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胡平]
徐水良文集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通俄门和泄密门
·马列教一神教已经是强弩之末
·短评或闲聊几则
·漫谈传统文化马列教一神教全面专政和文革
·关于郭文贵问题的一点意见
·阶级、五四左倾潮流和自由主义简谈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再说第五纵队
·付振川: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
·也谈文化和文明
·现代中文词典文化定义中的错误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从郭文贵爆料和64事件看特线问题
·澄清几个问题
·杨舒平演讲事件再评论
·仲大军事件评论
· 政治正确还是政治错误?
·胡安宁问题猜测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战毛左,谈民运
·必须批评法轮功的媚共投共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关于于光远先生的部分材料
·继续回击伪轮媚共投共反科学反民主的污蔑攻击
·天方夜谭的奇谈
· 再谈郭文贵爆料问题
·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驳陈卫珍
·对刘晓波问题的另一类疑问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就是人本身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信仰可怕
·国难日、国殇日里说祖国
·八月底部分网上发言
·9月前半月部分网上发言汇编修改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近来网上发言(信仰和宗教问题)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革命改良,党主立宪问题)
·近来部分网上发言(杂论)
·什么情况下才能有一国两制
·“台湾两杆红旗”是中共在台第五纵队
·马列之罪,还是民众素质和传统文化之罪?
·近日评论:19大、郭文贵等
·近日评论:文化和信仰等
·近日评论:杂论
· 国共两党都是列宁式的党
·理解有人肩负护同伙的任务
·不要把特线问题与观点问题混为一谈
·关于伍凡问题
·必须警惕问题的另一面(对曹长青视频的批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胡平


徐水良


   

2010-11-6日


   

   
   你有什么证据说这篇广泛报道、当事人长期内没有否定的新闻《刘霞获邀请代刘晓波领奖宣读<最后陈述>》是假的?
   
   你又凭什么法律把调查这种新闻的真假的责任,强加到张三一言头上?
   
   你在楼下一口否定张三一言修改说法,否定《我没有敌人》有过任何修改,说:“张三指控的问题根本不存在。连共产党的专案组都不好意思用这种手法给当事人定罪名。”
   
   “连共产党的专案组都不好意思用这种手法给当事人定罪名。”这句话恰恰适用于你自己。
   
   张三一言说的修改,有广泛报道的,包括平面媒体,《中国时报》,北美报纸,各个中文网站报道,当事人长时间内又没有否定的报道作依据。
   
   相反,你有什么证据为你对张三一言的指控作依据?又有什么证据说《刘霞获邀请代刘晓波领奖宣读<最后陈述>》那篇报道是假的?
   
   你没有提供证据,在你的帖子中,你的说法,纯粹是你的空口白话。
   
   当时,你们刘派为那篇《刘霞获邀请代刘晓波领奖宣读<最后陈述>》新闻报道大声叫好、大发议论,而且迄今没有发表过反对意见。现在这么长时间以后,你胡平和刘派,为了否认偷改,为了攻击张三一言,却忽然反过来要来否定这篇新闻。这种做法,恐怕难以服人,即使你们现在炮制一个声明来否定,恐怕别人也难以相信。
   
   你们刘派反复无常,信用何在?
   
   你要别人为公开证据(报道)去做不是他责任的调查,承担不是他责任的责任,你否定公开证据,却要他去提供他不大可能有能力提供的什么证据。而你,却可以不要任何证据就对张三一言横加指责,这是哪家的道理?
   
   别人的公开证据不是证据,你的空口白话倒是证据?
   
   是不是因为张三一言不是诺贝尔奖得主,是无权无势年近80的老人容易欺负?
   
   你,“太狠了吧”?
   
   
   附胡平帖子:
   
   帖子1:
   
   胡平:这位老张也犯糊涂。。。 2010-11-06 07:20:05
   
   独立笔会网站里刘晓波文集,北京之春以及所有有明确管理负责人的刊物和网站,凡是登出刘晓波《最后陈述》的,哪一家改了半个字?
   
   已经出版的和还在编辑的有关晓波的文集,中文的外文的,凡是收有《最后陈述》的,有谁接到过谁的嘱咐要求改动的?
   
