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女知青的血泪故事之三]
奇麗想像
·忍耐70心事谁知
·温情71时光痕迹
·照顾72只愿汝懂
·坦白73分手宣言
·亲密74开诚曝公
·昏沈75没日没夜
·相依76圆满无缺
·腹黑77幽闇情海
·天光78漫卷珠帘
·裂开79心痛到底
縱橫四海八章溫柔注視
·沉淀80无所依赖
·自由81温柔注视
·亲亲82罗曼蒂克
·瘦瘦83百分之百
·心情84宇宙洪荒
·娃娃85悠闲午后
·感受86爱莫能助
·忧郁87紫薇天相
·深蓝88生命之中
·重新89温馨满怀
论坛 时评
·以热爱中華民國祖国为荣!!!
·要興中國廢五星.鐮刀賊黨是蘇奴.中華人民要正名.中華民國是祖國!
·我恨你,無恥的中国共產黨!!!
·無恥惡心的...我爱你,曾给我梦想的中国共产党
·低級的
·低级的东方狗屁党..肉麻的死人党!
·我愛我的大中華!!!
·誓將流盡最後一滴血.也將消滅共產黨!!!
·親愛的大陸同胞.來啊!爬上天安門.來啊!燒掉中南海.來啊!埋掉毛殭屍!
·^(Hugo)^你去吃屎吧!共匪才是大紅龍!
·愛國要愛民主國.莫當五星鐮刀奴.四年選官當國主.人人平等又平權!
·拍來賣去全官商 豪華車子滿街爬 8.8.8.來9.9.9. 全是貪財又貪權
·平等和諧選總統.全民公投要民主.全國統一行憲政.自由民主大道行!
·識正寫正好傳統.是誰不讓學漢字.中國優美好國字.怎麼不能學一學?
·共產大陸人患的心理病:下意識歧視中國人,下意識排斥自己民族!!!
·民族自治不是問題.共產黨專政才是問題的根源!!!
·黔驴技穷共产党.最恨中国搞计生.从此中国失人伦.白发父母心头伤
·五权宪法五梅花.五族共荣五色旗.立法司法行政权.考试监察总统府
·搖鈴老頭愛五毛.滿臉堆笑五毛詞.就是賣唱賺五毛.忘卻心酸五毛歌!
·想当市长就民选.莫当共匪死殭尸.锋火燎原一瞬间.全民民主杀共匪!
·杀贼杀匪要民主.自由选举小公仆.四年一任选总统.大家来选新政府!
·請把我的頭砍下來吧!!!
·请把我的头砍下来吧!!!
·全是谎言掩真相.最多血腥计生官.民不疗生血泪吞.谁家没被共党伤!
·敬告韩一村先生.共匪必败.复兴中华!!!
·共匪全是死特务.伤害国军杀国人.中华民国是祖国.莫当五星马列奴!
·大家前進天安門!!!
·狗共扰民.罪该万死!
·殭尸祖国!!
·軍人的本份!!!
縱橫四海九章隨波逐流
·深蓝90生命之中
·选择91顺波逐流
·火山92梦中旅馆
·明白93很多保证
·新生94美好世界
·回家95饮食男女
·贴心96爷爷奶奶
·淡忘97最美祝福
·如意98点点滴滴
·觉悟99深深庭园
縱橫四海十章明明白白
·放下100燕子归巢
·亲蜜101梦中相会
·渴望102明明白白
·情鎖103七月飄雪
·台北104愿化彩云
·永遠105生生世世
·挑剔106何必生气
·幸福107自由选择
·暖暖108记得你好
·争吵109水性杨花
论坛 时评
·改掛民主招牌!!!
·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中華民國.祖國萬歲!!!
·正视现实廢專政、建立互信行民主、搁置争议選總統、共创双赢開黨禁!!!
·中华人民站起来.杀尽狗共计生官.自由民主生小孩.平平安安过生活!
·草根要是我不懂.怎會跟帖廢唇舌.大家上網來鬥嘴.就是很多閒工夫!
·大陸人是該有勇氣.廢除一黨一胎狗屎共產黨了!!!
·你看過屍體嗎?被刪了=重寫!
·請無恥的共產黨沒人選.全部總辭.四年一任.直選官員!!!
·共匪這些沒人選太子高官.死後全都會下無間地獄!
縱橫四海十一章体会心情
·体会110你的朋友
·亲亲111我的心情
·沉沦112到底难平
·深情113透明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女知青的血泪故事之三

