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网友评论三则]
徐水良文集
·台湾人,追杀贪腐,切勿松懈!
·读“精英”奇文有感
·08宪章,中共偷鸡不着蚀把米
·谈民运圈现存问题的根本原因
·答格丘山先生:格老闭眼睛讲话
·书生误国
·思想自由和知识精英的道德责任
·金融海啸提出的新课题
·悼戈扬
·美国的经验给我们的教育
·国际社会对以巴冲突的新态度
·对洪哲胜先生的一个建议
·驳中国革命道路走不通、只能走改良道路的胡话
·江棋生兄糊涂
·中国异议人士应该关心老百姓切身利益
·中国自由主义的蠢货们是蠢得没有救了
·论突发庆典式革命
·关于未来中国的国号
·北方大旱给我们的教训
·关于联邦制问题
·"小英雄"林浩事迹被曝是骗局(相关文章并按语)
·关于文革屠杀
·为中国奴才正个名,为犬儒学派平个反
·简要概括:当代中国人造反的六个阶段
·08宪章为反对派分清阵线
·关于GOOGLE的反面参考作用
·答上海国保“新中国”
·胡安宁反咬一口,什么逻辑?
·中国狭义反对派沦陷区的一个奇景
·不是什么都能和解的
·“和解”骗术的几个圈套
·人民抗暴、人民起义,推翻中共暴政
·认真研究和解课题
·消解“和解合作”麻醉药,奋起反抗倒暴政
·中共权贵的末日心态和当代中国的巨大危机
·关于人类进步的分类——纠正张三一言兄的一个失误
·一些重要概念的重新分类和解释
·对胡平兄一个错误的批评
·社会前进倒退类型分类(图)
·对胡平《民主与革命》一文的讨论
·对马英九的一个批评
·民主运动(民运)的确切定义
·颠倒的国际和中国意识科学
·与达赖喇嘛的见面、感想和思考
·写给胡安宁的一个网上帖子
·九十年后看五四(五四人物、巨人不巨)
·伪造的六四记忆黄雀行动
·网文一则(关于民运污泥浊水)
·巴东县公安局那些法盲,全部解雇算了
·祝愿台湾人进一步提高文明素养
·告别启蒙空谈,投入积极行动
·答王希哲
·花瓶民运可以休矣!
·政庇民运花瓶民运犯罪团伙被捕
·驳64重新评价说和正名说
·杨佳邓玉姣的短刀超过一千个花瓶民运组织
·驳胡平兄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部分文章汇编)
·短文三则
·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驳刘路的两个谬论
·简答刘路
·从国际战略高度看新疆75事件
·反对意识形态和信仰专制
·网文两则
·剥夺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
·通钢事件vs75事件
·关于人民起义中可能出现滥杀无辜的问题
·中国真右派与真左派可以结成一定形式的同盟
·统一思想的做法,原则上错误
·再谈革命和暴力
·关于民族自治短帖一则
·也答胡平兄
·新华社文章故意曲解本人意思,特重贴相关文章并加说明
·民族自治要和种族主义一起否定
·走出西藏问题的误区
·与范似棟商榷: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
·中共蠢货养虎遗患
·关于“海外民运”山头林立、内斗不止的问题
·关于保扁问题
·再答一次洪哲胜
·民进党保贪腐走向安乐死
·二十世纪民族独立运动批判
·人类共性、走火入魔的洪哲胜和民运人士
·谁是当前中国人的主要敌人?
·鼎足三立的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
·捍卫约定俗成的语言及其词汇,反对不学无术的胡言乱语
·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友评论三则

   
            
   目录:
   三妹:在信息时代网络世界,刘晓波及其拥趸们欺世盗名困难重重‏
   萨刘邦:刘晓波获奖与国内的维权运动无关

   人民思想家:除了和邪招安《我没有敌人》修改篇只字不提正义
   
   
   

在信息时代网络世界,刘晓波及其拥趸们欺世盗名困难重重‏


   

三妹


   
   
   在信息时代和网络世界,想欺世盗名是困难重重
   
   三妹也说说:余杰们吹捧刘晓波已经登峰造极,用一种极端热爱的情绪和词汇,把个有太多缺陷的刘晓波捧上了天,说什么“刘晓波百炼成钢,凤凰涅盘,蚕化为蝶”,这种做法很愚蠢,令人反感。因为,现在的人们早就不会像毛时代那样狂热,既便把民运败类穿上皇帝的服装、戴上“具上帝权威”的桂冠还是民运败类。既便那些否定大众的人极力要把刘晓波抬举成具感召力典范的“道义巨人”,这个在去年还为中共监狱美言,还为中共人权美言的民运败类还是个提不起个儿的臭豆腐。
   
