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夜狼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夜狼文集]->[我不写刘晓波,我只写昂山素季]
夜狼文集
·在夜郎被捕
·但愿,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蒙受耻辱
·侃侃杨利伟的"最高"党支部
·我所经历的八个记者节
·冤上加冤的六天冤狱——出狱前后”系列之一
· 国安对我的特殊关照——“出狱前后”系列之二
·提前八九个小时,我被撵出了监狱
·“再就业”仅半天,我第二次失业
·连新任猴王也对“猴妃”悼念先王视而不见
·被单独囚禁的四十六天
·“李元龙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词
·都来争取毫无顾忌地说出“1+1=2”的权利
·且说夜“狼”归元“龙”
·别指望党报记者的良知
·爱如青山——李元龙案辩护散记(上)
·爱如青山——李元龙案件辩护散记(下)
·善良人的不同“政见”
·原告审判被告的荒诞剧
·辱人者,必将自辱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南辕北辙抓胡佳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不打自招:社会主义制度就是独裁专制 ——我的申诉之三
·重念国民党反革命罪邪咒——我的申诉之四
·硕鼠当春又新年
·你可以强迫我上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中国,岂只这样一位人大代表
·监狱好胜敬老院——反丁玲笔法,书狱中奇事
· 我的“蜕化变质”——兼作退团声明
·因为,我是一只弹簧
·若为爱情故……——我的狱中日记之一
·清明时节泪纷纷
·究竟谁在造谣、诽谤——我的申诉之五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前期病兆——我的狱中日记之二
·“无论怎样,我都等你回来” ——我的狱中日记之四
·祈祷声中,中秋节晴转阴雨 ——我的狱中日记之三
·令人费解的释放和监视居住——我的狱中日记之五
· 判我为敌的九大悖论——我的申诉之六
·“买身契”成了卖身契——我的狱中日记之六
·写在5.12大地震的第五天
·我想把中国的“普金”们塞进地震废墟下面……
·为三赢的降半旗叫声好
·《灾难铸就伟大的中国》的九大悖论
·悲情小麻雀
·永不熄灭的烛光
·落荒成都城
·将奥运会办成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将2008年奥运会办成首届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求其友声
·螳螂之死
·“男女人”与民主集中制
·“神圣”的使命,何以只能做贼般地干? ——我的申诉之七
·不要再玷污蒋晓娟的母爱了
·不仅仅是写给国安某某的公开信
·党报如此"人咬狗"
·悲戚的“探监”——我的狱中日记之七
·我在狱中当“管教”
·伟大领袖打倒马寅初,是冤假错案吗?
·幸好我不喜欢奥运会
·我不是冲北京那鸟巢去的
·时钟可以倒拨,时间却永远前进——我的申诉之八
·冷眼看奥运
·汶川地震幸存学生应该如此感恩吗?
·如此“国嘴”韩乔生
·911发生的第二天
·沾胡总书记的光
·毒奶事件,还有谁该“下柜”
·我为什么要为杨佳能够保住性命祈祷
·蹉跎岁月的老房东
·为富不仁的发生、发展和登峰造极
·好意思“法定”11月8日为记者节
·万古知音只有天?——罗德远其人其诗
·从成年公象不“猥亵”未成年母象说开去
·从日攘一鸡到月攘一鸡的“进步”——我读新华网世界人权日网评
·没有平等,只有“更平等”的国度
·弃善从恶,重新做人?——一个文字狱受害者的狱中诗歌
·含泪泣问:到哪里起诉离弃子女的国母亲、党妈妈?
·飞出牢笼的"反动梦"
·一个刑满释放人员看“躲猫猫”事件
·囚徒党员如此“效忠”党
·6月4日,泣问苍天
·纪念六四,何用“乱串”
·贵州毕节纪念六四20周年剪影
·朝圣石门坎
·假如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有底线的政权……
·围上“爱心颈巾”,我将招摇过市
·“跪谢警察年”折射出的警察特权思想
·“暴力袭警”获得巨额赔偿的特色启示
·美国的月亮,它为什么比中国的圆?
·特务政治:催生反动思想的沃土
·与曹长青商榷:《零八宪章》是“谏言”吗?
·假如主人不想吃王八
·且看看守所如何以书为敌
·我这个政治犯“享受”的特殊待遇
·假如“侮辱国歌罪”的议案被采纳……
·新华社,不说“情绪稳定”你会死人吗?
