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文立贺信彤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徐文立贺信彤文集]->[徐文立:我们是务实的民主派]
徐文立贺信彤文集
·徐文立:習近平的如意算盤
·徐文立:習近平是獨裁竊國賊-兼談習初心和崩盤
·徐文立:三評習近平
·徐文立:习近平危局源于眼皮子太浅 弯道超车将会遭遇不测风云
·徐文立:習共最大的危險在於「無疆界」
·徐文立:習近平的前景
·徐文立: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休怪別人
·徐文立:習近平2018年3月25日讓中共走上了第二次韓戰的不歸路
·徐文立:習近平都「四個自信」了,那就更無可救藥!
·徐文立:天下最不可信的就是共產黨和他們的紅二代
·徐文立:包子的褶,變不了
·徐文立:習近平夢斷「彎道超車」
·徐文立:習近平危局源於眼界淺(文字整理版)
·徐文立:《中華聯邦共和國》宣言
·這是日本華裔記者翰光做的紀錄片《流亡——長城外》/轉載
·徐文立起草的《中華聯邦共和國》宣言被插播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一集
·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一集部分反馈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意欲何为?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徐文立34年前《獄中手記》由王炳章、鄭欽華發表於《中國之春》
·徐文立淺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微信群第二次講話
·《中華聯邦共和國》宣言
·徐文立:草先生的觀念太過陳舊
·徐文立:習近平自己黑自己,休怪他人!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节目十集专访 第二集(上、下)
·習氏「中央造謠分子」= 毛氏「身邊赫魯雪夫」
·中共治下大
·清华传恐怖信号背景可疑等等/轉載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节目十集专访 第二集(上、下)部分反馈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三集
·徐文立:韓國瑜溫良恭儉,當然不讓
·徐文立:老康兄幾乎是中國當前唯一可能貢獻給世界的思想巨人
·徐文立:在紐約簡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2016年7月2日)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四集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四集部份反饋
·学者王康细谈「五四」百年反思/轉載
·新地:小啞巴(2019年5月4日清明節)/轉載
·遇罗锦:徐文立兄的几次辞职信/转载
·遇罗锦:女人的两种爱—《红色巨谍俞强声出走的前夜》读后感/轉載
·徐文立:習近平中共和全人類是野蠻和文明的衝突
·徐文立2008年6月1日文章:「一中兩府」的正式確立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五集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五集部份反饋
·徐文立回忆「六四惨案」及案后被杀害的邻居「嘎子」
·徐文立:習近平彎道摔車前後打的二張臭牌
·法广台特别节目:徐文立回忆“六四惨案”及案后被杀害的邻居“嘎子”
·徐文立:香港百萬大遊行的實
·徐文立對香港「反送中」的朋友們的建議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六集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六集部分反饋
·徐文立:香港民眾七月一日衝擊立法會當然合法
·徐文立:反對運動從來就不是乖孩子運動
·如何知天命——一家之言
·「天命如何知——一家之言」部份反饋
·終結中共專制統治,是我們和香港民眾的共同責任和義務
·深謝劉曉
·御書寶印鑑賞
·徐文立:董建華為匪共全面戒嚴鎮壓香港「三罷」造輿論和藉口而已
·音樂視頻:撐反送中!越南音樂人合力創作歌曲 為港人打氣/轉載
·徐文立:首罵五毛,長沙Jingsheng Chang
·徐文立:为钟闻兄《审判毛泽东》代序
·習近平香港之役敗局已定
·徐文立:習近平為什麼818之後卻立即在甘肅現身
·徐文立:習近平中共「牆國」危如累卵
·徐文立:習近平因皇位而趨保守,無知而繼續冒險蠻動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七集
·一位中國大陸的國軍後人對海外藍營僑胞的幾句建言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七集 部分反馈
·七十國殤日前看蔣緯國委託陳君天作《一寸山河一寸血》/轉載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八集
·「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八集部分反饋
· 徐文立緊急呼籲全世界大學生,共同抗議香港警察圍攻大學暴行
·虞超介紹《赤裸的共產黨人》/轉載
·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照片
·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简要版本
·石宇歌:中国民主党全联总「四大」「清党再出发」(1)
·杨梦笔关于被“被骗”和被“醒悟”的澄清与声明/轉載
·蔣經國日記揭秘/轉載
·中国民主党全联总「四大」「清党再出发」(2)-石宇歌
·中国民主党全联总「四大」「清党再出发」(3)-石宇歌
·中國民主黨全聯總(海外)「四大」政治宣言
·中國民主黨全聯總(海外)「四大」政治宣言
·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 特聘“总部荣誉主席”及“总部顾问”的公告
·徐文立:三問蔡英文:倘若作了假,能夠走多遠?
·纪录片《北京春天》官方预告片/轉載
·40年前民主墙的行动
·惊闻民主墙天津老战士刘士贤刚去世。哀悼!
·徐文立:痛哉!民主墻天津小弟劉士賢英年早逝
·劲道准确的论述——一个未完成的历史任务/转载
·徐文立:士賢弟兄葬禮追記
·徐文立:汪岷先生請不要做致國內民主黨人於死地的事情
·冯崇义:习近平如有担当就引咎辞职以谢天下
·徐文立:汪岷先生真是不說謊就不會說話了嗎?
·汪岷先生真是不說謊就不會說話了嗎?(附件1-4)
·徐文立:只要我在大陸的黨友安好就好
·徐文立:習共開了世界外交史一大惡例,善良的人們要警惕啊!
·尧舜心荆轲血 祭英雄遇罗克/轉載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九集
·「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九集部分反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文立:我们是务实的民主派