握著权力扑来的色狼 女知青的血泪故事(之三)
   
   女知青的血泪故事之三

   
   2010/12/08 21:46:15 瀏覽8|回應0|推薦2

   
   公审大会
   
   一九七四年的某一天,驻地在河口县城的云南建设兵团第十六团进入了空前的戒备状态。在方圆十九里地内的所有交通路口都安设了路障,有手持上了刺刀的步枪的民兵和端着冲锋枪的解放军战士站岗。
   
   一大早,数千建设兵团战士便在一种紧张气氛中集合起来,从各个连队出发,通过一个个哨卡,穿越密密麻麻的夹道持枪者,来到一个山坡下。这个山坡平时并没有什么特殊,上面同样是一层层梯田,梯田上长着稀疏的实生橡胶树,山顶处有一块保护原生林,有着竹丛和荒草。
   
   但现在他们回过头去,看到十几挺轻机枪和两挺重机枪的枪口以俯视状态对准山坡下。这些戒备都只是为了能够安全地召开一个公审大会。
   
   河口的知青们刚成为兵团战士就参加过一个公审大会,审判大瑶山上一个六十多岁的瑶族老头自封皇帝,结果是连他带十几个大臣一同枪毙!
   
   在一条三面环山的口袋形山谷里,十几个犯人站成一排,哆哆嗦嗦。另有十几名持枪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排成一排,平举自动步枪,在一声命令中,扣动扳机。大约每人都放空了枪中的子弹后,战士们跑步离开刑场,两个提手枪的公安人员走过去,对着未死的犯人补枪。
   
   这次不同,被审判对象不同。
   
   随着一声汽车喇叭,唯一被允许开进公审大会会场的汽车出现在公路上。汽车停下来,在一排枪口中,车蓬窗被打开了,十几名现役军人被押上会常
   
   被审判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干部!在解放军威信和地位处于巅峰的年代中,在说解放军一句坏话就被扣上“毁我长城”的岁月里!
   
   山脚下已经搭好了一个简易的主席台,几个云南省军区的领导和军事法庭的负责人脸色铁青地坐在上面。
   
   十几个将被审判者站在台上,低垂着头。
   
   在一种沉闷,肃穆的气氛中,主席台上一个领导拍案而起,大声宣布。
   
   武装战士们冲上去,愤怒地撕下了十几个被审判者头上的帽徽、脖子上的领章。
   
   XXX,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第十八团副参谋长……利用职权奸污女知青八人……
   
   XXX,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第十六团保卫科长……利用职权奸污女知青六人……
   
   XXX,……连长,奸污女知青……
   
   XXX,……政治指导员,奸污女知青……
   
   还有一名现役军人连长,不但奸污四名上海女知青,还与一条小母牛有过性行为,被上山打猎的老头发现揭露出来,在罪名中冠以糟蹋母牲畜。在场者无不哗然。
   
   十八团的副参谋长被判十六年徒刑,他将在军人劳改场中渡过他的残年。
   
   十六团的保卫科长被判六年徒刑,他的母亲是云南省的一个地委党书记,没法给他一丝的袒护。又可怜他年轻的妻子和幼女将为他承担一生的耻辱。
   
   而在审判会场上的上千名女知青中那些遭受奸污和凌辱的人看着这种场面会产生什么想法呢?
   
