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对“火星小孩”惊人的预言难道还能无动于衷?]
陈泱潮文集
·造化的奇妙:丹霞山阳元石与阴元石
·無神論黨文化簡體字的荒謬和危害一瞥
·从乾隆八字看天意与命运
·刘亚洲上将谈基督教和佛教道教的区别
·被现代人遗忘的中国文化经典 不看后悔!(图)
·中国究竟有多少条风水龙脉?(图)
·以色列的故事雄辩地证明:圣经的预言无不灵验!
·四柱八字预测学确实是科学而非迷信
·必看:7000年未有之天象,啟示錄12章應驗!
·科学发现证实“生死轮回、善恶报应绝对存在”
·ZT我心中的紫薇聖人
◇◇◇◇◇
▲西藏问题卷
●致达赖喇嘛
·论西藏问题
·煽动民族主义是使民族丧失理性的海洛因和摇头丸!
·民族主义疯狂中,回顾陈泱潮论“中国鬼子”
·临江仙·赞王千源(3图)
·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欢迎中共和达赖喇嘛接触对话
·就应当在西藏建立道义桥梁和观察窗口致欧美各国首脑书
·陈泱潮一致达赖喇嘛书——论西藏衰微的内在原因
·陈泱潮二致达赖喇嘛书——论达赖喇嘛在合一世界宗教事务上的神圣使命
·陈泱潮三致达赖喇嘛书——论达赖喇嘛是中国建立超稳定民主政治结构的无价之宝
·转世轮回是上帝创世造人的重要法则
·达赖喇嘛高瞻远瞩的一系列明智之举值得中共学习
●致西藏特别会议
·对西藏特别会议的希望和祝福
·为达赖喇嘛中间道路辩
·四致达赖喇嘛书:雏议【中国流亡政府】宪章(草案)
·五致达赖喇嘛曁西藏特别会议书(善本)
·ZT另类选项:《西藏独立路线图》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就西藏问题采访陈泱潮
·令人动容的宗教领袖真诚的谦卑互动(图)
●佛祖诞辰大地震启示录
·惊闻5.12大地震致胡锦涛
·我所亲身经历的两次佛祖诞辰异事(图)
·我所经历的地震与政震
·严辞问责胡锦涛——蓄意隐瞒地震预报,弃民于死地,谁之罪?
·亡共石暗藏玄机(多图)
·大地震启示录1:中共应当认真反省
·大地震启示录2:30年来中共根本性罪错在何处?(图)
·大地震启示录3:中国问题症结趋向与对症处方
·大地震启示录4:难题与破解锁钥(图)
·大地震启示录5:陈泱潮(陈尔晋)促进中国民主化改革第五方案——确立民主化变革过渡时期+实行政治体制改革软着陆
·我为什么提出《促进中国民主化改革第五方案》?
·诺查丹玛斯准确预言5.12中国大地震及其意义(图)
·末世大地震是“人子”出现于世的“生产之难”及其他(图)
·《5.12大地震启示录1-6》正文汇总
·陈泱潮斥党奴王兆山
·江城子:比较地震有感
·ZT:笃信马雅末日预言 荷人购船囤物资
●2011致全藏代表大会
·寄语全藏代表大会1:藏民政治处于过渡时期
·为什么要选择在达兰萨拉成立民主中国流亡(非常)政府?
●流產的悲哀見證流亡的不足悲哀
·流產的《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
·流產的《达赖喇嘛尊者对此〈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的批示》
·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草稿)附件鏈接
◎◎◎◎◎
▲历史:中国近现代史拨乱反正部
●专著/後世必引以為據的陳泱潮權威史論:辛亥革命与孙中山
一掃國共兩黨刻意神話枭雄黑道孫中山維護黨國體制隱形帝制的毒霾
·辛亥百年论(全文)
·陈泱潮三论孙中山 ——孙中山三民主义的要害是假民主共和、真枭雄黑道隐形帝制(定稿本)
·陈泱潮在纽约辛亥百年大型座谈会上的书面发言
▲专著深入:陈泱潮论枭雄黑道孙中山
·孙中山是辛亥革命的背叛者和颠覆者!
·论辛亥百年“批孙”“神话孙”的分歧(全文/一图)
·辛亥百年打破孙中山神话的伟大意义
·从《推背图》看辛亥革命:谁是真正的窃国大盗?(全文)
·辛亥百年论末世中共国民主革命
·辛亥百年必须正确认识孙中山(1)
·寄语中国当代民主革命大型研讨会(图)
·蒋经国先生开拓台湾民主化的伟大贡献功不可没
·此五千年中国之国父乎?抑或是枭雄黑道国贼之父乎?
·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1图)
·今日中国民主革命当以何为旗帜和精神导师?
·关于对清朝和孙中山的评价简复曾节明
·陈泱潮论孙中山
·不畏人言,实事求是总结百年祸害中国的历史经验教训,是具有崇高道德的表现!
·辛亥百年陈泱潮与友人X谈孙中山
·支那史学的悲哀——以电影文学作品《走向共和》当作史料神话孙中山的荒唐
·陈泱潮在线四论孙中山
·陈泱潮谈对孙中山的评价问题兼及五论孙中山
·这是蒋介石国民党政府和毛泽东共产党政府能够比得上的吗?
·问题在于当前下层民众武装革命的现实可行性成功率几乎等于零
·关于孙中山评价问题即复网友
·孙中山国事遗嘱与致斯大林苏联政府遗书精神完全一致
·孙中山建国纲领到底是走向斯大林模式,还是走向共和?
·再谈孙中山建国纲领到底是走向斯大林模式,还是走向共和?
·孙中山是辛亥建立中华民国后暗杀同志、异见人士、记者的惯犯
·孙中山考试院监察院的设立既无民主普选意味,又是对国家财政不计血本的耗费
·孙中山是证据确凿引狼入室导致中国落入斯大林模式万丈深渊的罪魁祸首
·历史的重演与历史经验教训的吸取
·我们应当本着公义之心,超越国共两党看问题
·不能把孙中山和辛亥革命混为一谈
·明辨孙中山问题几个必须搞清楚的基本情况
·是到了应该结束“革命盲流”行为的时候了!
·推荐一篇对孙中山专制独裁思想根源有独到见解的文章
·请看枭雄黑道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实践
·孙中山問題的根子是枭雄黑道权力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火星小孩”惊人的预言难道还能无动于衷?