   中共对他的态度就是这样,余杰只描写了一个方面,其实有多个方面,最主要的两个方面是,中共既要用刘晓波为中共人权说话,又把他当作敌人对待,极权国家的温和合作派的下场都是如此。看看那个获二00三年诺贝尔和平奖的伊朗温和合作派代表希尔琳.艾芭迪(ShirinEbadi)就能知道刘晓波的下场。希尔琳.艾芭迪坚持认为民主必须兼容,应该与极权政府相容;她希望从内部改革(也就是中国救党派所说的体制内改革);她不呼吁推翻极权政府。她离激进的异议很远,她说的话与极权政府的腔调相同,没有什么特别的区别。流亡的伊朗异议人士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的大街上抗议诺委会授给温和合作派希尔琳.艾芭迪诺贝尔和平奖。结果,在极权政府眼中她也是敌人,她获和平奖几年后就被放逐国外。
   
   刘晓波自己不争气,余杰们再怎么肉麻吹捧也没用,再怎么着急他自我转型成“政治家”也是干着急,因为那些吹捧刘晓波的人自己的道德标准都有问题。刘晓波连一个普通人的人格和人品都没有,他的拥趸们却把他吹捧成马丁.路德.金、曼德拉和哈维尔,还删改了他的陈述《我没有敌人》中的劣迹,看来不是不知道其丑和其臭,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和愚蠢?
   
   我还是那句话,现在是信息时代,网络世界,所有的文字都有记录。我们今天指出刘晓波们欺世盗名的行为就是在书写真实的历史。
   
   附:
   
   网路文摘—5049
   
          刘派偷改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略)
   
   
   

刘晓波获奖与国内的维权运动无关!


   

作者:萨刘邦2010-11-06


   
   
     刚才,老夫在共舞台看到自称是刘晓波思想的发言人“陈尔晋”先生的一篇大作,《关于刘晓波本人缺点错误问题》,文章中誓言旦旦要求大家能够“正视”:诺贝尔和平奖…… ……不是维权抗暴奖,更不是为弱势群体辩护奖……。“陈尔晋”先生还声言:“诺奖评委会把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历来主张【无敌论】,的刘晓波,使和平奖更加贴近和平奖的真义,以至于名副其实、名至实归。”
   
     好呀!好得很!老夫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刘晓波一获奖,国内的维权义士就全面受到强烈的镇压,而天天为刘晓波的那群党羽却风生水起,兴高采烈准备出国旅游了。国内那些天天在一线为弱势群体维权的义士,还为刘晓波来助兴,看来他们的确是表错情了。
   
     刘晓波获奖关你们这些人啥事了?高兴什么?伟大领袖刘晓波曾说过:“杨佳如此施暴,对改变中国的法制现状,有用吗?如果认为中国还不是真正的法治国家,就是大家都去法外施暴的充足理由,那么中国会变成什么样的国家”!刘晓波还说“我在前两年就听说上海警察比较文明,对于一般去警局办事的民众,犯不着耍威风!北京的交警近几年也文明了许多。”
   
     看一看刘领袖心中的话,结合现在的酷刑,黑头套,强拆,自焚,杨佳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平民,是弱中之弱。在他的故事中,杨佳曾对强者敬告地说过:你不给我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故此,杨佳在得不到说法下,他以命相拼的复仇,绝非一般的勇气,而是一个绝望公民发出最后的一击。
   
     而刘晓波与“陈尔晋”之流历来主张“无敌论”,故意贬低杨佳事件对国内维权运动的影响,用这个臭名昭著的“无敌论”来对杨佳的行为进行灭视。现在,国国内最爱压迫的社会最底层的弱势深刻领悟到了杨佳的行为动机,正是无处讲理无处申冤。法律在维稳大旗下如同废纸,你我如同砧板上之鱼肉任人宰割。才会涌出杨佳这样的英雄。但刘晓波们是看不到的,就算看到也会来攻击一番。
   
     刘晓波们的无知并不代表我们要跟着无知,刘晓波们的无耻也并不代表全中国的维权人士也跟着他助纣为虐,我们有自己的选择和判断。刘晓波们不能代表中国维权运动,更加不能代表中国的民主运动。中国人的进步,刘晓波们是阻挡不了的。我们有我们的方式方法来维护自己的权利,我们自己主宰我们要走的路,刘晓波们无权干涉。
   