   在这次大规模审判之前,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六团的两位团级军官被枪毙了。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师的一个独立营长和一个连长被枪毙了。
   
   而后,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以及陕西盛山西盛安徽省等有大量插队知识青年的地方都举行了大规模宣判会,对奸污上山下乡女知青的罪犯进行了严惩。
   
   黑幕上裂开了一条缝
   
   这一切,都是从四川省知青慰问团到云南的慰问活动开始的。
   
   在四川省知青慰问团到云南之前,这里曾来过一个北京革命委员会的慰问团。不过,四川省知青慰问团的规模比北京知青慰问团大十倍,因为四川知青比北京知青多十倍。而两个慰问团的本质区别却是:北京知青慰问团是来大吃大喝,游山玩水的,而四川知青慰问团是来探望子女和晚辈的。四川知青慰问团的不少成员有子女或亲属在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插队落户。他们直接深入到自己子女所在连队,和子女吃一样的饭,住一样的房子,还和子女一同参加劳动。
   
   子女当然也就将实际情况向家长汇报了:
   
   某团男知青某某因为和连长吵架了,便被扒光了衣服送进了马棚。云南亚热带地区蚊虫成群,尤其是马棚牛圈,更是蚊子、马蝇的聚集点。马有尾巴可以驱赶它们,而捆起双手的知青很快被咬昏过去。第二天早晨,当那个男知青被抬出马棚时,全身已肿得不像人样了。
   
   某团有个男知青,因为身体不舒服,在开荒时多休息了一会儿,连长便让他在烈日下毒晒,一直到他中暑休克。
   
   某团一对男女知青小李和小王,在中学时便青梅竹马,来插队后相亲相爱,这在当时当然属于犯忌之事,是没好好改造小资产阶级思想不安心接受再教育的典型。他们有一次在橡胶林中谈情说爱,热烈亲吻拥抱时,被几支手电筒光柱照住,当即被扒得一丝不挂,押回连队,站在空场前面,接受全连一百多人的批判。
     
   还有个男知青,一个多月没有吃过肉,实在太馋了,到连里唯一一个鱼塘偷捕了两条鱼拿水煮煮,洒点盐,狼吞虎咽下去。谁想到第二天便被正申请入党的同伴告发。民兵排长派民兵捆起盗窃犯,用枪托和木棍打断了他的腿,让他这辈子再也不能下水游泳。
     
   还有……
     
   绑捆吊打知识青年在不少连队已成家常便饭,一些营和团部动不动就重刑折磨犯了点小错误的知识青年,几乎每个连队都开过知识青年的批判大会,进行人身侮辱。
     
   还有一些连长、营长每天只是打牌,吃喝玩乐,把并不多的猪,很少的鸡,屈指可数的鱼视为私有财产,想吃便吃,而知青们一个个都营养不良。
     
   最繁重、最危险的活儿,都派知识青年去,每年都发生因排险、因砍大树、因山火而有知识青年死去。有父母、亲属作为慰问团成员而来云南的知识青年纷纷悄悄哭诉这些遭遇,他们当然不敢公开说,因为慰问团总会走,也因为他们还要表现出为了改造思想能吃一切苦,受一切罪的大无畏精神。
     
   女知青们似乎很少诉苦,被捆绑吊打的大多是调皮的男孩子。她们的父母发现自己的女儿眼中常常闪现过一点悲伤和忧怨,但他们以为是女孩子想念家乡的一种表现。
     
   有一个女知青躲躲闪闪地讲过自己住了一次医院,她是想说自己做了一次人工流产手术。她倒不是想揭发奸污过她的那个人,只是想说明兵团对她照料得很好,连长亲自给她送过鸡汤。她还只有十七岁,她所受过的教育竟然使她还不大懂人工流产是怎么回事!
     
   四川知青慰问团的成员们为自己的子弟所遭受的境遇感到气愤,他们把收集到的材料集中起来,没有向兵团领导反映,而是交到了新华社驻云南分社负责人的手中。
     
   在四川知青慰问团离开云南后没几天,保山地区某团发生了一场大火。
     
   那是一个晴朗的月夜,一个男知青躺在蚊帐里看书,夜深时,他起身到他住的茅草棚后面小便去,没有将放在蚊帐内的蜡烛吹灭。当他的房后胶林中小便后,转回身来时,不禁目瞪口呆。原来茅草棚内已经冒出明亮的火光。
     
