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复兴三阶段
·儒家的责任:先为自由奋斗,再为英雄塑像
·儒马何以冰炭不同炉(外四篇)
·今日欢呼孔夫子(外七篇)
·书法微论
·江山如此多妖(外四篇)
·艺术微论
·恶秩序不如无序,恶社会不如丛林
·我为渔村鼓与呼
·巨变时代来临
·我的架子(外三篇)
·一个预测(外八篇)
·倒戈须趁早,自救要及时
·语言腐败的根源(外三篇)
·马家人唯一的出路和最好的归宿
·汉回问题微言集
·面对一法案,喜怒两重天
·所谓文明共同体
·不许物转心,争取心转物(外六篇)
·关于言论问题和道德问题---重申一个王道原则
·诋毁圣贤是否属于言论自由?
·只有仁本主义之政才能救中国
·教育和洗脑的区别(外四篇)
·最高检察要自检(外三篇)
·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中美各有各的病
·中美各有各的病
·以何为本是关键
·打美攻台欲何为?
·马美之争、儒马之争和儒美之争(外二篇)
·关于马美之争的预测(外四篇)
·贫穷探因
·敌视自由,不配为儒
·原子化社会
·恕道和人权----恕道的积极化理解
·让领导先
·四个首脑,好坏各二
·说真话的意义
·唯物主义伪信仰之可怕
·中华复兴最大的拦路虎
·内中国而外美国,内美国而外中共
·计划经济和权力市场经济
·民意民愤的全球性表达(外五篇)
·鲁比奥先生有误
·马党马民两相辉
·重申东海的警告
·敌友必须辨分明
·中华复兴最大的拦路虎(修正稿)
·崛起什么(外三篇)
·真相
·临危能一死,心性不虚谈
·尧舜事业亦浮云
·关于做事的四个问题之我见
·你怎样对待天道,天道就怎样对待你
·革弊鼎新待今儒
·新改革的对象和方向
·极权国家为什么科学落后?(外三篇)
·举我仁旗第一人
·奴役他人是罪恶,甘于为奴也是罪恶
·呼吁美国(2013旧作重发)
·伊教最好乃至唯一的出路----回儒微论
·东海随笔:我们的明天一定比苏联的今天更好(外六篇)
·特权阶级的苦
·朝鲜微论(之三)
·关于儒宪答客难
·量变质变和临界点
·本能和本事
·毛病加重,微信被封
·管宁,三国第一人
·人道伟业此为最
·何其无耻分裂乃尔(外三篇)
·纠正一个重大误会,重申一个政治铁律
·导致东海微博被新浪永久封禁的文章
·能救人心,才是救星
·澄清公私观的四大迷误
·三大话语体系微论
·人心里面出政权
·置身黑暗丛林,弱者如何自保
·五个预测
·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总统致敬
·霸道的正义----微论美国发动的战争
·霸道的正义----微论美国发动的战争
·人民是政府的镜子,底层是高层的镜子
·关于美伊问题(微言九则)
·自我绝后和绝人之后
·伊朗人没有为苏莱曼尼复仇的权利
·最不尊重领导人的是马官群体
·宁可得罪别人,绝不得罪自己
·两极主义和美伊冲突
·两大邪恶两灾星----两极主义批判(微言集)
·祸起马家殷鉴近,精生白骨巧言多
·关于利益执法
·我惜英雄胜美人(随笔七则)
·庚子杂论(一)
·可不可以赞美人民
·关于美西对华索赔的三点意见(外二篇)
·中方精英群体和媒体的两个面相(外五篇)
·庚子杂论(二)
·爱国不能主义,爱民必须主义(外三篇)
·庚子杂论(三)
·中美之争的预测和展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一完全、彻底、绝对、百分之百地错误的东西几乎是没有的,任何思想、学说、主义,哪怕是邪教教义,也不乏某种正确的地方,否则就没有吸引力迷惑性,就成不了主义或教派。

   同时,任何思想、学说、主义,无论怎么正确,也都是有限的,都不可能完全、绝对、百分之百地正确的,都不过“得道体之一端”而已。

   唯有仁本主义例外。仁本主义(即良知主义、中庸之道)具有至高无上的正确性和真理性,放之四海而皆准,历之万劫而不变,质诸鬼神而不疑。所以,某种意义上说,历代圣贤特别是孔孟这样的圣人,乃是良知的化身、真理的象征。

   是否尊重孔孟,尊重儒家,尊重的度数高低,可以视为衡量一个人和一个社会德智水准的重要标准。

   二圣贤是盗贼的天敌,真理是邪说的克星。越是错误、反动的“主义”,越是与儒家作对;越是野蛮、邪恶的人物,越是以圣贤为敌。或者换一种说法,称为三定律:

   一、凡敌视、污辱孔孟的人,其智慧或道德必有问题,不是糊涂虫(智弱)就是恶毒者(德劣)。

   对此,毛泽东集团、红卫兵群体已经作出最好的证明,红卫兵余孽及各种反儒分子仍持续不断地用他们的言行主动提供各种证明。

   某些正人君子正常人也“大义凛然”地敌视、污辱孔孟和儒家,堪称极端的思想糊涂。即使不理解孔孟,总该知道孔孟周游列国不是为了自己跑官而是推销他们的仁义主张政治理想吧,难道不应该给予一点基本的尊重吗?

