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鮑彤: 人權為目標,和平為道路]
陈泱潮文集
·11、今日中国到处都是响枪的好去处/⑷集团军或者省军区或者省武警总队实行起义,占据电台、电视台、管制地方政府
·11、⑸地方军分区和武警支队也有成功把握
·11、⑹县武警部队也可一鸣惊人
·11、⑺个人刺杀,有惊无险,名垂青史
·12、先到为君,后到为臣,看成熟的历史大桃谁有福气摘?
·13、八公山上,草木皆兵,变也得变,不变也得变,不由你不变
·14、转变所属部队有力的思想武器和明确可行的行动方案
●【五公论坛】
·【五公论坛】——中国民主革命论坛大学宗旨
●为护卫和巩固华人台湾民主制度尽一份心力
·对当前台湾局势的声明(之一)
·陈泱潮对当前台湾局势的声明之二
·双胞胎中华民国命运与陈水扁的历史使命
·已来下生弥勒锐眼观察台湾静坐“倒扁”开场对结果的预兆
·请问黄花岗:你否定得了这铁的历史事实吗?
·答王希哲(一)
·答王希哲(二)
·着眼大局,《预警》解围:红军锐减
·为护卫和巩固华人台湾民主制度尽一份心力(外四首)!
·此举胜过军购千首纪德舰!
●对中共17大的评述和前景展望
·ZT: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就中共17大前景与台海形势告中共全党、全国人民暨全球华人华裔书
·后评中共17大前,温故知新重读《预评中共十六大》
·中共17大之际值得回顾的《2007年元旦献辞》及其附件
·陈泱潮(陈尔晋)2003年春预评中共17大
·17大泄露惊天秘密:中共国实行军阀独裁者权力终身制(上)
·17大泄露惊天秘密:中共国实行军阀独裁者权力终身制(下)
·中共国的根本问题、现状特征与联合索赔
·论当前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关键所在——兼谈中共17大后法轮功与中国之命运
·奉天承运正告江泽民中共书——强烈要求中共必须立即无条件停止迫害法轮功(2图)
●2007年后中國民運戰略重點--以独(立)攻独(裁)
·1、 共產中國已經喪失了三次自上而下進行民主化和平改革的機會
·當前中國已經失去了自上而下和平地全面地推行民主化變革的可能
·中國民運必須因應變化了的形勢,尋找新的戰略突破口和明確新的戰略重點
·东施梦呓“全民大起义”“民变”的【暴民路线】行不通的內在原因
·东施梦呓“全民大起义”“民变”的【暴民路线】行不通的外在原因
·開展退黨、退團、退隊活動的局限性
·發生了方向性、原則性、路線性、根本性錯盏奈榉才七^渡政府
·伍凡過渡政府如此針對中共“個體”,打擊中共開明力量
·策动地方独立自治,是彻底动摇和瓦解中共中央专制独裁暴政的关键所在
·2008年戊子春节献辞(长篇连载11):以獨攻獨宣言
·10.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关于《物权法》的声明
·戊子春节献辞(长篇连载16): 理念要点
●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
·ZT:中國少數官僚特權家庭財富受
·ZT 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131万干部及其家属占有全民财富的70%
·ZT对干部子弟的期待/刘晓竹
·全盘否定马克思主义是错误的
·ZT:社会科学研究: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0.4%人掌握70%财富
●瓮安事件凸显中共政权无道天怒民怨
·镇压义民的无道暴政必速亡
·瓮安义民反黑抗暴无罪!
·就瓮安事件谈无道暴政速亡与必亡的微言大义
·中共国社会如此黑暗!谁之罪?——瓮安7岁小孩也遭镇压(1张图)
·瓮安李秀忠“被打死”与“被打个半死”,程度有区别,性质没两样
·保护和支持“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是民主宪政建设的曙光
·责令中共必须立即还“贵州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成员自由
·高度评价和支持《贵州瓮安“6.28事件”真相民间调查组公告》
●北京奥运
·观北京奥运欢迎宴会有感致胡锦涛 (1图)
·欺骗是中共的统治手段
·北京奥运救不了专制独裁暴政必然垮台的命!
●根治国土资源
·致温家宝总理:当前是开展长江黄河珠江上源植树造林的大好机会
·对国土资源进行根本性治理,早比晚好,为比不为好
●声援08宪章
·声援08宪章,强烈要求停止对《08宪章》签名人的迫害!
·锺沛璋:权贵垄断贫富差距 政改不力问题多(图)
·强烈谴责中共决策集团批捕刘晓波,支持郭国汀自愿为刘晓波辩护的义举!
●对2009年全国人大会议的批评和建言
·2009年两会期间,致吴邦国委员长暨全国人大全体代表
·对吴邦国“绝不搞多党制三权分立两院制”的批判
·《对吴邦国“绝不搞多党制三权分立两院制”的批判》补遗
·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告示
·否定人类普世价值,就是否定人类作为【类的同一性】(外一帖)
·关于人有没有【类的同一性】的进一步探讨
·答友人二则:我为什么要提出中国民主化变革第六方案?
●简评2009新疆事件
·错乱的民族政策和新闻封锁是导致此次新疆事件的原因
·当前中国少数民族领袖和民族问题研究者必读:牛克思先生最新力作《少数民族问题的历史辩证观》
●京奥后中国民运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
·引子:致[中国民运2008年洛杉矶大会]的贺信
·一,必须厘清理论——抓紧思想理论建设,明确认识“那把钥匙开那把锁”“解铃还须系铃人”的道理,拿起唤醒中国民众和中共党政军干部队伍的思想武器
·二,必须厘清当代中国历史的两大关键问题——不能盲目接受中共颠倒是非的历史结论和误导宣传做中共应声虫
·三、还孙中山本来面目,认真总结百年历史经验教训清算当代中国【枭雄黑道】鼻祖,是匡扶今日中国民运和国人政治道德的紧迫需要
·四、还华国锋抓捕“四人帮”的历史真相,重新认识和肯定毛泽东反特权反中共官僚主义者阶级的继续革命观点,是唤醒民众进行民主革命的紧迫需要
·五、 充分认识【程序正义】的重要性,认真提高民主政治道德素养
·六、 明确中国民主运动目标,不说民主政治的外行话、不做民主政治的外行事
·七、明确组织工作的总体方向,切实加强组织建设
·论京奥后中国民运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全文)
●6.4二十周年
·发起确立【中国国殇日】征集签名书
·6.4二十周年,号召全军和平起义,自觉自为实现军队国家化!
·“万里认为六四是中华民族的心结,总有一天要平反!”
·血的教训,不醒的梦幻
·莫道天下无知音,六四良心慰我心
●中国到底要维稳发展,还是要大爆炸
·敦促中共加快推行党内民主化实施共产党两党制书
·应当充分肯定国防部长梁光烈主张军队国家化的上书
·傳國防部長梁光烈公開上書 否定黨指揮槍
●预算决算公开化是政改突破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鮑彤: 人權為目標,和平為道路