   所以,张三指控的问题根本不存在。连共产党的专案组都不好意思用这种手法给当事人定罪名。
   
   帖子2:
   
   胡平:“你应该查询那篇报道的作者,怎么能急着给刘扣罪名,太。。”2010-11-0607:47:19
   
   张三的全部根据,就是一篇连作者署名都没有的报道。
   
   你若有一点责任心,你就该先查明那篇报道的作者,问他的报道是依据的什么,为什么列出的最后陈述全文和原先发表的并有无数媒体转载的最后陈述在内容上有出入。
   
   你怎么能一下子就给刘晓波刘霞扣上罪名呢?太狠了吧。
   
   
   附张三一言文章:
   
          刘派偷改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原标题:关切偷改共用文章)
   
            张三一言
   
   [按]任何作者,都有权修改自己的文章。但是,文章发表以后,再
   修改自己的文章,就必须遵守起码的道德和其他规矩。尤其是对一篇
   引起广泛争议的文章进行修改,更应该遵守规矩。偷偷修改引起广泛
   争议的部分,不仅不作任何公开的声明,并且故意注明是“全文”,
   是有意误导,对发表争议意见的人,是非常不公平的,因为那样就可
   能让人误解发表争议意见的人是无中生有、造谣诬蔑。这种偷改行
   为,几乎与偷偷搞偷窃的盗贼无异。可惜,刘派花瓶线人民运,从盗
   用上帝名义搞排郭,到独立笔会找借口不守规矩任意排斥异己,到肆
   无忌惮盗用他人名义搞签名,到公然冒用他人(如王若望先生遗孀羊
   子)名义发表声明,到偷偷修改已经引起巨大而广泛争议的文章中、
   引起广泛争议、自觉见不得人的大段文字,等等,不遵守任何道德和
   规矩,表现为没有任何道德的低档流氓。这样一些低档流氓,竟然用
   苦肉计等方式欺骗全世界,盗取以道德形象为标志的诺贝尔和平奖,
   而且竟然成功,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这些年来老是出丑的诺贝尔和
   平奖评委会,在全世界二十年的压力下,不得不把诺贝尔和平奖给与
   中国人,但是却把和平奖给与缺乏道德形象、被许多人认为是中共线
   人的当代中国首席软骨头,确实是诺贝尔和平奖历史又一个大笑话。
   
             ——徐水良2010-11-6日
   
   
   一、题解
   
   “公用文章”,是指现在热议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
   述》。这篇文章是刘晓波的私人财产,这是常识。但是,当它发表
   发,并被热议后,它就成为人们共享的私有财产。原作者当然有权作
   任何修改和解说;但是,当它被热议后,理应在修改前或后作一个公
   开的交待。若不然,这一条改,既对反对者不公平,例如把被反对的
   内容删除或作相反的陈述。也对支持者可能构成伤害,严重点说就是
   被出卖(不知道原先为刘晓波的美化共产党辩护并加上光环的人士,
   在美化共产党内容被删后有何感想)。现在刘文被改了,改前无通
   告,改后无说明;只是用一个“全文”了事。这种情况说它是偷改,
   不过分吧!
   
   
   二、挺刘派的基础之一的美化论被反刘派打败了
   
   回想刚过去不久的一段时间,为刘晓波的美化共产党歪理辩护初期,
   挺刘派如真理在握、得理不饶人之态,名将倾巢而出,以铺天盖地海
   啸登陆之势向反刘派猛攻。跟着,我们看到的是一而兴、二而衰、三
   而败。最后,到今天,只好静悄悄竖起白旗自我埋葬美化论。
   
   挺刘派有两大死守的观点:一是没有敌人论(即共产党不是中国人的
   敌人),二是美化共产党。这是合作派的理论基础。现在,两个观点
   之其一被打败了。这是反刘派的大胜利。
   
   再看没有敌人论。在我初提反没有敌人论之时,也是铺天盖地海啸登
   陆之势向反刘派猛攻。现在已经进入二而衰的阶段。今后是摹仿美化
   论竖白旗自我埋葬,还是像董健华名言“不提及等同不存在”那样不
   了了之,有待时间观察。
   
   三、挺刘派诚信存疑
   
   对一件热议中的公用产品偷偷地删改,是不是涉及诚信问题?我不敢
   下结论。但是挺刘派过往诚信存疑则是客观事实。借天主之名排斥异
   己;既有抽掉高智晟郭飞雄名字之理又有必首提刘晓波名字之理,还
   有先救刘晓波后救其他人(火警,领导先走学生后走的今天版);被
   签名;在别人签名后偷改文件…层出不穷。
   