     杨佳与警察的对决,不是一对一的“单抠”,而是以一当十;而且是极弱挑战极强。试想,如果杨佳是用偷袭的方式杀掉单个民警,老夫认为他至多赢得同情,但不会赢得敬佩。正因为他以极弱之地位挑战极强之机构,用自己的生命挑战强大官权,他才能赢得了“扬大侠”的美誉。
   
     刘晓波们栽了,刘晓波们臭了!现在,要中国国内的维权运动,谁还会卖他刘晓波们的账?有的维权人士说得好,凡是刘晓波们参与的事,我们绝对不去参与,凡是刘晓波们号召去签的名,我们都不会去签。刘晓波们从来不会为弱小的民众说一句话,也不会为国内的民众做一件实质的事,只会去吹,只会去蒙骗人,这样的人,又怎能让人们信服?
   
   2010-11-7于上海
   
   
   

除了和邪招安《我没有敌人》修改篇只字不提正义


   

作者:人民思想家


   
   
   徐水良和张三一言两位先生提到刘晓波偷改了自己的文章《最后的陈述——我没有敌人》,以备刘妻作领奖之用,可能刘也感觉到了无法公然欺骗国际社会了;或者本性使然,又在算计奖后得失,不得不作些修改,然而事实已经沉淀,没什么好辩驳的了,刘这次只是为了应付诺贝尔委员会,我们不必惊讶,究竟哪一次才算是他最后的陈述,也没必要深究了,因为他的所作所为,已把自己陈述得一清二楚。
   
   一个刘招安算不了什么,他毕竟暴露了,但有形形色色的刘招安还潜伏着,他们会在后面掀起大浪,为刘打起掩护,会有人跳出来骂咱们假洋鬼子,不容许人家革命。他们更会大叫说:人家刘晓波革自己的命都不行?你们不是比中共更专制霸道吗?如此看来那些主张中国民主革命的人岂不是挂羊头卖狗肉?还是和邪招安维持现状有利!
   
   我们鼓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弃恶从善,改过自新;但我要提醒善良的人们,刘晓波本质没变,他是企图投西方之所好,以上帝的教义,来弥消正义。即使是他修改后的《我没有敌人》——最新的“最后的陈述”版,通篇也还是对“正义”只字不提,天理不可欺!正义不可欺!我们民主革命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追求公平正义,民主人权自由么?只要自己好混,死难和正在遭受强暴的同胞都不闻不问,这是公道正义和人权么?诺贝尔和平奖还要不要天理良心道义?
   
   在现代社会,犯罪或者犯错误的人都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决不是口头承认了事,或者改一篇文章就可以洗脱的,正常国家里,一般公民犯了法,主犯和从犯都得接受相应的制裁。哪怕你做过一百件好事,但你当了帮凶或者保护凶犯,或者替杀人者灭口,被人揭发后即使畏罪悔过,也还得接受刑事的审判,功不抵罪,决不像古代可以功罪相抵,除非你是中共强权统治者,现在还可以逍遥法外一时。
   
   在战争年代,那些蔑视正义,变节投敌,卖友求荣的人,即使是敌对双方阵营,都要严格审讯这种叛徒,战争非常时期,更容不得半点闪失,有的还被审得死去活来,甚至遭到残杀;人生残酷,这也是叛变的代价。要怪只能怪自己选择了这种人生之路,怨不得时势,后世的人总是不能警醒,刘晓波可能以为民主革命阵线会对他网开一面,但我们认为他今后难以活得逍遥!
   
   有则寓言说得很透彻:蝙蝠有翅膀有四肢,也是动物之一种:非禽非兽。但它不想做独立的自己,它想投靠飞禽,飞禽不承认它,它想投奔走兽,走兽也不接纳它,汉字发明者只好把它归为虫类;老鹰们把当老鼠抓,蛇类也把它当老鼠吞,所有肉食动物都想美餐它,所以天空与地面都不属于它,它只能在夜空中飞翔,在山洞、瓦缝或者屋檐下倒挂而眠,最后它变得仇视所有动物,虽战斗力不强,但它们中的一部分转化成毒蝙蝠,逮谁亲谁吻谁,它也说自己没有敌人,只想广交朋友,但动物们开始命丧其嘴下爪下,个个像害怕瘟神一般,避之唯恐不及,于是蝙蝠们变成了害虫……
   
   如今的刘晓波之流就如同毒蝙蝠一般,修法不正,炼出毒牙利爪,他说自己没有敌人,可谁敢与这种“非禽非兽”者为伍?那些与他相呼应者,恐怕就是其同类,总之,人们要特别留神并预防才不至于被害。
   
   (2010/11/06发表)
(2010/11/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