回复 丁子 的帖子
   
   陈泱潮(陈尔晋)
   
   2010-12-18

   
    看了丁子您的《“八九民运”的伟大意义和一点由衷的建议》,其中不乏有识之论。

关于“八九民运”的经验教训,我曾经发表过一些文章,例如:《八九6.4经验教训词两首》,《从6.4看中共政权本质和中国民运最上策》……等等,希望您能够看看。

   
    您关于“‘八九民运’只是共产党体制内的一次改革派和保守派之间的激烈交锋”的认识,从“八九民运”起因于胡耀邦之死来看,从“八九民运”整个过程都是以邓小平和赵紫阳的博弈为主导来看,这是事实。
   
    这个事实说明,引发中共国大局变化的直接主因,迄今为止,往往在于中共统治集团内部的裂变。尽管从深刻的理论洞察角度来看,造成社会变革的深层次原因是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但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性往往通过历史事件的偶然性来体现,生产方式基本矛盾要作用于政治事件来形成社会变革。
   
    回顾中共国历史的重大变迁,66年爆发的文化大革命,76年发生的华国锋宫廷政变,以及1989.6.4事件,都是中共国统治集团裂变的结果,而不是人民革命的成果,虽然人民群众在这些事件中被动地作了呼应,起了一定的作用。
   
    因此,“人民群众是创造历史的动力”,只有从大的历史过程来看才言之有理,从一个新兴政权所生发的社会振荡来看,“人民群众是创造历史的动力”这句话,往往有枭雄媚俗的成分。
   
    因此,您关于“‘八九民运’只是共产党体制内的一次改革派和保守派之间的激烈交锋”的这个认识,倘若为今日自认为是从事民主革命的人士所接受,他们就会知道他们一味极端化绝对化的斗争方式,是值得商榷的,他们就会对推动全方位变革,努力促进中共统治集团观念发生转变的重要性。
   
    其次,“八九民运”当时不是没有成熟的政治革命理论,不是没有对共产专制独裁体制深刻批判的文章——《特权论》早已经在1979年就以《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题目公诸于北京西单民主墙。尽管1989年《特权论》作者已经被中共当作“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被抓捕重判关押在监狱里,但是,当时在北京“八九民运”的活跃人士中很多人是知道《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他们手中是握有《特权论》重印版《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为什么他们不在那个非常需要理论指导的时刻,把《特权论》重印版《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翻印出来交到学生手中,以明确政治革命的性质和目标?
   
