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這個國家為作家做了什麼?”]
张成觉文集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勞動教養就是勞動、教育和培養”?---閱報有感(兩則)
·也談民主群星的隕落--與高越農教授商榷
·“鞋子合腳輪”與“中國夢”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1957’中國電影》序(作者罗艺军)
·保存歷史真相 切勿苛求前人--《1957’中國電影》後記
·劫后余生话《归来》
·传奇人生 圆满句号
·当之无愧的中国人民老朋友-林培瑞教授
·礼失求诸野
·礼失求诸野
·奇文共欣赏--点评楚汉《国共胜负原因分析》
·田北俊,好樣的!
·何物毛新宇?!
·令家計劃未完成
·大饑荒何時紀念?
·南京大屠殺與道縣大屠殺
·又是毛誕
·王蒙的悲與喜
·左派作家真面孔
·大陸的穩定
·蘭桂坊與上海灘
·大陸穩定的羅生門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毛不食嗟來之食?
·出人頭地的右二代
·達摩克利斯的劍?
·俞振飛作何感想?
·僑生右派的造化
·網開一面出生天
·言論自由價最高
·“拾紙救夫”撼人心
·懷耀邦,念紫陽
·林彪就是個大壞蛋
·張中行與楊沫
·“可憐功狗黨恩深”-劉克林隨想
·交大碎影(之一)
·交大碎影(之二)
·《如煙歲月繞心頭》序
·《青史憑誰定是非》序
·《青史憑誰定是非》後記
·《飛將軍之戀》序
·《青云集》序
·《青云集》后记
·文革与五七反右一脉相承
·老“港漂”口述史之六:張成覺先生訪談(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講師蔡玄暉)
·《今夜有暴風雪》泯滅人性
·我的感恩與遺憾(之一)
·我的感恩與遺憾(之二)
·中國的“聖人”
·我的感恩與遺憾(之三)
·司馬懿後代遭報應
·盖棺论定马克思
·广州好,市长有朱光
·從茅公評水滸人物說開去(之一)
·《风筝》面面观
·梁山元老朱貴-從茅盾評水滸人物和結構說開去(之二)
·瀟灑風流燕小乙-談水滸人物之三
·家破人亡林教頭-水滸人物談之三
·黑旋風“茶煲”不斷-水浒人物谈之五
·別開生面小跳蚤-水滸人物談之六
·神行太保藏玄機-水滸人物談之七
·“開天闢地”的大災星-評大陸劇集《開天闢地》
·巾幗風流李師師-水滸人物談之七
·“浪裏白條”耀光環-水滸人物談之九
·高華談文革
·高華談林彪事件(之一)
·高華談林彪事件(之二)
·高華談林彪(之三)
·《婚礼》与刘晓庆
·名著的改編
·色彩紛呈的《上海灘》
·《廢都豔事》一瞥
·永遠的安娜.卡列尼娜
·盖棺论定话金梁(之一)
·盖棺论定话金梁(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這個國家為作家做了什麼?”

   “不要問國家能為你做什麼,而要問你能為國家做什麼。”

   這是五十年前美國總統肯尼迪就職演說中的名言。北京當局也會借用來向無權無勢的民眾說教,包括向其卵翼下的“作家”訓示。日前甚至上演下面一幕,跡近以此向香港作家洗腦。

   話說本月1日,深圳作家一行八人,由該市文聯一位專職的楊副主席率領,跨過羅湖橋,與香港作家舉行交流會。題目叫做“作家的社會責任”。

   當天訪客一行八人,男女老中青皆備,全屬國內或省內文壇俊彥,氣宇軒昂,出口成章。相比之下,港方出席者幾乎都是年齡高出一大截,暫時放下本職匆匆赴會,多屬應邀即席發言,並無周密準備。只有《字花》編輯鄧小樺事前做了功課,且當而立之年,堪稱“小花”。

   也許因為年輕,“小花”口沒遮攔,竟在無意中蹦出“劉曉波”三字。但她馬上察覺,慌忙說了一句“希望錄音可以刪去”。而客人亦若無其事,處之泰然,事後也未提及。如此淡化處理敏感字樣,誠高手也。