·六四的校园静悄悄
·那坟前,开满鲜花……
·党报如此“人咬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不写刘晓波,我只写昂山素季

   我不写刘晓波,我只写昂山素季
   李元龙
   
   刘晓波那非同志的家伙令人火冒万丈、恨得牙痒痒地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地市两级国保两次联合行动,特地向我传达了领导的“三不许”政策:不许搞庆祝仪式和参加什么声援活动,不许评论零八宪章和刘晓波,不许接受海外媒体采访,违反了,就要对你采取强制措施。时间虽然快过去两个月了,但国保们“请问”我现在家庭具体住址的“关切”话语,以及他们射向我租住屋的窗户的鹰一般的目光,至今让我不敢忘记。
   就在这段时间,网上出现了一个令国际社会颇为关注,令中国民众极为艳羡,令新华社等等十分尴尬的消息:10月21日,缅甸正式启用《缅甸联邦共和国宪法》确定的新国旗、新国徽,国歌保持不变。11月7日,缅甸将依据新宪法举行多党制全国大选,大选之后,释放21年来断续失去自由15年的反对派领袖、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昂山素季。其后,现军政府将向新政府移交国家权力。

   11月13日,这位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民盟)总书记,缅甸女中豪杰、国母昂山素季重获自由。
   国旗说易帜就易帜了,政体说多党制就多党制了,军队说国家化就国家化了,囚徒说释放就释放了,也没见不稳定,也没见没有某个党就没有新缅甸,更没见缅甸人民吃二遍苦受二茬罪,缅甸领空天塌、缅甸国土地陷。
   我等坐过牢的人都知道,同室牢友,包括隔壁犯人被释放了,其他囚徒都会无比羡慕而猫抓心般难过,心里恨不得这个即将走出监狱的不是这小子,而是自己。缅甸这个邻居自由了,身处大监狱的我等扒着铁窗看个新奇,看个热闹,不会像听歌敌台也会招来杀头之祸的文革期间那样,有什么顾虑。这不是进步,这只是松套,并且只是略微松了一点套子而已。
   尽管有关昂山素季的消息绝大多数来自新华社,新华社又是如此的低调,但是,我还是看出了编辑的别有用心,看出了编辑的查边球。我还从昂山素季身上,从缅甸军政府身上,看出了不少与我所见所闻所想的事情似曾相识,甚至是如出一辙的、值得玩味的东西来。
   最有趣的,莫过于昂山素季也是根正苗红的老干之后。昂山素姬的父亲昂山将军,参加过抗日战争,战后也参加了“解放战争”。不同之处仅在于,昂山在缅甸人民站起来之前,就被政敌指名道姓杀害,而我们的大多数政敌,乃至同志,甚而至于老干,是在建国后,被“错杀”于自己人之手。还有,昂山获得的荣誉要高得多,在缅甸国有“缅甸之父”之称。
   也很相似的还有,昂山素季只不过时间早了一年而已,从不同的国家飞回祖国而已。1988年春夏之交,原本在英国读大学的昂山素姬回国——不是以访问学者身份,而是回国照看病重母亲。正好,由眼睛雪亮的“真正英雄”堕落为不明真相者的群众,他们在缅甸的首善之都广场举起了全盘西化旗帜,闹起了群体性事件,搞起了反革命动乱、暴乱。人民子弟兵的坦克向人民子弟压过来,人民子弟兵向人民子弟开枪。昂山素季也“不能对祖国所发生的一切熟视无睹”,虽然没有参加绝食,但当年8月26日,昂山素姬也在广场对民众发表演说。从这一天起,昂山素姬不再是一匹文坛什么马,只会“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他也说……不,是她也说,其实,她并不喜欢政治,她更想当作家,“但是,我参加了,就不能半途而废。”
   昂山素季的文学成就虽然不大,没当过什么笔会会长,但是,她的头上很快也有了官衔,比会长这样的民间组织会长官衔大多的官衔:自己组建的,缅甸全国民主联盟的总书记。
   这就远比写几篇文章造谣诽谤、煽动颠覆之类的罪恶还大,所以,接下来断断续,21年时间里,失去15年自由,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不如此,他就辜负了军政府、独裁政府的特色桂冠。
   作为麻烦制造者,昂山素季要出国过清净日子,也是很容易的。昂山素季的英籍先生阿里斯,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曾请求缅甸当局让自己去缅甸去看看妻子,但被缅方蛮横地拒绝了。这家伙毕竟是英帝国主义的公民,他又不是我们这里负罪潜逃的我们的“刘宾雁”、“郑义”之流,拒绝他来我们国家干干涉我们国家内政的勾当,义正词严。1999年3月27日,阿里斯患癌症在伦敦去世。军政府巴不得昂山素季去英国奔丧 。但是,昂山素姬知道,自己一旦离开祖国,就再也不能回来了。她在日记中写道:“我的家庭的分离,是我争取一个自由的缅甸所必须付出的代价之一。”所以,昂山素季20多年来,也是宁愿面对恐惧,宁愿坐牢,也绝不离开自己的祖国。
