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东方安澜
·世事迢迢
·《诺贝尔之夜》的梦
·地震的零星文字
·蛆虫•蠕动
·于丹的辉煌和李悦的干卵硬
·舍药
·裤裆里的飞黄腾达
·比尔•盖茨的慷慨和苏联的“援助”
·一号桥
·一票
·吴家泾(第一季·一·二)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这个世界有千头万绪,钱红政却把握不住属于自己的那一头,只知一味的犟,消极应对这个世界,长久的不愉快,红政眼睛始终蒙有一层忧郁的薄雾,郁郁寡欢的人游离于这个社会之外,红政身上,总缠绕着某种不可言说的东西,也注定了他的命运。

   第七天,红政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孙子脸。红政对这张脸,总是喜欢不起来。小师兄笑眯眯,眼睛麻花成一条缝,

   “红政,这几天在做啥?”

   红政边穿衣服,边瞎扯。当然跟娘打架没说。

   “走,白相去。”

   “哪里呀?”

   “走呢。”

   红政不想去,被小师兄一拽,想想反正没事,闲着也是闲着,草草洗漱了一下,也没问去哪里,跳上自行车就跟着走。

   说老实话,小师兄一脸奸相,但出手还是大方的。手面在红政看来蛮阔绰,不抠逼,这也是红政不计前嫌,也不问他去哪里玩的原因。

   但大经常赞扬小师兄的笑脸,说他人活络,适合跑供销,那张脸最派用场,见了谁都笑眯眯的,嘴巴又好,玲珑透剔。

   “小鬼头,哪里去?”

   一阵难闻的鸡屎臭侵袭过来。

   有人追过来,左手握龙头,腾出右手,拍了拍他脑袋。

   红政扭头一看,

   “爷叔。”

   来人是大的赤卵小兄弟,大去江北东方红农场贩鸡,贩了几次,后来被娘骂掉了。爷叔叫钱林苟,跟大贩过几次,后来大不干了,他就单干。开始偷偷摸摸,怕投机倒把被抓起来,后来政策放开了,他就在市场里活杀现卖。

   “小鬼,你大呢?”

   “大大现在还在帮大队里开船,装货。”

   大队里有粉丝厂,经常要钱同兴到黄埭去装运蚕豆蕃芋。有好几年,夏秋冬,红政难得见到大。

   “噢,等大回来了,叫他来白相。”

   “嗯,晓得哉。”

   “当心点,嫑干坏事。”

   爷叔叮嘱了一声,飞快地过去了。

   要不是小师兄领他,红政是绝对不跨进工农兵饭店的。

   “吃面。”

   “啥个面?平价还是议价?”

   “没券没粮票,议价。四个二两。”

   “啥浇头?”

   “光面。”

   红政在边上,看着小师兄和卖筹的女人一问一答,那老练、那熟稔,象电影里对江湖暗号,红政一头雾水。面筹拿到手里,去灶间领面,不禁对小师兄刮目相看,而且五体投地。

   热汤鲜面吃进肚里,每个毛孔里都开出花儿,舒服极了。跟家里的冷饭剩羹不可同日而语。红政对那做替死鬼吃哑巴亏一节,早已不再耿耿于怀。

   以往,工农兵饭店,在红政眼里,“大”,奢侈豪华的“大”,红政自惭形秽,从没想到过轻易跨进去。吃好了面站在外面的阶沿上,红政有意站定了,才觉得不过这样,产生了平视的“近”,也许,这就是成长。

   成长是累积的。

   工农兵饭店出来,红政对小师兄就死心踏地了,也不问他去哪里,心甘情愿围着他转了。

   接下来的事,使红政平生第一次挠心。小师兄带着红政去了一家五金厂。红政从没去过那个地方,从地貌判断,可能离小师兄家不远。那个地方叫陆市,也叫陆家市,常熟地方流传有这样的说法,

   “金唐市银石牌,铜支塘铁梅李,…………火烧陆家市吃完老徐市…………,”红政是从流传的民谚里知道陆家市的。大闲来无事,谈笑间报出来,民谚里囊括了常熟所有大大小小的集镇,但大也报不全。

   红政是从大嘴里知道陆家市的。陆家市很僻陬,只是小集市,起市落市市头短,上这样的集市,都是本乡本土,没有陌生面孔的。所以红政只知有这地方,从来没来过。

   红政再次去,是在结婚一个礼拜前,但经过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大规模村镇建设,地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五金厂早已没了踪影。