   更令人嘆服的是作為會議深方主持人的楊君,其“結束語”言簡意賅。他說:“文以載道”乃我國傳統,歷代作家作為群體無不表現出憂國憂民的責任感。綜合雙方的發言,對“作家的社會責任”看法大同小異,可概括為:“寫出內心,導引和諧,洗滌靈魂,溫暖人生”四句話,十六個字。其中蘊含希望兩地作家共勉的拳拳盛意,可圈可點。

   不過,“一國兩制”下的香江儘管已回歸十三載,至目前為止,到底仍然有別於界河北面的特區。僅就作家而言,其個人主義、自由主義色彩極其鮮明。所以,港方第一個發言者頭一句話便表示:討論“社會對作家的責任”不是更具現實意義嗎?

   對此,會議尾聲中另一位港方發言者作了闡述。他強調指出,大陸至今沒有創作自由,從土改、韓戰起到反右、文革以至89年春夏之交“那場風波”,都見不到以之為題材的任何出色作品。禁區重重,戒律多多,試問怎麼“寫出內心”?這種情況下,談什麼作家的“社會責任”?

   至於“和諧”,當然是人人嚮往,皆大歡喜。但現時神州大地貪腐橫行,弱勢社群飽受壓榨,當局執法不嚴,有法不依,怨聲載道,那些不得溫飽的農民工與下崗工人,豈能與腰纏萬貫炙手可熱的權貴階層中人“和諧”?

   說回作家本身。區別於大陸“作協”在業界一枝獨秀,香港作家各有選擇,作聯、作協、文協等等,名目不一。還有許多作家獨往獨來。但無不認為寫作乃其私人之事,不必聽命於他人,也無需對任何人負責。

   從這個意義上,楊君談及的“作家群體”非但在本港不存在,在中國歷史上除明末的“復社”略見雛形外也是子虛烏有!例如,唐代李白是李白,杜甫是杜甫,即使加上孟浩然,他們是朋友,卻從來沒組成過什麼“群體”,也沒有產生過任何“群體效應”。

   說“文以載道”,雖見於古代中國文學史,其中不無道理。可是,今日香港與往昔的赤縣神州迥異。有文學/小說作家、專欄作家、影視/戲劇作家以及詩人等等之分,其寫作題材五花八門,風花雪月,梅蘭竹菊,講飲講食,賽馬跑狗,各陳己見,絕不定於一尊。內中不少人僅以“爬格子”為謀生手段,另一些人以之為業餘愛好,其文都未必“載道”。如果定要將“社會責任”強加於他們身上,那不是主事者徒托空言,一廂情願嗎?

   再者,把“洗滌靈魂”列為作家的社會責任,這是沿用斯大林稱作家為“人類靈魂工程師”的說法。將這個和希特勒相比肩的大獨裁者兼殺人魔王的話奉作圭臬,除了令人反感還會有別的效果嗎?

   最後,“溫暖人生”云云,對富士康自殺員工和層出不窮的礦難死難者家屬,眾多豆腐渣工程、三聚氰胺等受害者親人,以及被強迫拆遷無家可歸的住戶,連同兩億處於“人下人”地位的農民工,不從啟動政治體制改革以深化經濟體制改革著手,只要求一干文人高奏什麼“主旋律”便可為他們排憂解難?試問,有什麼小說、詩歌、電影、電視,可以撫慰其傷痕累累的心靈,使之感受到和煦的春風?

   溫家寶說,公平正義比陽光更重要。倘若作家真的挺身而出,代表公平正義為民請命會有何結果?呼籲實行憲法的劉曉波不是前車之鑑嗎?

   九十年前,胡適嘗云:“為個人爭自由就是為國家爭自由,爭取個人的人格就是為社會爭人格。真正自由平等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建立起來的。”當鄧小樺因“劉曉波”三字而慌不迭希望“消音”時,如何真正給作家以免虞恐懼的自由,不才是港深作家交流中亟應討論的“社會責任”?

   鑑於內地的公民社會之建立仍是遙不可及,更直截了當的問題是:已經在大陸“誕生”了六十一年的這個“國家”,除了能給僅僅在網上建言的書生劉曉波判刑十一年,並且禁止可能涉及時政的本港出版物進入內地之外,能為包括香港作家在內的中國作家做什麼?

   (11-4)下午修訂

(2010/11/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