    这充分证明了您对“‘八九民运’只是共产党体制内的一次改革派和保守派之间的激烈交锋”的认识和判断,是成立的,是正确的。
   
    要说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这是“八九民运”参与者们首先必须总结的经验教训: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拒绝《特权论》对当代中国民主革命的指导,拒绝《特权论》作者具有先知性质真知灼见的建议,在当代不可能取得民主革命的成功!
   
    可惜,民运大佬们一个个气壮如牛,一个个自不量力要充当老子天下第一的王伦山大王,他们不仅不记取“八九民运”失败必须总结的上述经验教训,而且,继续拒绝《特权论》作者今日依然具有先知性质真知灼见的建议,拒绝按照《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组织章程》统合整个民运队伍的主张,拒绝实行《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政治纲领》!他们甚至一直在极力排斥《特权论》作者,个别叛徒甚至一直在极其邪恶地疯狂造谣诬蔑诽谤攻击《特权论》作者是什么“特务”、“骗子”,真是何其毒也!

也许,这是末世应有的现象。面对2012本次地球文明最后一年的来临,面对地球生态环境已经呈现的末世前景,面对近日席卷全球的极端气候……人们啊,你们难道还对“火星小孩”惊人的预言无动于衷?你们还不赶紧认真去寻找“火星小孩”已经指出的那“诞生在中国西部地区的伟大的指导灵”?

   

丁子 的帖子


陈先生您好,我相信您是一位真诚愿意为中国的民主事业披肝沥胆输献精诚的人。来到海外以后,说真实的感受,我对一些所谓的民运精英,真的是很失望的。看看海外的几家民运精英分子掌握的媒体,那里还能看到深刻一点的文章么?指望这些人对中国的民主事业有所建树,看来是找错了庙门了。我一年多以前,曾在一篇讨论64的文章里写了这样的一段话,现贴在这里给您看看:

八九民运”的伟大意义和一点由衷的建议


   
   洋洋洒洒地浪费了许多笔墨,现在应该言简意骇地为“八九民运”正名了。我固执地认为,“八九民运”只是共产党体制内的一次改革派和保守派之间的激烈交锋,把它提升到是“推进了中国民主化进程”的“爱国民主运动”的高度是名不符实的。因为“八九民运”“只反贪官,不反皇帝”没有触及到独裁专制的根基,最后遭到血腥镇压却没有出现强烈的反弹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因为这场学潮发生在独裁专制政权的种种弊端已经被越来越多人所认识到了的1989年,沸腾的民怨成了这场运动的助推剂,因此这场运动里也客观地表达了人民大众追求民主自由人权的意愿,因此它才被世人赞誉是一场“推进了中国民主化进程”的“爱国民主运动”。
   
   我丝毫不否认,怀拳拳赤子之心的青年学子们无疑是爱国的,但因为客观和历史的制约,他们所表现出来的一腔挚爱却是错误地倾注在了假共和真独裁的“人民共和国”上了。
   
   我以为“八九民运”真正的伟大意义在于,青年学子们用盈盈碧血擦亮了国人的眼睛,让国人看清了独裁专制的残暴本质。如果仅从这个意义上理解,把“八九民运”提升到是“推进了中国民主化进程”的“爱国民主运动”也是可以接受的。
   
   坦诚地披露自己的观点:笔者在此不吝笔墨,用洋洋万言来议论一次已经过去了20年的学生运动,用意绝不是故意来诋毁无辜学子,故意来贬低一场“爱国民主运动”的伟大意义。笔者真正的用意是切中时弊地点明“八九民运”酿成了血染的悲剧的根本原因究竟是什么?抑或碍于笔者的认知水平,有意无意间,已经亵渎了无辜学子的“英雄壮举”。但倘若此举能达到笔者抛砖引玉的初衷,既是由此招致来一片诟骂也值了。
   
   笔者认为“八九民运”失败的根本原因就是“举着红旗造反”,没有从根本上彻底揭穿共产党独裁专制统治者”的伪善和残暴。没有把揭露共产主义这门伪科学的虚伪邪恶本质作为最锐利的思想武器?而把争取民主和自由的希望又寄托在共产体制内的改革派身上。因为没有拿起最锐利的思想武器,所以导致当时投身运动的绝大多数学生和市民,还没有彻底认清独裁专制统治者的伪善邪恶残暴本质,达到自觉地唾弃共产主义“魔影”的客观条件。这一点不仅是“八九民运”失败的根本原因,也正是两年以后在更广袤的俄罗斯大地上民主战胜了专制的根本原因。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历史进程应该固有的过程,因为历史和客观的原因,我们不能苛刻地谴责无辜学子。是的,这一条理由是成立的,笔者举双手赞成。但是一九八九年的“六.四”运动不能这样旗帜鲜明,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在共产主义“魔影”已经在世界范围内普遍受到人们唾弃的今天,我们还做不到么?
   
