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欲加之罪》]
傅申奇文汇
·《奥运与政治》
·《表演与现实》
·《北京奥运》
·《错失良机》
·《空前绝后、无以伦比》
·《太过分了!!》
·《是灾难也是机会》
·《重要的转变》
·《三中全会》
·《当务之急》
·《中国的人权状况》
·《党权与人权》
·《和谐与冲突》
·《是改变的时候了》
·《零八宪章》
傅申奇2007年评论
·《独裁者的下场》
·《胡锦涛的黄金十年》
·《民主是个好东西》
·《民主与自由》
·《反右五十年》
·《民生问题》
·《两会与民生》
·《顺口溜》
·《永州事件》
·《香港特首选举》
·《傲慢与偏见》
·《食的恐惧》
·《中国的民主》
·《中国百态》
·《腐败与底线》
·《又逢六四》
·《民主社会主义》
·《政府在哪里?》
·《套话与谎言》
·《黑砖窑的启示》
·《制度与人》
·《真相》
·《奥运与人权》
·《沱江桥塌》
·《更上一层楼》
·《腐败与情妇》
·《预防腐败局成立》
·《缅甸与中国》
·《中共十七大》
·《十七大给人民什么?》
·《汪兆钧的信》
·《还能容忍什么?》
·《公开信时代的到来》
·《怎样才能和谐?》
·《民主与非民主之战》
·《马思聪回国》
傅申奇2006年评论
·《新年的预测》
·《以民为本》
·《驱逐张德江》
·《中国的崛起》
·《维护公民权利》
·《反腐败与言论自由》
·《两会与绝食抗议》
·《两会与花瓶》
·《骇人听闻的消息》
·《往事不应该如烟》
·《四五与六四》
·《民主与中国》
·《现代化救中国》
·《新情况老一套》
·《一个笑话》
·《无法抹去的记忆》
·《台湾丑闻的启示》
·《大陆丑闻的启示》
·《党权专制与黑社会》
·《腐败的安全系数》
·《两岸风光》
·《先进与落后》
·《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高智晟被捕》
·《百万人反贪污行动》
·《民主的例外》
·《了不起的公民》
·《都是反腐,大不相同》
·《和谐社会》
·《和谐公报》
·《不同的反腐败》
·《再谈和谐社会》
·《小事与大事》
·《尚方宝剑》
·《大国崛起》
·《再谈大国崛起》
傅申奇2005年评论
·《辞旧迎新》
·《时事感叹》
·《新的高度》
·《惊人大案的背后》
·《最大的矿难》
·《亡羊补牢》
·《吃皇粮》
·《金融风险与社会风险》
·《不见不怪和见怪不怪》
·《马克思与爱因斯坦》
·《中国的民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欲加之罪》

   5总170

   2001年2月13日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亲爱的公民:今天我讲的题目是:《欲加之罪》

   中国首家寻人网站—《天网寻人》的创办人黄琦去年六四前夕被逮捕关押,目前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正式起诉。这再次印证了中国的一句老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黄琦先生是热心的、有社会责任感的、有事业心的社会工作者和网络工作者。黄琦和妻子曾丽变卖了家产,于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成立了中国第一家寻人事务所。九九年六月十四日又开通了第一家寻人网站----《天网寻人》。由于天网同人服务民众的精神和坚持不懈的努力,他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在天网同人和社会各界的努力下,200多个离散家庭得以团聚(其中直接由他们促成的就有80多个家庭),数万离散人员及家庭正在从天网寻人提供的免费服务中获益。受到海内外数百家媒体的称道。

   国内媒体影响比较大的报导有:报导黄琦带队解救七名受害农村少女的《星夜奔袭,急救受害少女》;报道由曾丽带队前往云南边陲,在云南公安厅支持下,最终在浙江解救被拐三岁女孩的《网上重续父女情》;还有《天网寻出人间真情》;《寻人事务所,用爱和泪水来经营》等等,以及人民日报特别报道《天网寻人故事多》。特别报导的结束语——天网寻人链结了千万人的情感。是对天网工作的真实写照。然而,天网和它的负责人黄琦竟遭到中共当局的封杀和迫害。原因何在呢?

   原来,黄琦在帮助离散家庭的过程中,碰到了许多公安和政府部门包庇犯罪份子,受害者有冤不能伸的情况。于是富有正义感的黄琦在九九年十二月九日,开通了中国大陆首家人权网站,《呐喊——网上喊冤》。网站开通后,陆续报道了不少民间冤情,受到海内外的关注,也促成了不少问题的解决,社会各界的赞赏不胜枚举。天网经过详细调查,报导了全国二十多万多万农民外出打工被搜刮的钱财多达数十亿的情况。人民日报某主任在深入调查、核实的基础上,以内参的形式向中央作了汇报。据说:朱熔基作了批示,并派了中央调查组到四川实地调查。但是,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新华社等却在多次采访以后对此保持沉默,理由是,害怕影响中国加入世贸。

   毫无疑问,这件事得罪了一些既得利益者,例如四川省劳务输出办公室主任沈亮,他的父亲沈国俊是四川省委常委、省纪律检查委员会主任。但更重要的是黄琦的举动碰到了中共当局的禁区,在中共看来,公民的社会和政治权利是写在纸上让人看的,谁胆敢真的去用,就是大逆不道,就得付出代价。于是黄琦变成了罪人。黄琦用爱和汗水为离散家庭穿针引线,黄琦行使公民的基本权利用事实为民众伸张正义,是人人称道的大好事情,何罪之有?然而,真如成都公安当局说的:“现在,刀把子在我们的手中,要知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于是,网上论坛的文章例如:《六四不是事件、不是风波、是屠杀》、《法轮功患者惨死狱中》、《中国民主党政治纲领》等成了黄琦颠覆国家政权的罪证。不仅如此,黄琦在看守所里还遭到种种不人道的待遇,逼得他曾在狱中自杀。黄琦在狱中写道:请问各位:一个冒着生命危险解救了七名受害农村少女、一个帮助过二百多个家庭合家团圆、一个无偿为数万离散家属提供免费寻人服务、一个无私无畏为数十万蒙冤者呐喊的人,会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犯吗?他应该受到较《红岩》渣滓洞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待遇吗?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我只想对祖国母亲大声疾呼:妈妈。赶快清理您那周身蛆虫涌动的身体吧!为了我的孩子,为了你的孩子,为了我们大家的孩子,我将呐喊到生命最后 一息!

   中共当局肯定要判黄琦有罪,但世道人心已经判定黄琦无罪,有罪的是剥夺公民基本权利的中共当局!

(2010/12/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