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性”“俗”之间]
东方安澜
·从范文澜评曾国藩看个人在历史中的局限性
·白发渔樵江渚上——读《往事并不如烟》
·出外=偷窃——读笛福《摩尔•弗兰德斯》
·读韦君宜《思痛录》
·呕心沥血写平凡—胡说《平凡世界》
·牙缝里的爱情
·祝福南非
·没有规则才出现潜规则
·世事迢迢
·《诺贝尔之夜》的梦
·地震的零星文字
·蛆虫•蠕动
·于丹的辉煌和李悦的干卵硬
·舍药
·裤裆里的飞黄腾达
·比尔•盖茨的慷慨和苏联的“援助”
·一号桥
·一票
·吴家泾(第一季·一·二)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性”“俗”之间

                 “性”“俗”之间

     文/东方安澜

    “女人大胆不化妆”,女人说这句话很牛逼,很自信,但还是不够大胆。细数起来,网络上大胆搏出位的先有木子美后有竹影青瞳,把新生的互联网炒的直泛泡沫,炒的神州几亿帅哥不得安歇。08年刚开始,陈冠希沸沸扬扬,一照扬名。接下来,大有层出不穷之势,网络上陆陆续续传出艳照门事件,其中荦荦大者,譬如车模兽兽。

   性是上帝对人类的要挟。每个人都因为如此而来到这世上,却又如此神秘莫测,上不得台面;而围绕在性周围的精神的、社会的、生理的因素,更使之显得扑朔迷离欲说还休。自古到今,“性”在社会生活中一直半遮半掩半浮半沉,大概中国人最忌讳又最津津乐道的莫过于“性”了。文学方面,有从《金瓶梅》到《废都》那一条毁誉参半的线索;实例方面,中秋后一天,朋友带我去上海华康路的性博物馆参观,到那儿,却搬迁的已不知去向,抱憾而归。朋友感慨说,这个博物馆已几易其址了。不难看出,在大城市,性观念还是趋于保守,世俗的力量是如此强大而顽固。

   中国人概念里,大概天生对“欲抱琵琶半遮面”那种朦胧的事物具有无限兴趣的倾向,越是朦胧兴趣越浓,更喜欢看别人出丑出洋相,对判别人家的隐私具有见风识腥的能力。这大概是中国人的过人之处。如果不能窥得庐山真面目,必然肚肠瘙痒难耐。人类早期要在自然中生存,必须时刻保持高度灵敏,以便随时准备应付危险,保护自己。社会的发展,人类已经不需要如此对付自然界的危险,这根敏感神经便转移到了对人类自身公共领域里的关注和兴趣。中国人对别人家的隐私情有独钟,天生具有的敏感神经触角无处不在,窥探隐私当仁不让成为恶俗的种种之一。

   改革三十年,开放程度提高,信息来源多元化,社会渐趋多样和丰富,民众关注点兴趣点多了,对一些社会现象跟风的兴趣自然会淡下来。社会象个竹篮,各种社会事件象水,提起篮子来,网眼多,水漏得快,各种事件喧嚣一时,就会销声匿迹。如果陈冠希或兽兽在长安街上裸奔,没人跟风,他们再怎么表演也白搭。如果网眼里糊满了绿藻,漏眼少,事件就会积攒膨胀。

   人类精神领域里的困境跟社会现象是互为表里的,也许就是萨特所谓“存在就是合理”。恶俗的膨胀不是单一的社会现象,跟年轻人的生存困境、跟年轻人的叛逆性格、跟社会的腐败现象、跟当前价值观的颠倒错乱等等现象是共生共荣的。恶俗的膨胀其背后还有新生的民间话语体系的崛起,网络上的年轻人用恶俗抵消或抗拒正统舆论的影响,发泄自己的不满。如今年轻人生活压力大,宣泄的渠道不畅,对未来迷茫和不安,对社会愤懑和不满,自然乐得在后面起哄架秧子,将恶俗进行到底,这是人的本性。

   可以说,有人类一天,丑和善就共存一天,丑无法消灭。今天信息传播发达,人类自身越来越没有隐私可言。大城市、二三线城市,你踏出家门就有摄像头,做坏事的风险越来越高。这一方面确实起到了遏阻的作用;另一方面,从陈冠希到兽兽,从芙蓉到凤姐的扬名,名利双收,把不要脸当光荣,把无耻当有趣,社会导向反其道而行之,在“羊群效应”的引导下,在价值观颠倒错乱的现实下,年轻人跟风狂炒,炒的不仅是无聊,炒的是压抑和不满,炒的使人类天性中的糟粕沉渣泛起。这也是借组于网络这个新兴媒体,在灰色地带这个兴趣点上,自发聚结起来的另一种组织形式。

   人类社会看似有法律有道德约束规范着人的日常行为,其实有许多漏洞和死角,其实质是无序的。哪里有灰色地带,哪里就是苍蝇蚊卵和阴谋的共生地和集结地。某些名人为了维持自己的曝光率,时不时炒作一下自己,为自己的钱包服务,故意将恶俗进行到底,网络等媒体跟进,于是社会沸腾、津津乐道,演员和观众之间似乎达成了默契,把恶俗演绎成一幕幕五颜六色的肥皂剧,共同把恶俗推向高潮。一波一波,中国民间社会的恶俗蔚为大观。

   性是伟大的,因为它创造了人类;性又是低俗的,因为它曝光在公共空间里,成了交配的代名词。如果所有人都把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如果这个社会的壮年人都不缺乏性生活,这个社会假如没到和谐也离和谐社会近在咫尺了。

                                10/10/19

(2010/12/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