   揭露共产主义这门伪科学的虚伪荒诞邪恶本质,让绝大多数的中国人民都彻底认清共产主义这门伪科学的反人性的荒诞邪恶本质,从而达到中国人民自觉地唾弃共产主义“魔影”,才是有理性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们该做的头等大事。
   
   也许有人会面带微笑地告诉我说:“你说的观点不错,可这样的事情从共产主义“魔影”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有人做过了,而且现在依然有许多理论家们还在做,你只不过是阐述了一个几乎所有人都认可的共识罢了。”
   
   我不怀疑好心人的善意,但是我不敢苟同好心人所下的判断和结论。
   
   是的,揭露共产主义伪科学反人性的邪恶本质,揭露独裁专制者伪善和残暴,确实有人在做,不仅有许多颇有造诣的知识分子在做,甚至也包括信仰法轮功的大爷大妈们也在做,但是,我认为这些还远远不够,只要绝大多数中国人民还没有自觉地唾弃共产主义“魔影”,这项工作就没有完成,就永不可停歇。
   
   现在很多颇具理论修为的民运人士无情地嘲讽大爷大妈们搞的“九评”之类的文章,嘲讽“九评”的语言和行文风格是党文化的翻版,多有恶毒漫骂之劣伎,少有深刻透彻的理论根底。这当然也是切中利弊的评价。但是没有进过高等学府的大爷大妈们就是这样根据自己的切肤感受在做着该由理论家们做的事情,他们是不该受到嘲讽和抨击的。而真正具有理论修为的刘晓波余杰们又在干什么呢?他们把号角吹成流行音乐了,一个花拳绣腿的“零八宪章”就让这些大理论家们接应不暇了。
   
   前不久,与一个身在美国的中年朋友议论时世,这个有思想有见地的朋友问我:“现在中国大陆上还有真正的共产党员么?”我笑而未答,但对他的睿智却由衷赞许。是的,在真实的意义上考究,中国大陆上已经没有货真价实的共产党员了。我们可以这样发问:“邓小平信共产主义么?胡锦涛和温家宝信共产主义么?”显然他们都不信,他们心知肚明,共产主义就是一门伪科学,它已经为世界上信仰真理和正义的人们所唾弃了,但他们为什么还要把已经臭不可闻的共产主义旗帜高举在手里呢?这就是既得利益这个魔鬼已经附体了的原因。马克思主义学说是他们崇尚暴力持枪抢劫的理论根据,扔掉了共产主义这块招牌,就失掉了他们既得利益的合法性,也就是失掉了他们拥有政权,占据显位的合法性,所以这块招牌再臭,为了保住既得利益,他们也得把这块招牌当成祖宗板来供着。他们也明知在科学技术已经发展到了信息化时代的今天,再像毛泽东时代一样仅仅靠搞红色恐怖来闭塞视听是不行了。所以才绞尽脑汁地搞起什么“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企图用|“打左灯,向右拐”手段来拯救万劫不复的共产王朝。他们已经虚弱到只能靠编造谎言和违心欺骗才能维持统治的地步了。那么揭穿他们的谎言和欺骗,让人们认清共产主义这门伪科学反人性的荒诞邪恶本质,就更是一件时不我待的事情了。况且,掘老根子乃是一招致命的方法,彻底揭穿了共产主义的伪科学性,也就彻底否定了共产政权持枪抢劫的合法性,这才是胡锦涛和温家宝们的软肋,是现今的独裁专制者最恐惧的事情。
   
   在海外民主运动的浩荡洪流中,不缺乏理论人才,也不缺乏资源和传播的平台,为此笔者由衷建议:希望有战略目光的民运领袖人物,能组织一批有理论造诣的精英人士,创立一个就以揭露共产主义这门伪科学反人性的荒诞邪恶本质为主旨的刊物,这个刊物不叫“北京之春|”或“民主之路”就明确地叫“共产主义批判”或叫“马克思祭坛”,在理论的高度上清算共产主义这门伪科学反人性的邪恶本质,并利用现代信息化的高科技将这些深出浅入的文章传播到大陆,让绝大多数的中国人民都彻底认清共产主义的伪科学性,从而达到中国人民自觉地唾弃共产主义“魔影”的最终目标。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