   徐文立:我们是务实的民主派

   徐文立

   ————————————————————————

   我们是务实的民主派

   徐文立

   (2010年初致友人信札2010年11月8日整理发表)

   

   我们是务实民主派。所以,我们不是简单的“打倒”派。当年中共(特别是其中一些理想主义者)反对、打倒、消灭国民党的“一党专制”、贪污腐败,不能说不坚决,不能说不“彻底”(连所谓的“伪排长”,1949年之后都定为“反革命分子”),结果怎样?不实行多元制衡的民主的政治制度,不懂得“人类社会的正常秩序”、不了解和尊重中华的优秀传统和文化,中共搞得比国民党更“一党专制”、更贪污腐败;倘若我们又是简单地来一次打倒和推翻,历史将一定是不可避免的、不客气的、再一次开我们中国人的玩笑!说什么“我们不会简单地重复他们”,那都是完全没有保障的。毛泽东在40年代不也夸过口,他已经找到跳出那个历史周期律的办法了吗,结果他本人不是更加独裁,那个政权不是更腐败么。根本地说,简单的打倒和推翻,就是主张一元而不是多元;不多元怎么会是民主的呢?

   简单地说唯有彻底打倒和消灭中共才能解决中国问题,也是中共一元化思维的延续。

   中国人从19世纪以来,特别是受了外强欺辱之后,一味地只知道只有外国的东西才好,一会儿“马先生”,一会儿“资先生”,一会儿又“欧洲社会民主主义好”,恰恰忘了我们还有一个“中华好先生”,还有一个“人类社会的正常秩序”在那儿永远起着作用。达不到和谐的时候,就是违背了这个秩序;要想和谐,就要回到这个正常秩序。老祖宗早讲过。这不是简单的打到和推翻能够做得到的。共产党为了达到打倒甚至消灭国民党,让中国人死去几千万;他们执掌政权后,又人为地造成了几千万人无辜的死亡,这种简单的重复和循环不可取。

   所以,我个人认为,从历史的纵深来看,什么这个“党”、那个“党”,不过统统就是一张“皮”而已,这也包括我们中国民主党。在中国,这个“党”的底下,都是中国人;。消灭来,打倒去,其实,消灭、打倒的对象都是中国人。

   不解决制度性的问题,不解决人心的问题,不了解人类社会正常秩序,都不可能根本性地解决中国的问题。

   1)我们可以学习西方的不轻信任何个人的、多元制衡的、民主的政治制度,让坏人都不便于和不敢于轻易做坏事。

   2)另外一方面,我们又要发扬光大中华优秀文化当中:信任人、相信每个人内心都是有良知的(所谓人人心中都有一杆秤),来要求人们三省吾身,内求诸己。讲究人的修学、修性,也就是未来中国需要既重制、又重教。