   这个连队的住房几乎全部是竹木结构,而房内的一切设施也都是易燃品,如蚊帐、衣物、竹椅、木桌等。
     
   当大火吞没了第一间茅草棚后,整排茅草房就没救了。人们跑出房子,有经验的人知道房子已经保不住了,就全力把家具等日用品从火海中抢救出来。
     
   这时,一个老工人不安地告诉连长:你看那排房子中间冒蓝火,不大对头。
     
   连长根本没在意,转身又去搬自己的咸菜缸。又过了几分钟,那里蓝火越来越明显,肯定有动物油脂在燃烧,老工人又一次警告了连长。
     
   连长这才叫了一些人,集中全力扑灭了那里的火,拨开了横七竖八的废墟。
     
   所有的人都愕然了!
     
   十个女知青紧紧搂作一团,全身紧缩着,暴露的后背和肢体完全都烧黑了。当用强力分开她们时,只有胸口部份还有些完好的皮肤。
     
   她们为什么不跑出来?
     
   现场分析,发现她们没跑出来的原因是晚上睡觉时用八号铅丝将门紧紧封住,而慌乱中无法顺利打开。那铅丝还绑在成炭状的门框上。
     
   她们是怕有人进去!十个女孩子睡在一间房子里还怕有人进去,这个人是谁呢?
     
   她们没有把自己的怕告诉慰问团的人,她们因此再没有机会告诉了。
    
   女知青的血泪控诉与日俱增
     
   十六团某连的一个夜晚,干了二十年农垦的地方干部副连长和他的老婆在连指导员住的房间前后门潜伏了一个多小时了。
     
   一个女知青神情暗淡地低头走进屋去。很快,屋里的灯灭了。
     
   副连长堵上前门,侧耳听了一会儿,里面传出一个男人放肆的喘息和床棱子的有节奏的摇响,他使劲敲起了门。
     
   约过了五分钟,灯亮门开了。副连长和他老婆冲进去,见床铺平整,指导员和那个女知青也整衣在身。副连长问他们熄灯干什么?指导员拿出一枚有萤光的纪念章,解释说:我们在看毛主席纪念章。
     
   副连长老婆不愧是心细的女人,发现了床单上有些可疑之物。但指导员矢口否认,何况他一个单身汉的床单上有可疑物也很正常。
     
   第二天,副连长竟被扣上了攻击解放军、毁我长城的帽子,去做检查了。
     
   人们对色狼有了经验,当十六团团部又被地方干部观察到一件此类案件时,他们向团长做了汇报,要求团长亲自出面。
     
   那是一个作战参谋,住在团部二楼的一间房子内,根据监视,一名昆明女知青进入他房间后,再也没有出来,现在已是深夜十二点。
     
   团长无可奈何地上了楼,敲门让作战参谋去拿军事地图,要举行演习。作战参谋把钥匙从门上小窗内丢了出来,拒绝开门。
     
   团长大怒:“今晚的演习要你指挥。”
     
   作战参谋不得已开门出来,但立即锁上了门。
     
   幸亏另有人有这房间的钥匙,迅速打开了门,结果在迭成长形的军用棉被后面,发现了哆哆嗦嗦,一直不敢动的女知青。她依然一丝不挂,使警卫排的小伙子们大饱了眼福。
     
   几天之后,这个女知青被扣上了“腐蚀解放军,拉干部下水”的罪名接受大批判。
     
   中央和云南省的工作组刚开始深入到兵团的各基层单位时,号召大家保卫上山下乡的胜利果实,在批判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旗帜下大胆揭发捆绑吊打知识青年的坏人。
     
   捆绑吊打知识青年的大都是长期在农垦系统的地方干部。他们处在远离闹市的深山老林之中,一贯一个人说了算,养成些恶霸作风,但他们打人都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无需揭发,有些人已主动检讨,向知青赔礼道歉。
     
   于是,广泛设立的检举箱内塞进了一些别的内容的检举信。工作组的人打开这些检举信后,不由得产生了顾虑。这些检举信的内容是:女知青被干部利用职权奸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