   即使不了解儒家,即使认为儒家仅仅是伦理学而不是哲学和信仰,总该承认仁义孝悌道德良知不是“坏东西”,不是“吃人”的东西,难道非得打倒不可吗?难道真的以为,良知泯灭的人反而是好人、道德沦丧的社会反而是好社会?

   清末以来众多反儒的学者都是糊涂虫弱智人士,而鲁迅是最大的一个。其实智慧问题归根结底还是道德问题。智慧与道德既有区别又有联系,德劣者智必不高(邪智或小聪明可不是真正的智慧),智弱者德必有限也。

   至于毛氏的反儒,既是道德问题,也是智慧问题。此君本来就是个野心家阴谋家,而“解放后”巨大的特权,对其品行和心智的影响越来越严重和恶劣,完全遮蔽了他的良知,让他越来越丧心病狂。岂仅毛氏为然?如果不是圣贤人物,没有不被这种巨大的特权败坏的,近阅《赫鲁晓夫回忆录》,发现斯大林及围绕着他转的其他领导人,都是既凶恶毒辣又愚蠢不堪的。

   最近看到毛氏《批判梁漱溟的反动思想》一文,那种自以为是、强词夺理、以权压人、无限上纲、鼠肚鸡肠、骄狂自大,在字里行间暴露无遗。碰上这么一个小人而恶、愚而好自用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梁漱溟还有什么道理可讲?中国人民还有什么尊严、自由可讲?连起码的生存权都毫无保障啊。

   二、凡反对、迫害儒家的学说(宗派教派),必是反道德反文明反社会反人类的学说。

   君不见,太平天国的拜上帝教和“马克思”都异常反对、敌视儒家。“造就”了漫长的西方中世纪的基督教,如果其原教旨主义有机会成为中国的主流,也难免与儒家为敌。

   唯物主义及神本主义学说的原始经典决定它们不可能尊重儒家,更不可能与儒家为友。它们目前没有与儒家为敌,或者只有反对、敌视儒家的言论而没有行动,是外在条件不具备。当然,“马克思”及基督教经过现代化的“发展”之后,不能不被迫表现得文明些,如果将来能够中国化儒家化(比如现在已有人自称马克思主义儒家了),则会更正常化些。

   孔孟之道是越原教旨越好,越原教旨越文明越宽容越容易与时俱进地现代化,唯物主义及神本主义则不同, 越原教旨越坏,越原教旨越野蛮越狭隘越与文明与科学与社会和人类为敌。它们要“发展”要现代化,只能暗地里背离和抛弃经典中的基本原则核心教义。

   三、凡摧残、毁灭儒家的社会,必是盗贼化禽兽化的社会。

   对此,秦始皇、洪秀全已经作出充足的证明,文革更是提供了最好的证明,兹不赘。

   三或问:西方没有孔孟和儒家,不是照样走上文明之路了吗?

   答曰:西方本来没有孔孟和儒家,但一旦有所了解,就会予以相当的尊重。西方在政治上摆脱神本主义的政教合一和宗教愚昧之后,其文明实质上是向儒家道德逐步靠拢了,其现代民主制正好成为民本和人本最不坏的制度保障。(民本和人本,乃是儒家仁本主义的政治追求和哲学要旨)

   清政府视西方各国为夷狄。当时对西方社会有一定认识的郭嵩焘尖锐指出:“三代以前,独中国有教化耳,故有要服、荒服之名,一皆远之于中国而名曰夷狄。自汉以来,中国教化日益微灭,而政教风俗,欧洲各国乃独擅其胜,其视中国,亦犹三代盛时之视夷狄也。”(《郭嵩焘诗文集》)。

   郭嵩焘一针见血。不过,“自汉以来”,中国教化虽然“日益微灭”,毕竟遗风尚存,高于西方,只有自清以来,中国与西方的“华夷”关系才渐渐颠倒过来:西方不断文明与进步,是华夏化;中国逐步野蛮与落后,是莽夷化。自“解放”以后,不仅莽夷化,而且禽兽化。

   所谓百姓日用而不知,普通老百姓即使不懂得儒家,但如果不“积极主动”地去反对敌视儒家,其行为也有可能默契于仁义原则的。只不过,不懂得儒家义理者,做的最好,终究有限,很容易偏离仁义中庸之道。西方社会就是这样,对儒家所知有限,其华夏化程度也就有限,行差踏错的概率则很高。2010-12-21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12/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