——為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和《劉曉波文集》而作‏


   
    明年是辛亥革命一百週年。革命的目的是結束帝制建立共和。革命的結果,先後產生了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兩者的合法性都來自「共和」,因為只有共和,才是中國人普遍接受的國家體制。
   
    早期的老革命,曾經誤入暴力的歧途。暴力革命被毛澤東在中共六屆六中全會上擡到了絕對真理的高度:「革命的中心任務和最高形式是武裝奪取政權,是戰爭解決問 題。這個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原則是普遍地對的,不論在中國在外國,一概都是對的。」這個最高指示改變了中國的命運,可惜不是真理。

   
    憤怒的群衆往往不由自主地拿起槍桿子。 「逼上梁山」是值得同情的,甚至能夠譜出可歌可泣的史詩。但槍桿子只能發洩憤怒的火焰,無助於解決社會問題。所謂「一怒而安天下」,是沒有佐證的無稽之 談。陳勝,吳廣,赤眉,黃巾,五斗米道,白蓮教,太平天國,義和團,名目繁多的門、幫、會、黨,其中包括做成了皇帝的朱元璋,沒有做成皇帝的李自成和袁世 凱、搞暗殺的汪精衛,打土豪的毛澤東,兩千年浴血混戰,我殺你,你殺我,多數為寇,少數為王,到底證明了什麼真理?證明槍桿子雖然出得了政權,出得了真命 天子,出得了大大小小的獨裁者,偏偏出不了共和制度,保障不了老百姓的民權,從而不可能按照老百姓自己的意志——按照各種不同利益集團之間的相互協商、爭 論、讓步、妥協和合作,——來解決民生發展和民族和睦的問題。
   