   也是1989年的春夏之交,军政府以煽动骚乱为罪名,对昂山素姬实行软禁。是的,是软禁在家里,而不是“硬禁”在监狱里。军政府在1990年举行大选,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取得压倒性胜利,昂山素季理应出任国家总理。也是一年多以后的1991年,昂山素姬获得了崇高的诺贝尔和平奖。显然,也何其相似乃尔,昂山素季的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也是缅甸军政府,也是自己同文同种的地域意义上的“同胞”们殚精竭虑打造出来的。当年诺贝尔和平奖花落谁手,投下关键一票的,不是挪威人,而是国人。略有不同的是,昂山素季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不是因为写什么“七七宪章”、“八九宪章”,而是因为当选总理。
   不是刚刚“审判”结束,不是面对法官,不是作为最后陈述,当然也不能由亲人拿去作为领取诺贝尔和平奖时的致辞,而是在刚刚释放之后,而是作为宣言,昂山素季对面前欢迎其重获自由的人群和远处观望着她的其他人说:我不恨军政府。从内容到形式,这句话都与我们耳熟能详,受到海内外不少人群起而攻之的另一句话“我没有敌人”高度一致。我不知道,“高度自治”直辖市下的《重庆晚报》将这句话写进标题,是有意识行为还是无意识行为,总之,怎么读,都有弦外之音的感觉,怎么读,都会油然发出会心微笑的反应。
   不仅“歌颂”监狱,昂山素季甚至还歌颂看守:“我的性格决定了我不会憎恨任何人,我心中没有恨意。在我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时候,负责看管我的人对我非常客气。我说的是事实,他们真的对我很客气,我会牢记这一点,感谢他们。”不知有一伙人看到这句话,会否有所反省。
   新华网的有关报道也说:“昂山素季这个外表柔弱、身材单薄的女子,成了军政府最头疼的人物。她没有权力、没有金钱、没有官衔,却拥有了缅甸人民的心。”我们将这句话里面的国名、人名换过,可就很反动了。这是改革派在放风?在投石问路?在走渐进似道路?或者,这是党内右派的“指桑赞槐”?只好等待未来作出明确答复了。
   我注意到,当年,昂山素季也没有能够去到奥斯陆亲自领取诺贝尔和平奖,而是由她的儿子代为领取的。但是,一个失去自由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如果他的儿女还是个未成年人呢?可以由他的太太或先生代为领奖吗?或者说,监禁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的政府,会允许被监禁者的太太或先生代为领奖吗?
   不管允许与否,这是衡量一个政权与当年的法西斯德国孰与相对文明的标尺。因为,当年,希特勒不管怎样,在奥西茨基领取诺贝尔和平奖之前,将奥西茨基释放了。三国行,必有我师焉,就看你面临的花岗岩脑袋有多硬,尤其是看你对自己手里的新式武器和军警有对大信心了。反正,没有在当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前夕释放昂山素季,军政府比法西斯德国还法西斯,这是没法漂白的了。
   但是,军政府毕竟在这个时刻释放了昂山素季,并允许她的粉丝海外记者到她居住的湖边小屋欢迎她重获自由。缅甸军政府这样的行为,又竖起一个标尺:在从专制走向民主的道路上,作为高于这个标尺的,就比蕞尔小国的缅甸军政府文明、先进;低于这个标尺的,就没有蕞尔小国的缅甸军政府文明、先进。
   我想,这是新华社等等也领教并表示谨遵与三光政策某些精神实质暗合神通的“三不许政策”的结果。所以,以新华社为老大的喉舌媒体,要么不提那个“犯罪分子”,要么就是高度一致的批倒批臭。宪法没有强迫我,也即说我没有义务与新华社保持高度一致,我往往对新华社批倒批臭的人却有好感。但是,写与新华社通稿口径不一样的文章有风险,有恐惧感。我也不愿意诽谤我心目中的好人,所以,我只好只写昂山素季。因为,新华社发表的对昂山素季的所有稿件,都是称赞有加,与网民,甚至与我等保持高度一致的。所以,写昂山素季,是一个安全的话题,不用担心被喝茶的话题,更不会被戴上煽动颠覆谁的政权罪名的话题。
   首发《民主中国》
(2010/11/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