   红政决定在结婚前再一次去,就为了化解那天的情结。

   恍惚秋天的模样,那天上午阳光很好,照在五金厂大车间里,很多人在忙碌。说不上热火朝天,但噪杂的声音从空旷的顶棚下回荡下来,一派繁忙。红政腼腆,怕生,躲在外头,况且,大家都在干活,两个人象二流子一样闯进去,怪难为情的。红政那时还不习惯游手好闲的角色。

   可见许多时候个人身份是天降人受,身不由己。

   是小师兄和朋友许国栋把他让了进去。偏门进去,是他们小车床车间,车螺丝的。许国栋把个椅子让给他,这里好像活不忙,干活死样活啷当,松松垮垮。红政用新鲜的眼神张望着陌生的环境。

   小车间是大车间的一角。在大车间大窗户的阴影里,乌贼黑油的光线,有点幽暗。红政收回眼神的时候,和隔壁车床前的一个女孩撞了个正着。红政看着车间,女孩看着他,脸上有桃花的明艳。

   红政一怔,理智或者腼腆可能还有自卑带来的窘迫促使他不敢紧盯着女孩,收回眼睑,羞涩地转过头。虽然只是千分之一秒的对视,红政已经摄取了女孩的全部相貌。匀称的五官,清秀的面庞,好看的马尾辫和细嫩的脖子,最主要的,是红政看到了那眼底背后的闪电,心底战颤不已,极想再转过头去,但又不敢放肆明目张胆。

   红政把眼光放到远处,假装打量车间,慢慢把头歪过去,不敢扭得过快,怕被她瞧出破绽。把眼光假装停留在车床上,停了停,才别过头颈,不期然又一次撞见了对方的眼神。女孩一眼不眨,盯着他。眼睛湿漉漉的,有一道光,划破红政眼底,弹跳到心上。这道光是那么的熟悉,可这里第一次来,女孩也肯定第一次见,对如何产生这么熟悉的感觉,红政很不解。这光象附着了千年的魔力,煨烤的红政本来意志消沉的情绪变得昂扬和兴奋,浑身愉悦。以后,红政再也没有过类似的感受。

   这一刻,阳光明媚。

   红政整个身心产生一种明净炽烈的美和温度,耳朵根一下子热乎起来。避开了对方的目光,心潮汹涌澎湃。彼此眼睛里的亮光,点亮各自内心。红政挣扎着脸部,想努力挤出一点笑容,向对方示好。可脸就是不听使唤,肌肉象是结了块,不愿服从内心的差遣,结果成了一副冻僵了的表情,怪模怪样。倒是女孩,露出谈谈的笑靥。若有若无的气息使红政满心欢喜。

   红政对自己很沮丧,继续想做点什么,来有所表示,可不知道做什么。

   红政是个傻子。

   红政和女孩相互瞄着对方。

   彼此都装出不经意又相互漠视的神情。

   彼此的内心又都山呼海啸,浊浪排空。

   有一股炽热的气息在彼此的肢体里散发出来。

   气场微妙的变化只有当事人才能感觉出来。

   象隔在中间有个鱼泡,谁也不懂如何去刺破,任凭它膨胀而爆裂。有短短的几秒,双方扭结住,相互间的气氛象被螺丝拧住了,有一把大扳手,一圈一圈,螺旋着在悄悄上紧。

   红政呼吸有些急促,为了缓和气氛,摆脱自己的窘迫,站起来拽了拽衣角。红政今天穿了一件时新的涤盖棉夹克,娘虽然骂他,甚至形同水火,衣服还是做给他穿的。

   红政春潮澎湃,手隐隐抖索,斜插在衣袋里,手心里捏出了汗,嘴里吹出不成调的口哨,故作轻松。此时的红政,象一只骄傲的孔雀,急于展现自己的羽毛,但又怕人瞧出破绽,在欲炫欲遮之间,装着一种时髦的潇洒,可惜又没有混社会的老练,显出可怜的滑稽。

