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葳葳
·诗歌:自由再出发
·诗歌:寻找春天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2)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浪淘沙(悼念戈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玉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宮田麻里乃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苏州园林)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杨柳枝
·诗歌《那个时刻成为永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川藏第一美女
·转美国宪法(中文版全文)
·《活灵》400---406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封面
·艾鸽诗评古代十大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艳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竞选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邓玉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露荷疏影
·诗歌: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胡耀邦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诗歌:期待自由
·用自由的诡谲派艺术拥抱苦难
·《倒塌的天堂》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催枝头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黄莺儿
·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胡耀邦
·历史的回音壁—纪念胡耀邦逝世20周年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诗歌《宣言》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艾鸽诗歌 《跪着与站着》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99回
   
    第99回:买官行贿无孔不入 乌纱帽下几多人才
   
    自由苑:官场调

    冰寒非冬至,缘因心凉透。
    官场妆面胜桃花,够够。
    草包可高升,但须舔污垢。
    权力不过聚宝盆,羞羞。
   
    (活灵:光)
   
    眉际月透轻纱,淤积的秋苔在不知处告别夏天。
    我总想乘着落叶漂游一番,可大自然告诉我那是诗人的傻梦。
    现实是残酷的,一瓶葡萄美酒里都可能隐藏着毒液。人们的眼波可能是清澈的,也可能是诡谲的,还可能是浑浊的。世界上最复杂的事物不是大自然,而是人心。人心是那样深不可测。以致我都难以辨别真假。每一个微笑都令我难以捉摸。
    瞧,他又来了,本是一脓包,却打扮得西装革履。。
   
    这个自称是最适合做官的人,半年前就开始来缠过我,非要我替他去做当官的说客。他听人说只要能打通我可能当官有望。而我偏偏又最厌恶那种企图买官者,从不为有此心术的人说话。而为此目的企图行贿我的人,时常碰到。
    他堵住我的摩托车,两眼幽亮:“大记者,我是不是在排队?”
    我摇摇头:“对不起,我是小记者而已。”
    “你真的看不出来我最适合做官了!”
    “看不出来。”
    “我上通天文下知地理,还甚解鸡毛蒜皮。我只要做上个芝麻官,就如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你知道吗?我并不是一个市井小混混,我放个屁都比天钟响!只要你报荐我做官,我就死心塌地做你的狗。你如果想要钱,我每弄到一百块钱,就有你的八十块钱。如果你想玩女人,我老婆女儿都随你挑。总之,我这一辈子非做官不可……”
    我差点没一口痰落在他身上。
   
    他其实还不算最恶心的。记得有个莫明其妙的女人,为了行贿我,故意寄了一张邀请函给我,号称要召开沙龙音乐会邀请我参加,我到了那里一看:竟然只有一个身着半透明纱的女人,她嫣然一笑:“你终于来了,看我今天不迷死你!”我注意到她是个比较漂亮的女人,长着厚厚的嘴唇。她一见面就故意用胸部来顶我,我后退一步,她就前进一步。我急道:“你这是为什么?”她粉腮红面地:“你能帮我个忙吗?”我有戒心便道:“恐怕不行。”她见我冷冷地,就故意说:“其实是个很小的忙。”我越听越奇怪:“什么忙?”“帮我换换灯泡。我里屋里的灯泡坏了。”
   
    我跟她进了里屋,果然没有灯光。四周却十分温馨。她拿灯泡来:“帮我换换灯泡总可以吧?”我见状就帮她换灯泡:“换完我就走!”我站在一个凳子上,她却不急于把灯泡递给我。她把灯泡举起:“过来一点。”可我仍够不着。她在黑暗中又叫道:“再过来一点。”我还是抓不到灯泡。她又到:“还要再过来一点。”我忽然意识到:什么过来一点、一点、再一点,我如要“再过来一点”,我不是触碰到她的乳房,就是要倒在她的怀里。我感觉这是一个陷阱,她一定有政治目的。我作生气状:“我没这个技术,你自己按吧,我走了!” 她呆若木鸡,直到我离开。
   
    还比较难忘的一次。还有个梦想做官的人,送了一条烟给我。我有礼貌地回绝他:“谢谢好意,我不抽烟的。”
    他咪着烟:“一条烟我哪里出得了手。”
    我听出了弦外之音:什么意思,难道他的烟里有名堂?就当着他的面把烟撕开外包装,发现里面全是现钞。我把它扔在路上:“别枉费心机了!如果觉得自己是个人才,就直接到组织部去自荐好了。”
    “你这枝笔不鼓吹人才吗?”
    “真有好人才,我直接报道上头版头条了,如周林等,过去是科技流浪汉,现在是研究所所长和全国青联委员了。”
    我时常想:为什么那么多的人想做官呢?其实,想做官也不是什么坏事,但没有正常的竞争机制,就八仙过海,各显灵通了。在省委大院里住过,见过形形色色的官员,不能说党内就没有精英人才,可在乌纱帽下,不知躲藏着多少污浊。我曾赋小曲一首戏之:
   
    才不在真,会吹则名;德不在高,会拍则灵。
    官场深府,惟崇公关。烟酒上青台,美色入罗帐,谈笑有图谋,往来多白痴。
    可以唱高调,阅马列。无贪婪之疲劳,无枉法之忧顾。一人得乌纱,鸡犬共升天。
    百姓云:“何荣之有?”
   
    (共120回,未完待续)
(2010/12/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