    作爲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臣民,我作證:同1949年「解放」以前相比,我們現在離共和制度,不是更接近了,而是更遙遠了。那時的國民黨的統治,沒有 橫掃一切,既不深入,更不嚴密。現在共產黨的統治,幾乎到了無所不包,無所不能的程度:選舉是等額的,行政、立法、司法是必須絕對服從共產黨統一領導的。 全國各種官辦團體,都是黨管轄人民群衆的機構。一切媒體必須統一於主旋律。憲法用白紙黑字承諾了思想、信仰、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 但在實際生活中,處處存在着思想犯、言論犯和政治犯,幾乎使一切酷愛自由呼吸和獨立思考的公民為之窒息。不管是科學家、藝術家、作家、律師、實業家、政治 家、軍人,還是老百姓,一旦被黨劃為「敵對分子」或者「嫌疑分子」,他們的全部活動就勢必受到黨和政府的監控。
   
    正是在這種全方位的監控之下, 劉曉波先生和我 相識了。劉氏伉儷曾兩度光臨寒舍,都被 「依法治國」的警方攔截在門外。第一次大概在十年前;第二次是2007年秋天。當局禁止公民們來我家作客,我們只能進茶館,這就好了,開明的警方逗留在近 處或遠處實施監控。此後一年多,喝茶成了我們的慣例,每月一兩次。2008年劉曉波被「依法」抓走,無法親自喝茶,只好由劉霞代他喝。今年10月8日,劉 曉波得了諾貝爾和平獎,我和劉霞就被「依法」禁止喝茶——我們又一次被善於「提高執政藝術」的政府,依據從來不向民眾公佈的「規定」,剝奪了人身自由。但 我實在很不情願嘮叨這些瑣屑,因爲同餓死三千萬到四千萬公民的歷史紀錄相比,中華人民共和國現在畢竟處在自己的人權最好時期,儘管她至今仍然沒有民選政 府,沒有共和制度。
   
    歷史和現實,教訓了08憲章的思想者:以暴易暴是屢見不鮮的,用暴力建立現代文明則難如登天。要使基本人權在中國落地生根,只能靠理性,靠和平,捨此無可由 之道。我們之所以不敢附和「槍桿子面裏出政權」這個被毛澤東冊封的普遍真理,所以甘願以「和平、合法、非暴力」來約束自己,道理很簡單:用不文明的手段, 不可能達到文明的目的。
   
    劉曉波先生起草08憲章,基礎是博愛;目標是伸張人權;道路是和平抗爭。以人權為目標,以和平為道路——這就是08憲章的宗旨。我們認爲,這是中國進入現代 文明社會的必經之路。感謝諾貝爾委員會。把今年的和平獎授予劉曉波先生,是對人權,對和平,對佔人類五分之一的中國的最遙遠但又最溫暖的祝福。
   
    我們的信念和某些人的信念確實有一些不同。有人口頭上可以反對一切特權,實際上無時無刻不在維護「由特殊材料製成的」人的特權。我們主張,既在口頭上,也在 實際上,取消一切人的特權,也就是立即無條件兌現憲法第三十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我們維護全體中國人的基本人權:窮人的和富 人的,漢族的和非漢族的,民眾的和官員的,原告、被告和律師的基本人權。社會不是由單細胞組成的,客觀上存在着不同的群體。無論「特殊材料製成」的強者, 還是非特殊材料製成的弱者,人人都應該有基本人權。毛澤東定下了六條標準,鄧小平確立了四個堅持,他們的繼承者又宣佈了三個代表,由這些六、四、三構成的 意識形態,也許是真理,也許不是,因此必然有贊成、不贊成和反對的,因此在正常的社會生活中永遠存在着各種派別。大家都是人,就都應該有基本人權。 ——沒有城市戶口的居民應該有基本人權。被欺淩的弱勢群體應該有基本人權。失去土地的農民和失去住宅的居民應該有基本人權。冤假錯案的受害者應該有基本 人權。被警察法外執行的「勞改犯」應該有基本人權。「涉黃涉黑」的對象應該有基本人權。正在被黨進行「雙規」的嫌疑犯應該有基本人權。刑事犯也應該有基本 人權,他們不應該坐黑牢,被虐待,受株連。即使是「四人幫」,同樣應該有權開口,他們有權拿出毛澤東的公開的或者秘密的最高指示來洗刷責任,法官和檢察官 無權以維護光輝形象為理由,禁止任何人為自己辯護。
   