   红政内心很激动,又故意不看女孩,装作满不在乎。红政这样装逼的态度缘起于对娘的憎恨延及的对所有女人的排斥,但有敌不过异性相吸的天性。

   在矛盾中忍受着痛苦和煎熬。

   心慌并快乐着。

   八

   “芝麻,开门”,天空中一个声音,空谷回荡,刺金裂帛,划出一个美妙的弧度,穿透天穹,开出门后,是这个世界最美好的灿烂。在这段明确清晰的时间上,红政领略到了透明锃亮的美,激发出一股喜悦的力量。螺丝拧住了彼此那种心知肚明又无语言说的气氛,拧不住时间流转。中午出来,红政撒了个谎,说要先走,就和小师兄分手。

   平时说谎为了打腹稿红政脸红心跳,今天却脱口而出,人真不可思议。喜悦的躁动使身体每个部位似乎都在跃动。红政耍了个花枪,假装回家,待小师兄远了,又悄悄踅返,可惜中午的铃声响过,女孩已影踪难觅。

   红政后悔的直跺脚。后悔为了骗小师兄,要装得象,绕出去太远。红政很不甘心,几乎没有犹豫,就在厂门口不远处静静地等待。红政等待在厂门不远处新搭的平房走廊内。中午很安静,偶尔有路人。

   红政鼻子里塞满了女孩的气息,美丽的影子老是晃动,红政在幻想中一步一步沉溺,满心盼望能再见到女孩。红政没往深里想,见到以后怎么样,或者怎么样以后怎么样,红政是个短浅的人。

   红政在等待中学会了忍耐,但没有学会在等待中思考,按部就班把事情一步一步做好。红政是个感性的人。

   红政忘记了肚子饿。在走廊里游弋,注视着厂门口。快近一点钟,厂门口才虚虚朗朗三五成群热闹起来。红政目不转睛,终于看见了那盼望已久的身影。

   那身影象蝴蝶一样清丽。

   但好像又像蝴蝶一样抓不牢,容易飞脱。

   极像是在手边盘旋的一道美丽风情。

   可是,发现了女孩的身影,接下来该怎么办?

   红政不知所措,只知激动和焦躁。

   看见女孩,得到了局部满足。

   五金厂里继续响起机器混杂的噪音。

   红政的思维一点点被拆解,那一点点的满足,象干渴的人只喝到了一小口水,饥渴难耐却又无能为力的莫名惆怅。

   人在渴望中煎熬,是那种意犹未尽的不甘心,还有一种摘到了星星又要月亮的贪心。

   可是一筹莫展。

   只是被一股美好的冲动包裹着。

   一个下午,红政一直心痒痒,失魂落魄,好不容易熬到下班,红政混在人群里,盯着女孩,一路跟踪追击。

   象坏蛋那样鬼鬼祟祟。

   喜欢崇拜英雄的红政一下子变猥琐了。

   在乡间土路上七绕八拐,到了一处宅基,连绵的一排人家,红政看她拐了进去,不敢再尾随,一直往前骑。骑了一段,确定不会被人怀疑,才调转车头往回过来。

   女孩家已经造起了不多见的楼房,在宅基上鹤立鸡群。看起来家庭实力不错。女孩家在宅基上拐进去第三家,红政在外面基干路上骑来骑去,车头掉转过来掉转过去,内心里充斥着美好的向往。

   田里有几个干农活的老头,其中一个很认真的注视着他。

   红政把自行车撑在田边,没怎么仔细想,在第一家人家的河滩沿上,摘了根柳枝。红政被胆怯彷徨和与生俱来的自卑占据着。

   天黑下来,第一家人家的妇人下河来淘米,红政正抬头望天,被眼前慢慢聚敛的一群蚂蚊惊扰的回过神来,和她撞了个满怀。红政象做了贼,心虚地接连几个抽风,脸上红晕又一次潮到脖子根,连忙底下了头,怕被人认住,急忙骑了自行车,慌慌张张逃掉了。

   红政逃的慌忙,连蹦带跳,从田塍中穿过,磕着了脚底坚硬的泥块,差点摔了一跤。

   晚上的草丛中,有几只草黄色蚂蚱接连从自行车前轮蹦过。大地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青雾。雾气温润了红政的鼻孔,红政舒服地连打了几个喷嚏。

   回到家,红政抓耳挠腮难于入睡。

   一夜无眠。

   一夜之间,桃花在心里盛放,红政怎么也按捺不住,思维的长度从家这头链接到五金厂。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