国结束中共一党专政的思想武器;是当代中国的立国精神之所在;是当代中国走向繁荣昌盛的坚固磐石。这就是结论!当然,三民主义不是封闭、僵化的思想体系,我们在继承、弘扬三民主义的时候,必须面对今天的现实发展三民主义。但三民主义的基本立场和根本原则是正确的。

   一九一五年的二次革命失败后,孙中山先生领导的中国国民党从广东一隅开始,高举三民主义的旗帜,最后北伐胜利。

   今天,中共虽然还窃据中国大陆,但民心已失,其处境比起当年的北洋军阀确实也已经好不到哪里去。邓小平的六四大屠杀与段祺瑞的三一八惨案相比,更是人神共愤。大势所趋,今天人民纷纷在谈论经济、文化和政治第二次北伐。中共一党专政制度的垮台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一党专政的结束并不直接等于中国的复兴。中国的复兴,有待于三民主义的复兴和国民革命的最终胜利。

   的确非常可惜,今天的台湾政府顶着中华民国的国号,却要背离整个中国;台湾的国民党继续挂着中国国民党的招牌,却推卸对整个中国应尽的义务,不敢理直气壮地弘扬三民主义,不敢向共产党的专制暴政挑战。台湾不是国民革命的基地。

   然而,三民主义的种子还留在中国人的心里,国民革命的火星还没有灭绝。大陆和流亡海外的学者和民主战士,在痛苦的历史反思中,重新找到了三民主义,三民主义和中国的国民革命已经开始在死灰中复燃。《谁是新中国?》一书的出版就是中国人民历史反思的重要成果,而《黄花岗》杂志的问世,就是三民主义开始复兴的证据!就是新的国民革命即将兴起的信号!

   当有人说:“中华民国在台湾”的时候,我们要明确地回答:不!一千个不!这是对中华民国的阉割,这是对中共的投降,真正的中华民国一定是在全中国。

   孙中山先生认为君权时代之后就是民权时代。他过于乐观了,他没有料到中国和许多国家在君权时代和民权时代之间还有一段党权时代和军权时代的插曲。但孙中山的预言无疑是千真万确的,他说:“将来无论是怎样挫折,怎样失败,民权在世界上,总是可以维持长久的。”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乃须努力!”这是孙中山先生的遗嘱,这仍然是深沉的历史召唤。让我们杨起三民主义的风帆,鼓起国民革命新的大潮,走孙中山民主建国的道路,确立华侨是革命之母的观念,地不分港、澳、台、大陆、世界各国,人不分藏蒙回满苗汉、流亡者、留学生、新老移民,形成国民革命的大阵营。

   国民革命的思想武器是三民主义,国民革命的力量源泉是对祖国和人民的爱,我们相信:思想的力量大于暴政的力量!爱的力量大于恨的力量!

   国民革命的方式是多样化的,红色的、蓝色的、绿色的和灰色的都有其价值,所谓“条条道路通罗马”,在今天,条条道路都通向民主共和国。

   我们是新世纪的喜鹊,我们要向中国人传递喜悦的信息:新世纪的中国将是党权衰落,民权兴起的世纪。

   我们深信:既然三民主义复苏的星火已经点燃,那么国民革命大火燎原的日子就不远了!

   

    驱除马列、还我孙文、再造民国、振兴中华!

(2010/12/0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