    有人因此說我們在顛覆中華人民共和國。共和國不是別的,共和國是人權高於一切的國家。憲法第二條說,「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這也正是08憲 章的宗旨。08憲章的提出,是爲了通過保衛民權來保衛我們的共和國,不願意也不可能顛覆她!這就是真相。正是根據這一真相,在中國,公民劉曉波被「依法」 判決為罪犯;根據同一真相,國際社會授予他以應得的尊崇。
   
    顛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確實是有過的。至少有兩位名揚天下的顛覆者。第一個是以「無法無天」而自傲的毛澤東。他規定的制度是「大權獨攬」,「黨領導一 切」。在憲法規定「屬於人民」的「一切權力」之中,領導一切的權力已經被黨拿走了,剩下來能夠被人民享有的,只有服從,除了服從,一無所有。另一個是發動 和主持天安門鎮壓的鄧小平。他實行的制度是,毛在,毛說了算,我(鄧小平)在,「我說了算」,將來,由我的接班人說了算。人民說話算什麼?什麼也不算。一 個人說了算,十幾億公民說了不算,這就是中國的模式,中國的制度。如果這也算共和,肯定不是普世共識的共和,而是中國特色的「共和」。任何神志健全的人, 都不可能把文化大革命和天安門屠殺視為「共和」的產物。由此足以証實,中華人民共和國早已被毛澤東和鄧小平顛覆掉了,任何人不可能再顛覆她了。劉曉波之所 以被「依法」判為「罪犯」,無非是努力挽救這個實質內涵已經被顛覆殆盡的共和國,如此而已。
   
    有人因此把我們挽救共和國說成是「顛覆中國共產黨」。但是中共黨章總綱規定,「黨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這是什麽?這是對黨權的限制。為了確保共 和,爲了實施憲法,也爲了避免共產黨的腐化和墮落,必須限制黨權——這本來是共產黨用以自律的目標。要求共產黨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實行黨章,怎麼成了「顛 覆」?用這種語言指責08憲章的人,肯定是一些既不懂共和也不懂《黨章》的小孩子。對這種人,應該理解,應該憐憫,不值得當真。
   
    人權為目標,和平為道路,這就決定了我們没有把,也不可能把任何人視爲敵人。我們眼中沒有敵人,心中沒有敵人。憲法不允許分裂人民,不允許對任何人進行「殘 酷鬥爭,無情打擊」。我們認定自己無權踐踏任何人的基本人權,連提出「誰是我們的敵人」這種問題都是不可思議的,當然更沒有權力去「區分敵我」。
   
    劉曉波被定性為國家的敵人後,在法庭上宣告:「我沒有敵人。」這是一個宣言,是博愛的宣言,是要求摒棄繼毛、鄧以後沿用的用「區分敵我」分裂國家和統治國家的舊思維的宣言;是要求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取而代之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宣言。
   
    劉曉波所代表的,不是仇恨,而是博愛,是善意和期待,是在和平道路上實現基本人權的真誠殷切的希望。《劉曉波文集》是一顆理性的種子,和平的種子。儘管處在敵意的烏雲的籠罩下,我仍然堅信,苦難深重的中國人,全體中國人,遲早會綻出人權與和平的微笑。
   
    惟有人人普遍享有基本人權的國家,才能夠擔當維護普世和平的重任。
   
    ——原载《争鸣》杂志2010年12月号
   
   ——————————————
   
   《劉曉波文集》由新世纪出版社2010月12月上旬已在香港出版
   http://www.newcenturymc.com/Liu%20Xiaobo%20Essays.html
(2010/12/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