    3)又要承认人类社会是有正常秩序可循,不可违背的。有关人类正常秩序,我粗略写了一本书,叫《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2008年在香港发表,请诸位批评。

   

   我们是务实的民主派。所以,我们只有用务实的纲领、路线和策略才可能完成彻底结束中共的一党专制的历史使命,这些务实的纲领、路线和策略都记载在我们党的海内外党的正式会议通过的党纲、党章中和领导人的言论和著作中(国内查建国和高洪明先生最近的言论和文章更希望大家注意),特别记载在何德普先生冒着入狱风险代表全党发表的《中国民主党二十一的宣言》中,在此就不一一赘述了。

   ————————————————————————

   我們是務實的民主派

   徐文立

   (2010年初致友人信札2010年11月8日整理發表)

   

   我們是務實民主派。所以,我們不是簡單的“打倒”派。當年中共(特別是其中一些理想主義者)反對、打倒、消滅國民黨的“一黨專制”、貪污腐敗,不能說不堅決,不能說不“徹底”(連所謂的“偽排長”,1949年之後都定為“反革命分子”),結果怎樣?不實行多元制衡的民主的政治制度,不懂得“人類社會的正常秩序”、不瞭解和尊重中華的優秀傳統和文化,中共搞得比國民黨更“一黨專制”、更貪污腐敗;倘若我們又是簡單地來一次打倒和推翻,歷史將一定是不可避免的、不客氣的、再一次開我們中國人的玩笑!說什麼“我們不會簡單地重複他們”,那都是完全沒有保障的。毛澤東在40年代不也誇過口,他已經找到跳出那個歷史週期律的辦法了嗎,結果他本人不是更加獨裁,那個政權不是更腐敗麼。根本地說,簡單的打倒和推翻,就是主張一元而不是多元;不多元怎麼會是民主的呢?

   簡單地說唯有徹底打倒和消滅中共才能解決中國問題,也是中共一元化思維的延續。

   中國人從19世紀以來,特別是受了外強欺辱之後,一味地只知道只有外國的東西才好,一會兒“馬先生”,一會兒“資先生”,一會兒又“歐洲社會民主主義好”,恰恰忘了我們還有一個“中華好先生”,還有一個“人類社會的正常秩序”在那兒永遠起著作用。達不到和諧的時候,就是違背了這個秩序;要想和諧,就要回到這個正常秩序。老祖宗早講過。這不是簡單的打到和推翻能夠做得到的。共產黨為了達到打倒甚至消滅國民黨,讓中國人死去幾千萬;他們執掌政權後,又人為地造成了幾千萬人無辜的死亡,這種簡單的重複和循環不可取。

   所以,我個人認為,從歷史的縱深來看,什麼這個“黨”、那個“黨”,不過統統就是一張“皮”而已,這也包括我們中國民主黨。在中國,這個“黨”的底下,都是中國人;。消滅來,打倒去,其實,消滅、打倒的對象都是中國人。

   不解決制度性的問題,不解決人心的問題,不瞭解人類社會正常秩序,都不可能根本性地解決中國的問題。

   1)我們可以學習西方的不輕信任何個人的、多元制衡的、民主的政治制度,讓壞人都不便於和不敢於輕易做壞事。

   2)另外一方面,我們又要發揚光大中華優秀文化當中:信任人、相信每個人內心都是有良知的(所謂人人心中都有一桿秤),來要求人們三省吾身,內求諸己。講究人的修學、修性,也就是未來中國需要既重制、又重教。

    3)又要承認人類社會是有正常秩序可循,不可違背的。有關人類正常秩序,我粗略寫了一本書,叫《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2008年在香港發表,請諸位批評。

   

   我們是務實的民主派。所以,我們只有用務實的綱領、路線和策略才可能完成徹底結束中共的一黨專制的历史使命,這些務實的綱領、路線和策略都記載在我們黨的海內外黨的正式會議通過的黨綱、黨章中和領導人的言論和著作中(國內查建國和高洪明先生最近的言論和文章更希望大家注意),特別記載在何德普先生冒著入獄風險代表全黨發表的《中國民主黨二十一的宣言》中,在此就不一一贅述了。

(2010/11/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