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101回
   
   
   第101回: 香港采访踏触雷区 霓虹灯下官场踪影
   

   
    自由苑:幽魂
    花缕衣,荷底梦。
    一番欣欣逢。
    当朝斟酒对分携,
    烂醉夕阳红。
    悠哉,幽哉,暝影充公。
    浮世金尊穷。
   
    (活灵:光)
    乍微野欲翠,远雨丝垂飘至我的心扉。
    流水行云飞雨落花中。有一个机会,我到香港去采访。时间不算太长,而差不多每天有约一千字的采访记录,回来先后在《中国青年报》发表了《香港见闻录》十六篇及其它报道。可有一天,重庆一党政部门打电话来抗议,对其中的一篇报道,颇为不满。电话不仅打到总编室和记者部告状,甚至打给我本人。是一个女人的沉音:“记者同志,你报道说:重庆的一个官方赴港考察团在香港的红灯区全军覆没,是真实的吗?”
    “是真实的,我亲自调查过的。”
    “是指那一次呢?”
    “你们那里发生过很多次吗?”
    “我们经常有考察团去香港考察的……最近还有一个…”对方的腔调比较紧张。
    “不是刚发生的,应该是前不久发生的。”
    “是前不久的哪一次呢?”
    “你们不知道吗?”
    “我们已经处理过一次全军覆没了,难道又发生了吗?”
    “那说明确有其事。”
    “可到红灯区的人不少,为什么非报道官员呢?”
    “普通人逛红灯区不是新闻,官员逛红灯区就是新闻!”
    “凭什么?!”
    “官员不是五讲四美三热爱的代表吗?”
    “……”对方哑口了。
   
    采访这篇报道纯属偶然。有一天落夕时,我路过香港的旺角一街区,忽然发现有大量的色情霓虹灯广告,才知误入香港的红灯区了。可客观地说,香港是没有正式的“红灯区”的,卖淫嫖娼在香港也是违法的,可这条街的“一楼一风”多过米铺,色情霓虹灯广告简直铺天盖地。一眼望去“大波少女”“绝对靓妹”“帝王小乐”“欧美鬼妹”……真正波涛汹涌。我顿时怔住了。看见最搞笑的是一个广告牌上写着:“纯情少女”,我心想:都做妓女了,还好意思称“纯情少女”,就算你是处女,难道还天天处女不成?看见我耻笑,一个拉皮条的人以为我感兴趣,过来道:“先生,我们楼上不仅一凤,好几凤呢!”我忙摇头。
    他举着女人相片:“看你这样子,也可能是官场上混的,这样的人我们最欢迎!我们有的是发票!”
    我懒得理他,急忙抽身撤退。他慌了:“不用怕!重庆市的一个官方代表团来了,我们一条街接待呢!”
   
    闲愁空满,危弦离情。怒放的霓虹灯仿佛吐露着秘密。新闻职业的敏感,我发现了其中的新闻价值。可如何调查呢?我蓦然回想起在作协的一次会议上,有官员传递过胡耀邦的内部讲话,其中提到:“作家要大胆地深入体验生活,听说当年曹禺为写《日出》剧本,还到妓院生活体验了几个月!”我心想:我没搞“体验”搞个采访有何不可呢?我主要是落实有没有“官方代表团全军覆没”这回事,走访区域管理人员一调查,果然如此,还得知:香港的一些媒体人也知此事。几番落实回报社后就发表《霓虹灯下的隐私权》一文,可也闯下大祸。1989年初出版的我的报告文学集《混血世界》一书被封的另一个理由,就是收录了《香港见闻录》。而其中的那一篇被视为大逆不道。有新闻界的朋友为我担心:军人内参还不知鹿死谁手呢,你又扛上了这茬!霓也焦心:“看你挺柔顺的个性,怎么写出文章来吓死仙人!”
    有诗为证:
    罗裙香露为官迎,
    浅樽深杯恨锦屏。
    玉衩金凤眉沁绿,
    系数还多殿上影。
   
    (共120回,未完待续)
(2010/12/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