   
   张三一言20101107香港
   
   
   
   本文张三一言文章附1:
   
   《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被删改掉的文字
   
   
   在12月3日两位对我的询问中,我能感到你们的尊重和诚意。
   这些宏观方面的进步,也能从我被捕以来的亲身经历中感受到。
   尽管我坚持认为自己无罪,对我的指控是违宪的,但在我失去自由的
   一年多时间里,先后经历了两个关押地点、四位预审警官、三位检察
   官、二位法官,他们的办案,没有不尊重,没有超时,没有逼供。他
   们的态度平和、理性,且时时流露出善意。6月23日,我被从监视
   居住处转到北京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简称“北看”。在北看的半年
   时间里,我看到了监管上的进步。
   
   1996年,我曾在老北看(半步桥)呆过,与十几年前半步桥时的北
   看相比,现在的北看,在硬件设施和软件管理上都有了极大的改善。
   特别是北看首创的人性化管理,在尊重在押人员的权利和人格的基础
   上,将柔性化的管理落实到管教们的一言一行中,体现在“温馨广
   播”、“悔悟”杂志、饭前音乐、起床睡觉的音乐中,这种管理,让
   在押人员感到了尊严与温暖,激发了他们维持监室秩序和反对牢头狱
   霸的自觉性,不但为在押人员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环境,也极大地改
   善了在押人员的诉讼环境和心态,我与主管我所在监室的刘峥管教有
   着近距离的接触,他对在押人员的尊重和关心,体现在管理的每个细
   节中,渗透到他的一言一行中,让人感到温暖。结识这位真诚、正
   直、负责、善心的刘管教,也可以算作我在北看的幸运吧。
   
   (共删掉541字)
   
   附2:网路文摘发表张三一言文章时所加新闻原文:
   
        刘霞将代刘晓波领奖并宣读《最后陈述》
   
   
     【多维新闻】诺贝尔委员会证实已经邀请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
   平奖的刘晓波之妻刘霞于12月10日前往奥斯陆“代夫领奖”,如果没有意外变化,刘家友人初步拟定将宣读刘晓波入狱前发表的《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作为得奖感言。
   
     据《中国时报》10月21日报道,自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后,刘晓波是否能提前出狱以及妻子刘霞能否获准出境领奖备受关
   注。对于前者刘晓波能否提前出狱问题,媒体对此呼声很大。对于刘
   晓波是否能接受“保外就医”方式提前出狱,妻子刘霞表示,刘晓波肯定不会接受这种方式安排,因为,刘晓波认为言论自由无罪,只接受“无罪释放”,其它有关“保外就医”等等手段,他一概不会接受。
   
     据刘霞友人透露,刘晓波亲友初步研拟刘霞“代夫领奖”的各项方案,如何代表刘晓波在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奖仪式发表适切的“得奖感言”,将是最重要的考量,目前应以代为宣读刘晓波在入狱前的最后辩词,或摘取最后辩词中有关言论自由与政治民主的诉求最有可能。
   
     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全文:
   
     在我已过半百的人生道路上,一九八九年六月是我生命的重大转
   折时刻。那之前,我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大学生(七七级),
   从学士到硕士再到博士,我的读书生涯一帆风顺,毕业后留在北京师
   范大学任教。在讲台上,我是一名颇受学生欢迎的教师。同时,我又
   是一名公共知识份子,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发表过引起轰动的文章与著
   作,经常受邀去各地演讲,还应欧美国家之邀出国做访问学者。我给
   自己提出的要求是:无论做人还是为文,都要活得诚实、负责、有尊
   严。
   
     我发言却从此失去发言
   
     那之后,因从美国回来参加八九运动,我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
   罪”投入监狱,也失去了我酷爱的讲台,再也不能在国内发表文章和
   演讲。仅仅因为发表不同政见和参加和平民主运动,一名教师就失去
   了讲台,一个作家就失去了发表的权利,一位公共知识人就失去公开
   演讲的机会,这,无论之于我个人还是之于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年的中
   国,都是一种悲哀。
   
     想起来,六四后我最富有戏剧性的经历,居然都与法庭相关;两
   次对公众讲话的机会都是北京市中级法院开庭提供的,一次是一九九
   一年一月,一次是现在。虽然两次被指控的罪名不同,但实质基本相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